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戲院捐助興建醫局

2018/12/12 at 4:13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九龍 | Leave a comment

←北河戲院在開幕前夕及翌日於報章刊登廣告,披露報效當區醫局的建設經費。

…….延續深水埗的戲院舊事。北河戲院於1934年1月23日開幕,前一天該院刊於報章的廣告有一列蠅頭小字:「開幕日憑免費券入座,全日不收票價。初十日報效本街醫局,減價一毫二毫」。

…….開幕當天免費招待觀眾欣賞《頂包老婆》(Yes, Mr Brown),如此「賣大包」之舉,歷來都不失為奏效的宣傳策略,而後者則表達了建設社區的關顧,盡顯地區戲院與社區的緊密關係。

…….翌日的廣告就募款一事有更多描述:「本院鑒於深水埗公立醫院經費不充,贊成本港名醫彭學高先生之提議,將今日全日收入報效深水埗公醫局。今天大減券價一毫二毫,諸君樂善為懷,尚希踴躍光臨。」

…….文內提到的彭學高醫生,生於新加坡,其後前赴香港入讀港大醫學院,並服務香港醫療界,曾任香港醫學會會長。該次慈善活動所報效的「深水埗公立醫局」,為地區的醫療單位,於募款活動後兩年落成啟用。

↑深水埗(埔)公立醫局於1936年10月26日正式開幕。

…….深水埗(埔)公立醫局於1936年10月26日正式啟幕,翌日《工商日報》的報導指出:「深水埔公立醫局原為利便深水埔居民而設,惟因近年來醫局就診者日眾,是以地方不敷應用,紳商黃耀東君等,有見及此,特發起建築新醫局……經於日前完成,特定於昨日舉行開幕禮,並由醫局主席黃耀東,敦請華民政務司嘉利夫人主持啟鑰禮。」鑰匙扭動,夫人開啟大門,領眾內進。

…….報導又指出「周耀年、李禮之畫則師,報效一半畫則費用」,負責建築的捷聲公司亦「報效格外工程約千餘元」。雖則如此,興築費用依然是個重擔子,報導便詳列熱心捐助的人士、商號,當中看到「北河戲院捐五百元」

…….該醫局至今仍立於醫局街上,建築物一角鑲有簡介的牌匾,提到其建於一九三O年代云云。這寫法當然沒錯,照理可以提供多點準確的資料,何況此建築已被評為二級歷史建築,能夠評,理應掌握很詳細的資料。

Advertisements

深水埗街坊戲院坊眾情

2018/12/05 at 11:05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九龍 | 6 Comments

←美荷樓生活館出版《四十一報》(Post41),10至12月號以「映Screen」為題,除介紹深水埗區的戲院,亦有受訪者憶述少年時與同學吳宇森當臨記。該機構網頁提供電子版(按此)

…….數月前收到美荷樓生活館來郵,着我查詢一位網友的戲票珍藏,感謝網友樂於分享,他收藏的北河戲院戲票順利出現在該機構新一期《四十一報》的深水埗區戲院專題。

…….專題走訪當區街坊,記錄了他們的觀影舊憶。當中特別提到「拉衫尾」進場的軼聞,也許是地區戲院的尋常景觀,透着點滴左鄰右里情誼,當然令院方及政府稅收受影響,往後政府勒令戲院嚴厲執行「一人一票」守則。

…….專題在有限篇幅內,做得頗認真。當然,筆端所見,採訪、執筆者大概是新世代作者。一如現時很多報導,都刻意給「人手畫票」着色,另外,又提到戲院設「早場」、「公餘場」優惠時段,放映「二輪電影」。我估這些場次映的主要是落畫多時的舊片,而非「二輪電影」,後者就安排在二輪戲院作正場放映。

…….文中也有常見的「播放電影」。多年前在報館工作,見同事處理一篇電影文章,作者提醒不要把「放映」改為「播映」。說來也是有理的,相對於電視的廣播模式,(當時)電影是通過放映機,把膠片上的影像投到銀幕去,正是放映。時代變遷,電影確在很多家庭影院「播放」。

