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照:戲曲中心外圍走一回

2019/08/15 at 11:09 am | Posted in 表演場館 | 5 Comments

↑2017年6月28日晚上七時半攝下的戲曲中心外觀,當時仍在興築中。

__記得曾攝下這「老照片」,查看,已是2017年6月的事。為何途經該處?遺忘了。當時正鬧着建築物與草圖不符的爭議,謂正立面的下方入口與上方偷空的設計,剛好與草圖所繪的上小下大式樣相異,走過便攝下。這片地上的種種,總是問題多多。

__今年初,中心正式開幕前,又出現英文名字的爭議,「Xiqu Centre」被視為不妥當。想想,以漢語拼音加英文(英式寫法)組成,也挺有香港特色,不失作為時代見證。當時的報導指大劇院採用「懸浮式」設計,剎那即暈一暈,如何「懸浮」?報導說:「大劇院位於4樓,離地30米…..其懸浮式設計可避開港鐵、高鐵和地面的震盪聲音,確保演出有最佳聲效。」

↑戲曲中心入口,以及地下大堂的天花設計,下方為以木材搭建的中式涼亭。

__迄今未有機會進該中心觀賞節目,於我看一場演出並不容易,但會爭取。早陣子看電視節目介紹該中心的設計,提到地面大堂破格的栽種多株真樹,卻憂各樹木能否欣欣向榮的成長,尤其擔心光線不足的問題。

__造訪這天,燠熱難耐。走進大堂,一般人大概預期「涼冷氣」,它卻採開放式設計,與外圍相接的進出口洞開,熱風源源透進,這設計確大膽,至於那幾株樹木,略顯幼弱,前境難料,祝他們好運。午後時份,沒特別節目,而中心周圍沙塵滾滾,人流稀少,中心內頗見冷清,格外覺得空間充足,且食肆商店也不少,至於與表演相關的部分,則未有機會接觸。

__大堂中央的涼亭內設圖片展,照片以建築工人為主,頗惹人好感,原來是謝至德的作品。他寫的簡介文字有以下幾句:「我將普羅大眾和粵劇界精英放在一起,見證戲曲中心這個地標的誕生,並呈現大眾看不見的幕後英雄……沒有人為『物』賦予意義,建築只不過是個地標,『人』的展現才是靈魂所在。」

←謝至德進行為期三年的攝影計劃。

Advertisements

銀光閃亮:《曼克頓》40年

2019/07/31 at 1:33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香港戲院/港島 | 6 Comments

↑1980年8月8日,《曼克頓》於碧麗宮獨家放映。

__起初想到只從錄影帶看過《曼克頓》(Manhattan),難得戲院放映,便預早買下戲票。這天在觀看途中,疑惑過往從活地亞倫的放映專題看過,但不要緊,仍樂於重溫。電影甫開始,赫然發現影片的微粒頗粗,或許是大遠景,亦有夜景。這次映的是「四十周年紀念全新數碼修復版」,按修復原則,應重塑當年放映的機理質感,尤其Gorden Willis精巧的黑白攝影。

__以香港而論,電影剛好慶祝放映39年。1980年8月8日,《曼克頓》在香港首映,當時獲聲稱「格調高級,不同凡響」的碧麗宮選映。一齣文藝作品,且屬黑白影像,能排在暑假檔,大概之前的《安妮荷爾》摘下四枚奧斯卡。電影顯然是愛情片,卻又和荷李活式文藝片不同,尤其非賣俊男美女那種,看1980年的放映廣告,宣傳語句「你不單喜愛本片,並且還會回味無窮」,實在乏力,唯一力推的就是活地的「才氣」。

__廣告所見,藝人的譯名與今有別,如「活地雅倫」。另外,我們熟悉的Meryl Streep,被譯為「梅露史特庇」。但同年5月2日在香港首映的《克藍瑪對克藍瑪》,她的名字則譯作「瑪莉露詩哲」,差距甚遠;記憶中,直至《法國中尉的女人》才出現目前常用的譯名。

