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院誌邁向十二年了

2017/05/25 at 3:54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離題萬丈 | 2 Comments

↑這個於2017年5月14日早上10:44(即2:44+8)記下的統計表,顯示開張以來的總瀏覽次數為928,430,近月最佳一天是4月17日,有320次瀏覽。當時共有680篇文章,刪減後,現有665篇。

…….看來是不應該在這時間寫這類文字。本網誌於2006年7月開始上載文字,至今年7月,它已經歷了11年,也模仿人家的說法,是邁向第12年吧。

…….原本應該在那個月才寫這類文字,但看到此統計表,見總瀏覽人次已近930,000,我曾擬想該等到一百萬才寫,但以目前的瀏覽狀況,怕且要多等年許,擇日不如撞日,就寫一寫吧。

…….不清楚「網誌」這東西目前有多活躍,但Yahoo!關閉網誌服務一事言猶在耳,而這wordpress說不一定會步其後塵。猶記以往每年年結,他們會發來電郵,呈上一段以動畫展示一年來個人網誌的紀錄,雖非精工細作,也不失美觀有趣。近兩年這項服務已消失。

…….瀏覽率的多寡並不要緊,反正從未熱,也不覺冷,何況一直都以做紀錄為目標。無疑曾有宏圖,像近年寫舊電影,因自2006年以來,不時到圖書館看微縮菲林,加上個人偶有蒐藏舊物,以及曾向家中老人「訪問」六、七十年前看電影的往憶,只覺如舊粵語片一類,尤其非名家製作或沒有多大藝術性那些,寫的人不多,不如在此做點聲音。

…….顯然是不自量力的,既非名家,欠真知灼見,只嘆力有未逮,加上近日種種因由,似乎在這兒寫這類內容是不恰當的。既然做小結,不如也來整頓整頓,把這類關於舊片的內容刪去,回歸主題,又或發掘一下其他內容,且看能撐多久。

以淪陷期為題電視劇

2017/05/21 at 2:19 am | Posted in 雜誌雜說, 光影絮言 | 3 Comments

↑數年前蒐尋得若干《香港電視》雜誌,1976年3月一期介紹黃淑儀演出連續劇《三年零八個月》,一齣以二戰時期香港為背景的劇集。(摘自個人蒐藏的《香港電視》)

…….早前從屯門大興公共圖書館借來侶倫文集《向水屋筆語》,內裏只有三篇文章談及電影圈,另有題為〈九龍淪陷前後散記〉的長文。在淪陷期間,侶倫返回內地暫居,但淪陷前後的一段時間,他還是有第一身的經歷,他寫道:「我永遠也記得清楚,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那個早晨八點鐘左右,我是被一種沉重的爆炸聲震動得醒過來的。」黑暗歲月由是拉開序幕。文章寫來驚心動魄,情景交融,相當動人。

…….侶倫提到日軍臨近前,在無政府的頃刻,城內先颳起由本地人攪動的一場風暴。一批批「黑衣隊」如同魅影般闖進家家戶戶,市民縱嚴防,卻防不勝防:「除了關在屋的人,成街成巷都是劫匪。他們叫囂着,呼喝着,挨次闖進每一個門口;把利器威脅着屋內的『羔羊』,無所忌憚地搬取一切財物。滿載而去的時候,他們高呼着一致的口號:『勝利!』」

…….2010年,為撰寫《澳門戲院誌》一書蒐集資料,特意「訪問」母親,請她憶述自幼上戲院的經歷。愛談話的老人家已進入眼前事易忘、當年事牢記的階段,她樂於細道七十多年前的往憶,當年看過的舊片片段不少仍深印腦海。其中一齣,伊秋水飾演的補鞋匠,於淪陷期目睹女主角黃曼梨投向日本人,戰後每當見她途經,便唱曲奚落她「成身蘿蔔味」。

