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院東西之驚情四百年

2018/07/01 at 5:16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Leave a comment

…….延續上一貼提到在碧麗宮看《吸血殭屍之驚情四百年》,找到當年在戲院取的兩張宣傳品--印有劇照、類似明信片的紀念品,忘了是否在戲院購票時獲送贈或取自該院。

…….從兩張卡子的選圖,看到當時的新晉影星奇洛李維斯(Keanu Reeves)處主導位置,以正面照獨佔整張畫面,而演吸血殭屍的加利奧文(Gary Oldman)只得半張側臉照。

↑當年隨片發送的兩款明信片。

…….晃眼間,奇洛李維斯差不多54歲,這些年星途沉浮,新作《Siberia》將公映,會是回勇之作嗎?最早看他的戲,是在尖東華懋看《終極豪情》(Point Break),已屬賣其俊朗型仔;反而他再早之前演那些未定性少年角色的戲,如《茶煲爹哋》(Parenthood),我是在電視補看;《茶》當年也在碧麗宮上片。

…….加利奧文倒是我頗喜歡的英國演員,近廿多年來作品不輟,無疑在荷里活演了不少歹角,純屬綠葉,今年摘下奧斯卡,替他高興,雖則沒有捧場。最早是在灣仔新華戲院看《留心那話兒》(Prick Up Your Ears),看罷,印象不太深,直至1993年旅途回程,在航班上看了《不朽真情》(Immortal beloved),被他演繹的貝多芬吸引,從而把他加入喜愛演員之列。

……猶記曾在這兒提及當年與友人一同往碧麗宮看《吸血殭屍之驚情四百年》的情形,三人同行,卻因人擠,只能分開來坐;我倒沒所謂,個人不愛觀影途中閒話家常或討論情節,反正燈滅的原意,多少是讓大家有種個人感。另一項曾談及的,是片中有早年戲院的描述,在細小映廳內,大家看的正是最早的電影--盧米埃兄弟的《The Arrival of a Train》。

↑上述明信片的背頁。不知是否直接依據外國的同款紀念品,
演員排名仍以Gary Oldman排頭,Keanu Reeves置末。

Advertisements

貼在屯門戲院的電影海報

2018/06/24 at 8:08 am | Posted in 電影海報, 香港戲院/新界 | 8 Comments

↑貼於屯門戲院的《新流星蝴蝶劍》(1993)海報,右方綠色的是量體重的磅,
這個較新款,和現時置於個別戲院的懷舊款式(提供紀錄卡那種)有別。

…….前文疑惑電影海報是否仍貼在戲院,答案大概是「不」!其實電影海報出現之初,其作用大概和所謂「街招」相若,貼在街外招徠觀眾,僅小量貼在戲院。這張《新流星蝴蝶劍》海報貼在屯門戲院的,背後牆壁鋪上瓷磚,是八十年代中後期部分迷李戲院常見的室內裝潢,以現在的目光視之,大抵覺得有欠大體(好娘)吧!

…….這些地區上的小規模戲院,頗常見把海報貼於牆上作宣傳,但我很少拍攝。之所以為這幾張留影,只因在那個相機仍採用菲林的年代,作為拍照者(非發燒友),一卷菲林36張,為免浪費,都用得很小心。但「慳埋慳埋」之下,當旅程結束,或採訪工作完成後,總剩下十張八張。為求早點把整筒菲林沖曬出來,唯有「豪出去」的處理這十格八格,家中的尋常角落照拍,走出街外又照兩張,於是乎也走到戲院拍一兩張。

…….當時喜歡海報,但沒餘錢購買蒐集,便很望梅止渴式的在戲院拍攝。無疑是危險的,因為傻瓜相機必然自動閃光,立刻惹來職員趨近,繼而責難。翻查舊照,不無意外竟然拍攝了兩張。

…….猶記得在雜誌社工作時,因公司有黑房,攝影同事以至採訪同事,都懂得在黑房把已用的菲林以一個捲筒(類似)收集,不會走光;而餘下的則保留在原菲林筒內,可繼續使用。可惜當時我的錦囊單反機,採用「倒捲」形式,即把菲林放進相機後,它會自動把36格菲林全數拉出,並捲進相機內,然後每拍一張,便倒退回原來的菲林筒,直至拍畢最後一張,因此無法採用上述方式把未用的菲林連原菲林筒取回再用,因為所有菲林一早已拉出來。

…….一把年紀了,有時回想這些早在生活圈中消失的舊跡,都頗富趣味。

↑完全沒有印象屯門戲院也放映《吸血殭屍之驚情四百年》,
我還跑到老遠的碧麗宮去看呢!

