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粵語流行曲 X 戲院

2017/11/14 at 2:33 p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Leave a comment

……轉眼間,拙作《漫遊八十年代--聽廣東歌的好日子》出版了兩周,不知道這趟漫遊旅程有多少知音團員?但願找到了你。的確,過去寫戲院、電影的內容較多,今次彷彿轉了台。其實都是寫自己感興趣的內容,偶然來個轉換,也望有點新意思。

……若把兩個寫作主題來個結合--「粵語流行曲 X 戲院」會有甚麼趣事?香港電影發展與粵曲密不可分,遙遠的那些年不談,自七十年代中粵語電影復甦,一如電視劇,港產粵語片也重視主題曲,獨立公司的小本製作也找來歌星助陣,像《漩渦》有徐小鳳唱主題曲,而《瘋狂大老千》則有甄妮的歌。當然,論唱得街知巷,自然是許冠傑的《天才與白痴》、《半斤八兩》等。

↑1975年12月公映的《大家樂》,黃霑參與導演,並創作片中眾多歌曲。

……拙作也有提及若干當時的影片音樂與歌曲。華語電影推出具規格的原聲唱片,發展得較遲,1975年公映的《大家樂》以流行樂隊溫拿掛帥,配以大量歌曲,算是較公整的一張原聲歌曲碟,唱片封面亦註明「原聲電影插曲」。

……溫拿樂隊轉唱粵語歌,唱出多首流行作品,部分直唱到今天。許冠傑亦幽大碟一默,對部分歌曲進行「二次創作」,大玩「惡搞」,把《點解手牽手》變成「點解要擺酒」,而《只有知心一個》則成「醫生頌」,黎彼得寫的抵死歌詞,今天仍有共鳴,一句「你對佢多講嘢,根本當唱歌」,可說在公營醫療單位常見的場面。

↑1979年1月底公映的《圓月彎刀》,為邵氏線的「賀歲鉅片」,
當時放映的可能是國語版,但配以粵語主題曲《圓月彎刀》。

……澳門舊同學偶有來港買唱片,早陣子買下甄妮的《春雨彎刀》贈我。也許之前向對方查問過甄妮1982年出版的「數碼大碟」事宜,他以為我是甄的歌迷。其實不然,甄頗具霸氣的唱腔,不太合我的耳朵。改編自古龍同一部小說,我倒鍾愛來自楚原電影的同名歌曲《圓月彎刀》。

……電影我沒看過,歌曲的流行度,後者或遜於前者,但羅文與汪明荃的合唱,倒是美妙,二人聲線都美。七十年代以還,邵氏出品的電影多公映國語版,今天查看舊報章放映廣告,不清楚《圓月彎刀》是哪個版本。當時不少影片廣告刻意標明「粵語對白」,惟此片沒有,說不定是國語版,但主題曲卻迎合市場風向,找來粵語流行曲歌手演唱。相信片中亦有出現這首歌曲吧。

……八十年代本土電影已盡是粵語作品的天下,各大戲院映廳傳來粵語流行曲絕不稀奇。主題歌常以縮撮版MTV模式出現,很多時都頗為突兀的出現片中,與劇情談不上有機結合。

……戲院大屏幕是個廣告平台,開映前明顯是廣告時段,但用來宣傳歌曲倒非恆常的做法,大抵在片中放送效果更佳。(左圖)查看舊廣告,1988年10月1日,《今夜星光燦爛》公映前,德寶院線戲院獨立放映該片預告片段及主題曲《故園風雪後》MTV,以作宣傳。

……模糊的印象,那段時間部分西片戲院(如碧麗宮)曾在放映前播MTV廣告,如Whitney Houston的《Saving All My Love For You》,但未敢太肯定。

Advertisements

拙作出版:聽八十年代廣東歌

2017/11/01 at 5:20 am | Posted in 離題萬丈 | 10 Comments

…….書名《漫遊八十年代--聽廣東歌的好日子》,如珠串般長,只希望點出內容,突顯主題。

…….和很多朋友一樣,那些年我也愛聽歌,主要從收音機聆聽,毋須使費,熱烈度可說較電影還甚。所說的「那些年」,就是八十年代。

…….1980年9月升上中一,及至1990年大專畢業,這期間是我聽歌的黃金十年。所聽的非單純廣東歌,但又不能否認佔有相當大的比例,畢竟是粵語流行曲的蓬勃期。兩年多前出版社朋友提到想開發流行曲題材,我便毛遂自薦,惟期間家中有事暫擱,輾轉至今才完成。