→當時碧麗宮開業已九個月,《曼克頓》的預映廣告中列出:「套套巨片貢獻!」、「格調高級,不同凡響!」。

__另一項與當年有別的,肯定是字幕。除了加在片上的模式有別過往,翻譯的內容也定有差異。起首一句「片名:曼哈頓」,已是時代見證。猶記在報館工作時,翻譯已統一用「曼哈頓」,還有「悉尼、肯尼亞」等,與內地的譯法統一。不太清楚這次的繁體字幕是產自哪兒,但片中提到Rita Hayworth、Fellini等人名,並無採用本地慣用的譯法。另外,打壁球的一場戲,背景髹以「Uptown Racquetball Club」,字幕譯為「高級壁球俱樂部」,我們較常說「上城區」吧!以我的英語水平,實無資格口水多多。

__過去兩年多外地出現大規模平權運動,活地亞倫備受攻擊,以至電影公司、演員紛紛畫清界線,已拍好的《A Rainy Day in New York 》 亦進冷藏庫。影片公司及創作人各提出訴訟下,活地的新作現階段只安排在歐洲、南美洲公映。此間戲院放映《曼克頓》,我也覺意外。聞說他上述新片會在亞洲區發行。不過,他也老當益壯,現已於西班牙拍攝新片《Rifkin’s Festival》 。

拉雜談《動漫摘星錄》的戲院

2019/07/21 at 3:42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九龍 | 5 Comments

__書展已近尾聲。今天(21日)晚上八時,盧子英(人稱「盧(音佬)Sir」)將在會展會議室S424主持講座,介紹他的新作《動漫摘星錄》(上圖,右為特別版)。有幸參與盧君這書的製作,跟他回溯幾十年來與日本、中國及外國動漫創作人的交往歷程,當中多屬殿堂級人物。

__1976年,16歲的盧君帶同14歲的妹妹,兩個未成年小伙子同赴日本拜訪漫畫家。憑有限的書信往還,加上心口掛個「勇」字,首次旅程已探訪了手塚治虫、永井豪及石森章太郎等知名漫畫家,的確傳奇,亦看到日本人以禮相待的一面。

__年輕時身邊不乏動漫迷,也驅使我涉獵了一點。隨盧君的憶述,重溫了當年看《鐵甲萬能俠》、《三一萬能俠》、《幪面超人》、《小露寶》及《銀河鐵道999》等的舊憶。

__盧憶述六十年代在香港,除了美國迪士尼的出品,甚少在戲院看到其他地方的動畫長片,即使日本動畫已進蓬勃發展期,但獲發行到港的長片極少。書中他談及早年進戲院看動畫長片的有趣經驗,聽罷我又自然地從戲院角度擬想一番,這兒屬個人拉雜談,書中並無細述,包括:

↑1968年9月27日,金華、金陵、金國等院放映的《飛天神童》,原名「Cyborg 009」(再造人009),原作者石森章太郎。關家的戲院一向映粵語片,及至六十年代末,粵語片製作萎縮,於是轉放映國語片及其他地區的影片,或因此造就這卡通片公映。以座位數計,當時位於油麻地的金華屬全港第二大,座位2080個。

↑1973年3月9日公映的《小英雄大戰冰魔》,原名《太陽之子》,高畑勳執導,宮崎駿參與場面及美術設計。放映的左派院線(加入了太平,背後有一段淵源),當時受政治環境影響,片源受限制,或因此造就此片公映。影片廣告隻字不提日本,反帶出北歐感覺,在非假期時段映卡通,也予人缺片公映之感。

↑1980年7月10日公映的《哪吒鬧海》,內地出品,放在左派院線公映順理成章,亦讓動畫愛好者及普羅大眾認識到當時中國動畫發展已有相當的水準。影片長65分鐘,同場加映「中國氣功絕技」,我立刻想起繃緊胸口強抵纓槍銳利槍頭的畫面,會否教在場小朋友吃驚?