三集星戰 三間戲院

2018/06/18 at 2:49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新界, 香港戲院/港島, 香港戲院/九龍 | 11 Comments

↑印象猶深,當年在京都戲院看《星球大戰》,院方提供特別版戲票,
惜沒有保留,謝謝友人提供照片。

…….延續上文提及的友人,他之前曾分享其若干藏品,包括七、八十年代他在戲院看電影時索取的「戲橋」,當然不乏第一代「星戰」系列的影片。

…….回想當年,家中也曾掀起《星戰》「熱」,看罷電影後買過幾盒該系列的模型拼砌,像X型戰機,以至R2-D2機械人。因此,第一批三套「星戰」電影我都有看,分別在三間不同的戲院,當中有兩套在香港的戲院看,當時我居於澳門,如此這般安排,誠屬巧合。它們包括:

《星球大戰》:香港京都戲院
《帝國反擊戰》:香港東方戲院
《武士復仇》:澳門永樂戲院

…….猶記在京都看《星球大戰》,當時院方提供特別版戲票,把海報印到票面,惜已遺失;那時並非由我這個小四級學生買票,否則有機會保留下來。感謝友人早前傳來照片,供我望梅止渴。

↑京都戲院獻映《星球大戰》時派發的戲橋。

…….當年《星球大戰》於1978年1月26日海運、百樂、京都、麗聲公映,公映前兩個多月,影片主角麥咸美更來港宣傳。

…….我已忘記是哪天去看,查看映期屬於農曆年檔,記憶中我從未在農曆年來港,大概是之前或之後來到,都是藉長假期來港走一回。

…….至於友人另一張藏品,屬於南洋戲院發出的《武士復仇》戲橋,看到時便想起自己看該片的地點,也是屬於所謂左派背景的戲院--澳門永樂。

…….查看資料,當年《武士復仇》於1983年7月1日在港首映,分別在三條西片線公映:普慶、明珠/南華、南洋、珠江、銀都/利舞台、華盛頓、金冠、京華、域多利

…….當中位於屯門的域多利屬艇仔院,隨時調配。其時跨過八十年代數年,雙南線已發展為較穩健的院線,除銀都機構的出品,亦不時聯映西片。

↑南洋的《武士復仇》戲橋中有一句「特技設計P42個比《星球大戰》多一倍」,作何解?
對照報紙廣告,應是「942個」,也許是手寫字體潦草致令執字粒出錯。

東方戲院看《帝國反擊戰》

2018/06/13 at 2:49 p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7 Comments

↑朋友贈予當年在東方戲院索取的本事單張,當年在該院看此片,未留意到有單張供索取。

…….近月意外地十分忙碌,公私事糾結纏繞,如亂線一綑,這兒也成了荒園;當然不是,我仍有除草,伺機墾耕,只是速度緩慢。

…….先向友人道歉,早前碰面,對方贈我《帝國反擊戰》的戲院影片本事單張,為當時尚未開畫的《韓索羅:星球大戰外傳》奏起前奏,友人是《星戰》迷,顯得很雀躍。我卻非《星戰》迷,但亦不至於《星戰》盲,當然,隨着各路前傳、外傳持續製作,多少已是《星戰》阿蒙。這位朋友也熱中收藏各式物品,戲橋類便頗豐富,在他眾多《星戰》戲橋中,給我這張,因我曾提到當年在東方戲院看《帝國反擊戰》,真的很有心。

…….在這兒也寫過,當年居澳門,湊巧來港,正值放映《帝》片。那次一家人來港,期間兄長欣悉獲大學取錄,還記得那夜以「慶祝」之名一起到灣仔東方戲院看該片,更是晚上九時半場次,平日甚少看這種場次。

↑1980年8月8日刊於報章的《帝國反擊戰》廣告。

…….《帝》片於1980年8月8日在香港以「三大西片線」聯映的姿態首映,按廣告見,包括:普慶、東方/紐約、凱聲/利舞台、影都、英華。自己究竟在哪天看,無法記得,理應是影片上畫一、兩周後,也許因此沒有索取到該戲橋,又或者「唔識窿路」,不知放在哪兒,因而落空。難得差不到40年後,會有一張在手。

