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9:港、新國泰戲院開幕

2021/09/17 at 3:08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外地戲院 | 5 Comments

  前文提及新加坡國泰戲院的一麟半爪,翻舊材料時,赫見1949年9月18日該院刊於《南洋商報》的廣告(下右),上載「慶祝十週年紀念」字樣,並借慶祝之名推出幾部新片。廣告亦標示:「一九三九年十月三日開幕,一九四九年誕生十年」,教我好奇,於是往前追溯。

←查看開幕前後的報章,沒有多少詳細介紹。圖左:1939年10月3日《南洋商報》的廣告指該建築乃「二百萬大樓,千萬人渴望參觀」,戲院已「裝置完善冷氣」。開幕當天只於9時15分放映一場《四壯士》(The Four Feathers,1939,港譯《荒漠喋血記》),翌日則放映三場。

  據知大樓亦為國泰機構的總部。該機構於五十年代中在港發展「國際電影懋業有限公司」(電懋),成為炙手可熱、獲影迷擁戴的片廠品牌,星光閃亮。

  「國泰」是一個廣泛被應用的機構名稱。以戲院論,新加坡有,上海有,台北亦有,甚至韶關也有,當然香港亦有一家,且和星洲同年開幕,時間略早了半年。

  童年時偶爾隨家人來香港短遊,1983年復活假曾在國泰戲院觀看《我愛夜來香》。當時年紀小,但亦不覺得這家戲院宏偉,不僅破,且環境佈局也實在簡陋。或者受制於有限的面積,它只有細小的大堂,一牆之隔便是放映廳,立於中間進場入口,遮光絨簾掩揚間,可窺內裏情況。昂首觀望樓座外圍的欄河,赫見職員憑欄鳥瞰大堂。

  位於灣仔道的國泰,於1939年2月14日開幕。開幕前一夜安排了九時半場招待友好及報界,選映西片《得意洋洋》(Battle of Broadway, 1938),報載有千餘觀眾出席。可惜關於戲院的背景,介紹不多。《香港孖剌沙西報》(Hong Kong Daily Press)分別於2月14及15日刊出小許報導,並附照片。內容不外溢美一番,就其建築、裝潢,有點滴嘉許之詞,諸如建築現代化,內裏飾以低調、諧和的顏色,簡約的裝飾效果出眾。當然,聲光優良、座位舒服不在話下。無疑似是禮貌式的評說,但回到三十代,也許亦非全屬恭維話。報導指戲院由Messrs. Palmer and Turner(巴馬丹拿)設計。

右圖左:1939年1月29日《工商晚報》的預告開幕廣告,聚焦建築,自稱:「崇樓傑閣 畫棟雕梁」、「集歐美最新型建築之大成」「經營兩載」。為開幕翌日的廣告,載開幕影片座價:二角、三角、五角、七角及一元。西報還多列出一項:「Servicemen: 40 cts. to Circle and Stalls」(樓座及堂座的軍人票售4角)。

1979年旺角新華結業變商場

2021/09/01 at 4:13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九龍 | 18 Comments

  早前貼出旺角新華戲院的舊照,提及數年前已在本誌淺談該院,日前在該舊貼收到一則留言。對網友的留言賜正,我是珍惜的。該網友表示曾在新華看過好些電影,而「最後是一套85年4月播映的《慾奴》,一部由嘉芙蓮端納主演的心理片……可見79年這院未拆,只是網上有篇文章這様寫大家跟著錯。

  獲過來人分享親身經驗,最是難得。自己是這城內最無資格寫本地戲院的人,這陣子再掀「土生土長」之說,我卻是移民,成年後才移居此地,沒本地成長經驗,寫舊事不免如履薄冰。源於時有出錯,對各方指正,既感謝,也戰戰兢兢,每當入目,「個心都離一離」。對上述網友指正,我卻困惑,繼而找了找資料,於是多寫一點。

←網友指戲院「79年已卸」之說,乃大家跟網上文章之誤而人云亦云。實不盡然。無疑,究竟是哪年哪月推土機把新華的第一塊磚推下,較難定斷,但戲院於1979年結業是頗肯定的。(左圖)1979年2月16日報章戲院聯合廣告中,「新華‧東方‧新聲」欄中,新華留下啟事:「本院定十六日停業拆卸改建,本片放映至今日止,希維垂注」。當中見標註「新華午夜場:鶴形刁手螳螂腿」,那就是該院的最後一場電影。

