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洲金門戲院義映籌款

2019/07/14 at 3:21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香港戲院/港島 | 2 Comments

↑1960年6月23日,長洲金門戲院映義一天,為受颱風瑪麗災情影響的居民籌款。圖中(橙線)見戲院外牆的「Golden Gate」字樣。(圖:長洲華商會)

__早前查看公共圖書館網上資源圖片,見多幀關於金門戲院為颱風受災者籌款的照片,照片源自長洲華商會。1960年6月上旬颱風瑪麗襲港,造成廣泛破壞,長洲乃重災區之一,於是透過義映《白蛇傳》(估計是1955年粵語片)一天,為島上受風災影響的居民籌款。除了金門戲院,長洲戲院也有參與義映。

__查1960年6月22日報章刊載信息:「長洲金門戲院主人鍾鈞,義不讓人,定於明(廿三)日義映一天,收入所得,悉數撥送急賑會,救濟當地災黎。」

__金門乃長洲的第二家戲院,於1957年1月30日(農曆年卅)開幕。該月初報章介紹:「該院由李卓文則師設計,有舞台及新藝綜合體銀幕設備,新型座位八百個,院前為三層式,樓上為機房及寫字樓……聞係由港商布樹、鍾鈞及長洲商界黃承業等所投資,將來可能開演粵劇。」

←金門戲院約於1963年易名金龍戲院。(圖:Cinema Treasure網站)

__戲院趕及於農曆年檔期啟業。雖在離島,但仍安排大型的開幕儀式。報載:「十二時舉行雞尾酒會,赴會嘉賓有電影界趙樹燊、關文清、羅明佑及當地紳商數百人,由該院總經理布樹、副總經理鍾均、經理廖思慎殷勤款接。」緊接由院方負責人致辭,並請麗兒剪綵,之後放映局部伊士曼七彩電影《嫦娥奔月》(1956)。該片即由大觀出品,麗兒參演。

__該戲院建築早已移平,現為金龍花園。戲院清拆前稱為金龍戲院,由金門變金龍,查《1963年香港年鑑》(回顧1962年)內「戲院業」資料,該院仍稱金門戲院,地址是「長洲大菜園路一號」,而《1964年香港年鑑》(回顧1963年),院名已改為「金龍」,故戲院應於1963年易名。

Advertisements

文士戲緣:也斯寫柏林戲院

2019/07/04 at 6:32 am | Posted in 外地戲院 | 2 Comments

↑位於柏林、由Arsenal – Institute for Film and Video Art營運的戲院Kino Arsenal,
已於2000年停業,該機構另覓址經營共兩片銀幕的Arsenal cinema。

__從舊剪報堆中找到1999年5月17日《明報》中也斯寫的一篇短文〈影迷〉,記下他該期間在柏林路上漫走的體會。他提到沿公侯大道兩旁走,找到放映荷李活電影的戲院,卻非心儀之選:

……你不滿足,想看放映藝術電影的小影院,於是就阿辛諾、巴比倫、FSK等一一按址尋去。在破舊的大樓、無人的一區,貼滿了破舊的海報隨風招展。……你想看舊的表現主義默片,你找到十字山區的老電影博物館。你對歷史的題目感興趣,你找到歷史博物館每晚的放映場所,然後發覺節目裏有不錯的五、六O年代電影。……巴黎影院在放映《秋天的故事》。動物園附近有獨立短片與錄像節,康德街的電影院在放畫家培根的傳記片。選擇一多,你就不致於太一面倒。

  那最近重新開幕的樸莰坦廣場看電影,又是完全不同的經驗!這裏幾個月前不才是一個破破爛爛的地盤嗎?怎麼忽然搖身一變成為熱鬧的購物中心了?……如果有一天阿辛諾那樣的電影院都不存在,如果未來只剩下樸莰坦廣場那樣一律的複式小影院,我會覺得很可惜的。

↑位於柏林的Kino Babylon,坐落古舊大樓,屬藝術戲院。

__曾幾何時,我也有他這種心情,在歐陸城市,拿着老舊戲院的介紹,「一一按址尋去」。此時此刻,縱有空檔,卻已沒有心情。這是一篇散文,非指南,提到的戲院或道路名字都是譯音,我嘗試查找一下。文末提到的「樸莰坦廣場」,或是誤植,我估計是「樸茨坦廣場」,或稱「波茨坦廣場」。想起電影《柏林蒼穹下》那尋找波茨坦廣場的老者,覓覓尋尋,走進一片泥濘曠地。看也斯的記錄,說已發展為購物中心,現在查看,該處的CinemaxX綜合影城備有19張銀幕,同期有多達52部影片放映,是你我熟知的現代商場戲院。