…….看到這張戲橋,留意到下方寫「本院前奏曲由大華唱片有限公司供應」,已忘了戲院的前奏曲有何特色,那麼片尾的「送客」軍樂又有否公司提供?根據1981年3月《年青人周報》內載「港九各大唱片公司唱片店一覽表」,顯示大華唱片位於彌敦道612號,不知是否地舖唱片行?與戲院的合作關係如何?得考究一下。

↑戲橋下方載有「本院前奏曲由大華唱片有限公司供應」字樣。

從邵逸夫堂的隔火帳說起

2018/05/11 at 4:37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新界 | Leave a comment

↑中大邵逸夫堂舞台上的「隔火帳」(Safety Curtain)

…….按原意,這裏除了分享戲院,也旁及不同演出場地。惜曾進的場地有限,可寫都寫了。去年秋季參與一項活動,才首次進香港中文大學邵逸夫堂。

…….當年兄長在該校讀書,居於澳門的我,偶爾來港,無處容身,便在他處短暫「屈蛇」,很羨慕住宿生活。惜未嘗進正規大學,別說住宿,連一般的大學校園生活也沒有經歷。當時雖經常途經邵逸夫堂,但從未內進,僅知它作為表演、典禮和活動的舉行場地,也放電影。

…….去年秋參加活動,講座部分於該會堂舉行。由於只佔用一側空間,當天舞台便降下了「隔火帳」(Safety Curtain),此情景也是我首次看到。由此想起曾聽一些戲院從業員的憶述,譬如任放映師的老先生說,放映機房面向放映廳的窗戶,設有防火閘,以防機房失火波及外邊。

…….至於設有舞台、可供現場表演(尤以粵劇為主)的戲院,須執行更多防火措施。曾聽另一位人士憶述,當年袁耀鴻先生(袁伯)經營位於九龍灣的好運戲院,一度構思發展為可演粵劇的戲院,惜因舞台設施(包括隔火帳)未能處理妥當,終作罷;實質內情不得而知,因這位人士亦表示屬「聽聞」。

…….關於戲院的防火、走火安排,屬頗專業的範疇,個人所知不多,期能獲知情者分享。而舞台設置隔火帳,大概因台上有相當的機電設備(如燈光)及佈景、緯幕等,若失火,瞬間蔓延,危及台下大量觀眾;當然,這純屬個人揣測而已。

屯門天后廟外神功戲戲棚

2018/05/04 at 3:05 pm | Posted in 粵劇戲曲 | Leave a comment

↑攝於2018年4月26日,屯門天后廟外的天后寶誕戲棚正架設。

…….屯門公園充斥各路利用擴音器現場歌唱的高手,每次徒步往市中心或新墟,總拐舊墟那邊,對岸聲浪依然撲過來,相當擾人。4月25日這天途經,見天后廟外架起棚架,想起去年這段時間路過,一座已完成的戲棚已在運作,剛好有鑼鼓大戲上演。如此過了一年,今年湊巧看到剛搭成的棚架。關於戲棚的架設,相信定有若干傳統俗例,惜我不懂。

↑攝於2018年5月4日,戲棚已搭成,內裏正演大戲。

…….當天雖有攝下節目表,沒有牢記,這天偶然路過,赫見戲棚已搭好,且傳來唱曲之聲。望望節目表,今天(5月4日)下午先演例戲《賀壽天姬大送子》,繼演《三笑姻緣》,且由「正誕台柱主演」。和去年一樣,邀得鳴芝聲劇團演出,此間蓋鳴暉小姐在台上瀟灑的演繹唐寅,惟未見秋香現身,剛好中場休息。

…….曾看影像紀錄,神功戲戲棚在演出前會舉行莊嚴的儀式。在廟外搭棚演戲,除了惠及坊眾觀賞,更重要是酬謝神恩,戲是演給神明看的。是日棚內看客相當多,惟未算滿座,畢竟是日戲。戲棚演戲,再現大戲在鄉間演出的風貌。粵劇進入劇場,氣氛比較嚴肅,今天見棚內演出,由演員到觀眾,相對輕鬆,台上台下頗有互動。與劇院有別,戲棚沒有音樂池,棚面拍和手均坐於台側,也是傳統戲台的格式。

↑戲棚正面。

Flickr變身,回想戲院群組

2018/04/24 at 2:25 pm | Posted in 外地戲院 | Leave a comment

↑又一頁:SmugMug x Flickr

…….昨天收到Yahoo!的來郵,通知旗下的相片社交平台「Flickr」轉由SmugMug管理,請原有的用戶考慮往後是否續留在Flickr,要不然就得處理照片。

…….相信若非此電郵提醒,很多舊用戶根本忘了自己是用戶,說不定連電郵也鮮有打開,信息無法遞送,一切如同沒有發生。有了上次Yahoo!關閉Blog平台經驗,這次也不算突然,何況數年前「Flickr」也曾限制照片的上載量,由無限改為200張,否則要付費購買「Pro」會籍,又一次說明虛擬社交平台來去匆匆,新點子續現,舊趣味如過眼煙雲,易來易退。