  11個月後,1980年1月14日《華僑日報》刊報導〈旺角中心商場即將推出發售〉,指該商場「位於旺角交通要衝……即昔日邵氏大廈及新華戲院舊址」,並指其「佔地達二萬三千平方呎,高層闢為高級寫字樓,早已搶購一空」,即將發售的乃地庫至四樓的商場。 至同年11月11日,報章刊出〈旺角中心商場第一座/座落地王將全部售罄〉報導

  可見該商場於1980年初已落成,那麼新華戲院於1979年拆卸是合理的。戲院所在的位置,後來成為大華國貨,於1982年6月28日開幕。這點我倒有些許經歷,有段時間家父在旺角居住,我們從澳門過來,與他在區內遊走,大華、中僑國貨都屬駐足點。

→網友談到《慾奴》(Crimes of Passion, 1984),早前寫簡羅素(Ken Russell)也提及。網友記憶準確,影片於1985年4月26日至5月1日公映,洲立發行,於京都、凱聲、華聲、元朗同樂聯映。廣告雖大賣情慾,指「禁片大師堅羅素挑逗人性內心犯罪的禁忌」,但賣座不佳,放映六天收224,221港元。

  再次感謝網友留言分享,讓我再找找看,又認識多一點,於此僅作分享而已。

看《椰林月》瞥見星洲戲院

2021/08/13 at 2:17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外地戲院 | 4 Comments

  1957年公映、光藝出品的《椰林月》,以倒敍形式講述一段發生於星洲的苦戀,觸及華僑辦學。片首謝賢、嘉玲以中年模樣現身,未至於化老粧,僅架上眼鏡,演來老成持重,突顯年齡變化。劇情講述謝賢岳父黃楚山恨他害死女兒,禁他與孫女見面,謝重返星洲,獲小姨胡笳協助,才能與自己女兒王愛明見面,王僅是稚齡女孩,可見角色當時約三十開外。父女重逢,謝帶她往大世界遊樂場等地玩耍,出現這一幕。

↑謝賢、胡笳帶王愛明(中下三人形)走向國泰戲院(Cathay Theatre),當天放映Reach for the Sky(1956,港譯《晴空浴血戰》),期間一輛戲院宣傳車駛過,上懸看板介紹光華大戲院公映的廈語片《周成嫂萬里尋夫》(1956)。

  轉瞬的一幕,有幾個趣味點子。除關於兩家戲院,可見當地會安排車輛沿街宣傳公映電影。所宣傳的廈語片,在香港拍攝,發行到南洋一帶,那兒擁有方言電影市場。這齣《周成嫂萬里尋夫》的男主角是原籍廣東、後在上海影圈走紅的白雲,戰後回港發展。另一演員小娟,就是凌波。香港電影與南洋聯繫緊密,放映業亦然。因我喜歡清涼天氣,旅遊只管北走,新加坡僅轉機時暫留過。對南洋地區的戲院絕對陌生,惟有看圖作文。

國泰戲院可謂新加坡的地標,在網上找到這照片(摘自Blog To Express),院外綴以多幅大牌,相當熱鬧,更見觀影人潮。這天放映皮禮士利主演的Blue Hawaii該1961年的影片於1962年在港放映,譯名《檀島嬉春》。院外大牌沒標示影片的譯名。上載照片的網站指是攝於1963年,究竟是何月何日拍攝?還是向舊報紙打主意。

(左圖)從《南洋商報》找到影片在1962年3月7日公映,片名直譯《藍色夏威夷》。報章的宣傳稿指「該片農曆新年期間獻映,萬人爭看,現捲土重來,今日起在國泰上映。」從照片果然見院外綴以「恭賀新禧」字樣。再查看,該片於1962年1月20日先映午夜場,後於1月26日正式公映,這則1月28日的廣告標為「農曆新年巨獻」。上方照片是該期間拍攝的。

