劉開設計「青梅竹馬」海報

2017/04/05 at 7:05 am | Posted in 電影海報 | Leave a comment

 ↑劉開設計的其中一款《青梅竹馬》海報。圖摘自網上,效果不太佳。

……當年途經京都戲院,在大堂看到下期放映的大牌--《青梅竹馬》中蔡琴的落漠造像。頗意外該片獲公映,更驚訝是那幅大牌的畫功之劣,能夠認出是蔡的造像,只因明知她是女主角。

……那幅大牌畫像,應是參照原海報的設計。現從網絡搜尋,有網主憶述該片當年在台北上畫四天便下片,之後他在戲院找到該幅海報--蔡頭像佔海報左方,失落垂眼。(下圖)當時我應該沒有看過這海報,又或看過但因太普通而不上心。

……後來讀《電影雙周刊》,有一期介紹台北電影資料館。配合文章的插圖,其中一張攝下接待處一角,我被職員身後鑲在畫框內的海報吸引。縱然照片不太大,仍清楚看到是《青梅竹馬》的海報,立刻被攝着。海報的設計有別於一般華語影片格套,焦點放在片名,以碎花圖案托底,四張小小的劇照置於上方,構圖對稱公整。人總是貪的,剎那間便想到能不能擁有一張呢?但沒有渠道,迄今未能如願。

……如此微觀的確有點誇張。當年該刊是黑白印刷的,對那張海報的顏色,終無法考證。現在在網絡搜尋,得窺原貌,那碎花背景原來如此,竟有點懷舊風,想起小時候那些用來製造毛布睡衣的花布。據網站資料示,這是《青》片的國際版海報,由劉開設計,他也曾設計《獨立時代》、《悲情城市》國際版海報等。

……時至今日,受現實環境所限,那貪戀的心也收斂了,看到這些漂亮的海報,再沒生起擁有之念,畢竟儲存空間不許可,還有發霉、蟲蛀等問題,說明自己沒有條件收藏。唯一可以做的,不外寫幾隻字,貼兩幅照片以作記錄,或紀念。

↑這張大概是當年在台灣公映時的海報,整個宣傳都以蔡琴為焦點。

↑另一網站找到這張,大概是大堂畫片吧?這是頗常被刊出的劇照,
柯一正拉開百頁簾窺視,蔡琴在旁朝同一方向注視。

電影節回顧楊德昌作品

2017/03/29 at 12:09 p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九龍, 光影絮言 | 2 Comments

 ↑左圖:京都戲院一開二後,1及2院於1987年5月1日分別公映《冬冬的假期》和《青梅竹馬》。
報章廣告顯示《青》片映至5月7日下片,《電影雙周刊》記錄其票房為47610元。
右圖:1985年2月1日台灣《自立晚報》廣告,《青》片於「2月2日萬國院線全省盛大聯映」。

…….國際電影節將於4月11日開鑼,近數年已無法再說句「一如往年」,這年迄今仍沒有意欲買一張票,與它的距離越來越遠。

…….台灣影人楊德昌離世已十年,今年電影節聚焦於他。走過那些年光影時空的,都懷念楊德昌和他的作品,像我此等尋常觀眾,電影節是接觸楊作品的主要渠道。電影節首次突破政治關口,安排台灣電影參展,是從《戀戀風塵》及《恐怖分子》開始。

…….楊投身影圈十餘年,作品不算太多,他一系列作品的觀看地點,我仍印象深刻。《光陰的故事》、《海灘的一天》及《青梅竹馬》是在藝術中心看的,《恐怖分子》則在樹仁學院電影會的放映活動看到。至於《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獨立時代》就是在電影節觀看的,《麻將》則在新華戲院看的。

…….楊離世時的一帖舊文亦談過,2001年於文化中心大劇院觀看《一一》,那年楊帶着影片來港參展,於映後與觀眾見面,坦率的回答了多條問題,氣氛不錯。同文亦提到當年參與藝術中心電影欣賞班,導師羅卡介紹安東尼奧尼的《紅色沙漠》,亦播放了少許《青梅竹馬》片段作比較。