…….如此「毛遂自薦」,也許是不自量力之舉。平日見不少資深樂迷分享大量音樂資訊,更有收藏家擁有逾萬黑膠碟,非常厲害。我是個寒傖的樂迷,如上述,當年主要聽收音機,自己沒有唱機,平常只能到鄰居、同學家翻錄唱片歌曲到卡式帶,拿回家用一台手提式單聲道收音錄音機聆聽,一用十年。偶有購買卡式帶,那時澳門也頗多翻版帶發售,自然是我這貧民戶之選,正版的,僅買過三數盒而已。直至出來工作後,才零散的蒐集黑膠碟、CD。

…….或許處身這種環境,聽歌歷程印象深刻,源於喜愛寫,很想以圖文折返當年,重溫年輕時帶草根氣的聽歌樂。一如既往,以散文形式,從個人出發,連結資料、圖片,希望與大家輕鬆漫遊。當然,骨子裏再一次不自量力地希望在重組的過程,勾畫當時本土流行音樂的若干輪廓,在此間八十年代廣東歌仍唱得響的時間,多描兩筆。

…….書本包含三部分,除憶述樂壇現像,以及重塑歌者的歷程,也希望觸及流行音樂的「載體」,像黑膠碟轉變到雷射碟、香港體育館落成與演唱會熱潮、Walkman、卡拉OK等,都是八十年代的重要路標。

…….至於另外兩部分,包括對離世音樂人的致敬與懷緬,像羅文當時製作的音樂劇,以及他堅持的概念大碟;又或黃霑多樣化的音樂人身份;以至巨星張國榮、梅艷芳的憶記。在梅的一篇,提及她九十年代末推出「變奏」大碟,重唱了五十年代的舊曲,當時採用了唱片的資料,惟《榴櫣飄香》一曲實非王粵生作品,感謝黃志華先生指正。

…….姑勿論你是否「經過那些年」的人,亦希望你對拙作感興趣。

Cinema City銅鑼灣JP開幕

2017/10/24 at 10:47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6 Comments

↑戲院網頁頗清簡,沒有戲院裏外照片,只找到這個「開幕優惠」,從中看到「Cinema City JP」算是正式的寫法吧。

…….位於銅鑼灣珠城大廈翡翠明珠廣場的Cinema City JP於八月上旬試業,報載昨夜(23日)由戲院負責人黃百鳴主持開幕活動,並邀來一批藝人出席。近年新戲院開多了,不少在開幕儀式上也請來藝人撐場,帶點當年隆重其事的味道。

……..從網絡上看到不少該院的圖片,格局和之前MCL時期差不多。查看戲院商會的聯合廣告,該院並沒有刊出資料。據戲院網頁資料載,該院共設兩個映廳,座位分別為「380+1」及「270+1」。票價方面,成人票價為$100(2D)及$115(3D),另有優惠時段,包括周一至五的首場分別為$38(2D)及$48(3D),至於中午場則為$48(2D)及$58(3D)。

……..這裏僅抄錄些許材料,作為一個紀錄。至於會不會跑到老遠去觀望,難料。

↑(取自U Life Style圖)回到那些年翡翠、明珠年代,我並只在堂座看過戲,未嘗登樓。及至九十年代,置身經改建的原樓座位,面對座位與天花的空間狹小,以至圖中那欄河對開、偏下方的闊幕,總覺整家院局促,具壓迫感。

中區英皇戲院16日起試業

2017/10/21 at 3:31 p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12 Comments

↑摘自英皇戲院(Emperor Cinemas)網頁,院內的迴旋樓梯顯然是亮點;儼如要把人吸進其中,當然是迷人的而非致命的引力。

…….收到網友信息,提醒位於中區娛樂行內的英皇戲院,已於10月16日起試業。不同媒體在戲院開業前獲邀採訪,把內裏的豪華先進一面盡現眼前。

…….報導聚焦其豪華的設備、尊貴的服務,還有各項先進操作,像購票、入場,皆放棄人味,採高科技運作,相信也是院方要建立的鮮明形象。戲院網頁有如此描述:「位處國際大都會心臟地帶,毗鄰蘭桂坊,英皇戲院內設5間影院包括貴賓影院The Coronet,以優越的禮賓服務、美酒佳餚,讓您體驗不一樣的愉快觀影旅程。」