  廣告下方一列小字亦有趣:「中文幻燈說明」,即並非片上中文字幕。

  上《椰林月》談及光華戲院,在網上搜尋到下方照片。院外飾以Jubilee院名,該院以放映華語片為主,這天外牆「光華大戲院」下方展示放映《灕江河畔血海仇》(1963)的橫幅,但看板欠奉。上載照片的網頁沒標出拍攝年份,幸所放電影提供了線索。

1963年2月21日《星洲日報》的宣傳文稿寫:「備受本邦千萬影迷熱烈歡迎之粵語文藝巨片《灕江河畔血海仇》今天就在光華戲院光榮正式獻映了。」上右圖為當日的首天放映廣告,下方照片即攝於該期間。

↑新加坡光華戲院1963年2月21日首映《灕江河畔血海仇》,這照片就在此期間拍攝。

獨腳慶:我也來15周年紀念

2021/07/30 at 4:07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雜誌雜說 | 7 Comments

  2006年7月30日,本網誌貼出首則拙文,今天2021年7月30日,算來就是15周年紀念。社交平台千回百變,礙於不懂操作,還是原地踏步。外間繁花耀眼,並非不察覺,惟深明各有前因,不強求,只慣性的天天打開網誌門,抹塵粉飾,即便人影依稀,總歸自得其樂。從興趣出發,近來除了戲院,也抖出舊物,為不同階段的人與事作小結,自說自話。

  紙本雜誌還盛行的年代,每屆特定期數或創刊周年,總推出特別號。多年前出版的拙作《看雜誌:1980s-1990s紀事》亦列舉若干,那是香港雜誌為主。洋人刊物往往做得更繽紛,在此整理檢閱藏品,來個「《看雜誌 》番外篇」,既「番」且「外」,也不能缺華文誌,為此所謂15周年紀念獨腳慶。

電影:疫情關係,無法外遊的嗟嘆、抱怨至震怒,不絕於耳。算算自己已14年沒外出遊歷,僅到過澳門兩三次。年長了,實無難耐之感,於是搬出尚餘的記憶,退後作前進的遊歷,像翻翻這三冊1995年遊法國時買的雜誌。左:途中巧遇1995年6月《STUDIO》的一百期紀念號,該流行電影雜誌圖片豐富,版面精美。

中:《POSITIF》(正片)屬嚴肅的電影刊物,在舊物店找到這1994年7月的400期特別號,封面是《火網情鴛》(Force of Arms, 1951)的拍攝現場,專題找來65位導演撰文談影,華人者僅楊德昌。右:1995年《Cahiers de Cinema》(電影筆記)的電影百年特刊,後來遠流出版社推出了中譯本《電光幻影一百年》。

潮流:縱非潮人,亦偶爾買潮刊閱覽,觀圖及看設計。左:《Interview》買過數冊,那次在澳門的書報店意外見這1994年10月的「25周年紀念號」,差不多八十塊,為收藏而買。

中:英國刊物《I-D》僅買過這1995年10月號,上標「風行15年,特別生日號」。該刊封面人物向來擺出「隻眼開隻眼閉」甫士,惟這期沒有,但反光塗層讓人人變身封面人物。右:本網誌曾貼《DETOUR》九周年號,這冊十周年尤具紀念性,曬盡歷年120期封面。這期封面圖輯由David LaChapelle操刀,色彩濃烈,襯景出位,一慣的俗艷浮誇,重塑麥克華堡的壞孩子造型。

華文:三冊來自台灣的雜誌。左:1994年1月《PEOPLE》(時人雜誌國際中文版),註為「周年特刊」,可說一周年紀念號。有別於美國版屬周刊,中文版為月刊。這期封面人物是李宗盛,我亦曾購入另一期,封面則是周恩來。

中:九十年代中曾訂閱《誠品閱讀》,惜數期後終刊。2000年《誠品好讀》面世,這冊2001年7月第12期「無悔的雜誌人生--好讀1週年,雜誌特刊」,檢視當地誌事往憶,一場精彩檢閱右:1993年4月15日的《Newton》(牛頓雜誌)載「創刊十週年紀念特輯」,聚焦當地的自然資源、景觀及動植物。任職《明報周刊》時,來自台灣的同事分享在《小牛頓雜誌》工作,我才知當地還有《小小牛頓雜誌》,貼心的按年齡層分門別類。

