侶倫談創作喜劇「如意吉祥」

2017/04/27 at 12:07 p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2 Comments

←侶倫的文集《向水屋筆語》

…….1988年3月辭世的侶倫,自上世紀二十年代起寫作,及至八十年代初仍在《大公報》撰文,以「向水屋筆語」的欄名,寫下不少回憶文字,後來結集成書,於1985年出版。

…….侶倫曾寫下多部小說,更參與電影劇本創作,唯數量不多,他亦說:「我不是電影界中人」。其劇本首作是《時代先鋒》(1937),其後大觀公司的李化邀請他寫一部喜劇,於是他把手頭上已有的故事發展為電影劇本,取名「喜事重重」。影片於1938年1月13日在中央戲院首映,當時片名已易。他的回憶文字,也有戲院的一筆:

…….「我的劇本的題名是《喜事重重》,可是拍成影片時卻給改名《如意吉祥》。那是戲中兩個詼諧角色男女僕人的名字。我記得當影片在中央戲院首映的時候,為着配合內容的情節,戲院的大堂裏掛着紅燈籠,凌空拉着紅綢帶,在燈火輝煌中還配上鑼鼓喧天的樂音,造成一片辦喜事的歡樂氣氛。這個手法居然收到『叫座』的效果。聽說這部影片在收入上相當成功。」

…….寫《香港戲院搜記》時,見二十年代戲院已流行敲鑼打鼓,製作熱鬧氣氛,以壯聲勢,在宣傳途徑有限的年代,此手法一直沿用至三十年代。

…….侶倫投身影圈的時間不長,主要寫劇本,對於《如意吉祥》,他還指出:「事實上,嚴格地說來,我不會寫劇本,更不會寫喜劇。對於像《喜事重重》那樣的劇本看得叫人開心,這主要是導演工夫,在我是很偶然的意外『收穫』而已。」

…….據侶倫的記述,影圈的經驗談不上愉快。作為讀者讀來,可以理解一位文學作家,要因應老闆、市場而為文,甚至要討好投資者、觀眾,還要經製片人、導演七除八拆,那種不是味兒的感覺,是可以理解的。

《孔夫子》首映廣告攻勢

2017/03/16 at 3:23 p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Leave a comment

…….前文提及2009年《孔夫子》修復後首現於電影節,導演費穆的女兒費明儀女士當夜亦有臨場。失佚的電影再現,學者和影評做了好些研究,當然,周邊的花絮因為欠重要性,較少被觸及,譬如電影在香港放映的情況。

…….1941年5月30日端午節當天,《孔夫子》在香港首映,地點是中央戲院,影片以大片格局,獲安排在節日時份隆重公映。公映前一星期,更在《華僑日報》刊登了連續多天廣告,包括多款不同的設計,面積由小至大,文字內容亦由少至多,以「至聖先師」孔夫子開始,逐步增加關於影片內容及製作、演員的介紹。

↑分別於5月22、24、25及27日刊出的廣告。(摘自圖書館舊報微縮菲林)

…….《孔夫子》於1941年5月29日夜九時半在中央戲院放映優先場,也是義映場,為「香港婦女兵災籌賑會為教育難童義映」,翌日才正式公映。它亦提醒我們,當時正值抗戰,大半年後香港亦淪陷,此期間戲院公映大製作,固然是娛樂大眾,而影片的主題、內容,亦有維繫人心作用。

…….影片的預映及首映廣告,羅列大部分演員及其角色,有別於當時的放映廣告。廣告內,這樣介紹演和導:「戲劇鉅子唐槐秋飾孔夫子;第一流名導演費穆精心編導力作。」宣傳語句則形容此片為「至尊無上藝術不朽鉅構」,非常宣傳味道。今天看過這影片,多少體會到受制於戰時環境,製作上有諸多局限,但影片的構圖、影機佈置,效果攝人,把簡陋化為簡潔的影像力量。

↑預映及首映廣告,註有大量製作和演員的資料。(摘自圖書館舊報微縮菲林)

費明儀女士璇宮戲院獻唱

2017/02/27 at 3:13 p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香港戲院/九龍 | 2 Comments

1956_news←1956年4月4日《大公報》廣告:女高音費明儀小姐在65人樂隊伴奏下演唱。

…….延續前文懷緬王澤及費明儀。早前撰寫有關璇宮及皇都戲院的文字,找到1956年4月的一則廣告,關於費女士在璇宮獻唱,廣告稱她為「中國第一流女高音」,並安排65人大樂隊伴奏,指為「本港音樂史上的空前創舉」。

