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館看小津的電影

2019/02/16 at 5:00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表演場館, 香港戲院/港島 | 2 Comments

↑據大館網頁資料,位於賽馬會立方內的綜藝館,合共座位200,備有舞台(10米闊乘4米深),也可放電影。或受照片拍攝角度影響(取自該館網頁),座位的行距看來頗窄,當坐於現場,感覺尚可,雖未算寬敞。

↑向着觀眾席的牆備有透光窗戶。(電視節目《家居‧築則》截圖)

//大半年前,看電視節目《家居‧築則》介紹中區警署建築群(大館)的活化項目,旁及該處新興築的場館,包括稱為賽馬會立方內的綜藝館。從片段所見,館內舞台後的牆壁備有能拉開的透明窗戶,讓日光流進;想起改建後的百老匯電影中心,映廳牆身也有能拉開的透光窗戶。

//知悉該館恆常安排放映活動,惜一直未嘗進場,直至這天,急匆匆的趕來看晚上七時半的場次。沿半山行人天橋走進,湊巧是周五,酒吧擠滿人,喧嘩超出預期。時已入黑,首次到來,有點摸黑尋路的困窘。我這隻盲頭烏蠅撞了多次牆才找到場地,幾近開場,隨便找到第二行的座位。甫坐下,已知不妙。

//因遲了來,未及細看環境,就本身座位所見,眼前那沒有弧度的平板銀幕,頗大,雖則與觀眾席有相當距離,即使坐於第二行,仍看得甚吃力。以今天的準則,座位的行距略窄,座椅亦非商業戲院常見的大梳化,本人對這些沒特別要求,只是要昂首看兩小時電影,對年過半百的人如我,就是一場考驗,隨時扭傷肩頸,下回得爭取後一點的位置。

←周五夜,周遭燈光暗淡,憑露天場地上派對的燈光,勉強攝下此賽馬會立方外觀照片。

//據該館資料示:「(該館)由國際知名建築事務所赫爾佐格和德梅隆(Herzog & de Meuron)設計」,相信定有不少值得細味的小節,惟未及見識,奈何就首度觀影,未算稱意。

//這天映的是小津安二郎1959年的電影《浮草》,屬於「懷念黃愛玲」的節目。晃眼黃小姐已辭世近一年,猶記她離世前一周還遇上,見她仍有說有笑的,對她的離去實感意外及惋惜。最早認識她,是1990年參加藝術中心的電影欣賞課程,她為導師之一,介紹了尚雷諾亞及孫瑜的電影,啟動了我對早期中國電影的興趣。

//是次映的《浮草》,是小津安二郎小數的彩色片之一。回想1991年香港國際電影節推出「心香一瓣」專題節目,介紹亞洲三位女演員,其一為日本的原節子。該次共選映了她的八部電影,當中四部由小津執導,當時坊間映小津電影的機會並非很多,心下欣喜,覺機會難逢。當然,我這個想法是以導演先行,有違該專題設計者的原意,實在抱歉。

//當時讀雜誌,看到關於該屆電影節的報導,作者特別誇讚當屆亞洲電影的策劃人黃愛玲,憑藉其婉約的女性觸覺,才能構思出這樣優雅的女性演員專題。

↑摘自1991年香港國際電影節特刊。該屆的放映專題「心香一瓣」,介紹三位亞洲女演員,包括原節子、上官雲珠及印尼的杜蒂‧英妲‧瑪麗安(Tuti Indra Malaon),體現策劃人黃愛玲的心思。當時除看了原節子的電影,源於對早期中國電影的興趣,也看了上官雲珠的《天堂春夢》,其後補看了《萬家燈火》及《希望在人間》,都是沈浮的作品。

Advertisements

1980年的京都戲院

2018/11/12 at 10:30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2 Comments

←上至下:分別為1980年1月1及9日京都戲院的放映廣告,介紹獨家獻映《良辰吉日》(Wedding)及《爭霸》。

…….前文提及,從第24期《電影雙周刊》(1979年12月6日)找到一幅簡單的碧麗宮戲院平面圖,同刊還找到一篇題為「又一間新戲院--莫玄熹的京都戲院」。

…….所謂「新」,文中指莫君「將於明年一月一日開始,主理京都戲院的上映活動」。意思大概指租下該院,負責排映電影。莫先生歷年致力推廣主流以外、相對冷闢的影片,為觀眾找影片,也為影片找觀眾,一而再,再而三,教人佩服。