__至於「阿辛諾」,應是Arsenal – Institute for Film and Video Art所營運的戲院。據Cinema Treasures資料,自1970至2000年,其經營的Arsenal Kino共有170個座位,大概是也斯當時接觸到的戲院。2000年後,戲院遷往新址,成為共兩片銀幕的Arsenal cinema。

__「巴比倫」估計是Kino Babylon。從資料所見,位於一幢古舊大樓內,原有1200個座位。同樣據CT,因建築破落待修,1999年前,僅維持68座位的小型放映空間。後經大規模重修,現為共兩片銀幕的戲院。

文士戲緣:喬志高投稿幔影

2019/06/27 at 4:27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2 Comments

→1926年7月皇后戲院影訊介紹該院已推出夏季期刊,以及第16期《幔影》雜誌。後者「每本收回郵票五仙」,讀者須攜郵票到華人行明達公司索取。

__翻譯家喬志高(原名高克毅)在其「美語新詮」叢書載有〈寄香港讀者〉一文,憶述少年時代居於上海,因酷愛電影,廣閱電影雜誌,包括香港皇后戲院的《幔影》,後來更投稿該刊:

  一九二O年代末期,我同先兄肆業高三和大一的時候,課餘合作投稿上海和香港出版的幾種電影雜誌,署名用的是哥哥的表字「建華」(!)

  在香港方面我們投稿的對象,是大概與皇后戲院有關係的宣傳刊物、一份小型雜誌名叫《幔影》。這份期刊……內容和編輯都有相當水準。我們經常替《幔影》撰稿,也同雜誌的編者們魚雁往來。事隔七十多年,至今還記得這班神交文友的姓名或筆名:他們叫諤諤、黃天始、梁積臣、勃靈,還有幾位一時想不起了。其中尤以諤諤(原名吳羆士)跟我們通信最密……

  記得當年米高梅公司攝製的文藝鉅片Ben-Hur(1925年默片版),上海譯名《賓漢》,港譯(粵音)《賓虛》。「高建華」寫了一篇介紹文字:「Ben-Hur到底面世了」;片子先到香港上映,稿子也就被《幔影》搶先發表。諤諤來信興奮地報告說:「《賓虛》到底在香港面世了!」

  今天我每趟來訪香島,穿過中環皇后戲院舊址的那條小街「戲院里」,總不免緬懷往事……

↑於「孔夫子舊書網」找到這份1927年第6期《幔影》雜誌,但缺封面及封底。右圖為Gloria Swanson(比利懷德導《紅樓金粉》﹝Sunset Blvd., 1950﹞的女主角)演出的《情海南針》(The Love of Sunya),於1927年10月5日在皇后戲院公映。左圖為內頁文字。據該網頁示,雜誌乃「明達有限公司廣告部刊贈」,由「李勺言主編」。

道聽塗說戲院放映新科技

2019/06/11 at 4:09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新界 | 2 Comments

↑刊於2019年香港國際電影節小冊子的MCL院線廣告,介紹院線麾下戲院的設施。

__近年國際電影節節目小冊不乏各大院線的廣告,查今年的一冊,MCL院線推介其戲院的放映設施,一列排開以四間院的放映廳作背景,列出四款設施,號稱「Revolutionary Cinema Technology」。按該廣告示,去年中開業的Movie Town備有兩項號稱全港首家擁有的設施:「4K Onyx Cinema LED熒幕」及「READD cinema」。對這類專有名詞,總歸是一頭霧水。

__2018年6月7日,Samsung發出的新聞稿指出:「香港首間Onyx Cinema LED熒幕影院於今天在沙田新城市廣場的全新戲院MOVIE TOWN開幕;成為繼首爾、上海和荷里活之後,全球第七間配備Onyx Cinema LED熒幕的戲院。」

__新聞稿形容該款熒幕「能夠呈現出最真實、富深度的顏色及達到純黑效果的影像內容……具快速反應時間,在播放高速動作畫面時,亦能提供清晰、富動感的電影內容,減少了動作模糊的情況。每一個動作細節均清晰可見,觀眾可以享受順暢的動作畫面,完全沉浸在電影的情節當中。 」

