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0年京華戲院映日本片

2020/05/29 at 7:35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2 Comments

↑京華戲院於1960年2月11日在報章刊出公映兩家日本影片公司電影的廣告。

__上文寫三位日本女星訪港,源於看到1960年2月11日銅鑼灣京華戲院刊登的「榮獲兩大公司全港首輪映權!」廣告,公告將公映由東寶、大映出品的電影,還提到「全部新藝綜合體巨型影片!全部瑰麗七彩!片上中文字幕!動向新歷聲出品!」看來可能映原裝日語版本。

__廣告沒有圖畫,井然有序的羅列24部日本電影的簡單資料,對稱佈局,規劃公整,視覺上富美觀。廣告提供的影片資料不多,驟看覺陌生,但細看也不乏舊識。右上角的《日本誕生》,猶記八十年代中曾在電視上觀看。當年居澳門,家中只有黑白電視機,那回湊巧來港,住處置彩色電視機,遂有機會一睹此片色彩。原想是驚險特技片,看罷卻感沉悶。

__論稍熟識,得數黑澤明的《七劍俠》和《死神的約會》。兩片至同年11月3日舉行的「1960東寶電影節」才公映,前者仍用《七劍俠》之名,後者已轉為《流芳頌》。及至1963年《七劍俠》再度公映,譯名轉為《七俠四義》。當時電影廣告多聚焦演員,這廣告的24部影片中,此二片以「得獎名作」為賣點,明顯指出是「日本鬼才導演黑澤明傑作」。

↑1960年11月3日舉行「東寶電影節」,京華放映《流芳頌》,麗都、仙樂則映《七劍客》,即《七俠四義》。

__24部影片的介紹,演員資料齊全,卻不一定有導演名字,部分僅落監製。至於註明導演的,像田中絹代演而優則導的《亂世王妃》,還有市川崑的《野火》、增村保造的《氾濫》,但二人聯同吉村公三郎各導一段的《女經》,只註永田雅一監製。

__作為尋常觀眾,對這批五、六十年代的電影感覺陌生。像增村保造的影片,歷來只看過他1967年的《華岡青洲之妻》,是在有線電視錄影下來觀賞的。晃眼過去十多年了,對內容印象模糊,只記得背景有關一位醫師進行突破性的治療。

__現看資料,是當地醫師華岡青洲,其妻與母捨身試藥,成就他進行世界首個通過口服全身麻醉藥而進行的乳癌摘除手術。影片的重點放在妻、母的關係,該兩角分別由若尾文子及高峰秀子演出。前者與增村保造多次合作,後者可說是成瀨已喜男的老拍檔,在此片有突破演出,惟印象太依稀,有機會會再欣賞。

↑《華岡青洲之妻》(1967)由若尾文子演出。此片遲至1985年10至11月期間,隨「日本巨匠傑作精選」放映節目,在新華戲院放映,應是首度在香港戲院銀幕亮相。

1960年東瀛「艷星」訪港

2020/05/20 at 2:23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香港戲院/港島 | Leave a comment

↑「日本女星野添瞳(右)、矢島弘子(左)登台京華戲院。 蔡凡攝」
(文、圖自《華僑日報》)

__延伸前文,1980年11月,繽繽發行了《男人四十戇居居》(男はつらいよ 寅次郎春の夢),公映前,邀來山田洋次訪港,報導謂男主角渥美清也計劃前來,惟未成事。該集是「男人之苦」系列的第24集,嘉賓女演員是香川京子。2018年香港國際電影節放映《近松物語》,曾邀請她來港與觀眾見面,記憶中她因意外受傷而取消訪港,不覺已過了兩年多。

__日影星訪港非奇事,畢竟日本電影每隔一段時間便在港掀熱潮。1960年2月,銅鑼灣京華戲院公告將恆常放映東寶、大映出品的電影,並以《藝海春潮》打頭陣。為隆重其事,更邀來該片兩位女角來港,並登台表演歌舞。報章發放的宣傳稿不無誇張謂:「一九六零年,是日本影片在香港的新紀元。」

__兩女星於2月11日抵港,翌晚亮相京華,報章以「日兩艷星隨片登台」為題,並指「日本著名女星野添瞳、矢島弘子兩人……隨大映彩色新藝綜合體超級影片《藝海春潮》登台表演。」是夜應邀赴會的來賓不少,除日本總領館人員外,尚有影業界的邵邨人及兒子維銳、維鎮,另有鍾啟文,以及電影檢查處檢查官余希蓮女士。