長洲金門戲院義映籌款

2019/07/14 at 3:21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香港戲院/港島 | 2 Comments

↑1960年6月23日,長洲金門戲院映義一天,為受颱風瑪麗災情影響的居民籌款。圖中(橙線)見戲院外牆的「Golden Gate」字樣。(圖:長洲華商會)

__早前查看公共圖書館網上資源圖片,見多幀關於金門戲院為颱風受災者籌款的照片,照片源自長洲華商會。1960年6月上旬颱風瑪麗襲港,造成廣泛破壞,長洲乃重災區之一,於是透過義映《白蛇傳》(估計是1955年粵語片)一天,為島上受風災影響的居民籌款。除了金門戲院,長洲戲院也有參與義映。

__查1960年6月22日報章刊載信息:「長洲金門戲院主人鍾鈞,義不讓人,定於明(廿三)日義映一天,收入所得,悉數撥送急賑會,救濟當地災黎。」

__金門乃長洲的第二家戲院,於1957年1月30日(農曆年卅)開幕。該月初報章介紹:「該院由李卓文則師設計,有舞台及新藝綜合體銀幕設備,新型座位八百個,院前為三層式,樓上為機房及寫字樓……聞係由港商布樹、鍾鈞及長洲商界黃承業等所投資,將來可能開演粵劇。」

←金門戲院約於1963年易名金龍戲院。(圖:Cinema Treasure網站)

__戲院趕及於農曆年檔期啟業。雖在離島,但仍安排大型的開幕儀式。報載:「十二時舉行雞尾酒會,赴會嘉賓有電影界趙樹燊、關文清、羅明佑及當地紳商數百人,由該院總經理布樹、副總經理鍾均、經理廖思慎殷勤款接。」緊接由院方負責人致辭,並請麗兒剪綵,之後放映局部伊士曼七彩電影《嫦娥奔月》(1956)。該片即由大觀出品,麗兒參演。

__該戲院建築早已移平,現為金龍花園。戲院清拆前稱為金龍戲院,由金門變金龍,查《1963年香港年鑑》(回顧1962年)內「戲院業」資料,該院仍稱金門戲院,地址是「長洲大菜園路一號」,而《1964年香港年鑑》(回顧1963年),院名已改為「金龍」,故戲院應於1963年易名。

文士戲緣:也斯寫柏林戲院

2019/07/04 at 6:32 am | Posted in 外地戲院 | 2 Comments

↑位於柏林、由Arsenal – Institute for Film and Video Art營運的戲院Kino Arsenal,
已於2000年停業,該機構另覓址經營共兩片銀幕的Arsenal cinema。

__從舊剪報堆中找到1999年5月17日《明報》中也斯寫的一篇短文〈影迷〉,記下他該期間在柏林路上漫走的體會。他提到沿公侯大道兩旁走,找到放映荷李活電影的戲院,卻非心儀之選:

……你不滿足,想看放映藝術電影的小影院,於是就阿辛諾、巴比倫、FSK等一一按址尋去。在破舊的大樓、無人的一區,貼滿了破舊的海報隨風招展。……你想看舊的表現主義默片,你找到十字山區的老電影博物館。你對歷史的題目感興趣,你找到歷史博物館每晚的放映場所,然後發覺節目裏有不錯的五、六O年代電影。……巴黎影院在放映《秋天的故事》。動物園附近有獨立短片與錄像節,康德街的電影院在放畫家培根的傳記片。選擇一多,你就不致於太一面倒。

  那最近重新開幕的樸莰坦廣場看電影,又是完全不同的經驗!這裏幾個月前不才是一個破破爛爛的地盤嗎?怎麼忽然搖身一變成為熱鬧的購物中心了?……如果有一天阿辛諾那樣的電影院都不存在,如果未來只剩下樸莰坦廣場那樣一律的複式小影院,我會覺得很可惜的。