__同時,又指該款熒幕「有別於傳統投影的放映方式,提供更佳的影像質素、技術性能和可靠性,適合在各種不同場地使用。其4K影像是業界首個獲得數碼電影聯盟(Digital Cinema Initiatives ,簡稱DCI)認證的戲院熒幕,糅合先進的LED技術和支援高動態範圍(HDR),將最真實的畫面搬進大熒幕。」

__讀着仍是一頭霧水,只留意到「有別於傳統投影的放映方式」,言下之義,即並非投映,而是如電視般從顯示屏播映出來?只能加個「?」向知情者請教。新聞稿亦採用「熒幕」(原文用「螢幕」,我按報館用「熒」字),而非「銀幕」。有機會我亦會看一看。

父母雙膝,溫熱的戲院入門椅子

2019/05/28 at 6:35 am | Posted in 光影絮言 | 6 Comments

↑刊於2008年2月17日,惜欄名誤植,應為「破戲票 碎故事」

__晃眼五月已盡,回看上一帖已是一個月前的事了。惱人的春季,心情就如窗外密結的烏雲、灑個不停的雨水,周遭朦朦朧朧,不清不楚,或許因眼眶濕潤。人生總有起跌失落,縱有預期,以為有了心理準備,但真正失去時,仍難釋懷。

__往昔的片段依稀,只因近幾年的每一幕都深刻,再沒有和戲院相關的情景,即使在家中放些我以為她看得懂的舊影像,年邁長者總歸無法投入。談戲院經驗,大部分人都有戀事章節,我沒這福氣,有的就是和家人同行的細碎畫面,也滿溢感恩,非戀事,但有情意。

__2008年2月中,曾在報章刊短文〈一家人看賀歲片〉,提到:

__「昔日由父母帶子女看電影,歲月推移,倒過來伴同雙親看戲,雖未至於完全沒有,次數肯定少得多。」

__「由小到大,看戲伴兒轉又轉,父母同學戀人到侶伴,不是一個人起,但可能一個人終,但慣於結伴上戲院的,或許寧捨戲院而不願獨行。人生的路程是一個環狀模式,未懂走路的小人兒,舞手動足,走不出一張牀的範圍,慢慢能越過牀,踏出家,衝破路,闖出城,足跡遍天下;高峰過後,退回城、路、家,再次困到一張牀的範圍,一舉一動都要人照料。看戲的路程倒不同,父母雙膝這張溫熱的戲院入門椅子,是一去不返的。」

__近年,這種種感覺越見顯明,至今人面已非,感覺自較11年前寫時更強烈。

荔枝角戲院:CGV Cinemas

2019/04/24 at 9:12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九龍 | 4 Comments

↑CGV戲院位於D2 Place第二期,商廈外牆高懸的條幅,
以韓星孔劉作賣點,戲院其中一映廳命名K Star,餘則各有名稱。(小圖)

__位於荔枝角區的另一家戲院CGV Cinemas。早前在附近工作,有天跑去看望一眼,來去匆匆,聊作記錄。戲院設於經翻新的工廈,位處10及11樓,入口則設於11樓。

__對這類型戲院,始終不習慣,少了心目中對戲院的觸感。首先要在樓下等候升降機前往11樓,抵達後,面向低矮的樓層,心下又冷了一截。無疑,大堂毋須配備高聳的天花,但仍有這種印象,大堂該有一定看頭。反而通往洗手間的暗黑走廊頗別緻,相當闊落,空間十足,且男女共用一處漱洗盆,頗特別,雖則經繞路才能前往。

__說了這麼多,顯然只有外觀,沒有內進。戲院的四個映廳是打通兩層樓構成,單看圖片,仍見有一定空間,實際情況不太清楚。

↑戲院由韓國院線CGV經營,造訪這天,大堂飾有Marvel經影像化的漫畫人物Black Panther及Iron Man。大堂挺闊落,一如其他新設戲院,有桌有椅供休憩。當然,小食部比售票處更搶眼。

__查看戲院網站,有時稱戲院為「CGV影城」,亦有稱作「CGV影院」,屬CJ集團旗下,既是韓國最大的國際連鎖影院品牌,亦聲稱是全球第五大影院品牌,於全球7個國家擁有及經營超過457間影院,但另一則資料卻指出「現時擁有420家高端影城和3,239塊高品質銀幕」。