…….我這攝影絕不Pro的人,有一年竟願付費當上「Pro」會員,惜展示的照片貽笑他人。源於2006年轉到新機構工作,有同事熱衷於Flickr,不久周圍的同事都躍躍欲試,反正免費,有陣子大家都熱烈地上載照片,相互連結。但沒多久,熱情冷卻,今天再次登入,這群友好最後上載照片的時間,已被定為「ages ago」。

…….當然,這平台也有美麗的故事。像上文提到的同事,對方把個人的漫畫上載,獲得台灣的出版社欣賞,既出版書本,更推出自家的玩具產品。這類故事當然沒有出現在自己身上,但參加「Flickr」這些年,亦有得着。當時「Flickr」已有開Group設定,可自行建立或加入別人的群組。不同群組主題有別,我曾參加的都是尋常組別,如「愛貓族」、「旅遊」,以及「戲院」。

…….「戲院」群組成員數量不算太多,大部分是歐美人士,從中看到組員拍攝的戲院照片,開了我的眼界,更體會箇中的情懷。比較難得是,後來有機會與個別成員在香港見面。另外,2014年出版《光影戲遊》一書時,也向部分群組成員借用照片,他們都樂於提供,我亦很欣慰能在作品中具名地刊出他們的照片,並把完成的書本送贈。

…….大家在網絡平台「認識」,虛擬的來,真實的去,亦是一頁記憶。

1995電影節,特別一年

2018/04/15 at 7:00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2 Comments

↑1995年國際電影節場刊封面。

…….上文提到1995年香港國際電影節的海報展覽,這一年電影節,對我而言是相當難忘的。

…….那時出來工作已五年,仍未有定向,隨着告別雜誌社,帶點豁出去的心,既安排一次兩月餘的旅行,還決意在起行前的電影節,放縱地多購門票觀賞電影。同時,雜誌社的同事還借了記者證予我,率先看了數場試片。相加起來,這年電影節可說是我歷來最具「戲量」的一回。

…….就在這年三、四月之交,先和家人回內地去了一次短遊,之後再自行跑到外國作一回漫長的遊歷。那中間的間隙,就是電影節之旅。在4月7日那天中午,與家人由天津乘機回港。那時還在啟德機場降落,與家人推着行李沿出閘的斜路慢慢下來,赫見一旁有人向我揮手,一下子未回過神來,驚訝怎會有人接機?

…….走近了,才看真,原來是雜誌社的同事,疑團未釋:他怎會來接機呀?再看看,同事身旁竟是文雋,揭盅:他們前來接的,是內地影人姜文,當夜姜將出席《陽光燦爛的日子》電影節首映禮。此間我才知,原來我與姜乘坐同一航班南下,惟緣慳一面。

…….記者同事因當晚有事,故把他的戲票贈我。於是我很放縱地先讓家人回家,自己不嫌累地在街外閒逛,等候是夜七時半的首映場。猶記當晚放映前,姜文等數位嘉賓登上舞台,與眾分享。他特別提到該片拍畢後,發行上頗多障礙,當晚是兩岸三地首次正式獲得放映,體現香港的獨特地位。(概略大意)

…….該場我坐在文化中心大劇院三樓最後一行,是我迄今唯一一次坐在該區域看電影,銀幕很遠很細。(或是記者票之故)當晚放映未配中文字幕的版本(忘了有否英文字幕),但不要緊,憑着影片流麗的影像、悅目的色彩,以及有別於其他傷痕電影的情調,已相當吸引。

→挺喜歡《陽》片的海報(尚有橫的一款)。聽同事講,該年電影展曽贈送此海報,不知屬實否,只嘆錯過了。

 

今與昔國際電影節海報展

2018/04/05 at 6:58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電影海報 | Leave a comment

↑2018年4月1日攝於文化中心內的香港國際電影節影片海報展。

↑近觀,海報都是打印出來的圖像,非實物,
因此張張的大小都一樣。究竟這些海報本身有否實物?