↑位於柏林的Kino Babylon,坐落古舊大樓,屬藝術戲院。

__曾幾何時,我也有他這種心情,在歐陸城市,拿着老舊戲院的介紹,「一一按址尋去」。此時此刻,縱有空檔,卻已沒有心情。這是一篇散文,非指南,提到的戲院或道路名字都是譯音,我嘗試查找一下。文末提到的「樸莰坦廣場」,或是誤植,我估計是「樸茨坦廣場」,或稱「波茨坦廣場」。想起電影《柏林蒼穹下》那尋找波茨坦廣場的老者,覓覓尋尋,走進一片泥濘曠地。看也斯的記錄,說已發展為購物中心,現在查看,該處的CinemaxX綜合影城備有19張銀幕,同期有多達52部影片放映,是你我熟知的現代商場戲院。

__至於「阿辛諾」,應是Arsenal – Institute for Film and Video Art所營運的戲院。據Cinema Treasures資料,自1970至2000年,其經營的Arsenal Kino共有170個座位,大概是也斯當時接觸到的戲院。2000年後,戲院遷往新址,成為共兩片銀幕的Arsenal cinema。

__「巴比倫」估計是Kino Babylon。從資料所見,位於一幢古舊大樓內,原有1200個座位。同樣據CT,因建築破落待修,1999年前,僅維持68座位的小型放映空間。後經大規模重修,現為共兩片銀幕的戲院。

文士戲緣:喬志高投稿幔影

2019/06/27 at 4:27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2 Comments

→1926年7月皇后戲院影訊介紹該院已推出夏季期刊,以及第16期《幔影》雜誌。後者「每本收回郵票五仙」,讀者須攜郵票到華人行明達公司索取。

__翻譯家喬志高(原名高克毅)在其「美語新詮」叢書載有〈寄香港讀者〉一文,憶述少年時代居於上海,因酷愛電影,廣閱電影雜誌,包括香港皇后戲院的《幔影》,後來更投稿該刊:

  一九二O年代末期,我同先兄肆業高三和大一的時候,課餘合作投稿上海和香港出版的幾種電影雜誌,署名用的是哥哥的表字「建華」(!)

  在香港方面我們投稿的對象,是大概與皇后戲院有關係的宣傳刊物、一份小型雜誌名叫《幔影》。這份期刊……內容和編輯都有相當水準。我們經常替《幔影》撰稿,也同雜誌的編者們魚雁往來。事隔七十多年,至今還記得這班神交文友的姓名或筆名:他們叫諤諤、黃天始、梁積臣、勃靈,還有幾位一時想不起了。其中尤以諤諤(原名吳羆士)跟我們通信最密……

  記得當年米高梅公司攝製的文藝鉅片Ben-Hur(1925年默片版),上海譯名《賓漢》,港譯(粵音)《賓虛》。「高建華」寫了一篇介紹文字:「Ben-Hur到底面世了」;片子先到香港上映,稿子也就被《幔影》搶先發表。諤諤來信興奮地報告說:「《賓虛》到底在香港面世了!」

  今天我每趟來訪香島,穿過中環皇后戲院舊址的那條小街「戲院里」,總不免緬懷往事……

↑於「孔夫子舊書網」找到這份1927年第6期《幔影》雜誌,但缺封面及封底。右圖為Gloria Swanson(比利懷德導《紅樓金粉》﹝Sunset Blvd., 1950﹞的女主角)演出的《情海南針》(The Love of Sunya),於1927年10月5日在皇后戲院公映。左圖為內頁文字。據該網頁示,雜誌乃「明達有限公司廣告部刊贈」,由「李勺言主編」。

道聽塗說戲院放映新科技

2019/06/11 at 4:09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新界 | 2 Comments