…….對深水埗區的戲院,我絕對陌生,充其量八十年代初在京華123迷你戲院看過《奪寶奇兵》。關於地區戲院,我有興趣探究,以北河戲院而言,以往也粗略寫過少許它放映潮語電影的情況,相信仍可以進深探尋。

↑左上為皇宮戲院,右下兩款戲票,北河的一款由網友樂兄提供,謝謝他;黃金那張則由謝柏強先生提供。

滯後記:屯門戲院這一年

2018/11/23 at 4:26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新界 | Leave a comment

↑屯門英皇戲院把原新城戲院的二院變四院,屬嬌小,倒難言玲瓏。

…….早前乘往屯門的巴士,見椅背貼上該區英皇戲院的廣告:慶賀開業一周年,提供優惠。呀,已一年!不過,一直沒有進場觀看。及至前周,終進院看了《星夢情深》(A Star Is Born)。

…….「A Star Is Born」每隔廿年便來一回重拍,已成傳奇。今次的譯名頗為「求奇」,欠缺亮光。Bradley Coope首次執導,夥拍Lady Gaga,不無引力。對後者僅有照片上的了解,論看演出,遲至那年奧斯卡演繹《仙樂飄飄處處聞》紀念環節,卸下奇裝正經演唱,不是她的一貫風格。這回更洗盡鉛華演侍應,既有新意,亦予人好感,加上音樂動聽,整體可以一看。

…….區內放此片的戲院不多,選了較新的英皇。甫抵達,往昔新城的佈局即浮現眼前,原來的左右映廳現分割為四個窄長的小映廳;抬升座位後騰出下方空間,變成樓底低矮的休憩空間。內進映廳,Wow!銀幕屈宿於入口大門上方,緊貼天花,感覺非常侷促。座位後方沿逼仄的窄梯前往洗手間,儼若在木屋區走動。當然,關燈後,仍可以清清楚楚、安安樂樂的看戲(感謝這一場專心看戲的觀眾),但戲院確予人不舒坦的感覺。

↑嘉禾院線在屯門開設的戲院名叫「StagE」,旁有相連貫的Cafe。

…….新近一點,今夏七月嘉禾院線在屯門開設的戲院,至今我尚未有機會內進,僅在外圍遙望。該院取名「StagE」,單看外觀已較之前的UA優勝。以往UA的設計以森林為題,但幽暗透藍的光線,教我暈眩,現在則大放光明,售票處向外擴展,開放形式更顯開揚。

…….之前在屯門英皇觀影期間,剎那竟懷念起昔日的UA,至少映廳空間相對寬敞,縱然銀幕與座位的比例不符,但坐於較後位置仍有不錯的視野。從雜誌報導刊出的照片所見,StagE沿用了UA的四院規格,重新安裝的座位,屬大型的沙化,對比不算大的映廳空間,頗為擁擠似的。我作為一把年紀的觀眾,總覺得沒需要坐於幾乎可以躺下的椅子,尤其腰板都不聽話,反弄得背痛加劇;理解的,觸目所見,今人不少一坐下便立刻攤在椅上。

…….設施無疑是覷準新一代的要求,我這長者之言都是昨天的話。有機會再進院,坐坐這椅子有多了不起。

↑「StagE」戲院借用外圍空間,楕圓線條配明亮燈光,感覺較以往UA開揚。

 

1980年的京都戲院

2018/11/12 at 10:30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2 Comments

←上至下:分別為1980年1月1及9日京都戲院的放映廣告,介紹獨家獻映《良辰吉日》(Wedding)及《爭霸》。

…….前文提及,從第24期《電影雙周刊》(1979年12月6日)找到一幅簡單的碧麗宮戲院平面圖,同刊還找到一篇題為「又一間新戲院--莫玄熹的京都戲院」。

…….所謂「新」,文中指莫君「將於明年一月一日開始,主理京都戲院的上映活動」。意思大概指租下該院,負責排映電影。莫先生歷年致力推廣主流以外、相對冷闢的影片,為觀眾找影片,也為影片找觀眾,一而再,再而三,教人佩服。