…….以淪陷期黑暗日子為背景的影片,數量不算多。反而我印象很深曾有一齣電視劇名為《三年零八個月》,當年我是通過鄰居家的窗戶偷看到一兩幕,包括敵機空投炸彈一類紀錄片影像。因我家遲至1977年後才裝電視,故未有機會看過該劇。2010年期間,在舊物店找尋到一些《香港電視》雜誌,當中一期訪問擔任《三》劇女主角的黃淑儀,她演出楊海倫一角,時局劇變,驅使她由嬌嬌女變成愛國志士,參與抗敵工作。

…….黃淑儀表示個人未有經歷戰爭,猶幸得到一群曾親身經過這場戰火的前輩指導,包括編導朱克,編劇左几,演員則有朱瑞棠、梁淑卿等。

…….當時的節目表如此簡介《三》劇:「描述一群愛國之士,如何進行抗日工作,反映戰爭的殘酷,人民的苦況。」

←《三年零八個月》於1976年3月1至26日,在黃昏6:55的「翡翠劇場」播映,每集半小時。從劇照所見,前輩演員除梁淑卿,還有石堅,後輩演員有于洋、陳復生。

史高西斯《沉默》中的澳門

2017/05/14 at 5:24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九龍, 光影絮言 | Leave a comment

↑據網站IMP Awards介紹,《Silence》美國版原海報由BLT Communications, LLC設計。由此意念衍生出不同地區的版本,該網站羅列這款橫向的海報,以它的取向,我估是英國版,橫向的構圖,效果不俗。至於右側的,按文字揣測,大概是法國版,以漢字「沈默」作綴飾。

…….馬田‧史高西斯去年的作品《沉默》(Silence),自本年3月16日在百老匯電影中心公映,晃眼多星期,及至5月1日已是第七周公映,我以為快下片,於是,即使是假日也前往觀看。

…….因一天只映一場,假日觀眾相當多,我只買到第三行的座位。不習慣坐得這般前,加上那天精神欠佳,然而,長達160分鐘的作品,竟吸引我追隨神父的訪尋步伐,沒有片刻走神。

…….影片探討了信仰與存活之間的取捨。兩位神父不相信老師對信仰的動搖,不惜萬水千山由歐洲前赴中國。電影的攝製也是萬水千山由美國移師亞洲的台灣。影片開場的一小段情節發生於萄葡牙的教區,攝製隊並無前往葡國取景,反到澳門。據IMDb列舉的拍攝地點資料,有一項「Cathedral Of Saint Paul In Macau」,即聖保祿大教堂遺址,大家慣稱「大三巴牌坊」。

…….該段戲約四、五個鏡頭,當中一個鳥瞰角度拍攝三名神職人員步過那段長階梯,別具氣勢,大概是我們鮮見到的大三巴一景。看時想起Otto Preminger導演的《亂世英傑》(The Cardinal,1965年6月23日在利舞台、樂宮公映),其「片頭」也有神職人員穿過階梯的畫面,Saul Bass處理得很構圖化。

↑從IMDb列出的劇照看到,(下)在大三巴拍攝時一旁用上了藍幕,方便後期接景。(上)向外瞭望的畫面,更明顯看到接景。從階梯和兩側石欄的裝飾小節,也看到些許大三巴的痕跡。

…….片中也有一小段發生在澳門的戲,兩位神父找到流落澳門的一位日本人,背景的舊城陋巷,應是搭景拍攝。看這段戲時又讓我想起另一件事。

…….2007年夏,到澳門造訪對歷史素有研究的陳樹榮先生,到埗時剛有日本電視台人員正在做訪問。後來聽他說,源於日本攝製人員發現舊西洋墳場內找到日本人的墳墓,有關人士的在世時期正是日本行鎖國政策期間,他們向陳氏請教,意圖了解何以有日人在該政策下仍能外訪澳門並留下來,以至客死異鄉。事隔十年,上述記憶也有點模糊,細節欠奉,但當時對日本攝製組人員的細心感到佩服。

 

侶倫談創作喜劇「如意吉祥」

2017/04/27 at 12:07 p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2 Comments

←侶倫的文集《向水屋筆語》

…….1988年3月辭世的侶倫,自上世紀二十年代起寫作,及至八十年代初仍在《大公報》撰文,以「向水屋筆語」的欄名,寫下不少回憶文字,後來結集成書,於1985年出版。