←2017年10月17日刊於戲院商會聯合廣告頁的該院廣告。

…….可惜我是個落伍的人,對過於豪華的設施,又或太高科技的操作(也許不是太高,純粹自己脫節),未太能投入。加上戲院位處中區,與我這新界西居民,有相當的距離。聞說英皇將發展屯門區的戲院,位處新都花園,是否往日的新城所在?那兒實頗偏離市中心。

…….戲院的中文名是「英皇戲院」,位於娛樂行,難免讓人想起那些年的娛樂戲院,洋文名King’s Theatre,轉譯過來,說是「英皇戲院」也無不可。這個名字的因緣也挺有趣。

…….其中一份報導,有這一條圖片說明:「VIP 影院命名為『The Coronet』(皇冠),與「英皇」品牌十分匹配,並有專屬設計的標誌。」

…….也是名字的因緣吧,相信院方選用此名,非全然取其冠冕之意,倒是一次懷緬。追溯前塵,英皇所在地的娛樂行,前身是娛樂戲院,再前身就是新比照戲院,洋文名字是「The Coronet」。

無緣進該院,只好胡亂拼湊圖片。這是1924年12月31日新世界戲院及新比照戲院聯映《蓬車》(The Covered Wagon)的廣告,中英文廣告分刊《華字日報》及《The China Mail》。

今秋東方列車兇案再現

2017/09/27 at 3:10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6 Comments

↑Kenneth Branagh執導並演出偵探白羅(Poirot)一角。於我而言他是八、九十年代的記憶,但除了在新華戲院看過《抱得有情郎》(Much Ado About Nothing),並未見識他的招牌莎劇電影,反看了時裝片如《再世驚情》(Dead Again)、《Peter’s Friends》等。

……前文提及九十年代初公映的《異度空間》(Flatliners)將有重拍版面世,新瓶舊酒,總是影圈的慣常動作。日前在戲院看到《2020》(Blade Runner)的延續篇《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的預告片,已是長者的夏理遜福續演出。

…….一看那譯名便覺不自在。印象猶深《Blade Runner》當年在台灣譯作《銀翼殺手》,萬萬料不到此時此刻要沿襲這譯名。說這名字有何不妥麼,又說不上!不太記得片中有否「銀翼」意像,但「銀乜」、「銀物」在台灣頗常用,香港則不。台灣當年把《Sliver》譯作《銀色獵物》,然而,原名並非「Silver」,港譯《偷窺》。

…….《Blade Runner》譯作《2020》是否好正?見人見智,至少帶有當年某類太空片的想像,作為宣傳也無可厚非。影片堪稱八十年代的經典,香港亦與有榮焉,邵逸夫也是投資者之一。至於這《銀翼殺手2049》,預告片沒帶來多少吸引力。

↑東方列車被大雪所困,嫌犯無處可逃,白羅智破誰是真兇。圖為Kenneth及Daisy Ridley。

…….今年初在書櫃找到幾本2002年遠流出版的克莉絲蒂小說。當年遠流一口氣推出共80冊的全集,頗見聲勢,當時本地中資書店拆散發售,提供頗佳的折扣,故買下給家人讀,自己反至今年初才讀,第一冊就是《東方列車謀殺案》(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我沒有看過1974年的電影版和往後多個電視版,讀小說才知其透過審問推敲誰是真兇,頗有困獸智鬥格局。

…….數月前,在imdb看到2017年版本的首個預告片,漫天風雪,世紀初的氛圍,已生起看的意欲。說來亦是「老餅」心態作祟,看其卡士名單:Kenneth Branagh、Johnny Depp、Michelle Pfeiffer、Penélope Cruz、Willem Dafoe,八、九十年代的憶記現形,都是一群叔叔嬸嬸。

…….Kenneth Branagh回應一份雜誌記者的提問,概括道:「一大群疑兇……還有,我想影片會比大家想像再拉闊一點--我們採用了65mm菲林拍攝,一如《鄧扣克大行動》。因此,大家會有一次巨型的闊幕經驗,享受一趟黃金年代的旅程,這旅程會比你想像的要豐富。」的確,聽到「東方列車」,已給我遼闊的遐想。