娛樂:《Entertainment Weekly》5周年紀念號(1995年2月24-3月3日)。該綜藝雜誌廣及影視歌,我買得較多,因每年春及秋季都推出「電影特集」,尤其秋季,一口氣點算8月底至12月公映的幾近全部電影資訊,那個年代就看得滿足。

時事:1998年5月《TIME》(時代周刊)「75周年紀念號」,份量加碼稱為「Special Double Issue 」 。此在亞洲區印刷及發行的版本,與外國版本的封面、刊期都有出入。

特集:除紀念號,雜誌不時推「特集」。此1995年9月日本雜誌《CUT》,被其「Bruce Weber Special」吸引,Bruce鏡頭捕捉眾多人物,包括封面還很年輕的狄卡比奧。同期還有「1995 Hong Kong Head for the World」特輯 ,呈現王家衞及其演員的魅力。

1965年首映《東京世運會》

2021/07/24 at 12:58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香港戲院/港島, 香港戲院/九龍 | 2 Comments

  曾職事報刊業,無可避免試過為趕話題而做故仔,雖對此舉不以為然。數天前友人喜孜孜分享購得紀錄片《東京世運會》藍光碟,我慣性把搜尋的放映剪報分享。該剪報曾於2008年在此張貼,此間「東京奧運」踩鋼線式的行進,那就「趕話題」湊合整理一篇。

←《東京世運會》(Tokyo Olympiad)於1965年6月12日在港首映,左至右為11及12日的廣告,標舉「本港百年開埠創舉 首輪戲院兩線聯映」。是否屬實,得請前輩賜教。公映雙線為:豪華、新華/大華、麗都。

  《東京世運會》於1965年3月在日本首映,經東寶發行到港。放映廣告疾呼「創舉」:「世界第一部以全景濶幕攝製之世運片」;又羅列幕後陣容:「攝影機 1031架 / 技師 500人 / 底片 40萬呎 / 錄音師 20人 / 導演 28人 / 攝影師 164人 / 總導演:市川崑」。

  該片長170分鐘,廣告註「片長更改時間:2:30、5:15、7:30、9:45」。放映的拷貝應為刪節本,但「優待觀眾,不加座價」。內容賣點以足球賽先行,還有「楊傳廣傾力上陣」。

  1964年東京世運在10月舉行,紀錄片在半年後推出,今天直播通行,實難想像。際此高速年代,人人心情急進、耐性欠缺,事事求一按鍵便一目了然,單看戲院內觀眾頻頻把玩手機,擱下片刻也屬不可能任務。賽事結果早塵埃落定,觀眾仍能耐心觀戰,大概是那些年才可以,只因沒那麼多即食的影像頻道,真箇做到「享受過程」。

  《東京世運會》的廣告攻勢凌勵,尤為醒目的是「精工表」,一次組合式的廣告。精工表是該屆世運會的官方時計,廣告謂:「為現代世運時間裁判,足證為世界公認可靠之優良產品!」按維基百科指,也是奧運首次採用瑞士品牌以外的計時產品。

  日本舉辦世運會,彰顯其戰後復甦的成就,作為場內的計時器,精工表亦體現這種軟實力。影片公映時,精工表在香港銷售僅三年多。1961年10月,曉莊貿易行獲得精工表的香港總代理後,宴請鐘表商。

  席間精工表代表致詞:「該公司於卅五年前,已在本港設立分公司,介紹該廠鐘錶在港銷售。」依此說法,即二十年代曾銷港。二次大戰後,該公司努力重建,恢復生產,爭取海外市場,1961年起在港拓展銷售網。其大動作的推廣,包括於1963年12月10日在港設服務站,位於倫敦戲院側,乃各手表品牌之首創,提供原廠零件,為顧客維修手表。當時的總代理已轉為通城公司。

↑東京的上一屆,1960年的世運會在羅馬舉行,所攝的紀錄片《羅馬世運會》(The Great Olympics – 1960)於1961年3月14日在港首映(先映9:30優先場)。該片的宣傳焦點之一是「看中國健兒楊傳廣參加十項運動,勇奪銀牌,為國爭光」。影片在皇都、麗聲聯映,上右圖報章刊皇都放映時的外牆粉飾及觀影人潮。該屆由亞米茄提供計時器材,上左圖:3月14日的廣告指該品牌「自一九三二年以來歷為每屆奧林匹克採用為記錄大會各項比賽節目之計時器」。