…….侶倫曾寫下多部小說,更參與電影劇本創作,唯數量不多,他亦說:「我不是電影界中人」。其劇本首作是《時代先鋒》(1937),其後大觀公司的李化邀請他寫一部喜劇,於是他把手頭上已有的故事發展為電影劇本,取名「喜事重重」。影片於1938年1月13日在中央戲院首映,當時片名已易。他的回憶文字,也有戲院的一筆:

…….「我的劇本的題名是《喜事重重》,可是拍成影片時卻給改名《如意吉祥》。那是戲中兩個詼諧角色男女僕人的名字。我記得當影片在中央戲院首映的時候,為着配合內容的情節,戲院的大堂裏掛着紅燈籠,凌空拉着紅綢帶,在燈火輝煌中還配上鑼鼓喧天的樂音,造成一片辦喜事的歡樂氣氛。這個手法居然收到『叫座』的效果。聽說這部影片在收入上相當成功。」

…….寫《香港戲院搜記》時,見二十年代戲院已流行敲鑼打鼓,製作熱鬧氣氛,以壯聲勢,在宣傳途徑有限的年代,此手法一直沿用至三十年代。

…….侶倫投身影圈的時間不長,主要寫劇本,對於《如意吉祥》,他還指出:「事實上,嚴格地說來,我不會寫劇本,更不會寫喜劇。對於像《喜事重重》那樣的劇本看得叫人開心,這主要是導演工夫,在我是很偶然的意外『收穫』而已。」

…….據侶倫的記述,影圈的經驗談不上愉快。作為讀者讀來,可以理解一位文學作家,要因應老闆、市場而為文,甚至要討好投資者、觀眾,還要經製片人、導演七除八拆,那種不是味兒的感覺,是可以理解的。

「戲夢人生」海報購買記

2017/04/14 at 3:53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電影海報 | Leave a comment

←托同學妹妹在台灣購買《戲夢人生》海報,回來的卻非心儀的版本,而是這構圖雜亂的國際版。(照片效果差,有反光位。)

…….至今沒重看《戲夢人生》,當年在藝術中心看,期間也一度昏沉,「中眼瞓」。映後有侯孝賢導演和幾位演員出席座談,很難得。

…….那時候讀雜誌見此片的海報,一張黑底白字模式的海報,中間一張照片,是李天祿把玩掌中木偶。清清簡簡的設計,黑白刊物刊黑白照,顏色底蘊摸不透,若真是黑白倒美妙。湊巧同學在台灣讀書的妹妹回來探親,於是托她購買。

……也許我只粗略講海報式樣,沒細描外觀,她購得的海報,竟是另一款設計,構圖就是把劇照堆在一起,一片亂像,似是作為國際宣傳用的海報。其售價折為港幣達700元,相當昂貴,當然,既已買了,也要接受。

…….海報上方有宣傳語:「There is always someone pulling the strings…」有趣的是,影片故事主人公是把弄掌中木偶的,應該毋須提線;有時候翻譯真的不可譯,當然,若放到「人生」這層面,也說得通。

…….1992至93年間,《電影雙周刊》曾辦過台灣影片的推介場,更餽贈宣傳品,記憶中,陳國富導演的《只要為你活一天》的海報也是由此而來。可惜這是純白的一張,我反而較喜歡以劇照堆在一起的那張。我的取態無疑與上面《戲夢人生》有分別,可謂一時一樣。

…….1995年初舉行台灣電影節期間,當時在周刊工作,有機會造訪幾位來港參展影人,包括中影負責人徐立功,當時的新晉導演易智言及挾執導作品《我的美麗與哀愁》而來的陳國富。

……言談間陳國富回憶拍攝《只要為你活一天》,特別在選角上有制肘,像突然被安排用葉玉卿,得苦思如何加進片中;還有侯孝賢原本選用,後來感覺不合用而推薦他用的林強。陳導演那時笑說,不知何故中途他又突然感覺對方合用,於是把林強安排演出《戲夢人生》。