…….當時租下戲院排映電影,所費多少不得而知,上文有一句:「明年的京都戲院肯定會給人不同的驚喜」。查看往後,直至1982年2月10日農曆年後,戲院便轉映色情片,租期大概是一年。上文另一句謂:「京都明年肯定會有一個明確的形象」。縱然費勁建立形象,但一個轉瞬,便再墮塵網。

…….這一年排片的業績如何,不清楚。年初推過幾部首映片,如史高西斯的《最後華爾滋》(The Last Waltz),但往後日子,重映舊片的量不少,除經典如《羅生門》、《赤鬍子》、《婚姻生活》、《砂丘之女》,還有一些美國片,雖云是好片,但排片方向覺搖擺不定:是着意推介另類新片,抑或作為經典影院?這樣說無疑是奢求,要維繫映期的確難,中間也曾加入其他線數天,甚至攝期映過色情片。

→左至右:分別於3月29日及5月31日刊出的廣告。

…….一年來並無映華語片,除1980年3月30日十點九早場,放映了劉成漢的《慾火焚琴》,後再於5月31日正式公映,並稱為「獨家首映」(現時坊間的資料一般指該片的公映日期是那年的3月27日)。《慾》片是新浪潮唯一、也是當時罕有(大概是沒有)的正面描寫人性、情慾的影片,卻沒有引起太大迴響。

↑1980年5月3日「獨家首映」山田洋次執導的《幸福黃手絹》。

↑排映紀錄片可謂行險着,如廣告所見,或受《慘痛的戰爭》大賣所鼓動。史高西斯的《最後華爾滋》於1980年3月21日放映;《大戰狂想曲》(All This and World War II)於該年3月27日在金冠、麗宮放映,預告京都下期公映,但影片只映了兩天,京都「趕不及」聯映,也沒有獨家映;但金冠、麗宮實非適切之選。

法國電影節:想起月球之旅

2018/11/03 at 3:29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Leave a comment

↑電車站懸起47屆法國電影節廣告。

…….途經電車站,見法國電影節廣告,已是第47屆。歷年我都有蒐集影展的購票小冊,早前執拾東西,毅然棄掉,僅留下2011年第40屆的一冊,不因為「40」這完整數字,只是這年有「佐治梅里耶斯(Georges Méliès)」特輯。

…….看梅里耶斯的老照,想起馬田‧史高西斯的首部立體電影《雨果的巴黎奇幻歷險》(Hugo,2011)。當時沒進戲院觀賞,後來在電視補看,仍感興味。三十年代的氣氛總吸引我,雖則法國味略為沖淡,但由小童角度探尋奇幻旅程,也引人入勝。

…….最醒神是末段揭開Ben Kingsley角色(飾梅里耶斯)背後更為奇幻的人生:上世紀初大夢想家傾情拼砌魔幻奇觀,上天下海,天馬行空,溢滿童心,對月球、海底的燦爛奇想,為博觀眾一粲。但膠卷終被他燃掉,及後歷經搶救修復,傳世的僅些許……這些都在片中描述。

…….從中看到影人禮讚電影的魔力。當然,很多影片都有此致敬之舉,年初的《 忘形水》(The Shape of Water)出現怪物被電影攝着的場面,再加插女角幻想與怪人走進三十年代歌舞片共舞,卻流於突兀,對照薄弱的劇情,更覺拖沓。

↑2011年法國電影節選映彩色修復版、長16分鐘的《月球之旅》。

…….《月球之旅》(A Trip to the Moon, 1902)奇趣可愛,當時人憑有限的經驗想像無限的天空,童話式的稚嫰,製造太空船直插掛着人臉的月球表面,天真率性,成為上世紀一個標誌性的畫面。2012年看弗朗茲(Fritz Lang)的《月亮上的女子》(Woman In the Moon, 1929),經過近30年,多了科學的描繪,想像仍難免被當時生活經驗囿限。但細看,30年後才有真實的升空,片中細描火箭衝天飛的情景,卻也相當近似。

