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院東西之不羈的天空

2018/08/16 at 5:14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九龍 | 6 Comments

…….從舊物堆除打撈到上回的《驚情四百年》宣傳品,也找到當年的《不羈的天空》(My Own Private Idaho)明信片,再一次的奇洛里維斯,還有身故多年的里華馮力士(River Phoenix),猶記在油麻地的迷你大華戲院欣賞此片。

…….1992年香港國際電影節預告公映此片時,我便率先購票,同年教人引頸以待的還有《兩生花》(The Double Life of Veronique)。當時在電視台工作,料不到那期間要天天上班,白白浪費了兩張票,只能在正式公映時再看。

↑當年戲院發放的《不羈的天空》紀念品,
屬一式兩張明信片,放票房外任取。

…….若用今天的策略,這兩片的戲票是毋須先買,因影片已由泛亞買下版權,不日在港發行公映,但那時多少有先睹為快的心態,且二者都是話題作。以《不羈的天空》論,兩位演員已被談論多時,導演Gus Van Sant亦然,此前的1990年,國際電影節已選映他的《迷幻牛郎》(Drugstore Cowboy),不同的是,《迷》片是獲邀參展,及後被本地發行商相中,排在碧麗宮戲院放映,《不》片則是由本地發行商與電影節合作,提供拷貝供放映。幾年間,電影節的運作也起了微妙的變化。

…….說起此事便想到,兩年後奇斯洛夫斯基的《藍》、《白》也在這形式下在電影節放映。翻開訂票小冊看到中文譯名為《情迷藍寡婦》、《白撞大丈夫》,詫異中又覺熟悉,畢竟是商業發行西片的套路,但片名與影片的氛圍不太夾,後來很平實的用回《藍》、《白》。

↑《不羈的天空》明信片背頁。

…….《不羈的天空》和《兩生花》都在迷你大華戲院看的,是那些年的一間好戲院,在那兒看過不少電影。早前聽從事建築畫則工作的朋友說,該院的設計、音樂系統的安排都很精良,並曾進行多次音響測試調校(概略寫,或不準確,得再請教)。

…….另一個無甚關連的講開又講,約於2000年在嘉禾利舞台戲院(迷你)看了一齣美國片《雙子的天空》。之所以選看,大概被它詭異的色彩吸引,但出來的效果卻顯失色。影片和《不羈的天空》無關,只是英文片名喚作「Twin Falls Idaho」,或因此而出現《雙子的天空》譯名,如上所言,是一貫商業發行西片的套路;其實兩片的公映期已有八年的間距。

→影片海報我倒喜歡,簡單的佈局已帶出電影的黑色調子。

 

Advertisements

阮大勇的生鬼報章廣告畫

2018/08/03 at 3:17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Leave a comment

↑《英倫琵琶》在三家戲院重映的廣告,採用首映時的其中一張插畫;
《我愛夜來香》午夜場廣告,到正式公映時,廣告則以照片製作為主。

…….2018年書展共有兩冊關於阮大勇的書本,其一是本人參與撰寫的《一代畫師阮大勇》,另一則是海報收藏家林家樂為阮生出版的海報圖集。

…….猶記去年初夏,讀雜誌時已看到林的訪問,並提到該年書展將推出阮的海報畫集,文內更附有書本外觀的式樣,豈料事隔一年才出版。相對於畫冊,我們這本人家稱為「字書」。作為此書的「供字者」,也要建立內容架構及蒐集資料。電影海報絕對是阮生的一大成就,由紀錄片到坊間各種網站、畫冊都聚焦這方面,當我處理這書時,便想拉闊多一點。

↑《行錯姻緣路》及《天真有牙》兩片各維持了約兩周映期,由午夜場起計,
阮生為每片約繪了四款不同的畫稿。從上述兩張,
看到《行》片的漫畫人像傳神有趣,而《天真有牙》則展現細緻的筆觸。