……十年人事,各人都有不同的際遇轉變。幾年前讀內地《時代周報》訪問陳國富,當時他是華誼兄弟電影的管理高層,回想廿年前在藝術中心餐廳的大玻璃窗旁做訪問,也許大家都想不到兩岸影圈會有此局面。

→《只要為你活一天》的海報共兩款設計。

陳龍宏設計「牯嶺街」海報

2017/04/08 at 11:26 am | Posted in 電影海報 | 2 Comments

 「小四」的眼睛。當年刊於《號外》雜誌的版面,跨版的設計在電腦屏幕看來悅目
(那年大概已非咪紙貼版),但一經釘裝,照片便走樣,「削眼」尤其難看。

 ↑「小明」的臉龐。同樣取自當年《號外》雜誌的版面,
原海報的構圖也被破壞了。據說楊德昌最初發掘了吳倩蓮充任此角。

……上文提及有網主分享當年在戲院撿來《青梅竹馬》的海報,同文又指出,《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公映後,網主又匆匆前往誠品,買下一套三張該片的海報。

……要是我當年也在台灣,不知會否這樣做?也許會。喜歡該片,先後看了長短版本,還想要擁有一點什麼的,劇本集固然買下,海報也想據為己有,但苦無渠道。1994年遊台灣,特意逛逛海報店,看到有發售該款海報,記憶中折合港幣約1000元一張,但海報都裝裱在畫架內。價錢是一個考慮,作為旅者亦難以攜帶大型畫架走動,終於作罷。

……年初讀到張震可能憑《龍先生》獲國際影展演員獎,回想廿多年前演小四時,他還是少年人,但已遺傳了父親的帥氣。忘了最早從哪兒看到影片的海報,印象較深是1992年《號外》雜誌曾介紹陳龍宏(Alone Chan)的設計作品,包括《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的國際宣傳海報。

……Alone Chan時有擔任《號外》雜誌拍攝項目的美術設計,那時我也有留意照片側旁一列記下攝製工作人員名字的蠅頭小字,對其名字有印象(當然他們都不會下中文名字)。1990年《號外》曾辦台北版,卻沒有持續太久。據該題為「Alone in Taiwan」的報導指出,當大部分由港赴台的同事返港後,陳龍宏卻留下,並造出成續,包括為滾石唱片不少歌手的唱碟做平面設計及形象,更進佔其他範疇,如電影。

……該報導以大幅版面介紹《牯》片一套三張海報之二,就是兩位少年男女演員的大頭造像。另外,他也為當地時裝名店「小雅」做平面廣告,除封面長者模特兒穿山本耀司的一張,還有京劇演員吳興國(後來也演了不少電影)以其生角的身段演繹川久保玲 Comme Des Garcons。

→「Alone in Taiwan」報導刊於1992年2-3月《號外》,該期的封面人物乃七旬老人周蘊玉先生,穿起山本耀司的玫瑰花皮衣造像。該照片原為台灣服裝名店「小雅」(當年本地媒體會比喻為類似JOYCE)的平面廣告。同期還有關錦鵬短片《兩個女人  一個靚一個唔靚》的拍攝現場報導,全彩圖記錄。

劉開設計「青梅竹馬」海報

2017/04/05 at 7:05 am | Posted in 電影海報 | Leave a comment

 ↑劉開設計的其中一款《青梅竹馬》海報。圖摘自網上,效果不太佳。

……當年途經京都戲院,在大堂看到下期放映的大牌--《青梅竹馬》中蔡琴的落漠造像。頗意外該片獲公映,更驚訝是那幅大牌的畫功之劣,能夠認出是蔡的造像,只因明知她是女主角。

……那幅大牌畫像,應是參照原海報的設計。現從網絡搜尋,有網主憶述該片當年在台北上畫四天便下片,之後他在戲院找到該幅海報--蔡頭像佔海報左方,失落垂眼。(下圖)當時我應該沒有看過這海報,又或看過但因太普通而不上心。