…….費女士在《律韻芳華--費明儀的故事》一書,憶述在1949年11月下旬,在父親帶領下「到跑馬地黃泥涌道拜候趙梅伯教授,當時趙教授剛來港不久,女高音韋秀嫻是他首位學生,我則成為他到香港後的第二個學生。」回看上述報章廣告文字,可見幾年下來,她已闖出名氣。

……五十年代初,費女士已有公開演出。報章報導,1951年1月18日中英學會管弦樂團於皇仁書院大堂舉行演奏會,25日則轉到九龍拔萃男書院禮堂演出。演出的多項節目,包括「趙梅伯教授得意高足費明儀女士表演女高音獨唱節目」。

1951_news…….可惜我未有機會欣賞這位歌唱家演唱,反而在其他場合聽過她發言,都是有關電影,細緻點,均關於她的父親、名導演費穆。

…….1997年春,中華文化促進中心與藝術中心合辦「早期電影大師費穆回顧」,規模頗大,包括放映、展覽,更於3月23日進行全日的研討會,與會講者近20人,包括費明儀、韋偉及金信民等與費穆關係密切的人士。當年我也認真的臨場,轉眼廿年,當天大家說的,印象已很模糊,依稀記得費女士分享父親未能完成遺作《江湖兒女》,終由朱石麟接手執導的些許往憶。

…….另一次,2009年4月1日,失佚半世紀、費穆攝於1940年的影片《孔夫子》,以「經典再現」之姿再現當屆香港國際電影節的「大師級」項目,我立刻在訂票單下剔,猶恐買不到一票,心下視之為大事件。這夜7:30是影片經修復後首次公映,費明儀與影片監製金信民的女兒金聖華教授,一同以嘉賓身份出席,向觀眾講話。

↑(右圖)1951年1月《工商晚報》刊登的照片,圖說:費明儀女士與趙梅伯教授在練唱。

老夫子系列電影與新四線

2017/02/13 at 3:27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新界, 香港戲院/港島, 香港戲院/九龍 | 2 Comments

%e8%80%81%e5%a4%ab%e5%ad%90←仙鶴港聯公司的「老夫子」電影:1965年8月4日公映的《老夫子》、1966年5月10日公映的《老夫子與大蕃薯》及7月13日公映的《老夫子三救傻仔明》

…….過年前曾貼下懷緬王澤和「老夫子」的文字,與這網誌的主旨頗見離題,嘗試轉個角度。「老夫子」漫畫曾多次拍成電影,在戲院與觀眾見面,又以真人演繹的模式呈現較多。

…….仙鶴港聯曾攝製「老夫子」系列電影,均由高魯泉演老夫子,可謂他鮮有的擔任要角。既是仙鶴港聯的出品,首兩集以雪妮掛頭名,第一集更有陳寶珠、薛家燕和曾江參演,頗見青春氣息。三部電影的放映日期,中間相隔半年到一個月左右。三片均安排在「新四線」公映,戲院包括英京、香港、新世界、皇宮、真光等,再配搭龍城、華樂、金星等艇仔戲院。

……「新四線」於1964年底組成,1965年7月的《手車伕之戀》公映廣告,同步介紹該院線即將公映的影片,看到與其掛鈎的若干間粵片製作公司,如玉聯、信誼、文華、峨嵋及仙鶴港聯,還有由盧林、盧九主理的九龍影業公司。該院線的英京,及1967年2月8日啟業的英華戲院,均由盧氏經營。

advert_1967

↑1965年7月14日刊於《華僑日報》的《手車伕之戀》廣告
(該片剛於今年2月3日在電影資料館放映), 同時公告即將獻映不同公司出品的猛片。

…….老夫子影像,一如漫畫,也是長青的,六、七、八十年代都出現過,跨過2000年後仍有,如《老夫子2001》等。八十年代胡樹儒把漫畫化為卡通,乃本地少數長篇動畫作,當年我在澳門南灣戲院觀看。

皇都戲院擬列一級歷史建築

2016/12/08 at 3:16 p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3 Comments

state

↑1956年中國民間藝術團訪港,於璇宮演出(詳情見此)
如此盛會,得來此院才可一睹,算否具「全港性」?(網上圖)

…….皇都戲院的去留,擾攘多時,今天再讀到相關新聞。香港電台的即時新聞如下:

古諮會擬將北角皇都戲院提升至一級評級
古物古蹟辦事處最新建議,將北角皇都戲院由三級歷史建築提升為二級,結果在古物諮詢委員會表決後,進一步提升為擬議一級評級,公眾仍有一個月時間發表意見。

古諮會多名委員指,在實地視察過後,發現戲院內部結構包括樓梯、洗手間等均保存良好,加上戲院是不少市民的集體回憶,應該進一步提升為最高級別的第一級。

古蹟辦歷史建築評審小組指,雖然戲院十分具建築特色,但就社會價值而言,當時全港有多間戲院,皇都戲院只屬地區性戲院,影響力未及全港性的水平,因此建議評為二級歷史建築。」

state3…….報導指評審小組認為「皇都戲院只屬地區性戲院,影響力未及全港性的水平」。不理解何謂「地區性戲院」?何謂「全港性戲院」?

…….想一想,戲院總是服務地區的,尤其回到數十年前,戲院更是「地區性」的。當時交通不如今天便捷,一般人鮮有費很長時間,乘巴士、渡輪跨區看電影。若戲碼吸引,也會有人走遠路去觀賞,像一些稱為大片的西片,這時,又算不算「全港性」呢?

…….由此而論,皇都照理具有「全港性」戲院的資格,無論映國語片或西片,一般僅與一、兩家戲院聯映,即大量區外觀眾若對該電影感興趣,想先睹為快,不欲留待二或三輪才看,便得跑到這兒。

…….若從這角度再看,其實皇都頗有「全港性」戲院的格局。五十年代,大會堂尚未落成,璇宮到皇都便成為市區其中一個重要的文化活動場地,樂團、合唱團、藝術歌曲表演等,有興趣者(縱然不多)都要到這場地,怕者都有足夠的「全港性」(也許未必有新界的觀眾)。

state2↑1959年5月,著名的維也納兒童合唱團在皇都戲院演出,港督亦蒞臨觀賞,夠「全港性」吧!

———————-

→1961年3月25日《華僑日報》報導《羅馬世運會》在麗聲、皇都聯映,連滿11日,圖為「皇都戲院門前觀眾擠擁情形」。

馬師曾的舞台、音樂和銀幕

2016/11/30 at 1:52 pm | Posted in 粵劇戲曲, 香港戲院/港島 | Leave a comment

taipingtheatre

…….第二則小記。7月25日,一個相當炎熱的夏日午後,跑到文化博物館聽太平戲院專著的第二次講座,題為「舞台、音樂、銀幕:太平戲院和馬師曾」,講者分別是影評人蒲鋒及余少華教授。余教授乃太平戲院專書的作者,對戲曲有湛深的研究,蒲則對本土電影涉獵甚廣,尤對武俠、武打片鑽研多年,並參與太平專書的編輯工作。雖是延續自該專著,兩位從戲院啟步,然後進入其本身的研究範疇發揮。

…….蒲的講題為「馬師曾與太平戲院:由電影到舞台回到電影」,簡言之,是介紹馬師曾作品由電影轉換至舞台,然後再回到電影,翻兩番,同一個故事根源,如變戲法般成三。三十年代,乃粵劇現代化進程的重要時刻,粵班確立了以城市為演出據點,其中馬師曾應太平院主之邀,長駐該院,更夥同在廣州已具名聲的譚蘭卿,組太平劇團,創作不少劇目。據悉該院後人保留的劇本,達三百多款。

…….1933年,馬師曾在太平響鑼鼓。那時國際信息在香港已有頗暢達的流通,比方可以看到不少西方電影,雖則未算普及。西片給馬師曾創作靈感,其作品不少改編自西片。蒲鋒列舉數個目:《龍城飛將》(原《深閨夢裡人》The Broken Lullaby)、《金戈鐵馬闖情關》(原《舞場女探》Mata Hari)、《野花香》(原《藍天使》Blue Angel)、《魂斷藍橋》(同名西片Waterloo Bridge)、《賊王子》(原《八達城之盜》The Thief of Bagdad)。

…….由西片改編為粵劇,即使穿西服演,亦必然有所改動。電影拍攝漸見蓬勃,老倌獲邀登上銀幕,像《野花香》,由原粵劇主角馬師曾和譚蘭卿合演電影版,惟拷貝已失。及至五十年代重拍,由馬紅(線女)演出,把該版本與原西片一比,便見改動很大。