1957-60年幾幅電影放映廣告

2017/09/22 at 1:53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2 Comments

…….延伸自上文,陳錫康先生淺記年輕時的觀影經驗,談及多齣印象難忘的西片,《賓虛》及《七俠蕩寇誌》的放映廣告已於上文貼出。當年刊於報章上醒目的電影廣告縱非我的記憶,但其細節豐富,也不乏構圖之美,現在觀賞亦富趣味。當年電影作為主要娛樂,這些廣告確有引人進院的魅力。於是,按他列舉的餘下各片,找出當年首映前後的廣告。

…….這兒既是戲院誌,也就陳先生文章提及的九部片,找出其放映資料:

《四海一家》Friendly Persuasion,1957年4月4日於[豪華、快樂]首映
《桂河橋》The Bridge on the River Kwai,1958年4月4日於[娛樂、樂宮]首映
《雄才偉略》Witness for the Prosecution,1958年8月7日於[豪華、麗斯]首映
《七海霸王》The Vikings,1959年2月14日於[都城、景星]首映
《山河血淚美人恩》The Big Country,1959年3月26日於[都城、景星]首映
《翠谷香魂》Green Mansions,1959年7月22日於[豪華、新華]首映
《地心探險記》Journey to the Center of the Earth,1960年1月2日於[樂聲、百老匯]首映
《賓虛》Ben Hur,1961年6月21日於[新華、豪華]首映
《七俠蕩寇誌》The Magnificent Seven,1961年6月22日於[百老匯、娛樂]首映

第三類接觸40周年紀念

2017/09/17 at 3:48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5 Comments

↑由Alamo Drafthouse Cinema贊助,於魔鬼塔舉行《第三類接觸》戶外放映活動;
(右)影片主要演員Melinda Dillon及Richard Dreyfuss。

…….為慶祝《第三類接觸》(Close Encounter of the Third Kind)推出40周年,經4K修復的版本先於威尼斯影展放映,再於9月1日起,在美國作維期一周的公映。同時,又於片中別具象徵意義、懷俄明州的魔鬼塔(Devils Tower National Monument)舉行戶外放映活動。

…….如此這般就40年。影片於1978年6月29日在香港七院(明珠/文華/百樂/海運/國華/總統/華盛頓)公映,當年居於澳門,當地放映期應稍後,我們仍熱切的前往欣賞,地點是平安戲院。

…….回想已是老遠的舊事,40年來卻未嘗重看。有一回遊歷巴黎,當地戲院設70mm影片特別場,此片雖列於名單,惜抵達時已放映。不過,1978年的觀影印象仍深,雖則那時不太掌握內容,亦未認識片中飾演科學家的是名導演杜魯福,但涉及UFO,就是新奇吸引的;記憶還得力於通過View-Master玩具重溫。

↑《第三類接觸》1978年6月29日在香港公映,廣告以當時「血腥電影太多」、該片則「老幼咸宜,闔府統請」作招徠;右:《第三類接觸–特別版》則於1981年3月19日在四院公映。

…….當年看罷後幾年,赫見電視推出《第三類接觸–特別版》的介紹廣告,還記得有一幕是一枚圓柱體飛行物轉向基地。那時不無好奇想看,惜沒有機會,也忘了該片實質有否在澳門公映。現在看資料,指導演史匹堡原劇本有一定篇幅尚未拍出來,故特別補拍該部分內容,再於《特別版》作增刪。不過,查看版本資料,原版與特別版的長度差距不大。

…….來到我這年紀,對這類「修復」版的興趣頗濃,近年不少舊片亦陸續進行數碼化修復,也成為影展的要項。當然,亦有進行重拍的個案,像將上映的《Flatliners》(當年譯作《靈異空間》),說舊,此片又非很舊,猶記是1990年在快樂戲院觀看的,奇怪此片也獲得重拍。

前輩影人看電影舊憶

2017/09/12 at 6:00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3 Comments

…….因緣際會,在網絡上遇到陳錫康先生。陳先生七十年代中加入影圈,從事幕後及監製工作。和他通電郵,知悉他正撰寫有關電影欣賞的文字,早陣子讀到他刊於「we60.com」的文章。