…….這些影片都透視人類對不可知領域的好奇,一步一驚心。在高科技是一切的當下,回看同屬科技產物的電影,寫宇宙、科技,不少是恐懼的預言,甚麼「智能叛變」。科技真的是一切嗎?我既是科技盲,處身被科技產物(各產品的操控者)牽着走的生活,多少是不自在的。對科技的惶惑、留一線,可能是長久以來人類與不可知大自然共處的那份謙卑的延伸,若放下操控一切、顛覆自然的迷思,或許更有寬心的空間。

好運戲院,一度擬演粵劇

2018/10/29 at 11:30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九龍 | 2 Comments

←淘大花園好運戲院於1984年6月28日開幕,圖為當天刊出的廣告。

…….UA淘大位於淘大花園第三期,往前走,第二期原本有好運戲院。該院於1984年6月28日開幕,開業前一天,報章有相關介紹:

…….「此院由經營海運戲院之袁國祥主理。袁氏為港九新界戲院同業商會會長……『好運』設計新型,全現代化,座位共有九百六十六個,票價一律十七元,開幕首映為史提芬史匹堡之《魔域奇兵》。」

…….袁國祥即為戲院及娛樂業界名人袁耀鴻(人稱袁伯)的兒子。本網誌曾引述一位戲院業前輩的話,指當年袁伯曾構思把好運發展為演粵劇的戲院,惜防火帳搞不妥,最終沒有成事。

…….戲院開幕翌日(6月29日),《華僑日報》報導該院票價劃一收十七元,不分等級,另指袁伯透露:「該院有意上演粵劇團,每年會演兩三班大戲,目前只是再加一幅隔火帳便可以申請表演執照,戲院後台地方不夠大,會計劃擴充化粧間地方,或者盡量不用大戲箱搬入後台,全用金山箱,等如去外國演出的行裝便可以……」

…….也許,袁伯對經營演粵劇戲院情有獨鍾,過往他曾經營太平戲院、利舞臺,可說是當年演粵劇的重鎮。不清楚好運戲院最終曾否演粵劇,而設置防火帳有何困難,真不曉得,又或後台化粧間的問題更大。但為何要把這家戲院發展為粵劇戲院?也許是當時東九龍沒有這類戲院,後來南昌也一度意圖發展為具表演用途的劇院。

…….想起牛頭角下邨清拆前夕,因工作原故曾造訪該邨,見到當區的盂蘭節活動相當具規模,包括架起大型戲棚演神功戲。區內住宅密集,居民眾多,說不定也有相當多的戲迷。

…….上述報導提到的「金山箱」頗有趣,挺「內行」的詞,不知道是怎個模樣。「金山」大概指往美國演出,回溯上世紀出外埠演粵劇,也是個大課題。    ↑《電影雙周刊》戲院特輯資料。好運戲院於1995年8月結業。

 

偶一為之,影藝電影坊

2018/10/23 at 2:21 pm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2008年1月「影藝電影坊」的單張,沿用影藝戲院的字款。

…….上貼提到2012年向崔顯威先生請教戲院營運的種種,猶記他談及影藝告別灣仔後,幾年來一直找落腳點,由灣仔京都到筲箕灣的戲院舊址,覓覓尋尋都不太理想,終落戶九龍灣。今天該院亦已成往事,影藝之後還會否再度現身。

…….執拾舊物,找到幾張和中國電影有關的單張,其一是2007年12月舉行的「中國電影坊」。單張內指該年的中國電影展「場場爆滿」,於是同年聖誕節辦此「電影坊」,共三個放映場地,包括銀都戲院。這年11月影藝戲院剛結束,「電影坊」好比一個延伸。

…….「電影坊」結束後僅五天,「影藝電影坊」便緊接出場,只推介一部名為《兩個裹紅頭巾的女人》,兩個場地,共映12場。該單張附介紹指:「南方影業一直以灣仔影藝戲院作為平台為觀眾推介優質的內地電影。自去年十一月三日影藝暫停營業後,我們只能在每年的中國電影展中為觀眾提供十套電影一睹內地電影風貌……南方影業將以『影藝電影坊』為主題,延續影藝這個中國電影專門店的精神……」