↑兩部皆名《歌麿をめぐる五人の女》的電影:(右)溝口健二執導,1946年在日公映;(左)木村惠吾執導,1959年在日公映,1960年2月13日在香港京華戲院放映,片名《藝海春潮》。

__形容兩位女演員「艷星」,或指其姿色,但在某個年代,「艷星」也指涉性感,甚而有大膽演出。查看該片的部分劇照,以那年代而言,也真帶點「艷」色。該齣由木村惠吾執導及編劇的電影,日本原名為《歌麿をめぐる五人の女》,原作為柴田錬三郎。

__當鍵入這片名時,網絡上出現了溝口健二1946年的同名作品,原作則是邦枝完二。向喜歡溝口健二的作品,這齣中譯為「歌麿和他的五個女人」的影片卻沒看過,演員有他的長期拍檔田中絹代。網絡上有該片的局部片段,相當鬆矇。

5月8日戲院重開

2020/05/09 at 7:33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2 Comments

←5月8日早上10時許瀏覽Premiere Elements《寅次郎返嚟啦》8:45夜場的銷售情況,似未有人購票。

__受疫情影響,全港戲院暫停營業,5月8日才重開。因工作在身,這天固然無法進場,連走訪也難。這次戲院關門40天,前後橫跨三個月,實在異乎尋常,還是記下一筆。

__戲院重開前兩天,網上活動已開展,登入稍作瀏覽,發現百老匯院線採取了「隔位」售票,而非三月底前的「隔行」售票,供選擇的座位不多,同時,糖果部也暫停營業,避免看客在院內進食。生意真難做。

__不過,對我這孤僻看客,說來或是好事。時至今天,仍不時遇上被背後人士踢櫈的可惡經驗,又或周遭人進食時把膠袋、錫紙袋強力摩擦所產生的「畫外音」,頻頻入耳,相當難受。此等說法定遭院商咒罵。

→電影中心8:25夜場則有相對多觀眾購票,無疑當中有一定預留作分隔的「吉位」。

__原本計劃看之前寫過的《男人之苦~寅次郎返嚟啦!》,5月8日早上十時許登入瀏覽。同樣是百老匯院線,見Premiere Elements沒有多少動靜,至於電影中心的夜場則有相對多的購票者,座位表上滿滿是紅色交叉,無疑當中大概有一半是留空作分隔的「吉位」。剛剛見網友貼上分享,指看這部電影的那一場(未知是哪家戲院),僅有兩位觀眾。

__相信不久之後,觀眾便會回來。朋友謂經歷這次停業,全球各地影迷迫得留家看電影,維時不短,或形成習慣,或減低原先的抗拒感,對各地戲院難免帶來負面衝擊。至少我自己也在這期間登入串流平台看了好些電影以至劇集,雖然我想自己依然會是戲院觀眾。

太子道咖啡屋有落!

2020/05/02 at 2:37 am | Posted in 離題萬丈 | 2 Comments

↑網上照片,隱約看到咖啡屋的門面,左側見南天餐廳的招牌。

__年初,在旺角乘小巴往九龍城廣場,人生路不熟,得司機及乘客指引才沒錯失站位。乘小巴呼喚「喺邊度有落!」真難,張聲疾呼固然心怯,且各式「邊度」如暗號,消失的「大丸」、「八百伴」仍沿用多時,識途老馬才知曉。查網頁,一度仍有人喚「太子道咖啡屋有落!」

__與前輩聊天,對方提及當年太子道咖啡屋很有名,不少演藝人愛在那兒流連,引發我這後輩遐思。開設別具格調的咖啡屋,彷彿是八十年代後經濟起飛、生活形態轉變,一些鍾愛西方情調人士的想法。這家咖啡屋說明五十年代已有人把這類外國風情引進本港。

__咖啡屋於何年啟業,得知情者指教。查看「The Coffee House」的商業登記,最早追溯至1958年。1963年10月,咖啡屋擴充店面,加設餐廳,《華僑日報》刊介紹文章謂:「該屋主人李長齡、李顧鈞維夫婦,畢業上海聖約翰大學及美國女子學校,平素愛好烹飪,故開設咖啡屋,旨在寄托情趣。每日黃昏時份,但見電影明星導演出現其間,慢條斯理,喝茶聊天,故又有明星之家之稱。」