…….本網誌曾記錄2016年阮生首次個展,當時便把文章主題放在報紙廣告上。我是挺喜歡他這方面的畫作,何況他進金公主的主要工作也是替報刊做廣告稿,故決定在書中闢出一章淺談。聽他說,這些當年畫的黑白插畫稿,都送到報館做版印刷,一去無回頭:「差不多全部掉晒!」說時亦流露可惜。

…….雖然今天仍可從舊報章找到這些廣告稿,但屬於印刷品,且印在報章紙上,效果不能與原稿相提並論。訪問時我帶給他兩張《提防小手》的廣告稿給他看,他越看越感興味:「畫得很生鬼!」當天的心境與手法,今天已無法重拾。

…….寫作期間我找了不少八十年代以還的廣告稿,種種原因,在書中只能展示很少數。那麼就借這兒一角,多貼幾張。

新書本:阮大勇的畫師人生

2018/07/20 at 4:12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Leave a comment

↑7月19日的講座上,(左起)阮大勇和盧子英
暢談畫人畫事。(攝影:鄧達軒)

…….昨天(19/7)出席了阮大勇和盧子英的對談講座,亦是多年來我首次出現書展的講座。該講座隨新書《一代畫師阮大勇》而來。縱然該書的執筆人是我,但礙於不擅詞令,還是當聽眾好了;事實上,阮和盧可說是對談的好拍檔,大家認識良久,分別為插畫和動畫界的資深工作者,好多偈傾。

…….回想去年五月,應出版社邀請參與該書製作,主責訪問阮先生,並撰成文章。此前我也偶有想法,深感阮生和他的電影海報、插畫很值得輯成書本;之後坊間有相當多關於他海報的資訊,而許思維也替他拍攝了記錄片《海報師》。

…….是次我的職稱為「筆錄」,但對這題材很感興趣,所以也視作個人作品,十分投入;亦源於喜歡,寫來也相當順暢,很享受。這次記錄阮生的人生歷程,也揭示香港發展的多個側面,譬如他五十年代末在尚未開發的荃灣區當紗廠職工,他的憶述領我至當年荒蕪的市郊;又如他在六十年代中加入廣告行業,見證香港城市化的步伐,更別說他與港產片同步邁進的歲月。

…….過去曾在這兒談及,當年在澳門,我還是個初中生,天天途經住處附近的麗都戲院,該院乃金公主院線在澳門的戲院,其一列玻璃門貼滿行將公映電影的海報,和阮生的漫畫化海報於此結緣,已滿喜歡,惜無法擁有,能做的是剪下雜誌廣告,那些廣告我現在仍保存。

…….那時當然不知道海報的原作者是誰,而我並沒有讀《玉郎漫畫》(僅在報攤看到,對那些可愛的封面也喜歡),故我較一般畫迷遲認識阮生,直至讀盧子英1992年的海報書,終把腦海中喜歡的海報和作者連線。今天能和他們二人共叙一堂,總感到很神奇。

…….最早於2013年,因替某雜誌採訪李小龍畫展而首次與阮生見面,後來又因其他工作大家再接觸,是次有更多機會面談。他笑言以往有口吃毛病,言談結巴,性格內向,通過這次訪問,深感他已從這些困阻中突破,變得健談、開朗。他說話有條不紊,廣東話的用詞也頗到位,很有趣,凡此種種令我的寫作順利,一位很好的受訪者。

→《一代畫師阮大勇》已於7月18日推出,首站於書展中華書局攤位發售。

藝術中心電影院重新命名

2018/07/16 at 2:17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2 Comments

…….報導指香港藝術中心地庫戲院轉由古天樂的電影公司贊助,於本月19日起命名「古天樂電影院 Louis Koo Cinema」。古氏的公司指「當中所放映的電影將會是由新一代本土導演、台前幕後及製作人等親自揀選的……」

…….古氏乃該院的第三位冠名贊助者,本網誌也曾懷緬該院點滴。該院也不斷「優化」,藝術中心資料指出,2013年1月8日,該院「獲香港電影發展基金資助整個翻新工程主要經費,提升為3D數碼電影院,兼容高清、數碼及3D裝置,更附設聽障與視障專用設施,成為香港第一間設有無障礙設施的電影院;而座位數目,則由過去的193個座位重新排列至現在的119。」

→→→照片以非智能手機攝於2013年,「咔察」一聲,即招來職員警告,抱歉!