…….回溯往昔,解放後,內地便涉足香港的電影製作,及後更發展相當具規模的院線,放映親中電影公司的出品,還有南方發行的內地電影,當中的起落,一匹布咁長。當年影藝啟幕,闢出一院主力介紹中國製作的影片,也不盡然是主旋律影片,如開幕初放映田壯壯的《盜馬賊》。

…….今天已沒有主力放內地影片的戲院,也沒有中資經營的戲院;當然,上文提到「內地電影」,今時不同往日,更不乏觀眾北上先睹為快,像徐克那套《智取威虎山》。

→2007年12月下旬舉行的「中國電影坊」

去又來:淘大影藝變UA

2018/10/17 at 6:35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九龍 | Leave a comment

↑UA淘大的照片,取自該院線網頁。

…….位於淘大花園的影藝戲院,於今年3月結束營業,並轉由UA院線營運。該院於8月30日起試業,院線網頁顯示,由即日至年底,該院推出「試業價」,票價較同院線其他戲院廉,據知這也是之前影藝戲院的特色,算是一個亮點吧!

…….原九龍灣百老匯戲院由銀都機構接手經營,把戲院冠以「影藝」之名,惜傳奇難再,該院沒有延續原影藝放映另類影片的方向,走主流路線,作為地區戲院,聞說也得街坊捧場。影藝於2009年7月啟業,不久後我前來看了《竊聽風雲》,經營至今年初亦不過九載。

↑2012年夏,好奇的我隨香港電台的攝製隊拍攝《香港故事》,
並有機會在當時九龍灣影藝戲院的大院,與崔顯威先生聊天。

…….之後第二次到來,已是2012年夏。源於對製作電視節目好奇,隨香港電台《香港故事》攝製隊伍前往多個地點拍攝。該集名為「戲院里」,當中包括訪問當時戲院商會副理事長崔顯威先生,崔生選了在九龍灣影藝戲院做訪問。我隨攝製隊在院內走動,既跑到窄小的機房,更在二樓的大院和崔生聊天。拍攝得趕在中午場開始前完成,一個早上的經歷,可說是我對該影藝戲院最難忘的一頁。

…….查看UA網頁,現時該院大概維持之前戲院的規格,保留了樓上的大院(即原淘大戲院的樓座),地下則是兩間較小的映廳,三個映廳合計609個座位。

碧麗宮:素描戲院時期

2018/10/10 at 9:57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2 Comments

↑原刊第24期《電影雙周刊》(1979年12月6日)的碧麗宮戲院平面圖,相當鬆矇,不清晰,卻發現後座的座位似乎較前方的堂座多。

…….接上文,位於銅鑼灣世貿中心內的碧麗宮夜總會,後經改裝為戲院,並於1979年11月14日開幕。該年6月14日《工商晚報》有如下報導:「因財政困難而結束的碧麗宮夜總會在年底將會變為本港最豪華的戲院。『邵氏』公司剛租下該址,準備將它改建為本港最豪華和最舒適的戲院。……這間戲院的顧客對象主要是僑居本港的外籍人士,它將獨立經營,並不會和任何戲院聯線。……『邵氏』準備在新戲院的裝修和安裝音響和放映設備上花費五百萬元。」

…….這家號稱最豪華的戲院確屬城中話題,喜愛的觀眾固然不少,但第24期《電影雙周刊》刊出的〈在碧麗宮看電影〉文章,作者郭家柏卻是失望而回。他的喟嘆,多少源於期望與現實之間有相當程度的落差。

…….其一是選片,既被溢美為高品味的戲院,選片照理高一點,但開幕首映《異形》(Alien),上文作者縱沒詬病,行文間卻流露不滿意。如他指出對新戲院的音效只有「據說」的評價,「因為實在提不起勇氣到別處去重看這套《異形》。」

…….因我對《異形》的偏愛,若當天身處碧麗宮觀看,大概是享受的。作者郭氏續說:「我知道在這兒放映七十米厘杜比身歷聲將會是極大極大的享受。譬如放映《Days of Heaven》,或者Stanley Kurbrick任何一套片。」