↑報章介紹該店,附東主夫婦倆立於店門外合照。右為1963年10月擴張加設餐廳的開幕鳴謝啟事。照片中下方及啟事左側,皆見精致的咖啡壺標誌。

__咖啡屋位於太子道259-261號,經擴充後,一連打通三個舖位,加設餐廳及酒吧。報章介紹文章續指該店聘用「法國籍名廚主理牛扒」,而「西班牙釀酒師擅長調各式雞尾酒」,兼且「屋內更有園林之勝,巴黎式之室外咖啡檔,夜幕低垂,坐在花圃中溜覽行人,令人心曠神怡」,可見悉力營造歐陸情調。

__如此美景,會不會也被攝入鏡頭?再請知情者賜教。當時,光藝製片公司位於太子道312號,而其同系機構新藝製片公司,則位於太子道210號,兩公司與咖啡屋可說咫尺之遙,其台前幕後人員於此聚首也說不定。

__新藝出品,於1966年11月3日公映的《冷月離魂》,由鄧碧雲、周驄、陳齊頌及薛家燕等兩輩影人合演。作為六十年代中後的影片,外景相對多,更驚鴻一瞥咖啡屋一景。該幕見鄧碧雲在太太團簇擁下從「豪華美髮之家」出來,側旁正是咖啡屋。影片稍前部分李香琴與龍剛在露天茶座碰面,我疑心也是攝於咖啡屋內。據上述報章報道餐廳內置園林勝景,顧客可瞭望街上行人;片段所見,二人身旁的通花柵欄外,車輛持續駛過,會是繁忙的太子道嗎?

↑《冷月離魂》(1966)兩幕。左見鄧碧雲與眾太太從美髮之家出來,左側為咖啡屋,除中英文店名,亦見那咖啡壺標誌。右圖為片中李香琴與龍剛在露天茶座密議奪產,身旁的通花磚牆外,見車輛疾馳而過,我估計攝於咖啡屋。

曾景文畫作 X 荷李活電影

2020/04/18 at 1:52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光影絮言 | 8 Comments

__幼稚園、小學到中學都在同一學校完成,惜該校的美勞課到小六便中止。小六那年學習水彩畫,奈何沒有掌握箇中技巧,從未享受,視為憾事,期望有天能夠畫上像樣的兩筆。

__早陣子聆聽從事美術工作的前輩分享,談及美籍華裔畫家曾景文。曾氏生於美國,少年時代曾來港就學,並隨司徒衛習畫,尤擅水彩,享譽國際。查看資料,曾氏曾參與若干荷李活電影的美術工作,為影片「着色」,包括遭港府禁映的《55 Days at Peking》(有譯「危城55天」)。

↑曾景文(Dong Kingman, 1911-2000)為電影《55 Days at Peking》(1963)的片頭繪畫了多幅水彩畫。一如《沙漠梟雄》,影片開首也有一段「序曲」(Overture),音、畫並列,繼而展示職藝員名單,一系列京城舊貌水彩畫徐徐呈現。

↑影片結尾,特別標示片首的一系列水彩畫由曾景文繪畫。

__前輩分享,早年偶爾從《LIFE》等美國雜誌看到曾景文的畫作,已甚欣賞。我這後輩,聽來不免陌生,後回想早前搜集資料時,讀到《蘇絲黃的世界》(The World of Suzie Wong, 1960)於1960年來港拍攝的點滴,當時曾氏也獲《LIFE》委派來港,隨攝製隊繪畫,期間他繪下一幅錶行速寫,饋贈香港友人(見下)。

↑在資料海洋打撈,不難找到曾氏為美國雜誌繪畫的封面作品。左起:1948年7月號《HOLIDAY》(三藩市刊物)、1950年11月號《FORTUNE》及1960年12月21日出版的《TIME》。

__1954年5月,曾景文途經香港,並在藝術界人士力邀下,於德輔道中嶺南會所舉行他在港的首個作品展覽,當時《華僑日報》的報道指出:「曾氏為粵台山人,生於美國,早歲肆業於嶺南分校。」香港嶺南同學會特設宴歡迎他,宴席上,「曾氏謂:此次來港,備受各同學之熱烈歡迎,至深感謝。渠習畫之成功,乃蒙其師司徒衛之指點。渠願今後獻身藝術……會後,同學會復特備電影招待,該影片係由名攝影師黃宗霑親自為曾氏攝製。」