…….當時租下戲院排映電影,所費多少不得而知,上文有一句:「明年的京都戲院肯定會給人不同的驚喜」。查看往後,直至1982年2月10日農曆年後,戲院便轉映色情片,租期大概是一年。上文另一句謂:「京都明年肯定會有一個明確的形象」。縱然費勁建立形象,但一個轉瞬,便再墮塵網。

…….這一年排片的業績如何,不清楚。年初推過幾部首映片,如史高西斯的《最後華爾滋》(The Last Waltz),但往後日子,重映舊片的量不少,除經典如《羅生門》、《赤鬍子》、《婚姻生活》、《砂丘之女》,還有一些美國片,雖云是好片,但排片方向覺搖擺不定:是着意推介另類新片,抑或作為經典影院?這樣說無疑是奢求,要維繫映期的確難,中間也曾加入其他線數天,甚至攝期映過色情片。

→左至右:分別於3月29日及5月31日刊出的廣告。

…….一年來並無映華語片,除1980年3月30日十點九早場,放映了劉成漢的《慾火焚琴》,後再於5月31日正式公映,並稱為「獨家首映」(現時坊間的資料一般指該片的公映日期是那年的3月27日)。《慾》片是新浪潮唯一、也是當時罕有(大概是沒有)的正面描寫人性、情慾的影片,卻沒有引起太大迴響。

↑1980年5月3日「獨家首映」山田洋次執導的《幸福黃手絹》。

↑排映紀錄片可謂行險着,如廣告所見,或受《慘痛的戰爭》大賣所鼓動。史高西斯的《最後華爾滋》於1980年3月21日放映;《大戰狂想曲》(All This and World War II)於該年3月27日在金冠、麗宮放映,預告京都下期公映,但影片只映了兩天,京都「趕不及」聯映,也沒有獨家映;但金冠、麗宮實非適切之選。

偶一為之,影藝電影坊

2018/10/23 at 2:21 p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2 Comments

←2008年1月「影藝電影坊」的單張,沿用影藝戲院的字款。

…….上貼提到2012年向崔顯威先生請教戲院營運的種種,猶記他談及影藝告別灣仔後,幾年來一直找落腳點,由灣仔京都到筲箕灣的戲院舊址,覓覓尋尋都不太理想,終落戶九龍灣。今天該院亦已成往事,影藝之後還會否再度現身。

…….執拾舊物,找到幾張和中國電影有關的單張,其一是2007年12月舉行的「中國電影坊」。單張內指該年的中國電影展「場場爆滿」,於是同年聖誕節辦此「電影坊」,共三個放映場地,包括銀都戲院。這年11月影藝戲院剛結束,「電影坊」好比一個延伸。

…….「電影坊」結束後僅五天,「影藝電影坊」便緊接出場,只推介一部名為《兩個裹紅頭巾的女人》,兩個場地,共映12場。該單張附介紹指:「南方影業一直以灣仔影藝戲院作為平台為觀眾推介優質的內地電影。自去年十一月三日影藝暫停營業後,我們只能在每年的中國電影展中為觀眾提供十套電影一睹內地電影風貌……南方影業將以『影藝電影坊』為主題,延續影藝這個中國電影專門店的精神……」

…….回溯往昔,解放後,內地便涉足香港的電影製作,及後更發展相當具規模的院線,放映親中電影公司的出品,還有南方發行的內地電影,當中的起落,一匹布咁長。當年影藝啟幕,闢出一院主力介紹中國製作的影片,也不盡然是主旋律影片,如開幕初放映田壯壯的《盜馬賊》。

…….今天已沒有主力放內地影片的戲院,也沒有中資經營的戲院;當然,上文提到「內地電影」,今時不同往日,更不乏觀眾北上先睹為快,像徐克那套《智取威虎山》。

→2007年12月下旬舉行的「中國電影坊」

碧麗宮:素描戲院時期

2018/10/10 at 9:57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2 Comments