__CGV於2006年與上海電影集團公司在上海開設戲院,及後在香港經營寶石戲院,一般相信以此作跳板,毋須與內地公司合作下,在當地發展院線業務。不過,目前CGV的網站並沒有提供寶石戲院的資訊。

__戲院的一個賣點是設「孔劉館」,筆者望文生義,以為至少有一個小角落介紹這位韓星。但遍找不獲,於是向職員請教,才知僅把其中一院以「孔劉」為題,那兒懸起若干該男星的照片而已。原來如此,難得職員挺細心的向我這位大叔解釋。

荔枝角戲院:麗新戲院

2019/04/12 at 4:06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九龍 | 2 Comments

↑位於麗新商場的麗新戲院入口。(摘自《香港01》報導)

__感謝網友分享關於麗新戲院的點滴。提到《雷洛傳I》,影片於1991年9月公映。我僅到麗新戲院看過關錦鵬導演的《阮玲玉》,該片稍早一點公映,是1991年2月,查看留下的戲票,我於3月入座,記憶中已是映期的末段。

←分別於1988年2月10及11日刊於報章聯合廣告

__為何選擇該院?已忘了,大概是下班後順道去看,荔枝角總歸是回家路上的一站,說不定也貪圖看看該新院,但我疑惑何以生起這種想法。

__曾在拙作《憶記戲院記憶》寫下麗新的點滴,這網誌則沒有,於是又補充一則。麗新於1988年2月11日啟業,查舊廣告,兩映廳均放映賀歲大片《飛龍猛將》。

__查該聯合廣告的資料,有以下兩段信息:
「榮獲嘉樂院線映權」
「憑票尾在麗新商場購物可作現金三元使用」

__新開業的MCL長沙灣以「時光倒流二十年,當年今日價$45」作招徠。如此確鑿聲稱,大概有過明證,我則不太肯定,手邊僅有的這張1991年初戲票,索價僅$33,要是時光再倒流多十年,大家定然更高興。

__麗新於1997年7月28日結業,兩院最後放映的影片為《迷失世界》和《記得香蕉成熟時2之為你鍾情》。

麗新戲院 Lai Sun Cinema 1/2
地址:長沙灣道麗新廣場
開業年份:1988年2月11日
結業年份:1997年7月28日
座位:353/355

 

電影節裏的華坦

2019/03/31 at 2:51 p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九龍 | Leave a comment

左起:《天涯是我家》(Vagabond, 1985)、《寫珍集》(Jane B. for Agnes V., 1988)、《武林盟主》(Kung Fu Master, 1988)、《同是天涯拾荒客》(The Gleaners and I, 2000)

__3月28日晚上到Premiere Element看《艾麗絲看華妲》。院線雖變,竟同樣安排去年看《奮鬥》的大院(6號院),感覺良好。影片開首,華妲安坐劇院,指這兒已改為戲院。心想是哪一家呢?翌日尋找資料,赫見其生卒年份同時填上數字。華妲的家人於3月29日公佈她病逝。

__一天前,還看着熒幕上生鬼活潑的她,當中提到:「我今年90歲,80歲那一年,覺得要做點事,毅然拍攝了《沙灘上的華妲》。」那一年,我也在電影節欣賞該片。近年電影節選映華妲的作品,我常會進場,源於對其紀錄片《同是天涯拾荒客》印象深刻。

__畢竟是後來者,對華妲早年的作品了解不多,幾年前電影節選了她的首部劇情片《短角情事》,也看了。今次這齣自傳式紀錄片《艾麗絲看華妲》,回溯創作歷程,大概是年屆九十,給自己一張成績表,挺了不起的。華妲創作力強,從紀錄片所見,她近年更把對影像、攝影的強烈觸覺用到裝置藝術,探索周遭的人與事,和她的電影作品無異,既關注社會,又富趣味。

__片中她檢視自己的若干作品,如她說:「去片。」從片段中,看到當中的果敢創作態度。華妲乃香港國際電影節的常客,紀錄片憶述的不少作品當年也曾在電影節公映,意外的是,部分譯名沒有被採納,而另作他譯,像以下的舊片名便消失了:

__《天涯是我家》(1986年,第10屆)
__《武林盟主》(1989年,第13屆)
__《同是天涯拾荒客》(2001年,第25屆)

__有趣且富八十年代中期風味的《寫珍集》(1989年,第13屆)則保留。影片開始時,看到是由「安樂影片公司發行」,心下一凜,竟然會在正式戲院公映,難免想到:是否不應先睹為快。然而,此間倒欣慰已看了。既是電影節的常客,相信會有回顧專題吧?我估計。