__該部由黃宗霑(James Wong Howe)導演的紀錄片,名為《The World of Dong Kingman》,片長15分鐘,現時在網絡上也能看到。曾景文也曾執導自傳短片《Hong Kong Dong》。除上述的《55 Days at Peking》,曾氏亦擔任《蘇絲黃的世界》的技術顧問,並曾替《花鼓歌》(Flower Drum Song, 1961)、《馬戲團風雲》(Circus World, 1964)、《英雄榜》(King Rat, 1965)、《聖保羅炮艇》(The Sand Pebbles, 1966)、《地獄煞星》(The Desperados, 1969)等片繪畫。

左:1951年5月14日出版的《LIFE》載專文介紹曾景文,隨文刊出其畫作。右:1960年5月,曾景文獲《LIFE》委派,隨《蘇絲黃的世界》攝製隊來港繪畫,期間他繪下金輪錶行的速寫,贈予友人倫天樂,該錶行由倫氏與潘錦溪(潘廸生父)合營。

喜看1949年《魂斷歸家娘》

2020/04/11 at 4:21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5 Comments

↑電視粵語片頻道播映的《花好月圓》,片頭(右)出現的演員表,與1949年公映的《魂斷歸家娘》完全脗合,廣告(左)所示劇照,亦即片中場面,故事亦相同,該片實為《魂斷歸家娘》。

__通過電視看劇集之餘,亦看電影,包括「粵語長片」。童年時代,「粵語長片」主要安排在每天的早上及午後播出。我不是經常看,即使偶一為之,亦對當年影人影片有個梗概。

__延續前文,現時供「點播」的「上架」項目,包括粵語長片。同樣,不算常看,也是偶一為之。數月前,隨意挑了一部《花好月圓》,略查資料,有幾部同名作,卻沒有一部與這套由白燕、吳楚帆合演的脗合。看畢全片,絕對是苦情戲,全然看不到「花好月圓」的味道。

__戲拍得比較簡陋,甚至沒有外景,看到葉仁甫演出,便知是1955年之前的戲。片中演員大都熟悉,唯獨一位「文麗娟」較冷門,果真心不息,於是用她的名字查考,果然演過的戲很有限,包括一部1949年5月5日公映的《魂斷歸家娘》,而該片的角色名字,竟和上述《花好月圓》的角色名字一致,故事也一樣,再查考當天《華僑日報》的廣告,兩片的演員組合截然一致。

__由此推斷,現時在頻道播放的所謂《花好月圓》,實為《魂斷歸家娘》,時至今天,能看到1949年的粵語片,誠屬難得。至於這個拷貝為何在片首貼上「花好月圓」之名,不得而知,更費解的是,片首同時出現若干幕後工作人員名字,並不完整,卻又和《魂斷歸家娘》的幕後人員完全對不上,看來也是胡亂貼上的。

__於是,我又用當中的人名搜尋,發現這一批人員,與1966年公映的《親上加親》全然一樣。那麼,就從網絡視頻看看該片的畫頭,很有趣,原來上述《花好月圓》畫頭的幕後人員名字,乃直接取自《親上加親》,因為字款、排列格式全部一樣,僅背景照片不同。

↑略查考,發現《花好月圓》(圖右行,即《魂斷歸家娘》)拷貝把《親上加親》(圖左行,1966)片頭部分職員名單,直接貼在拷貝上,僅轉換了背景照片。

趕不及看「寅次郎返嚟啦!」

2020/04/04 at 6:40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新界, 香港戲院/九龍 | 6 Comments

←3月28日下午,屯門英皇戲院擺放的廣告板。

__早前見百老匯院線給山田洋次新作《男人之苦~寅次郎返嚟啦》排映了周末日優先場,一度想欣賞。從未網上購票,仍然親身上陣,惟多天沒跨區活動,一直沒購票。因隔行售票,座位減半,不旋踵見已近滿,遂打消念頭。印象中,優先場設於5:30,不知是否取消了。