時光倒流那些年續話碧麗宮

2021/07/19 at 1:30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香港戲院/港島 | 3 Comments

→《藍色夜合花》(Blue Velvet, 1986)預告放映廣告,於1987年3月13日在碧麗宮公映。印象中,《象人》(The Elephant Man, 1980)也在此放映 。

  前文談在碧麗宮看《卡門》,對一年來香港一次的我,機緣正巧,而以該戲院的排片方向,《卡門》也算異數。碧麗宮裝潢華麗,作為一院單線放映電影,與藝術影院實有距離。其選片大路,只配合包裝宣傳,加上戲院的中產形象,令這些影片驟看屬富格調的精品,但往往是荷里活的二、三線小本製作或言情文藝片而已。

  我遷港時該院已營運多年,在此看戲的次數有限。想想它曾放映哪些片?腦海湧出一堆戲:《春風得意上雲霄》(Coal Miner’s Daughter, 1980)、《笑中有淚》(Only When I Laugh, 1981)、《面具》(Mask, 1985) 、 《難得有情郎》(Nothing in Common, 1986)、《月滿抱佳人》(Moonstruck, 1987)、《芳心情濃》(Mystic Pizza, 1988)、《茶煲爹哋》(Parenthood, 1989)、《呷醋妙女郎》(She-Devil, 1989)、《浮世戀》(Come See the Paradise, 1990)、《出位妙女郎》(Born Yesterday, 1993)。

  上述純粹隨意想到,沒考證,或有誤,但它曾重映《後窗》(Rear Window, 1954)我倒肯定。該院偶有重映舊片,我曾在此看《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1939)及《齊瓦哥醫生》(Doctor Zhivago, 1957)。

↑以往偶爾會剪存報章廣告,屬碧麗宮的沒幾張,包括上方和這張《與狼共舞》(Dances with Wolves, 1990)的,都發黃了;《與》片是與UA金鐘、海城聯線放映。右為《鐵與絲》(Iron & Silk, 1990)宣傳單張,由孫小玲執導,改編自Mark Salzman的自傳體小說(兼任此片主角),女主角是鄔君梅,還有林翠。單張號稱獲邀參加國際影展,單看名字不太清楚是甚麼影展。

  1994年4月22日《香港經濟日報》,舒琪在其「普通人」專欄寫下短文〈碧麗宮〉,提到該院結業前,記者致電問他對戲院有「甚麼感受」,他坦言:「沒有,真正的沒有。」續寫道:「除了一度是全香港有着最舒適和寬敞座位的戲院之外,除了《時光倒流七十年》之外,碧麗宮還留過給我們一些甚麼回憶?沒有。(以電影論,《時光倒流七十年》算是啥貨色?)

  後再指出:「如果說碧麗宮有過任何的代表性的話,那便是;有過這麼一段時期,它等同了snob。去碧麗宮睇戲,成了一種品味的標誌,一種身份的認同,表面上high-brow,實際上最多不過是middle-brow,又或者是低檔中的高檔。

碧麗宮:藉着照片再走一回

2021/07/10 at 6:27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6 Comments

  前貼提及在網絡覓得戲院照片,還有碧麗宮這幾張。照片搜來已一段日子,忘了來源,但難得有好幾張,包括進入大堂的入口、票房及等候進場的大堂及放映廳。縱然牽強,也硬來說句借照片再走一回。

  本誌曾零碎寫過這戲院點滴,不累贅。當年居澳,對該院的輝煌早上心,故來港時多少抱朝聖心態進場,即便它有這些那些不善處,對我這出城鄉里還是吸引的,能走一回已很愉快。1985年12月下旬,第一次進碧麗宮,看西班牙導演卡路斯‧梭拉(Carlos Saura)執導的《卡門》(Carmen, 1983),佛蘭明高舞蹈澎湃悅目,劇情把歌劇故事與現實情愛糾葛交織,一場滿足的觀影之旅。此前在澳門聽收音機,獲悉此片原排在灣仔新華戲院放映,第一期 《新華影訊》也選用該片劇照作封面,後來卻有變動。

