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麗宮前傳:夜總會時期

2018/09/17 at 11:27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3 Comments

↑1978年3月7日碧麗宮刊於報章的廣告,當中文字如是寫:「在亞洲最負盛名的碧麗宮,欣賞世界一流精彩節目;在最出色的樂隊演奏美妙的音樂下盡情跳舞;享受名廚精心烹調的美饌佳餚,只收$100!」當時其中一個表演項目為:「由倫敦專程來港的碧麗宮幻彩歌舞團演出最新節目《幻彩星輝》」。

…….翻看舊報,有這麼一幀廣告。微縮膠卷保留的版本頗不濟,照片中人物烏黑一團,面目模糊,但仍看到一群藝人落力演出,隱隱然透着一股嘉年華式的熱鬧繽紛。

…….於1975年9月4日開幕的碧麗宮(Palace),是一所夜總會,除了駐場歌手,還廣邀藝人表演,歌舞到雜耍,格外繽紛。1975年11月8日,碧麗宮在中文報章刊出廣告(左),如此介紹:「碧麗宮是本港第一所國際性的夜總會」,甚至號稱「香港人引以為榮的飲宴娛樂中心」,消費方面:「全晚消費,每位僅七十五元」,此項消費已包括小賬,顧客除可享用中西菜式晚餐,更可欣賞現場表演,該期的演出項目包括台灣歌星包娜娜演唱、巴黎藍鐘美女艷舞團、英國木偶戲王表演,以及大樂隊演奏。

…….當中較特別是,強調:「來賓可穿便服入場」。猶記我九幾年時曾進巴黎麗都觀看表演,有所謂「Dress Code」,我不得不穿了西裝褸進場,很失禮,西裝也沒有一套。

…….當時中式夜總會盛行,歌星演唱是重要一環,碧麗宮開幕首月便邀請甄妮駐場演出一個月。當時甄是台灣紅歌星,還未演唱《奮鬥》一曲。其他登場演唱的歌手尚有楊小萍、仙杜拉等。

…….碧麗宮開幕前,以憑其瑰麗豪華引來注視,報章介紹指它「佔地一萬六千呎,樓高廿四呎,全無牆柱阻隔……劇院餐廳酒樓兼備,地板分成三級,即使在任何一級就座,面對舞台表演節目,可以一覽無遺……中式喜宴可連開百席,酒會式可容一千六百人,劇院式座位可容一千二百(人),舞會式及夜總會式各可容九百四十人。」

…….可見其多用途特性。1976年4月11日的一則報章廣告(右),斗大字樣示「Palace Disco」,指出該個周一,既有現場樂隊表演,且「播音界著名的奧東尼(Tony Orchez)又會播放最新唱片,供給最精彩的跳舞音樂。」入場費僅$20(包括加一服務小賬及飲品兩杯),看來是以年輕人為對象。

……1976年7月在利舞台舉行的環球小姐選舉,逾七十國佳麗參與,絕對是城中盛事,而賽後的派對也是在碧麗宮舉行。如此華麗的娛樂場所,運作了不過四年而已。

Advertisements

舊時影:陳復禮的攝影

2018/09/14 at 6:57 am | Posted in 離題萬丈 | Leave a comment

←展覽場刊封面照片:「石板街/香港/一九六零年代初」。照片的光影剔透玲瓏,穿短衫的婦女以孭帶背着孩子,絕對當年情。直立招牌寫下「聯記精車眼鏡」,也很特別。

…….報載攝影名家陳復禮日前(9月11日)辭世,享年102歲。有關報導介紹:「作為中國式『畫意攝影』的代表者,陳復禮與吳印咸、郎靜山被攝影界並稱為『華夏三老』。」個人絕對是孤陋寡聞,對陳先生的認識很淺,這三人中,對郎靜山的了解反多一點。

…….想起多年前在澳門一天遊,不經意走進盧廉若公園,無心插柳下欣賞到公園春草堂的攝影展,題為「浮生光影:陳復禮的黑白世界」。起初以為是以澳門為中心的黑白攝影展,那一期也頗流行這類懷舊影集,細看下才知道不是,作者是以香港為基地的攝影師,作品既有紀實攝影,亦有如水墨畫的攝影作品,記下靈秀的水山,配以題字,是某段時期流行的拍攝和呈現手法。