……後來讀《電影雙周刊》,有一期介紹台北電影資料館。配合文章的插圖,其中一張攝下接待處一角,我被職員身後鑲在畫框內的海報吸引。縱然照片不太大,仍清楚看到是《青梅竹馬》的海報,立刻被攝着。海報的設計有別於一般華語影片格套,焦點放在片名,以碎花圖案托底,四張小小的劇照置於上方,構圖對稱公整。人總是貪的,剎那間便想到能不能擁有一張呢?但沒有渠道,迄今未能如願。

……如此微觀的確有點誇張。當年該刊是黑白印刷的,對那張海報的顏色,終無法考證。現在在網絡搜尋,得窺原貌,那碎花背景原來如此,竟有點懷舊風,想起小時候那些用來製造毛布睡衣的花布。據網站資料示,這是《青》片的國際版海報,由劉開設計,他也曾設計《獨立時代》、《悲情城市》國際版海報等。

……時至今日,受現實環境所限,那貪戀的心也收斂了,看到這些漂亮的海報,再沒生起擁有之念,畢竟儲存空間不許可,還有發霉、蟲蛀等問題,說明自己沒有條件收藏。唯一可以做的,不外寫幾隻字,貼兩幅照片以作記錄,或紀念。

↑這張大概是當年在台灣公映時的海報,整個宣傳都以蔡琴為焦點。

↑另一網站找到這張,大概是大堂畫片吧?這是頗常被刊出的劇照,
柯一正拉開百頁簾窺視,蔡琴在旁朝同一方向注視。

電影節回顧楊德昌作品

2017/03/29 at 12:09 p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九龍, 光影絮言 | 2 Comments

 ↑左圖:京都戲院一開二後,1及2院於1987年5月1日分別公映《冬冬的假期》和《青梅竹馬》。
報章廣告顯示《青》片映至5月7日下片,《電影雙周刊》記錄其票房為47610元。
右圖:1985年2月1日台灣《自立晚報》廣告,《青》片於「2月2日萬國院線全省盛大聯映」。

…….國際電影節將於4月11日開鑼,近數年已無法再說句「一如往年」,這年迄今仍沒有意欲買一張票,與它的距離越來越遠。

…….台灣影人楊德昌離世已十年,今年電影節聚焦於他。走過那些年光影時空的,都懷念楊德昌和他的作品,像我此等尋常觀眾,電影節是接觸楊作品的主要渠道。電影節首次突破政治關口,安排台灣電影參展,是從《戀戀風塵》及《恐怖分子》開始。

…….楊投身影圈十餘年,作品不算太多,他一系列作品的觀看地點,我仍印象深刻。《光陰的故事》、《海灘的一天》及《青梅竹馬》是在藝術中心看的,《恐怖分子》則在樹仁學院電影會的放映活動看到。至於《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獨立時代》就是在電影節觀看的,《麻將》則在新華戲院看的。

…….楊離世時的一帖舊文亦談過,2001年於文化中心大劇院觀看《一一》,那年楊帶着影片來港參展,於映後與觀眾見面,坦率的回答了多條問題,氣氛不錯。同文亦提到當年參與藝術中心電影欣賞班,導師羅卡介紹安東尼奧尼的《紅色沙漠》,亦播放了少許《青梅竹馬》片段作比較。

…….在文化中心大劇院看《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也經驗難忘。那天是下班後趕往看七時半場,四小時版不設中場休息,卻看得津津有味,一點不累,非常入迷。影片沒有明顯配樂,除了片內歌曲,餘下就是背景聲,如校內樂隊演奏的畫外音。早前和朋友提及,有點不敢重看該片,害怕那年那時的興奮感覺會被再看的其他感覺洗掉。

↑因為喜愛影片,當年買這張由鑽石音樂出版的《當代原版20+2電影主題曲》唱片,
就為了那首曾在《牯》片出現的歌曲〈Why〉。

 

《孔夫子》首映廣告攻勢

2017/03/16 at 3:23 p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Leave a comment

…….前文提及2009年《孔夫子》修復後首現於電影節,導演費穆的女兒費明儀女士當夜亦有臨場。失佚的電影再現,學者和影評做了好些研究,當然,周邊的花絮因為欠重要性,較少被觸及,譬如電影在香港放映的情況。