…….余教授的講題為「重訪『老馬腔』『乞兒腔』--初探太平戲院舞台音樂特色」,一如既往,他在講座都談及頗技術的音樂知識,憑其投入與熱情,把箇中的難度稍磨滑,較易消化。他即場放了小許唱段,輔助講解,包括馬師曾於太平演出的《摩登女招夫》。唱段摘自唱片,由馬與譚蘭卿對唱,嘗試藉此(雖不完全)揣摩馬在太平戲院演出時的音樂風格。

…….他指出,音樂上固然有梆黃框架,但結合洋樂包裝,具有夜總會Big Band的氛圍。細聽拍和的音樂,既有粵劇鑼鼓,另有梵鈴(Violin)、士拉結他、鋼琴、muted trumpet、cornet。至於老馬腔的特色,包括腔中加襯字,就是「咿咿呀呀」那些,大家都熟知悉的;用虛字,填滿長音;板眼、白欖的運用,透着市俗的品味。

…….與會者也分享了一些粵調往憶,像1948年公映的《蝴蝶夫人》(一般指是香港首部本地製作的彩色電影,惟較遲公映的《連生貴子》實更早拍畢)的插曲〈載歌載舞〉,胡文森曲,吳一嘯詞,大家較熟的倒是調寄該曲的〈賭仔自嘆〉:「擰霖六,長衫六,高腳七,一隻大頭六……」

同名唔同命:悉尼State Theatre

2016/11/08 at 1:38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外地戲院 | 2 Comments

state_sydney_3↑取自悉尼State Theatre網頁,記錄該院1950年代放映《太陽浴血記》的情景。

…….戲院的名字有些偏好,像璇宮,香港有,紐約華埠亦有,大概其他華人社區都會有。而華人所辦戲院的英文名字,不少亦採用外國戲院的常見名字,北角皇都稱為State Theatre,美國大都會固然有名為State的戲院、劇院,澳洲的悉尼也有。

…….九年前遊歷澳洲,決意多走戲院,出發前曾電郵予悉尼的State Theatre查問能否一遊,欣聞該院設有導賞服務,惟該院後來告知,我留在該市的幾天剛巧沒有導賞團安排。奈何緣慳,當然我仍有造訪,就只能在表演廳入口以外的走道張看一下,那兒也綴以閃亮鏡飾,但面積不大,能看的有限。

…….聯繫的過程中,感覺該院工作員頗細心,垂詢的電郵很快回覆,看來對方是用心查核過,然後告知結果,且用上帶歉意的語氣。真好假好,大家素未謀面,收到如此負責且有禮的回應,教人舒服。既然無法入內,唯有進入其網頁的「Tour」,找到多幅圖片,譬如:

state_sydney1↑穿過我上述的淺窄走道,走到盡頭,入口大門一開,可看到(左圖)雲石大堂,
前方是表演廳。進入後,(右圖)在觀眾席望向舞台。

state_sydney2↑轉個身,(左圖)在舞台前方望向觀眾席,可見地下、二樓及三樓的座位;
(右圖)在三樓望向舞台那邊,可一覽天花的金璧輝煌。

…….運用廣角鏡拍攝的照片,令構圖扭曲,卻看到每寸地方的精工細飾,盡顯輝煌。這間於1926年6月開幕的場地,最早就是充作戲院,現時則作為表演及放映的埸地,為該市的演藝文化地標,算一算,今年是它90周年紀念。90而已,還未到百,或者對某些人士而言,仍嫌太年輕。不過,它瑰麗的裝飾是那麼一目了然,身價躍然。

…….我僅是個欠缺識見的土包子,望向它的外觀只懂「嘩!嘩!」聲稱美,不懂解構是哪門哪派的藝術風格或建築特色,專家學者才能道出箇中原委,同樣,我亦相信專家學者會有更深邃的透視眼睛,即使沒有瑰麗的表層,也能看到內裡沙石磚泥所蘊含的內涵。

…….西方世界留下來的Movie Palace,大多具有豪華建築風格,並綴以不同藝術流派的華麗裝飾。相反,香港是鮮有這類建築,我僅是位膚淺的草根觀眾,只覺這與城市的文化、傳統、生活環境緊密相連。正如一家立於新界郊區的簡陋戲院,若果能倖存,它的一磚一石正吐露何解它以這種形式出現在那個地方,它如何把都會想像通過這個公共場所(現在四處可見「公共空間」一詞,我想純以一片地方而言,它仍只是公共場所)帶入鄉郊,從而攪動當地的生活(說不定是公共空間)。簡陋、粗糙正是它的特色,訴說它自身的故事。