…….最終,《Days of Heaven》於1987年6月12日以《夢斷天涯》之名,在小巧的新華戲院公映,那個七十米厘版本實在太遙遠了。作者在文末說「我希望有一天可以到碧麗宮看『史丹利‧寇比力克電影節』,或者他的新片『The Shining』。」也是落空吧,至少1983年《閃靈》公映時,並沒有投到碧麗宮的銀幕上。

…….作者在文中的一些細微記錄,大概勾起大家的記憶。譬如他指出:「會議中心二樓沒有甚麼大改變,除了那個臨時售票處以外。還有一個新建很大的洗手間。」戲院預售處對外的那個洗手間之大,印象仍深。和你我一樣,作者欣賞大沙化和前方通道的闊落,並指:「椅與椅之間還設有可以拉出來的煙灰缸。」無論當天到現在,我也不會讚賞這個設計,早遺忘有這種「貼心」設施,我只想像到塞滿煙蒂的骯髒,以至殘留的焦燶氣味。

碧麗宮前傳:夜總會時期

2018/09/17 at 11:27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3 Comments

↑1978年3月7日碧麗宮刊於報章的廣告,當中文字如是寫:「在亞洲最負盛名的碧麗宮,欣賞世界一流精彩節目;在最出色的樂隊演奏美妙的音樂下盡情跳舞;享受名廚精心烹調的美饌佳餚,只收$100!」當時其中一個表演項目為:「由倫敦專程來港的碧麗宮幻彩歌舞團演出最新節目《幻彩星輝》」。

…….翻看舊報,有這麼一幀廣告。微縮膠卷保留的版本頗不濟,照片中人物烏黑一團,面目模糊,但仍看到一群藝人落力演出,隱隱然透着一股嘉年華式的熱鬧繽紛。

…….於1975年9月4日開幕的碧麗宮(Palace),是一所夜總會,除了駐場歌手,還廣邀藝人表演,歌舞到雜耍,格外繽紛。1975年11月8日,碧麗宮在中文報章刊出廣告(左),如此介紹:「碧麗宮是本港第一所國際性的夜總會」,甚至號稱「香港人引以為榮的飲宴娛樂中心」,消費方面:「全晚消費,每位僅七十五元」,此項消費已包括小賬,顧客除可享用中西菜式晚餐,更可欣賞現場表演,該期的演出項目包括台灣歌星包娜娜演唱、巴黎藍鐘美女艷舞團、英國木偶戲王表演,以及大樂隊演奏。

…….當中較特別是,強調:「來賓可穿便服入場」。猶記我九幾年時曾進巴黎麗都觀看表演,有所謂「Dress Code」,我不得不穿了西裝褸進場,很失禮,西裝也沒有一套。

…….當時中式夜總會盛行,歌星演唱是重要一環,碧麗宮開幕首月便邀請甄妮駐場演出一個月。當時甄是台灣紅歌星,還未演唱《奮鬥》一曲。其他登場演唱的歌手尚有楊小萍、仙杜拉等。

…….碧麗宮開幕前,以憑其瑰麗豪華引來注視,報章介紹指它「佔地一萬六千呎,樓高廿四呎,全無牆柱阻隔……劇院餐廳酒樓兼備,地板分成三級,即使在任何一級就座,面對舞台表演節目,可以一覽無遺……中式喜宴可連開百席,酒會式可容一千六百人,劇院式座位可容一千二百(人),舞會式及夜總會式各可容九百四十人。」

…….可見其多用途特性。1976年4月11日的一則報章廣告(右),斗大字樣示「Palace Disco」,指出該個周一,既有現場樂隊表演,且「播音界著名的奧東尼(Tony Orchez)又會播放最新唱片,供給最精彩的跳舞音樂。」入場費僅$20(包括加一服務小賬及飲品兩杯),看來是以年輕人為對象。

……1976年7月在利舞台舉行的環球小姐選舉,逾七十國佳麗參與,絕對是城中盛事,而賽後的派對也是在碧麗宮舉行。如此華麗的娛樂場所,運作了不過四年而已。

Next Page »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