↑原刊第24期《電影雙周刊》(1979年12月6日)的碧麗宮戲院平面圖,相當鬆矇,不清晰,卻發現後座的座位似乎較前方的堂座多。

…….接上文,位於銅鑼灣世貿中心內的碧麗宮夜總會,後經改裝為戲院,並於1979年11月14日開幕。該年6月14日《工商晚報》有如下報導:「因財政困難而結束的碧麗宮夜總會在年底將會變為本港最豪華的戲院。『邵氏』公司剛租下該址,準備將它改建為本港最豪華和最舒適的戲院。……這間戲院的顧客對象主要是僑居本港的外籍人士,它將獨立經營,並不會和任何戲院聯線。……『邵氏』準備在新戲院的裝修和安裝音響和放映設備上花費五百萬元。」

…….這家號稱最豪華的戲院確屬城中話題,喜愛的觀眾固然不少,但第24期《電影雙周刊》刊出的〈在碧麗宮看電影〉文章,作者郭家柏卻是失望而回。他的喟嘆,多少源於期望與現實之間有相當程度的落差。

…….其一是選片,既被溢美為高品味的戲院,選片照理高一點,但開幕首映《異形》(Alien),上文作者縱沒詬病,行文間卻流露不滿意。如他指出對新戲院的音效只有「據說」的評價,「因為實在提不起勇氣到別處去重看這套《異形》。」

…….因我對《異形》的偏愛,若當天身處碧麗宮觀看,大概是享受的。作者郭氏續說:「我知道在這兒放映七十米厘杜比身歷聲將會是極大極大的享受。譬如放映《Days of Heaven》,或者Stanley Kurbrick任何一套片。」

…….最終,《Days of Heaven》於1987年6月12日以《夢斷天涯》之名,在小巧的新華戲院公映,那個七十米厘版本實在太遙遠了。作者在文末說「我希望有一天可以到碧麗宮看『史丹利‧寇比力克電影節』,或者他的新片『The Shining』。」也是落空吧,至少1983年《閃靈》公映時,並沒有投到碧麗宮的銀幕上。

…….作者在文中的一些細微記錄,大概勾起大家的記憶。譬如他指出:「會議中心二樓沒有甚麼大改變,除了那個臨時售票處以外。還有一個新建很大的洗手間。」戲院預售處對外的那個洗手間之大,印象仍深。和你我一樣,作者欣賞大沙化和前方通道的闊落,並指:「椅與椅之間還設有可以拉出來的煙灰缸。」無論當天到現在,我也不會讚賞這個設計,早遺忘有這種「貼心」設施,我只想像到塞滿煙蒂的骯髒,以至殘留的焦燶氣味。

碧麗宮前傳:夜總會時期

2018/09/17 at 11:27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3 Comments

↑1978年3月7日碧麗宮刊於報章的廣告,當中文字如是寫:「在亞洲最負盛名的碧麗宮,欣賞世界一流精彩節目;在最出色的樂隊演奏美妙的音樂下盡情跳舞;享受名廚精心烹調的美饌佳餚,只收$100!」當時其中一個表演項目為:「由倫敦專程來港的碧麗宮幻彩歌舞團演出最新節目《幻彩星輝》」。

…….翻看舊報,有這麼一幀廣告。微縮膠卷保留的版本頗不濟,照片中人物烏黑一團,面目模糊,但仍看到一群藝人落力演出,隱隱然透着一股嘉年華式的熱鬧繽紛。

…….於1975年9月4日開幕的碧麗宮(Palace),是一所夜總會,除了駐場歌手,還廣邀藝人表演,歌舞到雜耍,格外繽紛。1975年11月8日,碧麗宮在中文報章刊出廣告(左),如此介紹:「碧麗宮是本港第一所國際性的夜總會」,甚至號稱「香港人引以為榮的飲宴娛樂中心」,消費方面:「全晚消費,每位僅七十五元」,此項消費已包括小賬,顧客除可享用中西菜式晚餐,更可欣賞現場表演,該期的演出項目包括台灣歌星包娜娜演唱、巴黎藍鐘美女艷舞團、英國木偶戲王表演,以及大樂隊演奏。

…….當中較特別是,強調:「來賓可穿便服入場」。猶記我九幾年時曾進巴黎麗都觀看表演,有所謂「Dress Code」,我不得不穿了西裝褸進場,很失禮,西裝也沒有一套。