…….在文化中心大劇院看《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也經驗難忘。那天是下班後趕往看七時半場,四小時版不設中場休息,卻看得津津有味,一點不累,非常入迷。影片沒有明顯配樂,除了片內歌曲,餘下就是背景聲,如校內樂隊演奏的畫外音。早前和朋友提及,有點不敢重看該片,害怕那年那時的興奮感覺會被再看的其他感覺洗掉。

↑因為喜愛影片,當年買這張由鑽石音樂出版的《當代原版20+2電影主題曲》唱片,
就為了那首曾在《牯》片出現的歌曲〈Why〉。

 

《孔夫子》首映廣告攻勢

2017/03/16 at 3:23 p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Leave a comment

…….前文提及2009年《孔夫子》修復後首現於電影節,導演費穆的女兒費明儀女士當夜亦有臨場。失佚的電影再現,學者和影評做了好些研究,當然,周邊的花絮因為欠重要性,較少被觸及,譬如電影在香港放映的情況。

…….1941年5月30日端午節當天,《孔夫子》在香港首映,地點是中央戲院,影片以大片格局,獲安排在節日時份隆重公映。公映前一星期,更在《華僑日報》刊登了連續多天廣告,包括多款不同的設計,面積由小至大,文字內容亦由少至多,以「至聖先師」孔夫子開始,逐步增加關於影片內容及製作、演員的介紹。

↑分別於5月22、24、25及27日刊出的廣告。(摘自圖書館舊報微縮菲林)

…….《孔夫子》於1941年5月29日夜九時半在中央戲院放映優先場,也是義映場,為「香港婦女兵災籌賑會為教育難童義映」,翌日才正式公映。它亦提醒我們,當時正值抗戰,大半年後香港亦淪陷,此期間戲院公映大製作,固然是娛樂大眾,而影片的主題、內容,亦有維繫人心作用。

…….影片的預映及首映廣告,羅列大部分演員及其角色,有別於當時的放映廣告。廣告內,這樣介紹演和導:「戲劇鉅子唐槐秋飾孔夫子;第一流名導演費穆精心編導力作。」宣傳語句則形容此片為「至尊無上藝術不朽鉅構」,非常宣傳味道。今天看過這影片,多少體會到受制於戰時環境,製作上有諸多局限,但影片的構圖、影機佈置,效果攝人,把簡陋化為簡潔的影像力量。

↑預映及首映廣告,註有大量製作和演員的資料。(摘自圖書館舊報微縮菲林)

費明儀女士璇宮戲院獻唱

2017/02/27 at 3:13 p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香港戲院/九龍 | 2 Comments

1956_news←1956年4月4日《大公報》廣告:女高音費明儀小姐在65人樂隊伴奏下演唱。

…….延續前文懷緬王澤及費明儀。早前撰寫有關璇宮及皇都戲院的文字,找到1956年4月的一則廣告,關於費女士在璇宮獻唱,廣告稱她為「中國第一流女高音」,並安排65人大樂隊伴奏,指為「本港音樂史上的空前創舉」。

…….費女士在《律韻芳華--費明儀的故事》一書,憶述在1949年11月下旬,在父親帶領下「到跑馬地黃泥涌道拜候趙梅伯教授,當時趙教授剛來港不久,女高音韋秀嫻是他首位學生,我則成為他到香港後的第二個學生。」回看上述報章廣告文字,可見幾年下來,她已闖出名氣。

……五十年代初,費女士已有公開演出。報章報導,1951年1月18日中英學會管弦樂團於皇仁書院大堂舉行演奏會,25日則轉到九龍拔萃男書院禮堂演出。演出的多項節目,包括「趙梅伯教授得意高足費明儀女士表演女高音獨唱節目」。