↑碧麗宮輝煌的放映廳。當年主要買前方堂座的票,價格較後方的超等廉。不過,地台的傾斜度有限,常有被前方觀眾遮檔視線之弊。

↑(上左至右)那時一般會在謝斐道的入口進碧麗宮所在的世貿中心,抬頭見廣告大牌。進入後乘扶手梯,經美心皇宮酒樓,再上一層便是碧麗宮的入口。依稀記得預售票房設該入口側。
(下左至右)拾級而上,便走進大堂,那兒設即場售票處,外圍則是等候進場的大廳。印象中,內裏也掛有若干手繪廣告畫。進入映廳後,紅彤彤的大型梳化相當搶眼。相較一般戲院「貼身」的座椅和淺窄的走道,碧麗宮的座位確實舒適,足以伸展雙腳,常笑言可以「攤喺道坐」。

  上左圖見《情迷血瑪莉》(The Innocent, 1993)廣告牌,那是碧麗宮結業前最後放映的電影。而我在該院看的最後一部電影則是《單身一族》(Singles, 1992)。當時我仍任職電視台,有天下班後同事提議看電影「補充養料」,沒甚麼好選下,隨意找上這部。

  沒期許,《單》片卻意外風趣,像碧姬芳達在診所商討隆胸一段,演醫生的Bill Pullman挺可愛,當時他還未演出《天煞:地球反擊戰》(Independence Day, 1996);最早留意到他,是其在《稀客》(The Accidental Tourist, 1988)飾演出版社編輯Julian,帶點傻氣的小角色。看《單》片時沒注意導演Cameron Crowe,回想影片已初見風格……那些年的觀影往憶,印象竟挺深刻。

←後來同事送我《單》片美國版原聲碟,另在雜誌社換來海報,構圖即唱片盒那張,熨上銀色,右下Campbell Scott和Kyra Sedgwick,甫士頗像二戰結束後戀人擁吻的經典照。

走路的人:漫畫家、電影人

2021/06/25 at 1:42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電影海報 | Leave a comment

  向來對潮流慢(豈止)半拍!少年時代同學熱讀漫畫,我充其量看看《叮噹》,電視卡通《超時空要塞》、《收穫星小子》都看過,但與他們對動漫,以至日本文化的迷戀程度,相距千萬里。他們曾透過學校附近一家士多訂購《平凡》等日本偶像雜誌,那時大家只是初中生。

谷口治郎《走路的人》
  幾年前聽酷愛動漫的朋友談着迷歷程,對方回想廿多年前留意到當時的新晉畫人谷口治郎的作品,此間卻都成歷史,谷口於2017年病故,僅69歲。對方淺談谷口作品《走路的人》,我純粹聽,還未看,單從內容及表達手法,已感興趣。

  終拿起漫畫閱讀,果然很對口味。這是谷口創作的故事兼繪畫,記下主人公遷居後,在新落戶的社區慢走,由近至遠,探索周遭陌生的人與事。過程中沒發現驚人秘辛,微細的人情物事,為生活添情趣:炎夏挽著竹簾走回家,汗流浹背,沒怨言,懸起簾子遮擋艷陽,涼風輕透,細啖涼飲,享受怡然午後;一口氣走上大樓天台,氣喘吁吁,跌坐一角,昂首赫見一群鳥兒掠過,送上鼓勵……

  谷口採用舒徐恬淡的畫風,單線條描摹活靈活現,沒有激越或過度動感化的加工,與故事氛圍脗合。由遼闊的景觀到細緻的特寫,觀察入微。加上故事以寫意為主,對白很少,純粹憑圖像呈現感受,處理得恰到好處。

  《孤獨的美食家》也是由谷口繪畫,我只看過劇集,從吃體會點滴生活觸感,方向大概與《走》相近。該劇我看罷首季便止,往後那些越覺誇張。故事原作者久住昌之在每集結尾現身,走訪劇集中作為場景的食店,可謂亮點。久住親和的與店東聊天,沒有演員松重豊漫畫化的演繹,帶出閒話家常的樂子。