 

錯照當正片 話說璇宮戲院

2016/11/01 at 1:45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外地戲院 | 3 Comments

new-york↑位於紐約華埠的璇宮戲院,現已拆卸。
(圖取自世界新聞網,圖說載:Eric Lin在2005年拍攝「璇宮戲院」紀錄片。)

…….感謝網友Ray54餽贈幾幀剪報,包括今年七月刊出的拙作〈璇宮艷史 皇都舊痕〉。去年底,坊間出現捍衛皇都戲院的聲音以至行動,我便寫下該文,一直擱着。後來認識了其中一位推動者,對方提及想在報章刊出相關的文字,我便整理一下拙文交他,猶幸獲採納並在報上刊出。

…….提交時我配了圖片,刊出當天,聽聞編輯配上一張錯誤的璇宮戲院相片,後來望一望,也不曉得是哪兒的璇宮。我沒有特別反應要責怪誰,自己也當過編輯,於忙亂的流程中,在資料室搜尋系統鍵下關鍵詞,找到照片的喜悅,有時確會鬆懈了細探虛實的警覺性,一下便出錯。

…….後來再想,五、六十年前的老建築,對於一眾負責評審它該去或留的專家,顯然是個不足掛齒的數字,若用這把以百年計的「歷史時間」量尺去丈量每一座建築,相信不久該評審單位可解散,因為各座建築未到達那個「歷史時間」已被拆掉,已沒有舊建築可評!然而,錯圖事件又讓我覺得,半世紀前的風貌,對當代年輕人已相當遙遠,尤其這城市只求新,沒有空間、習慣、感性去體味昔日,要不然,編輯朋友也許多少受到薰染,便不致信手找來錯相當真照片使用。

…….無疑,這是假設再假設的話。回說那張被錯用的照片,我好奇戲院在哪兒,稍為搜尋一下,便發現圖片出自2014年1月下旬由紐約Anthology Film Archives舉辦的「落地/出生/經過:紐約華埠影像」(We Landed/I Was Born/Passing By: New York’s Chinatown on Screen)節目,內含攝影展及紀錄片放映。其中一齣紀錄片正是關於當地的璇宮戲院。這是個維時僅三天的節目,也是追跡往昔,各地有心人都做着類近的工作。

…….猶記十多年前(晃眼往事都已是十幾廿年前)進修時,有課聽龍應台提及她當台灣文化部長時,當地發現了一堵戰時的遺牆(僅概略記得是遺留的石牆,細節忘了),她說,該牆僅五十餘年歷史,很多人認為沒甚麼了不起,但對他們而言,卻是甚有價值的遺蹟。(大意)

…….編輯朋友為拙文搜尋的錯誤照片,原來也頗有趣味,下貼再談。

 

極樂西方的機械人世界

2016/10/27 at 7:57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香港戲院/港島, 香港戲院/九龍 | Leave a comment

westworld2016↑2016年連續劇《Westworld》畫頭一幕。

…….由《Westworld》講開又講,美國連續劇的片頭時有佳作,像廿年前的《ER》,後來的《The Guardian》(第一季)、《Six Feet Under》,以至較近期的《Walking Dead》,畫面言簡意賅,配樂短小精妙。上述各劇均在本地電視台播放過,不知《Westworld》會不會播?近年的話題作如《Breaking Bad》、《Games of Thrones》、《House of Cards》全不見影,無疑,只有我還那麼老套,仍談論免費頻道播放的美劇,而不是下載、韓劇甚麼甚麼的。

westworld_1973↑1974年9月12日,凱聲、京都聯線公映《機械人世界》(Westworld)。

…….今由影視界名製作人Jonathan Nolan及J.J. Abrams攜手炮製的《Westworld》,取材自Michael Crichton舊作《機械人世界》。該1973年的作品,遲至1974年9月12日才在香港放映,於京都、凱聲聯線。當年廣告如是說:「西方世界,羅馬古城!出現目前,疑真疑幻!槍手刺客,真假難分!兇殘追殺,驚心動魄!」道出了故事梗概。