1951_news…….可惜我未有機會欣賞這位歌唱家演唱,反而在其他場合聽過她發言,都是有關電影,細緻點,均關於她的父親、名導演費穆。

…….1997年春,中華文化促進中心與藝術中心合辦「早期電影大師費穆回顧」,規模頗大,包括放映、展覽,更於3月23日進行全日的研討會,與會講者近20人,包括費明儀、韋偉及金信民等與費穆關係密切的人士。當年我也認真的臨場,轉眼廿年,當天大家說的,印象已很模糊,依稀記得費女士分享父親未能完成遺作《江湖兒女》,終由朱石麟接手執導的些許往憶。

…….另一次,2009年4月1日,失佚半世紀、費穆攝於1940年的影片《孔夫子》,以「經典再現」之姿再現當屆香港國際電影節的「大師級」項目,我立刻在訂票單下剔,猶恐買不到一票,心下視之為大事件。這夜7:30是影片經修復後首次公映,費明儀與影片監製金信民的女兒金聖華教授,一同以嘉賓身份出席,向觀眾講話。

↑(右圖)1951年1月《工商晚報》刊登的照片,圖說:費明儀女士與趙梅伯教授在練唱。

老夫子系列電影與新四線

2017/02/13 at 3:27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新界, 香港戲院/港島, 香港戲院/九龍 | 2 Comments

%e8%80%81%e5%a4%ab%e5%ad%90←仙鶴港聯公司的「老夫子」電影:1965年8月4日公映的《老夫子》、1966年5月10日公映的《老夫子與大蕃薯》及7月13日公映的《老夫子三救傻仔明》

…….過年前曾貼下懷緬王澤和「老夫子」的文字,與這網誌的主旨頗見離題,嘗試轉個角度。「老夫子」漫畫曾多次拍成電影,在戲院與觀眾見面,又以真人演繹的模式呈現較多。

…….仙鶴港聯曾攝製「老夫子」系列電影,均由高魯泉演老夫子,可謂他鮮有的擔任要角。既是仙鶴港聯的出品,首兩集以雪妮掛頭名,第一集更有陳寶珠、薛家燕和曾江參演,頗見青春氣息。三部電影的放映日期,中間相隔半年到一個月左右。三片均安排在「新四線」公映,戲院包括英京、香港、新世界、皇宮、真光等,再配搭龍城、華樂、金星等艇仔戲院。

……「新四線」於1964年底組成,1965年7月的《手車伕之戀》公映廣告,同步介紹該院線即將公映的影片,看到與其掛鈎的若干間粵片製作公司,如玉聯、信誼、文華、峨嵋及仙鶴港聯,還有由盧林、盧九主理的九龍影業公司。該院線的英京,及1967年2月8日啟業的英華戲院,均由盧氏經營。

advert_1967

↑1965年7月14日刊於《華僑日報》的《手車伕之戀》廣告
(該片剛於今年2月3日在電影資料館放映), 同時公告即將獻映不同公司出品的猛片。

…….老夫子影像,一如漫畫,也是長青的,六、七、八十年代都出現過,跨過2000年後仍有,如《老夫子2001》等。八十年代胡樹儒把漫畫化為卡通,乃本地少數長篇動畫作,當年我在澳門南灣戲院觀看。

在戲院看到的書法字

2017/01/28 at 3:00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8 Comments

new-year-2017↑《頭條日報》的訪問,介紹馮兆華為《倩女幽魂》(1986)等影片題字。

…….這個題目無疑是有點「夾硬」,是日年初一,僅略作應節應景的一貼。上星期先後在報紙及周刊讀到書法家馮兆華(又名華戈)的訪問,源於荃新天地趁此農曆年舉辦其書法展,並聯繫傳媒做訪問。當中都提及他曾為多齣港產片的片名題字,印在海報上,讓我想起,那不就是可以在戲院看到的書法字。