正宇《走路的人》
  廿多年來影劇韓流縱有起落,卻仍強勢,我實羞於表白,對韓片依然「盲中中」,至近年才涉身看了少許。

  既是尋常觀眾,沒大使命,隨意張手在汪洋亂撈,湊巧看了幾部由河正宇演出的戲。按介紹,河完成大學及服兵役後才投演藝圈,難走偶像路線;從看過的幾部片,其所演角色由變態殺人犯、社團大佬、偷渡蟻民到黑幫小混混,頗多元化。

  他於2018年出版《走路的人》一書,去年台灣推出譯本。如書名示,分享走路體驗,不僅與團夥日走三萬步,一度勇至日走十萬步,書中僅穿插的談及拍片。作為「韓片盲」,不清楚河的走紅度或人氣甚麼的,但也知道兩集《與神同行》(2017-18)很賣座。影片以西片特效包裝結合傳統鬼神觀念,頗神化,但特技效果出色,難得故事也費力營造。第二集的口碑雖不如首集,但把三位要角的關係結連再創造,圓滿兩集的主線,仍然可觀。

  賣座片之外,頗喜歡《死亡動新聞》(2013),處理利索,開場已入正題,寥寥幾筆便勾出河飾演那倨傲逐名主播的性格,致狂徒即場炸橋、倒樓要脅,引發死亡直播。名導演朴贊郁的《下女誘罪》(2016),看前僅有情色作品印象。片長兩個半小時,時空抽離,惟劇情層層推進,橋段一扭再扭,頗具韓片特色,相當引人入勝。影片男角為河及趙震雄,二人多次合作,包括《許三觀》(2015)。

  河自編自導自演的《許三觀》票房失利,自稱事業陷低潮。影片改編自余華的小說,地點改為六十年代韓國大邱,也許先入為主,片中的村景儼若內地(河指在韓國南部的順天拍攝)。影片前半段帶荒誕色彩,寫忠直無爭的許三觀求偶成家經歷,後半段寫為治癒妻子與前男友所懷、沒血緣關係長子的遺傳病,持續賣血籌醫療費,驟看誇張,但處理平實,不致過度催淚。河演來戇直討好,小演員也相當可愛,終父子重聚,溫情流露。

↑《許三觀》(허삼관)韓版海報,河在書中指影片雖取得新年檔,但票房慘淡。

  檢視河演出的影片,總覺香港發行商的譯名富趣味、有噱頭,抓緊賣點,從宣傳角度論是較成功的。像把原題「暗殺」譯作《復國者聯盟》(2015),既「食」到賣座西片系列譯名,亦脗合影片背景;把 「隧道」譯為《活埋35夜》(2016) ,倍加刺激,卻沒有偏離影片故事。

自娛:猜新華戲院照拍攝年

2021/06/12 at 2:00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九龍 | 2 Comments

  有時候在網絡上亂搜,找到一些舊圖片,儲存起來,卻遺忘了。另一個偶然再翻出來,圖片來源卻已不甚了了,像以下兩張拍攝旺角新華戲院的照片。唯有再探索,黑白那張來自政府檔案處,彩色的則取自鄧小宇的專欄文章。作為移民,這些老照片對我是新事物,既沒經驗,亦挑不起太強烈的緬懷,於是換個角度,純粹自娛,猜猜照片的拍攝日期。

  最初下載這張彩色(加色?)圖片後,未及細讀鄧小宇的回憶文字,忽略了他已披露圖中戲院當天放映的電影。我望着圖片發呆,因像素細小,廣告畫很朦朧,中英文片名難於分辨。同樣遺忘了如何胡亂搜索,終確認那廣告畫是《漁郎入桃源》(Man’s Favorite Sport)。該片於1964年5月13日首天公映,新華、豪華聯映,一直映至同月26日,共放映14天,如無意外,照片就在這兩星期內拍攝的。

  鄧文還配上從網絡找到的其他舊圖,包括(1959年前舊)新華放映《暴雨梨花》的照片,惟照片經過如水彩般的效果裝飾,線條模糊,但兩層高建築仍可見,向街更有如陽台的設計,並見英文院名「SUN WAH THEATRE」。算來這已是1947年的照片,《暴》片由大觀聲片有限公司的美國分廠拍攝,蘇州麗演出,於戰後運港放映。