…….目前所刊的文章均關於電影與電影欣賞,陳先生以其寬廣的視野、仔細的數據整理,從不同層面觀察「看電影」的裏裏外外。讀〈在電影院看電影的一些好處〉一文,見「電影院」三字,筆者精神為之一振。他以影人的敏銳觸覺,歸納並理出在戲院看電影的感受、觀賞角度、信息接收等的獨特性。在美國,製作人仍間接培養觀眾到戲院看電影的習慣。

↑1961年6月20日《華僑日報》刊出的兩幅影片廣告,預告新華、豪華將於21日放映《賓虛》;娛樂、百老匯則於同日夜優先場映《七俠蕩寇誌》。兩者均帶給陳錫康先生難忘的觀影經驗。

…….文章並非主力懷舊,筆者卻一廂情願把注意力集中到文章開首三段,那是他回想青少年時代看過、印象猶深的好片:

…….約60年前,正值上世紀50年代末期,筆者還在唸小學,由於家人喜歡到電影院看電影,亦有攜帶筆者前往,導致筆者從小就對電影院的魅力著迷。

…….那些年,好萊塢已流行用各種寬銀幕系統和65或70毫米底片去拍攝大製作,筆者還記得當年在電影院看「八十日環遊世界(Around the World in 80 Days)」時,被那些大銀幕映像吸引到目不暇給,到今日還歷歷在目。

…….在筆者唸中學之前,在電影院裡給筆者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的電影,還包括「四海一家(Friendly Persuasion)」、「桂河橋(The Bridge on the River Kwai)」、「雄才偉略(Witness for the Prosecution)」、「七海霸王(The Vikings)」、「山河血淚美人恩(The Big Country)」、「翠谷香魂(Green Mansions)」、「地心探險記(Journey to the Center of the Earth)」、「七俠蕩寇誌(The Magnificent Seven)」、和「賓虛(Ben Hur)」。筆者還記得在大銀幕上看到柯德利夏萍的巨型特寫時的銘心驚艷,及格力哥利柏的巨型特寫時感到的君子氣質,而上述這些在大銀幕上看的大電影給予我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感覺,不但讓我對人和事都有更高的尊重,更提高了我對事物追求的標準。

…….難得前輩影人分享看戲往憶。上述僅為文章的首部分,參看全文可「按此」。據他表示,將懷緬在某幾家戲院看電影的往事。

利舞台‧港姐‧1977

2017/09/07 at 3:06 p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10 Comments

↑1977年港姐亞季呂瑞容、冠軍朱玲玲及季軍余綺霞。(摘自《工商晚報》)

…….從網絡所見,新一屆香港小姐竟引來熱議,詑異仍有人關注。猶記以往香港小姐稱為親善大使,向外國介紹香港。近十餘年,港姐不再代表香港,亦沒有出外參賽,世界選美賽場出現的華人臉孔,多是內地佳麗。因此,本地選出的是電視台代表,活動是一場電視秀。

…….秀,畢竟以娛樂性先行,因此,評判舉手給分數,甚至由某某信口說誰誰奪冠,有何不可。時光倒流到1977年5月28日夜,位於銅鑼灣的利舞台內,港姐舉行總決賽。原15位佳麗參賽,7號麥潔文抱恙退出,僅14人亮相。大會評判包括:紐璧堅(Sir David Kennedy Newbigging)、安子介、張威臣、李福逑夫人及馮慶炤夫人。那些年,評判均邀請社會賢達、政商名人出任,按常理,品評別人,理應有一定閱歷(雖非認同選美,但按一般而論),結果才有認受性,具份量,今天由藝員柴娃娃票選,不知參賽者可有介懷?

…….最終,這一屆的冠亞季君分別由朱玲玲(兼獲最上鏡小姐)、呂瑞容及余綺霞獲得。這一屆賽果,以今天的話,頗為「夢幻」。一晃眼已是40年前的事,其中一位亦已離世。當年我也有看這一屆節目,那時僅得幾歲,內容全然忘掉。

…….利舞台未拆卸前,港姐都在此舉行,現則移師電視台廠房,關起門來辦事,更顯選電視代表的實況。選美並不美,不想說在利舞台留下美麗回憶,但站在電視綜藝節目製作,歷年善用這片淺窄舞台,尤其娛賓歌舞環節,出現手作式變景、真人卡通同時現身等視效,具里程碑的意義。

…….猶記每年的歌舞環節演出前,司儀都會請評判離席商議分數。做戲做全套,尚且有商討過程,今天無疑兒戲得多。回看1977年的判評團,當中的張威臣,不知是否經營戲院的商人?不敢斷言。