…….當時中式夜總會盛行,歌星演唱是重要一環,碧麗宮開幕首月便邀請甄妮駐場演出一個月。當時甄是台灣紅歌星,還未演唱《奮鬥》一曲。其他登場演唱的歌手尚有楊小萍、仙杜拉等。

…….碧麗宮開幕前,以憑其瑰麗豪華引來注視,報章介紹指它「佔地一萬六千呎,樓高廿四呎,全無牆柱阻隔……劇院餐廳酒樓兼備,地板分成三級,即使在任何一級就座,面對舞台表演節目,可以一覽無遺……中式喜宴可連開百席,酒會式可容一千六百人,劇院式座位可容一千二百(人),舞會式及夜總會式各可容九百四十人。」

…….可見其多用途特性。1976年4月11日的一則報章廣告(右),斗大字樣示「Palace Disco」,指出該個周一,既有現場樂隊表演,且「播音界著名的奧東尼(Tony Orchez)又會播放最新唱片,供給最精彩的跳舞音樂。」入場費僅$20(包括加一服務小賬及飲品兩杯),看來是以年輕人為對象。

……1976年7月在利舞台舉行的環球小姐選舉,逾七十國佳麗參與,絕對是城中盛事,而賽後的派對也是在碧麗宮舉行。如此華麗的娛樂場所,運作了不過四年而已。

「仙鳳鳴」舞台上的布幕

2018/09/05 at 4:25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香港戲院/九龍 | Leave a comment

↑1959年2月8日,仙鳳鳴劇團為深水埗街坊福利會籌款義演。
開演前主事人在舞台上合照,身後見劇團的舞台布幕。(摘自《華僑日報》)

…….2016年8月到文化中心大劇院看陳寶珠、梅雪詩演出的《牡丹亭驚夢》,印象中(僅兩年,已不太肯定),未開演前,舞台上降下的幕,以投映模式,顯現多幅和場刊一式的圖像、劇名等,一張投映幕現出多種變化。

…….不知道《牡丹亭驚夢》開山演出時,舞台所覆蓋的布幕會是怎個模樣?得請教前輩。時間追溯至1956年11月19日,第二屆仙鳳鳴劇團於利舞台開鑼鼓,頭台演「唐滌生新編哀感頑艷名劇」《牡丹亭驚夢》,一眾佬倌齊整上陣:任劍輝、白雪仙、梁醒波、靚次伯、任冰兒、蘇少棠,如此陣容,教隔代戲迷欣羨。

→1956年11月18日報章廣告,預告《牡丹亭驚夢》於翌晚在利舞台首演。

…….兩年多之後,1959年2月8日,深水埗街坊福利會為興築學校、贈醫處等,特邀仙鳳鳴劇團於當區開鑼鼓演大戲,籌募經費。由當天起開演,劇目包括:《陽春白雪兩爭輝》、《帝女花》、《跨鳳乘龍》、《九天玄女》、《蝶影紅梨記》、《西樓錯夢》、《紫釵記》及《牡丹亭驚夢》等,均屬該團戲寶。

…….戲是在當區蓋搭戲棚演出,如神功戲模式。報章報導事件時,刊出一張主事人在舞台前的合照,背後隱約看到垂下的布幕,上繡「仙鳳鳴」三字。不知道在其他場地演出時,是否也懸起這幅布幕?同樣,其他戲班開演時,是否也有他們本身的布幕?

…….半年多之後,1959年9月14日夜,仙鳳鳴開演另一新作《再世紅梅記》,劇作者唐滌生在觀劇期間感不適暈倒,送醫搶救後不治,年僅46,誠為劇壇損失。

藝術中心電影院重新命名

2018/07/16 at 2:17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2 Comments

…….報導指香港藝術中心地庫戲院轉由古天樂的電影公司贊助,於本月19日起命名「古天樂電影院 Louis Koo Cinema」。古氏的公司指「當中所放映的電影將會是由新一代本土導演、台前幕後及製作人等親自揀選的……」

…….古氏乃該院的第三位冠名贊助者,本網誌也曾懷緬該院點滴。該院也不斷「優化」,藝術中心資料指出,2013年1月8日,該院「獲香港電影發展基金資助整個翻新工程主要經費,提升為3D數碼電影院,兼容高清、數碼及3D裝置,更附設聽障與視障專用設施,成為香港第一間設有無障礙設施的電影院;而座位數目,則由過去的193個座位重新排列至現在的119。」

→→→照片以非智能手機攝於2013年,「咔察」一聲,即招來職員警告,抱歉!