__日前乘戲院關門前在屯門區走一回,意外見英皇戲院擺放該片的廣告板,並提供宣傳單張,信手拿來一看,喜見摺頁內是「男人之苦」系列49齣影片的海報一覽,縱是郵票般的小圖,一眼到底,走過半世紀,挺有趣的。

__對「男人之苦」系列是陌生的。最早的印象來自1980年11月11日公映的《男人四十戇居居》,因片名特別,且之後在麗的電視播映,惟當時年紀少,沒有觀賞。當年影片由繽繽發行,並請來山田洋次在公映前的十月上旬訪港,他也出席了電影文化中心的活動。

__「男人之苦」系列男主角渥美清於1996年離世,系列由是休止。若論對系列印象較深的,大概是1987年3月5日公映的《戀愛專家》,既有因《阿信的故事》為港人熟悉的田中裕子,加上澤田研二,發行上賣點清晰,當年票房不俗。其次是1991年7月25日公映的《戀愛顧問》,發行上以青春片來推廣。

__該系列影片屬鬧笑喜劇,演員不乏漫畫化的誇張動作,通過溫馨的情節,笑中有淚,尤其主人翁寅次郎,是個充滿陋習的家伙,不甘被看扁,好逞強以掩飾自卑,又不乏熱心腸,卻每每碰壁,遁走離場,屢敗屢戰的歷程,透着悲劇宿命。如片中他的親友,對他既氣且愛亦復憐。

↑《寅次郎返嚟啦》宣傳單張內的影片海報圖。該系列影片持續邀請「女優」客串演出,由栗原小卷、若尾文子、吉永小百合、田中絹代、京町子、十朱幸代、桃井薰、香川京子、松坂慶子、田中裕子到後藤久美子,恍若一幅上世紀女優的卷軸圖。

戲院「抗疫」關門前走一回

2020/03/29 at 4:48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新界 | 2 Comments

↑暫停營業前夕,遊走屯門區內四家戲院,各院均見小量觀眾購票看「最後一場電影」。

__因應政府新一輪「抗疫」措施,戲院既是公眾場所,亦須於3月28日傍晚六時起暫停營業14天。在此期限前兩個多小時,徒步在區內的戲院走了一回(不越區,不乘公共交通工具)。

__在屯門區內的四間戲院,仍見觀眾抓緊時間,前來購票觀看關門前的一場電影,真箇「最後一場電影」,但總歸寥落,每場十個八個而已。當中巴黎倫敦紐約米蘭戲院張貼的告示寫得較清楚,指出:「本戲院將由2020年3月28日下午6時起至4月11日下午5時59分期間暫停營業14天。2020年4月11日下午6時起恢復營業。」

__本月初,我也曾「冒險」(亦不乏好奇),到凱都戲院看了《隱形客》。影片排在最大一院放映,看客十餘人,較我預期多,人與人之間有極多空間。此期間戲院生意實不易為。

__每年三、四月之交,可謂城內電影活動最頻繁、最熱鬧的時間,業界有電影市場活動,至於一般觀眾,則有年度的國際電影節。今年,一切都冷卻下來,電影節暫延至夏季舉行,此期間連上戲院的機會都失卻了。14天全市戲院關門,實屬罕見,但沒法子,亦不能說影響很大,畢竟並非斷水斷糧。

__較意外是卡拉OK仍可維持營業。我極少光顧,近十年大概去過一次,印象中那些房間細小局促,你我之間靠得很近,加上空氣不算流通,大家張聲唱歌、交談,危險度似較戲院還高。不過,此間即使開門營業,生意也難做,見街外的零售店,門可羅雀,店員都在發呆,閒話似都談盡。期盼疫情快過。

←StagE的告示較簡單,只寫出暫停營業日期,沒有細標時間。按巴倫紐米的告示,4月11日復業,亦是夜場。

《無花果》重塑箱屍案愛情版

2020/03/18 at 1:56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Leave a comment

↑《無花果》之「雨中情」寫箱屍案當事人與妻子的戀愛故事,
由蘇杏璇和賴水清演出。(mytv super圖片)