…….翻查資料,原來已是12年前的舊事。展覽在2006年9月22至28日在澳門舉行,僅六天展期,也讓我湊巧碰上,是緣吧!事隔逾十年,印象模糊,僅留下一冊精美的場刊。當中指出:「今年適逢陳先生90華誕和從事攝影創作60年,成為中國攝影界的一件盛事。為此,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和香港中國旅遊出版社聯合主辦了『浮生光影:陳復禮的黑白世界』展覽,今又巡展到澳門。」該次展覽亦由澳門攝影學會合辦。

→場刊內頁所載照片。上:「德輔道西/香港/一九六零年代初」、下:「筲箕灣/香港/一九六零年代」。

…….關於陳先生的創作歷程,場刊指:「主要展出陳復禮先生在1950至1970年代所拍攝的黑白照片。在這批作品中,一部分拍攝於戰後的越南及泰國,它們是陳先生早期於東南亞一帶生活的掠影。陳先生於1950年代中期定居香港,一直保持業餘攝影家的身份。」

…….對於藝術我不懂,從觀賞角度,倒愛紀實攝影,尤其昔日以黑白菲林拍攝的作品,經黑房仔細的沖洗顯影,出來的圖像雖注入美化痕跡,紀實稍減,但隔代回看,那種光暗反差強烈、影像層次分明,美得教人心動,不期然對昔年素樸的生活神往。無疑當年的生活填滿不如人意的艱困,但安貧樂道、易生滿足的情懷,卻教人惦念,從中更能體會到把複雜還原為簡單,騰出空間平靜思緒,原宥他人。

「仙鳳鳴」舞台上的布幕

2018/09/05 at 4:25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香港戲院/九龍 | Leave a comment

↑1959年2月8日,仙鳳鳴劇團為深水埗街坊福利會籌款義演。
開演前主事人在舞上合照,身後見劇團的舞台布幕。(摘自《華僑日報》)

…….2016年8月到文化中心大劇院看陳寶珠、梅雪詩演出的《牡丹亭驚夢》,印象中(僅兩年,已不太肯定),未開演前,舞台上降下的幕,以投映模式,顯現多幅和場刊一式的圖像、劇名等,一張投映幕現出多種變化。

…….不知道《牡丹亭驚夢》開山演出時,舞台所覆蓋的布幕會是怎個模樣?得請教前輩。時間追溯至1956年11月19日,第二屆仙鳳鳴劇團於利舞台開鑼鼓,頭台演「唐滌生新編哀感頑艷名劇」《牡丹亭驚夢》,一眾佬倌齊整上陣:任劍輝、白雪仙、梁醒波、靚次伯、任冰兒、蘇少棠,如此陣容,教隔代戲迷欣羨。

→1956年11月18日報章廣告,預告《牡丹亭驚夢》於翌晚在利舞台首演。

…….兩年多之後,1959年2月8日,深水埗街坊福利會為興築學校、贈醫處等,特邀仙鳳鳴劇團於當區開鑼鼓演大戲,籌募經費。由當天起開演,劇目包括:《陽春白雪兩爭輝》、《帝女花》、《跨鳳乘龍》、《九天玄女》、《蝶影紅梨記》、《西樓錯夢》、《紫釵記》及《牡丹亭驚夢》等,均屬該團戲寶。

…….戲是在當區蓋搭戲棚演出,如神功戲模式。報章報導事件時,刊出一張主事人在舞台前的合照,背後隱約看到垂下的布幕,上繡「仙鳳鳴」三字。不知道在其他場地演出時,是否也懸起這幅布幕?同樣,其他戲班開演時,是否也有他們本身的布幕?