   來自政府檔案處網站的照片,所附圖片說明指:「彌敦道,攝於1976-1980年。圖後方可見新華戲院。」照片的展示焦點是彌敦道。不過,街道後一列建築物也很搶鏡,左至右:1974年1月2日落成啟用的上海商業銀行大廈、新華戲院及中國聯合銀行。新華把其英文院名「Gala」,儼如浮雕般綴飾於建築物外牆,瑰麗奪目。

  憑照片內戲院大牌所示當天放映的電影,是較為方便確認照片拍攝日期的依據。同樣受像素細小所限,那糊作一團的圖像,不易辨識。再經亂撞亂碰,考查到是《急先鋒橫掃罪惡城》(Serpico),該片於1974年5月9日公映,新華、東方、新聲聯映,當中新華的映期較其他兩院長,一直映至6月5日才下片,映了接近一個月。如無意外,照片就在這期間拍攝的。

睇又拎:在大華看淑女本色

2021/05/30 at 10:20 am | Posted in 電影音樂, 香港戲院/港島, 香港戲院/九龍 | Leave a comment

  前文談戲院紀念品,網友分享獲得明信片。回想明信片確實相對普遍,翻看舊物,自己也有一點,期間找到兩張《淑女本色》(The Portrait of a Lady, 1996)的影片卡。我不知該怎樣稱呼它,以其摺頁式設計,大概就是卡子,當中不乏細節處。一式兩款,內藏妮歌潔曼的造型照,一直立,一特寫,套進卡底斜開裂縫,看來須人手操作,成本相對略高。

←在迷你大華戲院(Majestic Cinema)看《淑女本色》,依稀記得看畢電影後,才發現可隨購票在票房索取一式兩款的紀念卡。相當冒昧地,拿着仍握在手的票根,到票房取回這紀念品。

  和不少非美國籍導演一樣,紐西蘭的珍.甘比茵(Jane Campion)成名後一度進入美影圈,拍了《淑女本色》等幾部片,成績普通。憑《鋼琴別戀》(The Piano)獲奧斯卡獎項,猶記她在台上提到過去對這類華麗頒獎禮並不上心,雖則後段仍是認同,但前段所說大概是心底話;這夜她亦算盛裝,卻仍是外套配長褲,而非那種紅地毯式華裝。

  最早在國際電影節看其《天使與我同桌》(An Angel at my Table),影片後來排映於灣仔新京都戲院。影片由三集電視片組成,描述童書女作家的崎嶇成長路,刻畫細緻,讓觀眾如我投入其中,女主角最後排除萬難走出人生路,也感欣慰。女主角個性害羞,選擇執教幼稚園,豈料視學官突來訪,在班房凝視她教學。女主角把臉埋進黑板,手握粉筆久久未能寫出一個字,全身僵硬,終崩潰似的衝出班房,邊哭邊沿走廊往外奔。毋須累贅對話,簡潔有力的道盡當事人心境。

  珍的作品均以探討女性歷程為主軸。印象中,珍曾在報道指改篇Henry James的《The Portrait of a Lady》時,意外能延續其一貫主題。概括而言,《淑女本色》聚焦女主人公捨棄其貴族婚姻聯繫,尋找自我的戀愛道路,卻遭欺騙。影片的亮點不多,也許芭芭拉.荷西的演出是其一,而我看畢後,對配樂留下好感,尤其開場那段類似長笛的段落,後來購買唱片細聽,倒有意外發現。

↑配樂由波蘭音樂家Wojciech Kilar主理,除多段舒伯特的樂章,其原作音樂也夠悱惻纏綿,哀怨動人。作為「連汁都撈埋」的觀眾,我盡量比準時再早一點進場,為看預告片,而片頭一般也不會錯過。《淑女本色》帶古典華麗氛圍,其序幕(Title)卻教我訝異。那是黑白場景,樹林內幾位妙齡少女穿時髦T恤,拿着耳機聆聽音樂,長笛配樂奏起,竟是如此具當代感的「仕女圖」。繼而畫面徐徐出現纖巧的手掌,其上寫下片名「The Portrait of a Lady」(即上圖中下方的手掌圖像)。原聲唱片中,此乃首支曲目,曲名是「Prologue: My life before me」,如此這般,把這畫面與影片主題貫串起來。

Next Page »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