…….回說古天樂,近年他一直任電影節大使,相當熱心推廣看電影。早前見他與幾位當年被捧新星現身古巨基演唱會,想起那些年某周刊的封面故事--張國榮點名三位會走紅的新星:古巨基、鄧一君及古天樂。此一推斷不失準確,雖非百分百,畢竟星途起落多少看命運;若論喜歡,個人對前二者還強一點。

…….二千年前後,任職報館,同事中有位資歷較淺的小妹妹記者,有天接獲指令,替副刊專訪古天樂,無疑是快樂任務。後來聽她分享,聯絡古氏竟能直接找上,約訪問十分順利;當時古氏已冒起,影視兩忙,但他沒有聘用經理人,事事自行安排,訪問當天也是獨個兒現身,沒有一大群人簇擁而至。

…….印象中記者有此分享,當時聽着也覺特別。有別從前,那時開始,藝人(尤其受捧新人)外出如出巡,有位當年新星憶述,連保母、助手、整妝人員等,「一架車都唔夠坐」。猶記九十年代中在《明周》工作,見同事邀約藝人「影靚相」(那時該刊還用靚相做封面,其他刊物已逐漸進入粗微粒偷拍照年代),還要藝人自行帶衣服及化粧,那多少是上一代的操作。

…….轉眼差不多是廿年前的事,古氏今年獲金像獎男主角,至於那位小記,當年僅短暫共事,不久後她便轉職教師,不知近況如何?

記在瀏覽率過百萬這天

2018/07/13 at 3:33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16 Comments

↑網誌統計表,截圖於2018年7月9日早上,瀏覽率是1,000,014。

…….礙於抱恙,這一貼寫了好幾日。本網誌首貼「澳門麗都戲院」於2006年7月30日發放,至本月底,網誌算是慶祝十二歲生辰。開始寫本貼時(2018年7月9日)的瀏覽率是1,000,014,此間續寫,即五天後,瀏覽率緩慢地爬升至1,000,391。

…….其實寫了十二年,瀏覽率才剛過百萬,說來是該覺得失禮,不宜宣告。但是,總歸是欣慰的,算等到這一天,畢竟並非甚麼具震撼力、足以一呼百應的網誌,何況今天處處見KOL,寫網誌?人家也驚異的問:乜你仲寫架?

…….回看也是慚愧的,即使最初也沒有甚麼雄心壯志,亦不過以雜文形式,零零散散記一點,但始終無法較有系統地建立一個分類清晰、內容詳實、角度新穎……諸如此類具特色的網誌。時至今天,偶遇公私事忙的日子,更每隔良久才有一貼。

…….但也不要緊,仍有興趣寫,就寫吧,多少屬自娛性質,毋須太執著。謹以短文與眾互勉。

逸園狗場,我的零距離

2018/07/05 at 4:52 am | Posted in 澳門戲院 | Leave a comment

↑澳門逸園狗場正門(取自澳門風光幻燈片),約攝於七十年代。

…….澳門逸園狗場結業,新聞之一是領養格力犬。過往有傳言,相對於退役馬能頤養天年,退役犬據說都被人道毀滅;今次提出領養,但數量眾多,不知這類跑狗是否適合一般家居飼養?