…….半年多之後,1959年9月14日夜,仙鳳鳴開演另一新作《再世紅梅記》,劇作者唐滌生在觀劇期間感不適暈倒,送醫搶救後不治,年僅46,誠為劇壇損失。

文化中心大劇院舞台布幕

2018/08/24 at 6:26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香港戲院/九龍 | 2 Comments

←1998年「法國五月」節目特刊,封面是畫家奧利維爾‧杜碧(Olivier Debre)。

…….今年電影節僅在文化中心大劇院看了一場《柏林蒼穹下》;開場前,再次看到舞台上那張布幕,畫作調子鮮黃、筆觸奔放。平日看劇場演出,不一定見到這張幕,像粵劇演出,降下的多為與劇目有關的幕。

…….卅年來保留了不少印刷品(免費取),其實挺喜歡,但來到這年紀,時間有限,該預早執拾物品,他日亦沒有人接收或處理,當棄就棄。整理期間,找到幾本「法國五月」特刊。有幾年該活動為電影專題製作獨立刊物,近年好像沒有,只收入整本節目特刊中,全冊很厚,沒有再留。

…….1998年這一本我印象尤深。當時在報館工作,猶記特刊封面的畫家奧利維爾‧杜碧(Olivier Debre)應邀來港,文化版同事採訪,同行的攝記曾在法國留學,十分雀躍,回來後話亦很多。不過,最後出來的版面,卻用了封面那照片作為大圖片。

…….重看此特刊,關於畫家作品風格的介紹,有這麼幾句:「與其作品緊密相連的色彩和力量與其所表達的情感再演繹由此渾成一體,最後必將會取代『符號』。自此之後,問題在乎『帶來一種能保留其動感力量的適當表現色彩』。」

↑大劇院布幕原畫稿,取自地氈公司Fort Street Studio網站,
資料示該布幕由Louis Vuitton基金委託創作。

…….每年法國電影節小冊子的中文部分相當「有趣」,這廿多年前「法國五月」特刊的文字也「厲害」。讀着這糾纏的中文字,相當迷失;當然我沒資格評論。同一段最末幾句,尚可理解:「他現在只從事自然繪畫,尤其是在戶外,在漫步或遊歷世界各地時擷取任何令他有所感的事物,其中一次旅程將他帶來香港,為本地文化中心大劇院揭幕繪製舞台布幕。」

…….那色彩鮮活、跳脫的舞台布幕,就是出自這位畫家的手筆。封面透視的寥寥幾筆,也多少感受到那種風格。畫家已於1999年辭世。

戲院東西之不羈的天空

2018/08/16 at 5:14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九龍 | 6 Comments

…….從舊物堆除打撈到上回的《驚情四百年》宣傳品,也找到當年的《不羈的天空》(My Own Private Idaho)明信片,再一次的奇洛里維斯,還有身故多年的里華馮力士(River Phoenix),猶記在油麻地的迷你大華戲院欣賞此片。

…….1992年香港國際電影節預告公映此片時,我便率先購票,同年教人引頸以待的還有《兩生花》(The Double Life of Veronique)。當時在電視台工作,料不到那期間要天天上班,白白浪費了兩張票,只能在正式公映時再看。

↑當年戲院發放的《不羈的天空》紀念品,
屬一式兩張明信片,放票房外任取。

…….若用今天的策略,這兩片的戲票是毋須先買,因影片已由泛亞買下版權,不日在港發行公映,但那時多少有先睹為快的心態,且二者都是話題作。以《不羈的天空》論,兩位演員已被談論多時,導演Gus Van Sant亦然,此前的1990年,國際電影節已選映他的《迷幻牛郎》(Drugstore Cowboy),不同的是,《迷》片是獲邀參展,及後被本地發行商相中,排在碧麗宮戲院放映,《不》片則是由本地發行商與電影節合作,提供拷貝供放映。幾年間,電影節的運作也起了微妙的變化。

…….說起此事便想到,兩年後奇斯洛夫斯基的《藍》、《白》也在這形式下在電影節放映。翻開訂票小冊看到中文譯名為《情迷藍寡婦》、《白撞大丈夫》,詫異中又覺熟悉,畢竟是商業發行西片的套路,但片名與影片的氛圍不太夾,後來很平實的用回《藍》、《白》。