…….1941年5月30日端午節當天,《孔夫子》在香港首映,地點是中央戲院,影片以大片格局,獲安排在節日時份隆重公映。公映前一星期,更在《華僑日報》刊登了連續多天廣告,包括多款不同的設計,面積由小至大,文字內容亦由少至多,以「至聖先師」孔夫子開始,逐步增加關於影片內容及製作、演員的介紹。

↑分別於5月22、24、25及27日刊出的廣告。(摘自圖書館舊報微縮菲林)

…….《孔夫子》於1941年5月29日夜九時半在中央戲院放映優先場,也是義映場,為「香港婦女兵災籌賑會為教育難童義映」,翌日才正式公映。它亦提醒我們,當時正值抗戰,大半年後香港亦淪陷,此期間戲院公映大製作,固然是娛樂大眾,而影片的主題、內容,亦有維繫人心作用。

…….影片的預映及首映廣告,羅列大部分演員及其角色,有別於當時的放映廣告。廣告內,這樣介紹演和導:「戲劇鉅子唐槐秋飾孔夫子;第一流名導演費穆精心編導力作。」宣傳語句則形容此片為「至尊無上藝術不朽鉅構」,非常宣傳味道。今天看過這影片,多少體會到受制於戰時環境,製作上有諸多局限,但影片的構圖、影機佈置,效果攝人,把簡陋化為簡潔的影像力量。

↑預映及首映廣告,註有大量製作和演員的資料。(摘自圖書館舊報微縮菲林)

費明儀女士璇宮戲院獻唱

2017/02/27 at 3:13 p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香港戲院/九龍 | 2 Comments

1956_news←1956年4月4日《大公報》廣告:女高音費明儀小姐在65人樂隊伴奏下演唱。

…….延續前文懷緬王澤及費明儀。早前撰寫有關璇宮及皇都戲院的文字,找到1956年4月的一則廣告,關於費女士在璇宮獻唱,廣告稱她為「中國第一流女高音」,並安排65人大樂隊伴奏,指為「本港音樂史上的空前創舉」。

…….費女士在《律韻芳華--費明儀的故事》一書,憶述在1949年11月下旬,在父親帶領下「到跑馬地黃泥涌道拜候趙梅伯教授,當時趙教授剛來港不久,女高音韋秀嫻是他首位學生,我則成為他到香港後的第二個學生。」回看上述報章廣告文字,可見幾年下來,她已闖出名氣。

……五十年代初,費女士已有公開演出。報章報導,1951年1月18日中英學會管弦樂團於皇仁書院大堂舉行演奏會,25日則轉到九龍拔萃男書院禮堂演出。演出的多項節目,包括「趙梅伯教授得意高足費明儀女士表演女高音獨唱節目」。

1951_news…….可惜我未有機會欣賞這位歌唱家演唱,反而在其他場合聽過她發言,都是有關電影,細緻點,均關於她的父親、名導演費穆。

…….1997年春,中華文化促進中心與藝術中心合辦「早期電影大師費穆回顧」,規模頗大,包括放映、展覽,更於3月23日進行全日的研討會,與會講者近20人,包括費明儀、韋偉及金信民等與費穆關係密切的人士。當年我也認真的臨場,轉眼廿年,當天大家說的,印象已很模糊,依稀記得費女士分享父親未能完成遺作《江湖兒女》,終由朱石麟接手執導的些許往憶。

…….另一次,2009年4月1日,失佚半世紀、費穆攝於1940年的影片《孔夫子》,以「經典再現」之姿再現當屆香港國際電影節的「大師級」項目,我立刻在訂票單下剔,猶恐買不到一票,心下視之為大事件。這夜7:30是影片經修復後首次公映,費明儀與影片監製金信民的女兒金聖華教授,一同以嘉賓身份出席,向觀眾講話。

↑(右圖)1951年1月《工商晚報》刊登的照片,圖說:費明儀女士與趙梅伯教授在練唱。

Next Page »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