…….現時,甚少人會以手寫字,雖則智能電話進佔,大家WhatsApp時多了用文字/符號傳信息,頻頻在屏幕鬼畫符,但也難言寫字之美;每遇繁複信息,立刻錄音上陣。

…….現在的學生還寫書法嗎?猶記讀小學時,每周要交書法功課,國語科考試也要帶同毛筆、墨盒應試。同學常忘添墨,強行加水救急,墨色淡外,墨盒也易生蟲;若添墨過多,不慎滲漏,弄得一團糟。回想也有趣。

%e8%91%a3%e5%9f%b9%e6%96%b0↑《天劍絕刀》片首的題字。

…….時至今日,古裝電影出現的旗幟、直幡,也可以用電腦字,各種字款均過於公整,人氣欠奉,更一望便被識別出來,頓成穿崩位。這也是在戲院看得到的「書法」。之前在粵語片會的放映活動看電影《雪花神劍》,畫頭出現的工作人員名單,由董培新題字,行氣迫人。

words1
↑羅文於1981年出版的唱片《卉》,由張徹為各首歌曲歌名題字。

…….張徹導演的書法同樣奪目,瀟灑豪邁,我不懂分辨是何門何派,相信更多是他本人的風格,筆觸剛勁中流露柔情。我不清楚張導電影的海報是否由他題字,反而我是從唱片封面欣賞他的作品,如他契仔傅聲的太太甄妮所出版的唱片,便邀得他題字。

商場懷舊戲院賀新歲

2017/01/25 at 2:50 p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香港戲院/九龍 | 4 Comments

plaza_cinema
↑荷里活廣場的中庭佈置。

…….數月前,幾位公關通過這網頁聯繫上我,談及正為某商場構思新年的佈置,主題正是懷舊戲院,相約面談。其實能告知的實在不多,縱是老餅,論舊,自己所知有限。姑且把記憶中放映賀歲電影時的盛況分享,當場也感覺所說的不太叫人滿意,沒有什麼擊中要害的點子,足以「叮」一聲讓大家點頭稱是。

…….或是記者的習性,分享時總想到可以如何呈現、展示,於是談了當時大堂的裝璜、高懸的大牌如何壯觀等,還憂心現場能否做得出來。實在想得太多了,對方指出,佈置主要給商場顧客多個「景點」,拍拍照,開心下。之所以相約傾談,只是看看能否有空間補充一點資料,令佈置多些資訊色彩。

……當時對方不能披露是哪個商場(商業秘密啩),最近發現位於鑽石山的荷里活廣場,其新春佈置以卡通人物當主角,並以「懷舊大戲院+車仔檔」作場景。今天過去望一望,果然僅供遊人拍照,資訊欠奉,最顯眼的是兩個車仔檔,分別是榨蔗汁和製作雞蛋仔的小販檔,有真實工具,但無真人製作;飲得,吃得,何不直接找人製作,同步做生意,定更有趣。

…….那個陳設缺乏戲院感,兩個大花牌莫名其妙,彩旗飄揚,似龍舟競渡的花牌,也似酒家某某聯婚的大花牌。蔗汁、雞蛋仔是否看電影的熱門零食,我也不敢斷言,因為少吃。我稍有印象,至九十年代仍有烤魷魚、炸大腸等。猶記我幼年時也流行「鹹濕嘢」,像以竹籤串起的馬蹄、鹽水浸沙梨等。電視劇《大亨》中,盧海鵬飾演的小販,就是售賣這種「鹹濕嘢」,於戲院外擺檔,當時選在灣仔舊國泰戲院拍攝。

…….懷戲院之舊,大部分人愛問:係咪有鬼呀?外邊有咩小販零食檔?可惜我所知不多,沒經驗可言(以鬧鬼而言,應慶幸)。

1974_nov_victoria ↑取自公共圖書館多媒體資訊的域多利戲院照片,攝於1974年11月16日(當天最後一日放映《碼頭風雲》,翌日映《沙漠梟雄》,同日午夜場,放映英國片《偷偷看》Confessions of a Window Cleaner)。照片中,見到戲院前有不少小販擺檔,售賣熟食。花園街公共圖書館把這張照片高倍數放大,覆蓋整堵牆壁,當中細節也顯現出來。