…….回說古天樂,近年他一直任電影節大使,相當熱心推廣看電影。早前見他與幾位當年被捧新星現身古巨基演唱會,想起那些年某周刊的封面故事--張國榮點名三位會走紅的新星:古巨基、鄧一君及古天樂。此一推斷不失準確,雖非百分百,畢竟星途起落多少看命運;若論喜歡,個人對前二者還強一點。

…….二千年前後,任職報館,同事中有位資歷較淺的小妹妹記者,有天接獲指令,替副刊專訪古天樂,無疑是快樂任務。後來聽她分享,聯絡古氏竟能直接找上,約訪問十分順利;當時古氏已冒起,影視兩忙,但他沒有聘用經理人,事事自行安排,訪問當天也是獨個兒現身,沒有一大群人簇擁而至。

…….印象中記者有此分享,當時聽着也覺特別。有別從前,那時開始,藝人(尤其受捧新人)外出如出巡,有位當年新星憶述,連保母、助手、整妝人員等,「一架車都唔夠坐」。猶記九十年代中在《明周》工作,見同事邀約藝人「影靚相」(那時該刊還用靚相做封面,其他刊物已逐漸進入粗微粒偷拍照年代),還要藝人自行帶衣服及化粧,那多少是上一代的操作。

…….轉眼差不多是廿年前的事,古氏今年獲金像獎男主角,至於那位小記,當年僅短暫共事,不久後她便轉職教師,不知近況如何?

戲院東西之驚情四百年

2018/07/01 at 5:16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Leave a comment

…….延續上一貼提到在碧麗宮看《吸血殭屍之驚情四百年》,找到當年在戲院取的兩張宣傳品--印有劇照、類似明信片的紀念品,忘了是否在戲院購票時獲送贈或取自該院。

…….從兩張卡子的選圖,看到當時的新晉影星奇洛李維斯(Keanu Reeves)處主導位置,以正面照獨佔整張畫面,而演吸血殭屍的加利奧文(Gary Oldman)只得半張側臉照。

↑當年隨片發送的兩款明信片。

…….晃眼間,奇洛李維斯差不多54歲,這些年星途沉浮,新作《Siberia》將公映,會是回勇之作嗎?最早看他的戲,是在尖東華懋看《終極豪情》(Point Break),已屬賣其俊朗型仔;反而他再早之前演那些未定性少年角色的戲,如《茶煲爹哋》(Parenthood),我是在電視補看;《茶》當年也在碧麗宮上片。

…….加利奧文倒是我頗喜歡的英國演員,近廿多年來作品不輟,無疑在荷里活演了不少歹角,純屬綠葉,今年摘下奧斯卡,替他高興,雖則沒有捧場。最早是在灣仔新華戲院看《留心那話兒》(Prick Up Your Ears),看罷,印象不太深,直至1993年旅途回程,在航班上看了《不朽真情》(Immortal beloved),被他演繹的貝多芬吸引,從而把他加入喜愛演員之列。

……猶記曾在這兒提及當年與友人一同往碧麗宮看《吸血殭屍之驚情四百年》的情形,三人同行,卻因人擠,只能分開來坐;我倒沒所謂,個人不愛觀影途中閒話家常或討論情節,反正燈滅的原意,多少是讓大家有種個人感。另一項曾談及的,是片中有早年戲院的描述,在細小映廳內,大家看的正是最早的電影--盧米埃兄弟的《The Arrival of a Train》。

↑上述明信片的背頁。不知是否直接依據外國的同款紀念品,
演員排名仍以Gary Oldman排頭,Keanu Reeves置末。

三集星戰 三間戲院

2018/06/18 at 2:49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新界, 香港戲院/港島, 香港戲院/九龍 | 11 Comments