↑《不羈的天空》明信片背頁。

…….《不羈的天空》和《兩生花》都在迷你大華戲院看的,是那些年的一間好戲院,在那兒看過不少電影。早前聽從事建築畫則工作的朋友說,該院的設計、音樂系統的安排都很精良,並曾進行多次音響測試調校(概略寫,或不準確,得再請教)。

…….另一個無甚關連的講開又講,約於2000年在嘉禾利舞台戲院(迷你)看了一齣美國片《雙子的天空》。之所以選看,大概被它詭異的色彩吸引,但出來的效果卻顯失色。影片和《不羈的天空》無關,只是英文片名喚作「Twin Falls Idaho」,或因此而出現《雙子的天空》譯名,如上所言,是一貫商業發行西片的套路;其實兩片的公映期已有八年的間距。

→影片海報我倒喜歡,簡單的佈局已帶出電影的黑色調子。

 

阮大勇的生鬼報章廣告畫

2018/08/03 at 3:17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Leave a comment

↑《英倫琵琶》在三家戲院重映的廣告,採用首映時的其中一張插畫;
《我愛夜來香》午夜場廣告,到正式公映時,廣告則以照片製作為主。

…….2018年書展共有兩冊關於阮大勇的書本,其一是本人參與撰寫的《一代畫師阮大勇》,另一則是海報收藏家林家樂為阮生出版的海報圖集。

…….猶記去年初夏,讀雜誌時已看到林的訪問,並提到該年書展將推出阮的海報畫集,文內更附有書本外觀的式樣,豈料事隔一年才出版。相對於畫冊,我們這本人家稱為「字書」。作為此書的「供字者」,也要建立內容架構及蒐集資料。電影海報絕對是阮生的一大成就,由紀錄片到坊間各種網站、畫冊都聚焦這方面,當我處理這書時,便想拉闊多一點。

↑《行錯姻緣路》及《天真有牙》兩片各維持了約兩周映期,由午夜場起計,
阮生為每片約繪了四款不同的畫稿。從上述兩張,
看到《行》片的漫畫人像傳神有趣,而《天真有牙》則展現細緻的筆觸。

…….本網誌曾記錄2016年阮生首次個展,當時便把文章主題放在報紙廣告上。我是挺喜歡他這方面的畫作,何況他進金公主的主要工作也是替報刊做廣告稿,故決定在書中闢出一章淺談。聽他說,這些當年畫的黑白插畫稿,都送到報館做版印刷,一去無回頭:「差不多全部掉晒!」說時亦流露可惜。

…….雖然今天仍可從舊報章找到這些廣告稿,但屬於印刷品,且印在報章紙上,效果不能與原稿相提並論。訪問時我帶給他兩張《提防小手》的廣告稿給他看,他越看越感興味:「畫得很生鬼!」當天的心境與手法,今天已無法重拾。

…….寫作期間我找了不少八十年代以還的廣告稿,種種原因,在書中只能展示很少數。那麼就借這兒一角,多貼幾張。

新書本:阮大勇的畫師人生

2018/07/20 at 4:12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Leave a comment

↑7月19日的講座上,(左起)阮大勇和盧子英
暢談畫人畫事。(攝影:鄧達軒)

…….昨天(19/7)出席了阮大勇和盧子英的對談講座,亦是多年來我首次出現書展的講座。該講座隨新書《一代畫師阮大勇》而來。縱然該書的執筆人是我,但礙於不擅詞令,還是當聽眾好了;事實上,阮和盧可說是對談的好拍檔,大家認識良久,分別為插畫和動畫界的資深工作者,好多偈傾。

…….回想去年五月,應出版社邀請參與該書製作,主責訪問阮先生,並撰成文章。此前我也偶有想法,深感阮生和他的電影海報、插畫很值得輯成書本;之後坊間有相當多關於他海報的資訊,而許思維也替他拍攝了記錄片《海報師》。