左圖:報載1977年這屆港姐的製作甚佳,歌舞邀得林子祥、羅文、關菊英、鍾玲玲、仙杜拉等演出。從電視台網頁取得的圖片見,歌星作俠士打扮。

八十年代影音雜記

2017/09/01 at 2:26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光影絮言 | 2 Comments

↑《My Life as a Dog》在國際電影節首度放映時譯為《童年將盡時》,較接近影片的內容;
後於新華公映則取名《狗臉的歲月》。圖為飾演英瑪的小演員攝於拍攝現場,時為1985年。

…….年初,看電影《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那時奧斯卡尚未到手(也未被尷尬地取回),亦已好評如潮,但我仍不懷希望(或因Musical之故)。結果,意外地,自己唯一喜愛的竟是音樂,當中懷才不遇、矢志追夢等已成濫調的主旨,相當空洞,全然不過電。

…….懷才不遇的男主角,不免要委屈地做些抗拒的事,譬如在派對上演奏無人聽的音樂。畫面傳來a-ha的《Take Me On》,他奏來沒精打采,女主角偏戲弄他,硬要點奏A Flock Of Seagulls的《I Ran》,他亦敷衍地滿足顧客。聽着這些流行曲被演繹為委屈源頭,真悽涼。相對於男主角鍾愛的爵士樂,那些年的電子音樂或許是「懂音樂者」的委屈,只是,聽到那些熟悉的音符,當年的殘影又現形,Culture Club、Yazoo、The Human League,那時都聽得很愉快。

…….剛看了《再見亦是狗朋友》(A Dog’s Purpose),《Take Me On》再次入耳。影片橫跨幾個十年,講小狗四度再生歷程,時代背景的關係不強,亦沒有刻意以歌炮製歲月流聲,但個別歌曲的出現,多少帶來時代氣氛。我從未當過狗主,對影片發放的電力不免有絕緣反應,因而分了神,老在回想那「懷念的八十年代」。

…….導演Lasse Hallström,對我而言是八十年代的。他執導的《狗臉的歲月》,1987年12月22日在新華戲院公映,影片的淡淡愁思,觸動人心,是新華其中一部賣座片。電影亦把導演送到美國,抵埗之初拍過清新的《不一樣的天空》(What’s Eating Gilbert Grape),寫小鎮的人與情受城市洪流衝擊。

…….Lasse的作品多以鄉鎮作背景,走細膩路線,惟每每流於平淡,即使廣獲好評的《總有驕陽》(The Cider House Rules),除前段寫米高堅經營孤兒院的段落饒有情味,整體也流於陳套。一度聞說他會再與John Irving合作,改編其小說《The Fourth Hand》,該書剛出版時我曾買來一讀,故事挺有趣,唯迄今沒有被改編。

↑美國時尚雜誌《DETOUR》1996年5月號慶祝創刊九周年,找來Dennis Quaid作封面專訪,
並由Grey Gorman拍照,於天台攝下一組自然光黑白照。

…….《A Dog’s Purpose》內另一八十年代印記,是演員Dennis Quaid。一臉蒼老痕跡,畢竟已63歲了。最早看他的演出,是1986年首次踏足新華戲院觀賞《征空先鋒》(The Right Stuff)。當時沒特別留意他,及至《零度空間》(Innerspace)、《零時亡點》(D.O.A.),開始留下印象,戲裏戲外,他和女主角Meg Ryan都擦出火花,那時對Meg Ryan也滿有好感。

…….之後才倒過來看他的前作,像禾夫根彼德遜的《宇宙戰士》(Enemy Mine),全片僅兩位演員,頗見張力,相當喜歡。本地片商也倒過來,像《越軌幹探》(The Big Easy)亦有機會舊作新映,於小型院線上畫;時為其高峰期,與女主角Ellen Barkin一度獲封最性感男女演員。

…….話高也非真高,總覺他有點運滯。挾上述各片的成績,推出似乎有機會更上一層樓的《Great Balls of Fire!》,卻取得慘情票房紀錄;後在Lawrence Kasdan的《義海傾情》(Wyatt Earp)瞓身演出,但影片票房又是一場滑鐵盧。但今天已年逾60,尚有不俗的演出機會,比「有得撈」還高一層,已很難得。

Next Page »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