↑印象猶深,當年在京都戲院看《星球大戰》,院方提供特別版戲票,
惜沒有保留,謝謝友人提供照片。

…….延續上文提及的友人,他之前曾分享其若干藏品,包括七、八十年代他在戲院看電影時索取的「戲橋」,當然不乏第一代「星戰」系列的影片。

…….回想當年,家中也曾掀起《星戰》「熱」,看罷電影後買過幾盒該系列的模型拼砌,像X型戰機,以至R2-D2機械人。因此,第一批三套「星戰」電影我都有看,分別在三間不同的戲院,當中有兩套在香港的戲院看,當時我居於澳門,如此這般安排,誠屬巧合。它們包括:

《星球大戰》:香港京都戲院
《帝國反擊戰》:香港東方戲院
《武士復仇》:澳門永樂戲院

…….猶記在京都看《星球大戰》,當時院方提供特別版戲票,把海報印到票面,惜已遺失;那時並非由我這個小四級學生買票,否則有機會保留下來。感謝友人早前傳來照片,供我望梅止渴。

↑京都戲院獻映《星球大戰》時派發的戲橋。

…….當年《星球大戰》於1978年1月26日海運、百樂、京都、麗聲公映,公映前兩個多月,影片主角麥咸美更來港宣傳。

…….我已忘記是哪天去看,查看映期屬於農曆年檔,記憶中我從未在農曆年來港,大概是之前或之後來到,都是藉長假期來港走一回。

…….至於友人另一張藏品,屬於南洋戲院發出的《武士復仇》戲橋,看到時便想起自己看該片的地點,也是屬於所謂左派背景的戲院--澳門永樂。

…….查看資料,當年《武士復仇》於1983年7月1日在港首映,分別在三條西片線公映:普慶、明珠/南華、南洋、珠江、銀都/利舞台、華盛頓、金冠、京華、域多利

…….當中位於屯門的域多利屬艇仔院,隨時調配。其時跨過八十年代數年,雙南線已發展為較穩健的院線,除銀都機構的出品,亦不時聯映西片。

↑南洋的《武士復仇》戲橋中有一句「特技設計P42個比《星球大戰》多一倍」,作何解?
對照報紙廣告,應是「942個」,也許是手寫字體潦草致令執字粒出錯。

東方戲院看《帝國反擊戰》

2018/06/13 at 2:49 p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7 Comments

↑朋友贈予當年在東方戲院索取的本事單張,當年在該院看此片,未留意到有單張供索取。

…….近月意外地十分忙碌,公私事糾結纏繞,如亂線一綑,這兒也成了荒園;當然不是,我仍有除草,伺機墾耕,只是速度緩慢。

…….先向友人道歉,早前碰面,對方贈我《帝國反擊戰》的戲院影片本事單張,為當時尚未開畫的《韓索羅:星球大戰外傳》奏起前奏,友人是《星戰》迷,顯得很雀躍。我卻非《星戰》迷,但亦不至於《星戰》盲,當然,隨着各路前傳、外傳持續製作,多少已是《星戰》阿蒙。這位朋友也熱中收藏各式物品,戲橋類便頗豐富,在他眾多《星戰》戲橋中,給我這張,因我曾提到當年在東方戲院看《帝國反擊戰》,真的很有心。

…….在這兒也寫過,當年居澳門,湊巧來港,正值放映《帝》片。那次一家人來港,期間兄長欣悉獲大學取錄,還記得那夜以「慶祝」之名一起到灣仔東方戲院看該片,更是晚上九時半場次,平日甚少看這種場次。

↑1980年8月8日刊於報章的《帝國反擊戰》廣告。

…….《帝》片於1980年8月8日在香港以「三大西片線」聯映的姿態首映,按廣告見,包括:普慶、東方/紐約、凱聲/利舞台、影都、英華。自己究竟在哪天看,無法記得,理應是影片上畫一、兩周後,也許因此沒有索取到該戲橋,又或者「唔識窿路」,不知放在哪兒,因而落空。難得差不到40年後,會有一張在手。

…….看到這張戲橋,留意到下方寫「本院前奏曲由大華唱片有限公司供應」,已忘了戲院的前奏曲有何特色,那麼片尾的「送客」軍樂又有否公司提供?根據1981年3月《年青人周報》內載「港九各大唱片公司唱片店一覽表」,顯示大華唱片位於彌敦道612號,不知是否地舖唱片行?與戲院的合作關係如何?得考究一下。

↑戲橋下方載有「本院前奏曲由大華唱片有限公司供應」字樣。

Next Page »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