北區的臨時電光幻影

2017/01/21 at 10:41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新界 | 2 Comments

poster…….北區,由大埔、粉嶺到上水,已多年沒有戲院(去年已有新戲院啟業)。隨着區區有戲院之說興起,大家都關注起來。早陣子,閱讀「電影節發燒友」11/12月節目手冊,便見推出「電影萬花筒@北區大會堂」節目,選擇位於上水的北區大會堂作放映地點,選映六部電影,包括《驚天大陰謀》、《人海孤鴻》等,費用全免,我到該處也算近便,剎那亦動心。

…….主辦單位就活動及會堂演奏廳開幕典禮所發放的新聞稿指出:「北區缺乏電影院,此活動正好為當地市民提供一個觀賞電影的好機會。」

…….之後讀電影資料館的《展影》,見「梨園鳳聲」節目也安排了四部電影在北區大會堂演奏廳放映,作為加場活動,票價$45。

…….北區大會堂演奏廳向是表演場地,改裝後加設放電影的設備,為這偏遠角落投下零散光影聲色。映的並非市場上的主流新片,不知可合當區居民口味?從選片見,不太偏,觀眾會視之為「殘片」,抑或換個角度以「經典」看待?

…….今(21日)明(22日)兩天,另一束電影光影投到此間。北區民政事務處在粉嶺遊樂場草地足球場舉行「光影星辰戶外放映」,放映(報紙用「播放」)的電影包括:《五個小孩的校長》、《魔雪奇緣》、《麥兜飯寶奇兵》及《深夜食堂2》。

…….戶外放映其實有趣,尤其閒坐草地那種模式,或倚或臥,輕鬆隨意。當然,要體驗到美好的觀影歷程,觀眾也要顧及他人,別做出滋擾行為。報載,上述活動主題為「夢幻童真,感動人心,星空下草地上體驗電影魔力」,說得很美,可惜星空早已不見,燈光過於璀璨,或令戶外放映打折扣。

north_1↑北區大會堂外觀像中學的禮堂,規模細小。
圖為其演奏廳舞台。(摘自該會堂網頁)

north_2↑演奏廳座位共456個,堂座 216、樓座 240。(摘自該會堂網頁)

懷緬:「老夫子」作者王澤

2017/01/08 at 10:32 am | Posted in 離題萬丈 | 2 Comments

comic_hk↑蔣芸訪問王澤,原刊第2期《清秀雜誌》(1977年12月)。

…….踏入2017年,傳來《老夫子》原創人王澤先生及歌唱家費明儀女士辭世的消息。兩位文化界名人,分別來自通俗與優雅兩個範疇,同樣為人尊敬。

…….《老夫子》真箇歷久長青。我成長於八十年代,已非該漫畫的全盛期,雖從未購買,但其影蹤仍隨處可見。很多時我都在鄰人家翻閱,每篇簡單的六格漫畫,構築一段短小精桿的故事,透視老夫子這傳統人物與摩登都會種種格格不入的遭遇,卻又隨遇而安,樂在其中。

…….1977年12月第2期《清秀雜誌》刊有〈老夫子談女人〉一文,由蔣芸訪問王澤及撰寫這位生活中的「老夫子」。她這樣形容受訪者:

….「他唯一的嗜好是抽煙,沒有濾咀的駱駝牌香煙,他的說話帶着天津人的幽默,一種難以形容而自然流露的談話方式。」
….「老夫子在打開話匣子之後,那份誠懇與自然,十分吸引人,他的眼神很清明,黝黑的臉上有着風霜的記號,多少年來,他看過的事,經歷過的現實,使他選擇這種『大隱隱於市』的生活。」