…….我在澳門台山區居住了14年,勉強說與逸園毗鄰,每天往還學校都沿提督馬路走,只路過狗場外圍的高牆,不會經大門。嚴格來說,那高牆應屬蓮峰球場外的高牆。我總是日間經過,狗場入夜後如何熱鬧,未嘗一見,更別說內進了解究竟。

…….那時候,在澳門讀書的學子,對逸園都熟悉。因為大部分學校每年的運動會都在當中的蓮峰球場舉行。我校以往好像是隔年辦運動會,學生升至高小便強制參加,很不幸我升至高小時改為每年都辦。我極抗拒體育課,因體胖論盡,堂上常被取笑,每星期兩節課,總期望下雨,惜事與願違。當年每學期都要學一種技能,甚麼背越式跳高、三級跳遠、三步上籃,我曾試過不及格。

…….早年參加運動會,甚麼都不懂,選擲鉛球,因很少同學參與,故不設初選,必然進入運動會。猶幸升上中學後,同一組參加者多了,我在初選階段已出局,毋須再進場複製多一次被嘲笑的經歷。同時被安排做工作人員,樂得隔岸觀。

…….蓮峰球場內有各種田徑設施,球場外圈即是賽狗跑道。日間進行運動會期間,不時碰到狗伕領犬進賽圈踱步(狗狗順道大解),印象中,也曾見過練跑之類,這時大家便能近距離觀察。當年我家光顧的一位騎單車沿街替人理髮的叔叔,正職是狗伕,我曾在賽圈內見他工作,一人帶數犬踱步。(理髮往憶收入拙作《澳門跳接》中〈髮匠〉一文)

→→→獻醜了:此胖子為本人小六時在蓮峰球場(外圈即為賽狗道)參與擲鉛球項目。今天看,發覺照片拍得頗佳,見到那鉛球,事隔近40年,褪色也不嚴重。

…….對逸園的另一印象是,甫走進,便嗅到一股強烈的糞便氣味。因狗狗前往賽圈期間,部分已急不及待「放低幾兩」。大夥兒上午集合等候進場,便得捏緊鼻孔暫停呼吸,個別冒失的同學,更未出賽已「摘(踏)金」。

…….逸園在1931年12月26日開幕,但幾年後便停業。該處曾改為表演場地,當年家母居於狗場旁的樓房(好像仍未拆卸),外婆曾帶她到該場地看粵劇演出(內容收《澳門戲院誌》一書)。這點算是勉強和本網誌有個聯繫。

戲院東西之驚情四百年

2018/07/01 at 5:16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Leave a comment

…….延續上一貼提到在碧麗宮看《吸血殭屍之驚情四百年》,找到當年在戲院取的兩張宣傳品--印有劇照、類似明信片的紀念品,忘了是否在戲院購票時獲送贈或取自該院。

…….從兩張卡子的選圖,看到當時的新晉影星奇洛李維斯(Keanu Reeves)處主導位置,以正面照獨佔整張畫面,而演吸血殭屍的加利奧文(Gary Oldman)只得半張側臉照。

↑當年隨片發送的兩款明信片。

…….晃眼間,奇洛李維斯差不多54歲,這些年星途沉浮,新作《Siberia》將公映,會是回勇之作嗎?最早看他的戲,是在尖東華懋看《終極豪情》(Point Break),已屬賣其俊朗型仔;反而他再早之前演那些未定性少年角色的戲,如《茶煲爹哋》(Parenthood),我是在電視補看;《茶》當年也在碧麗宮上片。

…….加利奧文倒是我頗喜歡的英國演員,近廿多年來作品不輟,無疑在荷里活演了不少歹角,純屬綠葉,今年摘下奧斯卡,替他高興,雖則沒有捧場。最早是在灣仔新華戲院看《留心那話兒》(Prick Up Your Ears),看罷,印象不太深,直至1993年旅途回程,在航班上看了《不朽真情》(Immortal beloved),被他演繹的貝多芬吸引,從而把他加入喜愛演員之列。