↑刊於2019年香港國際電影節小冊子的MCL院線廣告,介紹院線麾下戲院的設施。

__近年國際電影節節目小冊不乏各大院線的廣告,查今年的一冊,MCL院線推介其戲院的放映設施,一列排開以四間院的放映廳作背景,列出四款設施,號稱「Revolutionary Cinema Technology」。按該廣告示,去年中開業的Movie Town備有兩項號稱全港首家擁有的設施:「4K Onyx Cinema LED熒幕」及「READD cinema」。對這類專有名詞,總歸是一頭霧水。

__2018年6月7日,Samsung發出的新聞稿指出:「香港首間Onyx Cinema LED熒幕影院於今天在沙田新城市廣場的全新戲院MOVIE TOWN開幕;成為繼首爾、上海和荷里活之後,全球第七間配備Onyx Cinema LED熒幕的戲院。」

__新聞稿形容該款熒幕「能夠呈現出最真實、富深度的顏色及達到純黑效果的影像內容……具快速反應時間,在播放高速動作畫面時,亦能提供清晰、富動感的電影內容,減少了動作模糊的情況。每一個動作細節均清晰可見,觀眾可以享受順暢的動作畫面,完全沉浸在電影的情節當中。 」

__同時,又指該款熒幕「有別於傳統投影的放映方式,提供更佳的影像質素、技術性能和可靠性,適合在各種不同場地使用。其4K影像是業界首個獲得數碼電影聯盟(Digital Cinema Initiatives ,簡稱DCI)認證的戲院熒幕,糅合先進的LED技術和支援高動態範圍(HDR),將最真實的畫面搬進大熒幕。」

__讀着仍是一頭霧水,只留意到「有別於傳統投影的放映方式」,言下之義,即並非投映,而是如電視般從顯示屏播映出來?只能加個「?」向知情者請教。新聞稿亦採用「熒幕」(原文用「螢幕」,我按報館用「熒」字),而非「銀幕」。有機會我亦會看一看。

父母雙膝,溫熱的戲院入門椅子

2019/05/28 at 6:35 am | Posted in 光影絮言 | 6 Comments

↑刊於2008年2月17日,惜欄名誤植,應為「破戲票 碎故事」

__晃眼五月已盡,回看上一帖已是一個月前的事了。惱人的春季,心情就如窗外密結的烏雲、灑個不停的雨水,周遭朦朦朧朧,不清不楚,或許因眼眶濕潤。人生總有起跌失落,縱有預期,以為有了心理準備,但真正失去時,仍難釋懷。

__往昔的片段依稀,只因近幾年的每一幕都深刻,再沒有和戲院相關的情景,即使在家中放些我以為她看得懂的舊影像,年邁長者總歸無法投入。談戲院經驗,大部分人都有戀事章節,我沒這福氣,有的就是和家人同行的細碎畫面,也滿溢感恩,非戀事,但有情意。

__2008年2月中,曾在報章刊短文〈一家人看賀歲片〉,提到:

__「昔日由父母帶子女看電影,歲月推移,倒過來伴同雙親看戲,雖未至於完全沒有,次數肯定少得多。」

__「由小到大,看戲伴兒轉又轉,父母同學戀人到侶伴,不是一個人起,但可能一個人終,但慣於結伴上戲院的,或許寧捨戲院而不願獨行。人生的路程是一個環狀模式,未懂走路的小人兒,舞手動足,走不出一張牀的範圍,慢慢能越過牀,踏出家,衝破路,闖出城,足跡遍天下;高峰過後,退回城、路、家,再次困到一張牀的範圍,一舉一動都要人照料。看戲的路程倒不同,父母雙膝這張溫熱的戲院入門椅子,是一去不返的。」

__近年,這種種感覺越見顯明,至今人面已非,感覺自較11年前寫時更強烈。

荔枝角戲院:CGV Cinemas

2019/04/24 at 9:12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九龍 | 4 Comments