…….是次我的職稱為「筆錄」,但對這題材很感興趣,所以也視作個人作品,十分投入;亦源於喜歡,寫來也相當順暢,很享受。這次記錄阮生的人生歷程,也揭示香港發展的多個側面,譬如他五十年代末在尚未開發的荃灣區當紗廠職工,他的憶述領我至當年荒蕪的市郊;又如他在六十年代中加入廣告行業,見證香港城市化的步伐,更別說他與港產片同步邁進的歲月。

…….過去曾在這兒談及,當年在澳門,我還是個初中生,天天途經住處附近的麗都戲院,該院乃金公主院線在澳門的戲院,其一列玻璃門貼滿行將公映電影的海報,和阮生的漫畫化海報於此結緣,已滿喜歡,惜無法擁有,能做的是剪下雜誌廣告,那些廣告我現在仍保存。

…….那時當然不知道海報的原作者是誰,而我並沒有讀《玉郎漫畫》(僅在報攤看到,對那些可愛的封面也喜歡),故我較一般畫迷遲認識阮生,直至讀盧子英1992年的海報書,終把腦海中喜歡的海報和作者連線。今天能和他們二人共叙一堂,總感到很神奇。

…….最早於2013年,因替某雜誌採訪李小龍畫展而首次與阮生見面,後來又因其他工作大家再接觸,是次有更多機會面談。他笑言以往有口吃毛病,言談結巴,性格內向,通過這次訪問,深感他已從這些困阻中突破,變得健談、開朗。他說話有條不紊,廣東話的用詞也頗到位,很有趣,凡此種種令我的寫作順利,一位很好的受訪者。

→《一代畫師阮大勇》已於7月18日推出,首站於書展中華書局攤位發售。

藝術中心電影院重新命名

2018/07/16 at 2:17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2 Comments

…….報導指香港藝術中心地庫戲院轉由古天樂的電影公司贊助,於本月19日起命名「古天樂電影院 Louis Koo Cinema」。古氏的公司指「當中所放映的電影將會是由新一代本土導演、台前幕後及製作人等親自揀選的……」

…….古氏乃該院的第三位冠名贊助者,本網誌也曾懷緬該院點滴。該院也不斷「優化」,藝術中心資料指出,2013年1月8日,該院「獲香港電影發展基金資助整個翻新工程主要經費,提升為3D數碼電影院,兼容高清、數碼及3D裝置,更附設聽障與視障專用設施,成為香港第一間設有無障礙設施的電影院;而座位數目,則由過去的193個座位重新排列至現在的119。」

→→→照片以非智能手機攝於2013年,「咔察」一聲,即招來職員警告,抱歉!

…….回說古天樂,近年他一直任電影節大使,相當熱心推廣看電影。早前見他與幾位當年被捧新星現身古巨基演唱會,想起那些年某周刊的封面故事--張國榮點名三位會走紅的新星:古巨基、鄧一君及古天樂。此一推斷不失準確,雖非百分百,畢竟星途起落多少看命運;若論喜歡,個人對前二者還強一點。

…….二千年前後,任職報館,同事中有位資歷較淺的小妹妹記者,有天接獲指令,替副刊專訪古天樂,無疑是快樂任務。後來聽她分享,聯絡古氏竟能直接找上,約訪問十分順利;當時古氏已冒起,影視兩忙,但他沒有聘用經理人,事事自行安排,訪問當天也是獨個兒現身,沒有一大群人簇擁而至。

…….印象中記者有此分享,當時聽着也覺特別。有別從前,那時開始,藝人(尤其受捧新人)外出如出巡,有位當年新星憶述,連保母、助手、整妝人員等,「一架車都唔夠坐」。猶記九十年代中在《明周》工作,見同事邀約藝人「影靚相」(那時該刊還用靚相做封面,其他刊物已逐漸進入粗微粒偷拍照年代),還要藝人自行帶衣服及化粧,那多少是上一代的操作。

…….轉眼差不多是廿年前的事,古氏今年獲金像獎男主角,至於那位小記,當年僅短暫共事,不久後她便轉職教師,不知近況如何?