……猶記曾在這兒提及當年與友人一同往碧麗宮看《吸血殭屍之驚情四百年》的情形,三人同行,卻因人擠,只能分開來坐;我倒沒所謂,個人不愛觀影途中閒話家常或討論情節,反正燈滅的原意,多少是讓大家有種個人感。另一項曾談及的,是片中有早年戲院的描述,在細小映廳內,大家看的正是最早的電影--盧米埃兄弟的《The Arrival of a Train》。

↑上述明信片的背頁。不知是否直接依據外國的同款紀念品,
演員排名仍以Gary Oldman排頭,Keanu Reeves置末。

貼在屯門戲院的電影海報

2018/06/24 at 8:08 am | Posted in 電影海報, 香港戲院/新界 | 8 Comments

↑貼於屯門戲院的《新流星蝴蝶劍》(1993)海報,右方綠色的是量體重的磅,
這個較新款,和現時置於個別戲院的懷舊款式(提供紀錄卡那種)有別。

…….前文疑惑電影海報是否仍貼在戲院,答案大概是「不」!其實電影海報出現之初,其作用大概和所謂「街招」相若,貼在街外招徠觀眾,僅小量貼在戲院。這張《新流星蝴蝶劍》海報貼在屯門戲院的,背後牆壁鋪上瓷磚,是八十年代中後期部分迷李戲院常見的室內裝潢,以現在的目光視之,大抵覺得有欠大體(好娘)吧!

…….這些地區上的小規模戲院,頗常見把海報貼於牆上作宣傳,但我很少拍攝。之所以為這幾張留影,只因在那個相機仍採用菲林的年代,作為拍照者(非發燒友),一卷菲林36張,為免浪費,都用得很小心。但「慳埋慳埋」之下,當旅程結束,或採訪工作完成後,總剩下十張八張。為求早點把整筒菲林沖曬出來,唯有「豪出去」的處理這十格八格,家中的尋常角落照拍,走出街外又照兩張,於是乎也走到戲院拍一兩張。

…….當時喜歡海報,但沒餘錢購買蒐集,便很望梅止渴式的在戲院拍攝。無疑是危險的,因為傻瓜相機必然自動閃光,立刻惹來職員趨近,繼而責難。翻查舊照,不無意外竟然拍攝了兩張。

…….猶記得在雜誌社工作時,因公司有黑房,攝影同事以至採訪同事,都懂得在黑房把已用的菲林以一個捲筒(類似)收集,不會走光;而餘下的則保留在原菲林筒內,可繼續使用。可惜當時我的錦囊單反機,採用「倒捲」形式,即把菲林放進相機後,它會自動把36格菲林全數拉出,並捲進相機內,然後每拍一張,便倒退回原來的菲林筒,直至拍畢最後一張,因此無法採用上述方式把未用的菲林連原菲林筒取回再用,因為所有菲林一早已拉出來。

…….一把年紀了,有時回想這些早在生活圈中消失的舊跡,都頗富趣味。

↑完全沒有印象屯門戲院也放映《吸血殭屍之驚情四百年》,
我還跑到老遠的碧麗宮去看呢!

三集星戰 三間戲院

2018/06/18 at 2:49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新界, 香港戲院/港島, 香港戲院/九龍 | 11 Comments

↑印象猶深,當年在京都戲院看《星球大戰》,院方提供特別版戲票,
惜沒有保留,謝謝友人提供照片。

…….延續上文提及的友人,他之前曾分享其若干藏品,包括七、八十年代他在戲院看電影時索取的「戲橋」,當然不乏第一代「星戰」系列的影片。

…….回想當年,家中也曾掀起《星戰》「熱」,看罷電影後買過幾盒該系列的模型拼砌,像X型戰機,以至R2-D2機械人。因此,第一批三套「星戰」電影我都有看,分別在三間不同的戲院,當中有兩套在香港的戲院看,當時我居於澳門,如此這般安排,誠屬巧合。它們包括:

《星球大戰》:香港京都戲院
《帝國反擊戰》:香港東方戲院
《武士復仇》:澳門永樂戲院

…….猶記在京都看《星球大戰》,當時院方提供特別版戲票,把海報印到票面,惜已遺失;那時並非由我這個小四級學生買票,否則有機會保留下來。感謝友人早前傳來照片,供我望梅止渴。

↑京都戲院獻映《星球大戰》時派發的戲橋。

…….當年《星球大戰》於1978年1月26日海運、百樂、京都、麗聲公映,公映前兩個多月,影片主角麥咸美更來港宣傳。

…….我已忘記是哪天去看,查看映期屬於農曆年檔,記憶中我從未在農曆年來港,大概是之前或之後來到,都是藉長假期來港走一回。

…….至於友人另一張藏品,屬於南洋戲院發出的《武士復仇》戲橋,看到時便想起自己看該片的地點,也是屬於所謂左派背景的戲院--澳門永樂。

…….查看資料,當年《武士復仇》於1983年7月1日在港首映,分別在三條西片線公映:普慶、明珠/南華、南洋、珠江、銀都/利舞台、華盛頓、金冠、京華、域多利

…….當中位於屯門的域多利屬艇仔院,隨時調配。其時跨過八十年代數年,雙南線已發展為較穩健的院線,除銀都機構的出品,亦不時聯映西片。

↑南洋的《武士復仇》戲橋中有一句「特技設計P42個比《星球大戰》多一倍」,作何解?
對照報紙廣告,應是「942個」,也許是手寫字體潦草致令執字粒出錯。

東方戲院看《帝國反擊戰》

2018/06/13 at 2:49 p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7 Comments

↑朋友贈予當年在東方戲院索取的本事單張,當年在該院看此片,未留意到有單張供索取。

…….近月意外地十分忙碌,公私事糾結纏繞,如亂線一綑,這兒也成了荒園;當然不是,我仍有除草,伺機墾耕,只是速度緩慢。

…….先向友人道歉,早前碰面,對方贈我《帝國反擊戰》的戲院影片本事單張,為當時尚未開畫的《韓索羅:星球大戰外傳》奏起前奏,友人是《星戰》迷,顯得很雀躍。我卻非《星戰》迷,但亦不至於《星戰》盲,當然,隨着各路前傳、外傳持續製作,多少已是《星戰》阿蒙。這位朋友也熱中收藏各式物品,戲橋類便頗豐富,在他眾多《星戰》戲橋中,給我這張,因我曾提到當年在東方戲院看《帝國反擊戰》,真的很有心。

…….在這兒也寫過,當年居澳門,湊巧來港,正值放映《帝》片。那次一家人來港,期間兄長欣悉獲大學取錄,還記得那夜以「慶祝」之名一起到灣仔東方戲院看該片,更是晚上九時半場次,平日甚少看這種場次。

↑1980年8月8日刊於報章的《帝國反擊戰》廣告。

…….《帝》片於1980年8月8日在香港以「三大西片線」聯映的姿態首映,按廣告見,包括:普慶、東方/紐約、凱聲/利舞台、影都、英華。自己究竟在哪天看,無法記得,理應是影片上畫一、兩周後,也許因此沒有索取到該戲橋,又或者「唔識窿路」,不知放在哪兒,因而落空。難得差不到40年後,會有一張在手。

…….看到這張戲橋,留意到下方寫「本院前奏曲由大華唱片有限公司供應」,已忘了戲院的前奏曲有何特色,那麼片尾的「送客」軍樂又有否公司提供?根據1981年3月《年青人周報》內載「港九各大唱片公司唱片店一覽表」,顯示大華唱片位於彌敦道612號,不知是否地舖唱片行?與戲院的合作關係如何?得考究一下。

↑戲橋下方載有「本院前奏曲由大華唱片有限公司供應」字樣。

« Previous PageNext Page »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