荔枝角戲院:MCL長沙灣

2019/03/28 at 3:35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九龍 | 6 Comments

↑戲院的大堂頗為寬敞,共四個映廳,屬小型廳。
據院線資料顯示,1至4院的座位分別為94/112/106/106。

↑時至今日,難得設向街的大門。朝福榮街的入口,
拍攝當天置有「大黃蜂」模型作裝飾。

__早前因工作關係,到荔枝角走了幾遍。這區最近多了兩家新戲院,因利乘便,前往張看,首站到麗新商場的「MCL長沙灣」。

__MCL麾下這家新院,於本年2月2日夜開始營業。途經的這天是周末,人流還不太弱。上世紀九十年代,該商場曾設麗新戲院,共兩個映廳,屬於當時的迷李戲院。我曾於該院看過一次電影,不過,對其內部情況已沒有印象,僅對映廳面貌有幾個模糊的定格,已不能在此顯像。

__因此,今天再臨,見其頗為寬敞的大堂,不無一點驚訝,骨子裏仍隱然看到上世紀的戲院格局。同一地點,戲院變酒樓,酒樓又回復戲院,兩個映廳的佈局已不合時宜,變成四個映廳,當中的規格多少可以想像。

__實在,進院的意欲不強,於此作個紀錄而已。商場一側張起的廣告示:「時光倒流二十年」,正場票價$45,又不失為吸引的賣點。

↑向商場內部的入口。

↑三月初拍攝此照片,仍見到以「$45」一票作招徠。右為向福榮街入口的大門。

2019年看1927年配音樂默片

2019/03/23 at 4:03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香港戲院/九龍 | Leave a comment

↑2018年12月《七重天》在三藩市默片影展放映,地點在Castro Theatre。曾於該院看過一次電影,置身偌大的放映空間,被壁畫、雕飾、吊燈包圍,印象難忘。舞台中央的風琴,至今仍會邀請琴手彈奏娛賓。圖中見音樂池左方備有鋼琴,為默片作現場伴奏。

__電影節開鑼,我亦算「開齋」。猶幸放映當天查看一下,差點因錯記日子而遺忘進場。首齣看1927年出品的美國默片《七重天》(7th Heaven),地點是Festival Grand。

__戲院提供1號院供放映,去年在此映廳看《近松物語》,屬中型廳,骨子裏懷念該影城備有的大型院。當然,不能苛求,尤其是放默片,這天觀眾亦見寥落。完場時,與年輕觀眾同走,隱若聽他們談復修,提到該片的音樂,可能復修自當年的拷貝。

__驟聽覺奇怪,既是默片,菲林上應沒有聲軌,音樂相信是後來配上去的。不過,查看資料,該片在公映後數月,因大受歡迎,電影公司再製作了加入配樂和主題曲的拷貝,至於這個是否復修自該個拷貝,亦難肯定,而影片近結尾亦出現了主題曲《Diane》。

__查看訂票小冊,僅有資料顯示拷貝屬「默片配樂」。其實自己心內希望是有現場伴奏,放映將更生色、更接近那些年的觀映趣味。若再貪婪一點,能在古老的大戲院看就更妙。《七重天》去年12月在三藩市默片影展的「A Day of Silents」環節放映,地點在二十年代建築物Castro Theatre(見上圖)放映,甚富味道,同時由Mont Alto Motion Picture Orchestra作現場伴奏。

↑《戰中勞燕》(7th Heaven)1928年3月18日在皇后戲院首映。

__是次選看,多少因之前翻讀2018年倫敦電影節訂票小冊時見到此片,該電影節放映時,安排了Costas Fotopoulos作現場伴奏。想一想,影片在香港首映時又怎麼樣?

__電影於1927年5月在美國公映,及至1928年3月18日(星期日)才在香港的皇后戲院首映,當時的譯名是《戰中勞燕》,把重點放在男女主角因戰事而勞燕分飛的哀情,反而原片特別強調的「七重天」(片中搭建升降台呈現七層樓的空間)則隱去,失卻那超越階層的浪漫感。

__當時放映哪個版本不太清楚,單看報章簡單的廣告,未太清晰有沒有現場伴奏。較特別是,於六時及九時一刻的晚上場次,安排了Aileen Woods女士演唱主題曲《Diane》。

Next Page »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