↑CGV戲院位於D2 Place第二期,商廈外牆高懸的條幅,
以韓星孔劉作賣點,戲院其中一映廳命名K Star,餘則各有名稱。(小圖)

__位於荔枝角區的另一家戲院CGV Cinemas。早前在附近工作,有天跑去看望一眼,來去匆匆,聊作記錄。戲院設於經翻新的工廈,位處10及11樓,入口則設於11樓。

__對這類型戲院,始終不習慣,少了心目中對戲院的觸感。首先要在樓下等候升降機前往11樓,抵達後,面向低矮的樓層,心下又冷了一截。無疑,大堂毋須配備高聳的天花,但仍有這種印象,大堂該有一定看頭。反而通往洗手間的暗黑走廊頗別緻,相當闊落,空間十足,且男女共用一處漱洗盆,頗特別,雖則經繞路才能前往。

__說了這麼多,顯然只有外觀,沒有內進。戲院的四個映廳是打通兩層樓構成,單看圖片,仍見有一定空間,實際情況不太清楚。

↑戲院由韓國院線CGV經營,造訪這天,大堂飾有Marvel經影像化的漫畫人物Black Panther及Iron Man。大堂挺闊落,一如其他新設戲院,有桌有椅供休憩。當然,小食部比售票處更搶眼。

__查看戲院網站,有時稱戲院為「CGV影城」,亦有稱作「CGV影院」,屬CJ集團旗下,既是韓國最大的國際連鎖影院品牌,亦聲稱是全球第五大影院品牌,於全球7個國家擁有及經營超過457間影院,但另一則資料卻指出「現時擁有420家高端影城和3,239塊高品質銀幕」。

__CGV於2006年與上海電影集團公司在上海開設戲院,及後在香港經營寶石戲院,一般相信以此作跳板,毋須與內地公司合作下,在當地發展院線業務。不過,目前CGV的網站並沒有提供寶石戲院的資訊。

__戲院的一個賣點是設「孔劉館」,筆者望文生義,以為至少有一個小角落介紹這位韓星。但遍找不獲,於是向職員請教,才知僅把其中一院以「孔劉」為題,那兒懸起若干該男星的照片而已。原來如此,難得職員挺細心的向我這位大叔解釋。

荔枝角戲院:麗新戲院

2019/04/12 at 4:06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九龍 | 2 Comments

↑位於麗新商場的麗新戲院入口。(摘自《香港01》報導)

__感謝網友分享關於麗新戲院的點滴。提到《雷洛傳I》,影片於1991年9月公映。我僅到麗新戲院看過關錦鵬導演的《阮玲玉》,該片稍早一點公映,是1991年2月,查看留下的戲票,我於3月入座,記憶中已是映期的末段。

←分別於1988年2月10及11日刊於報章聯合廣告

__為何選擇該院?已忘了,大概是下班後順道去看,荔枝角總歸是回家路上的一站,說不定也貪圖看看該新院,但我疑惑何以生起這種想法。

__曾在拙作《憶記戲院記憶》寫下麗新的點滴,這網誌則沒有,於是又補充一則。麗新於1988年2月11日啟業,查舊廣告,兩映廳均放映賀歲大片《飛龍猛將》。

__查該聯合廣告的資料,有以下兩段信息:
「榮獲嘉樂院線映權」
「憑票尾在麗新商場購物可作現金三元使用」

__新開業的MCL長沙灣以「時光倒流二十年,當年今日價$45」作招徠。如此確鑿聲稱,大概有過明證,我則不太肯定,手邊僅有的這張1991年初戲票,索價僅$33,要是時光再倒流多十年,大家定然更高興。

__麗新於1997年7月28日結業,兩院最後放映的影片為《迷失世界》和《記得香蕉成熟時2之為你鍾情》。

麗新戲院 Lai Sun Cinema 1/2
地址:長沙灣道麗新廣場
開業年份:1988年2月11日
結業年份:1997年7月28日
座位:353/355

 

Next Page »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