記在瀏覽率過百萬這天

2018/07/13 at 3:33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16 Comments

↑網誌統計表,截圖於2018年7月9日早上,瀏覽率是1,000,014。

…….礙於抱恙,這一貼寫了好幾日。本網誌首貼「澳門麗都戲院」於2006年7月30日發放,至本月底,網誌算是慶祝十二歲生辰。開始寫本貼時(2018年7月9日)的瀏覽率是1,000,014,此間續寫,即五天後,瀏覽率緩慢地爬升至1,000,391。

…….其實寫了十二年,瀏覽率才剛過百萬,說來是該覺得失禮,不宜宣告。但是,總歸是欣慰的,算等到這一天,畢竟並非甚麼具震撼力、足以一呼百應的網誌,何況今天處處見KOL,寫網誌?人家也驚異的問:乜你仲寫架?

…….回看也是慚愧的,即使最初也沒有甚麼雄心壯志,亦不過以雜文形式,零零散散記一點,但始終無法較有系統地建立一個分類清晰、內容詳實、角度新穎……諸如此類具特色的網誌。時至今天,偶遇公私事忙的日子,更每隔良久才有一貼。

…….但也不要緊,仍有興趣寫,就寫吧,多少屬自娛性質,毋須太執著。謹以短文與眾互勉。

逸園狗場,我的零距離

2018/07/05 at 4:52 am | Posted in 澳門戲院 | Leave a comment

↑澳門逸園狗場正門(取自澳門風光幻燈片),約攝於七十年代。

…….澳門逸園狗場結業,新聞之一是領養格力犬。過往有傳言,相對於退役馬能頤養天年,退役犬據說都被人道毀滅;今次提出領養,但數量眾多,不知這類跑狗是否適合一般家居飼養?

…….我在澳門台山區居住了14年,勉強說與逸園毗鄰,每天往還學校都沿提督馬路走,只路過狗場外圍的高牆,不會經大門。嚴格來說,那高牆應屬蓮峰球場外的高牆。我總是日間經過,狗場入夜後如何熱鬧,未嘗一見,更別說內進了解究竟。

…….那時候,在澳門讀書的學子,對逸園都熟悉。因為大部分學校每年的運動會都在當中的蓮峰球場舉行。我校以往好像是隔年辦運動會,學生升至高小便強制參加,很不幸我升至高小時改為每年都辦。我極抗拒體育課,因體胖論盡,堂上常被取笑,每星期兩節課,總期望下雨,惜事與願違。當年每學期都要學一種技能,甚麼背越式跳高、三級跳遠、三步上籃,我曾試過不及格。

…….早年參加運動會,甚麼都不懂,選擲鉛球,因很少同學參與,故不設初選,必然進入運動會。猶幸升上中學後,同一組參加者多了,我在初選階段已出局,毋須再進場複製多一次被嘲笑的經歷。同時被安排做工作人員,樂得隔岸觀。

…….蓮峰球場內有各種田徑設施,球場外圈即是賽狗跑道。日間進行運動會期間,不時碰到狗伕領犬進賽圈踱步(狗狗順道大解),印象中,也曾見過練跑之類,這時大家便能近距離觀察。當年我家光顧的一位騎單車沿街替人理髮的叔叔,正職是狗伕,我曾在賽圈內見他工作,一人帶數犬踱步。(理髮往憶收入拙作《澳門跳接》中〈髮匠〉一文)

→→→獻醜了:此胖子為本人小六時在蓮峰球場(外圈即為賽狗道)參與擲鉛球項目。今天看,發覺照片拍得頗佳,見到那鉛球,事隔近40年,褪色也不嚴重。

…….對逸園的另一印象是,甫走進,便嗅到一股強烈的糞便氣味。因狗狗前往賽圈期間,部分已急不及待「放低幾兩」。大夥兒上午集合等候進場,便得捏緊鼻孔暫停呼吸,個別冒失的同學,更未出賽已「摘(踏)金」。

…….逸園在1931年12月26日開幕,但幾年後便停業。該處曾改為表演場地,當年家母居於狗場旁的樓房(好像仍未拆卸),外婆曾帶她到該場地看粵劇演出(內容收《澳門戲院誌》一書)。這點算是勉強和本網誌有個聯繫。

Next Page »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