__童年時看電視,很多內容不理解,畫面、聲音卻入心。像《無花果》,由楊詩蒂與鄧志新唱的主題曲便一直記着,亦記得演員有黃杏秀、張國強,以及港姐林良蕙等。

__《無花果》於1976年8月12日首播,逢周四夜八時播出,每集一小時,王天林監製,林德祿編導。該年8月8日《華僑日報》報道指「每個青年人都有着他的理想、憧憬和愛戀。本劇集所欲表達的,就是這些充滿浪漫色彩的生活。」

__對於劇集的內容無甚印象,該劇現已上架,未觀看前,湊巧發現1976年9月26日《華僑日報》的報道指出,發生於1974年的「紙盒藏屍案」,涉案者的故事將被改編為《無花果》中的一集。該報道標題的副題是:「『盒屍案』主角與妻子的戀愛故事」。

__幾十年來,該案件已多次被搬上銀幕及熒幕,幾近全部聚焦兇殺部分,投以奇情目光,唯獨《無花果》這集寫當事人與妻子的初戀。報道綜合編導林德祿所言,指出「當他知道了歐陽炳強與張金鳳女士的初戀是在風雨下發生,他就開始搜集資料,至數周前即已編成〈雨中情〉的劇本。」這一集名為「雨中情」,編劇名用「黃刑天」,林德祿指劇本經張女士過目。

__看畢這集,確與其他關於此案的作品不同,它由法庭陪審團商議案情展開,引出張女士堅信丈夫無辜,憂心判刑。後記者來訪,她逐步倒敍二人新婚、誕下麟兒,到案發後丈夫被捕經歷。妻子道出她眼中丈夫的為人,並憶述他倆在雨中初遇--男子不忍陌生女子被雨淋得遍身濕透,讓出半邊傘;後女子見男子久未來電,情急主動致電,才知留了錯誤的電話號碼,緣牽一線。

__劇中男女主角化名歐陽強、張鳳,由賴水清、蘇杏璇飾演。這段雨中情緣寫得平實細膩,有具實感的小節,更有二人在啟德遊樂場拍拖的畫面,瞥見鑽石戲院一角。

__全劇沒觸及案件細節,只稱兇殺案。末尾旁白是:「張鳳深信佢嘅丈夫會返嚟佢身邊。」

↑林良蕙(劇中出林良慧)演出的一集,男角有周潤發及圖中的張雷,李碧華編劇。(mytv super圖片)

《小人物》之「求哥」續談

2020/03/10 at 3:43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2 Comments

__謝謝網友留言,終於重溫了前文提到的電視單元劇《小人物》之「求哥」。沒有記錯,劇中的黑熊有一定的出場率,出現於唐樓室內、沙灘到山頭野嶺等場景,與幾位演員同場出現。

__記憶與實況總有差距,那隻黑熊比想像中小,屬熊仔吧!但直立時也顯得挺高大。黑熊主要與關聰有對手戲,不離餵飼、拖熊外出等場面,沒有情深交流那種戲劇化畫面,總歸是特別的題材。前文好奇劇集靈感何來,經搜尋資料,了解多一點。

↑黑熊主要與關聰有對手戲,和童角也有一兩場互動。(截取自mytv super電視畫面)

__過去劇集的製作期較緊迫,可謂即拍即出,這集單元於1977年11月8日播出,之前10月25日《華僑日報》報導「在無線舉辦的『寵物比賽』中獲冠軍的黑熊(又名黑仔),昨應公司之邀參加《小人物》節目的演出」。24日還招待記者報導關聰與黑熊演對手戲,由拍攝到播出之間,僅約兩周。該段花絮提到「這隻黑熊高達五呎……聽到黑熊主人說黑熊喜吃糖,(關聰)便抓了把糖給黑熊,一粒一粒的餵牠」

__既有主人,亦是「寵物」賽冠軍,這位飼養者的經驗,多少給創作人點滴靈感。劇中除了童角,周遭人對黑熊都害怕,卻未提及在家居飼養黑熊是否違法。

__同年10月31日《華僑日報》報導,《小人物》於11月1日(周二)晚上八時首播,為「一小時寫實劇集,共有五集,以單元劇形式出現,每集內容,均以環繞着『樂觀與充滿生命力』的人生觀出發。由林德祿與譚家明分別執導。」第一集「老林」,湊巧由關聰的父親關海山當主角,講述退休人士生活,據報導,有他潛水打撈遇溺好友遺體的情節,為此他特意學習潛水。

__「求哥」這一集,黑熊雖搶鏡,但關聰演的求哥才是「小人物」主角,當年我對這角色印象深刻。劇中一位師傅說:「做我哋呢行,通宵工作,日夜顛倒,斷六親咁,冇晒啲正常生活!」猶記當時訝異麵包師傅生涯原來如此。現時見附近麵包店的師傅已毋須晨昏倒顛,也許很多工序可提早預備。該劇選了「伯爵茶餐廳」作麵包店實景,看到門外張貼「椰撻一元五個」,平均兩角一個,那是43年前了。

Next Page »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