…….蔣芸引述王澤指,創作老夫子沒有什麼特別源起,但她認為是有的,她寫:「三十多年前,他才從大學的美術系畢業,就開始畫,老夫子也跟了他二十多年了。」繼而引述王澤說:

….「當時,大家都流行畫小孩兒,我就想,好吧,讓你們去畫小孩兒,我來畫個老夫子,就打這樣開始的。」
….「這二十多年來,我變了,老夫子也跟着變,老夫子的眼光就是我的眼光,老夫子對這個社會的看法從一些微小的事物裏可以表現,也就是我個人對這個社會的抗拒……」

…….蔣芸再指出:「在整個訪問中,一度老夫子十分激動,那是談到這個社會的風氣,香港人無根的觀念,以及港人在外受歧視的種種,使他灰心……」。

…….這讓我想到這名曰「夫子」的漫畫人物,身穿蛻變自傳統唐裝的衣服,頭頂道士帽,雖執著於這襲怪衣裳,但時代轉變,他也會架起眼鏡,一副由古老過渡到摩登的模樣。故事也就是描述夫子的各種遭遇,他傳統的個性固然兼具優缺點,總歸是正面的,印象較深是勾畫「飛仔」的篇幅,「飛仔」的造像典型得來也很傳神,夫子在受欺凌下亦表現勇武。

走過16 踏進17

2017/01/01 at 2:53 am | Posted in 離題萬丈 | 7 Comments

2017_pics↑年初參與製作的新藝城專書;迷李倉儲物易,取物難,年初告別;
《光影戲遊》湧入我家;行山之旅是我僅有的旅遊活動。

…….今天是2017年1月1日。如此這般又過一年,能「如此這般」地過,應該慶幸,也是感恩的。只是沒什麼做出來,又像沒什麼好做,感覺有點空洞。雖則每年仍維持寫一篇年度開頁文字,回顧一下,今年這幾張圖差點要「開天窗」。終找來一張幾年前的行山相,雖然是用我那部「古老」手機攝下的,但自己喜歡。

…….猶幸友人相約行山,讓我有點郊遊活動聚會。上述那部「古老」手機仍在用,無法進人家的群組,相約時要麻煩人家額外通知。「快啲換左佢啦」--語氣由曉以大義、規勸到譴責都有。我非介懷金錢(理性衡量也非錯吧),但手上那部還未有壞的跡像,意識上仍覺可用,但最尷尬是,新型手機利便縱橫社交網絡,奈何我織不起這個網,手機再出神入化,卻無用武之地。

…….年初仍延續上一年「新藝城電影公司專題」的工作,既是我首次做這類工作,機會難得,可惜能力所限,做得不理想。八十年代是我由小學進入中學的年代,一個成長階段,能夠來一次回溯,挺有意思亦有趣,更難得有機會與該公司的相關人士碰面。也許未必會再做這類工作,總算有過一次經驗。

…….忙於該工作時,為省錢,年初決停止租用迷李倉。幾年前因居所裝修而暫時租用,費九牛二虎之力把雜物送去,恍若沒餘力把它們運回。晃眼五年多,真的下很大意志才運回所有雜物。今天的家居環境有別當天,即使扔了一些物件,餘下的仍頗費勁才勉強填入現有的空間。這事亦讓我發現,也要逐步放棄雜物,畢竟來到這年紀,若有什麼變動,也不至留下太麻煩給其他人,來去也只是我一個人,應辦好它。

…….搬倉後半年,發生迷李倉火警,教人難過,事件亦提醒我要努力點整理好物件。在苦思如何處理時,2014年中出版的《光影戲遊》到期退回,雖然印量甚少,但送回來的還相當多,得再騰出空間填塞。雖則每次出版都有心理準備,總把人家說的「寫給自己讀」記在心,當要處理這局面時,還是無奈的,彷彿浪費了很多紙張。

…….回顧總免不了這種心情,但新一年來臨,還是積極點,與眾互勉--新年進步!

« Previous PageNext Page »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