…….翻看原裝預告片,以今天目光視之,欠缺目下科幻片的影像格套,刺激不足,難免乏味。Michael Crichton以其具備的科學知識,融入故事創作,多齣作品都能造到幻中有科;早於四十多年前,已擬想電腦能力之巨大。然而,一如不少科幻作品,創造科學,卻又害怕科學,擔心一手創建的製成品會倒戈相向,加害人類,直至《智能叛變》(I, Robot),惶恐依然。

robot_cover↑由《Westworld》、《Future World》到《無敵金剛》/《無敵女金剛》,
機械人想像不能缺撕脫人皮面具的一幕。

…….舊版《Westworld》有替機械人加上人皮面具的場面(即尤伯連納的角色),看來熟口熟面。七十年代以還,對機械人的想像,常見採用人皮面具覆蓋臉龐機器組件的構思。且看延伸自《Westworld》、1976推出的《Future World》(港譯《翡翠窩大陰謀》,以「翡翠窩」音譯原英文名,亦隱含意思,頗佳;1977年5月12日在東方、新聲、金冠放映),海報便直接繪畫拿脫人皮面具、露出機械結構的繪圖。

…….這無疑是想當然的,欠科學理據,解釋不到臉龐何以能天衣無縫的活動自如,又能靈活進食、吞咽等,但正因為簡單,容易製造震懾感,當面具被打脫時,露出背後的機械零件,嚇人一驚,教觀眾興奮不已;當時年紀小,我也看得相當雀躍。

…….那時最先看到《無敵金剛》(The Six Million Dollar Man)的機械人故事,及後更發展成連續多集的個案,以至結合《無敵女金剛》(Bionic Woman),男女金剛同時應對。劇集中便出現不少對打場面,機械人被打脫面具,雖然好假,但百看不厭。機械人製作越見普及,中小學生也參與,當然重點在「機械」而非「人型」。大概仿真度極高的機械人終會誕生,真會出現智能叛變嗎?古人對天與地懷敬畏之心,也不無道理,順乎自然,或許有助止息煩惱,減少恐懼。

《不是冤家不聚頭》主題音樂

2016/10/13 at 1:50 am | Posted in 電影音樂, 香港戲院/港島, 香港戲院/九龍 | 2 Comments

1980-8-16_a↑1978年電影《婚外情》,遲至1980年才在香港放映,
音樂倒一早被劇集選用。

…….1980年8月16日,利舞台、倫敦聯映《婚外情》(An Unmarried Woman),由保羅馬索斯基導,芝露姬莉寶芙(Jill Clayburgh)演;導演我是認識的,餘下的都感覺陌生。影片曾在第51屆奧斯卡(1979)獲三項提名,包括最佳電影、劇本和女主角,亦入圍康城競賽,並獲最佳女主角獎(聯同依莎貝雨蓓)。對影片唯一熟悉的,是其主題音樂。

…….1979年12月22日晚上九時,甘國亮創作的《不是冤家不聚頭》在翡翠台首播,全劇八集,逢周日播映。當時我在澳門家中通過那台黑白膽機收看,熒幕前還掛有一塊謠傳能遮擋輻射的透明藍膠片,在我腦海中,這劇集的色彩就是透藍的黑白。那時是小學生,已感覺好看,也許是「電視精」那來者不拒的本能反應,又或摻入日後重看的良好感覺而得出的總印象。

unmarried_ost←《婚外情》原聲唱片

…….影像是黑白的,音樂卻不受影響。《不》劇的片頭設計以黑白作基調,選用了《婚外情》的主題音樂,頗具一格。該闋輕爵士樂作品,映襯劇集那都市中產情調;劇集於1979年播出,可見製作人早在影片於香港公映前已相中其音樂。

……..劇集的主場景坐落九龍塘一座老式大宅,源於「爭仔」事件,兩對夫婦的情感關係備受衝擊;這邊是新興中產夫婦的誠信危機,那邊則是傳統家庭的兩代紛爭。多年前,工作間的年輕同事把這劇集的光碟傳閱,大家都頗為喜愛。據悉,因遷就光碟的長度,內容有所刪節,甚至把片頭刪去。最近發現電視台網頁上載了該劇集(僅第一集供免費欣賞),似是原汁原味,於是瞄了一眼,才勾起撰寫此文。

……..網絡空間未見有《婚外情》全片,只有預告片,另外亦找到那闋主題音樂(在此)

tvb_drama↑《不是冤家不聚頭》片頭,演員名單採用外國格式,
以「及」突顯沒有空間排於首位的馮寶寶。

 

Next Page »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