…….今天4月5日,一年一度的香港國際電影節來到尾聲。日前到文化中心,走過大堂的海報展覽角落,赫然想起有這麼一個活動。過去節目小冊會介紹此展覽,視為一項活動,現在沒有了。的確,論規模與感染力,這些「海報」近似牆紙,略為粉飾一下活動。

…….不太想常用、但的而且確是「記得以前」!不拉得太遠,且說十年八年前,這海報展尚且置於近碼頭那入口,展示實物,熱熱鬧鬧且帶質感,現在則歸到一旁暗角位。再扯遠一點,八十年代末,首次看電影節的海報展,是在大會堂低座展覽廳,海報置滿整個展廳,目不暇給。畢竟那時年紀小。

…….相比起來,那時做一個海報展挺繁複。要從海外片商取得海報,運到香港,再張貼於現場,完結後又要送回。現在只消收取電子檔,請設計師下載圖像移到美術稿上,打印出來張貼,過程中的確節省了相當的人力物力。

…….無疑,海報展的重點是看圖像,非觸摸實物。見是次展出的各海報,大小一樣,大概非實物的原有尺寸比例。可是,當戲院已不再張貼海報,這些也許多屬虛擬東西(舊片除外)。海報還有被印刷出來的年代,各地電影海報的大小橫直長寬都略有別,甚至印刷技術、紙質亦然。那時候,偶有興起一問:所謂第三世界地區的電影海報,在設計、印刷上與歐美國家有何分別(雖則前者常展出參加影展的外國版海報),某角度而言,實物仍有些值得一探的點子。

↑攝於1995年第19屆香港國際電影節的海報展覽。該屆已移師文化中心行政大樓四樓舉行,環境較局促,在偏黃燈光下以手動方式拍攝了這兩照:(左起)1994年突尼斯電影《沉默的宮殿》(The Silences of the Palace),Moufida Tlatli導演。1993年的東埔寨電影《粒粒皆辛苦》(Rice People),Rithy Panh﹝潘禮德﹞導演。兩海報都屬法國版,強調康城影展參展。

J2復活節播「東京家族」

2018/03/29 at 2:07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香港戲院/港島 | Leave a comment

↑(左)2013年《東京家族》,一家齊齊整整。(右)創造社發行的第四部電影《東京物語》,1990年3月在影藝戲院公映。圖為刊於284期《電影雙周刊》的廣告。

…….翻看周刊,又要來一句「意外」,3月31日復活假期期間,TVB的J2頻道竟於早上十時選播山田洋次2013年作品《東京家族》。近年電視台選播的電影都趨向感官娛樂為主的特技類型,有限的播電影時段充斥這類影片,選擇極少。

…….早陣子,頗見例牌的奧斯卡巡禮節目,也同樣意外地見到幾齣七、八十年代的作品。這一回《東京家族》屬較新的製作,論類型也算公仔箱稀客。該片正場公映時,我也有前往觀賞,這一回若時間配合到,也會再看。

…….電影重拍小津安二郎的名作《東京物語》。調子上,《東京家族》較為輕鬆,尤其上半部。重拍採用了原作的大致家庭架構,但原本陣亡的幼子,則改為仍在世,且是帶點反叛個性的青年,與父母時有齟齬,這段情節成為下半部戲的重點。此項改動甚具意思,令整個重拍注入了時代氣息,讓傳統的倫理關係多了當代的實感,對兩代之間的觀察亦不純然從上一輩的方向出發。

…….查看自己的紀錄,首次看《東京物語》是1990年3月8日,很難得是在戲院看,就是灣仔的影藝戲院。當年初見《電影雙周刊》的公映廣告,實在感動,怎想到已踏進九十年代,仍有發行公司及戲院願意推出一部1953年的黑白片,縱然它早獲國際肯定,在多次史上最佳影片的選舉中,均名列十大之列。

…….看罷影片,更形感動。影片透着淡淡哀愁,卻非催淚。記下兩代人親情的淡退,但並非採用「寫衰」某一方的陳套,有的就是現實中的無奈,兒女並非一心苛待父母,只因生活關口使然。難得是父母的處處體諒,明白子女已成長,關係總難復當年,猶幸尚能團聚,心情是那麼剔透。

…….1990年3月,自己快要完成大專,將進入社會工作,這期間也是較熱切看電影的時期。單看這年三月,除《東京物語》,還看了《歡情太暫》(Crimes and Misdemeanors)、《人在紐約》、《暴雨驕陽》及第二次看《悲情城市》,一個月內看了八部片。《人》和《悲》更是因為參加藝術中心一項關於編劇與電影的講座課程而看的。

« Previous PageNext Page »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