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禾啟德:戲院規模大細變

2019/01/31 at 12:12 p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九龍 | 4 Comments

←嘉禾啟德的售票處位於地下,面向大街,但沒多少「戲」味,沒有影戲簇擁的繽紛感。

…….2018年12月下旬查看院線網頁,發現位於新蒲崗的嘉禾啟德已經營業,我立刻通知毗鄰該院居住的朋友,對方欣喜。上周碰面,對方已光顧該院,樂得走到對街已看到電影,惟嘆選片較大路,合心水的有限。

…….若非探訪友人,真的要很刻意才來到這兒。戲院位於越秀廣場,但由外到內都嗅不到戲院的氣息,及至轉到面向譽港灣那邊,才見售票處。

…….坐擁位處地下、面向大街的開揚位置,這售票處卻未見戲院該有的影片信息喧嘩景像。不知有何限制,壁牆上竟沒有張貼海報,也沒有鑲起燈箱、電視之類,只有售票台側的一個小屏幕展示即日公映,若觀眾擁擠,也許要爭位檢視場次。

…….購票後得乘坐升降機到三樓,穿個細小的入口,便進入映廳,十分小巧,多少反映映廳內的氣氛。據院線網頁資料顯示該院共兩個映廳:

(1)院共座位 77(另有4個輪椅位)
(2)院共座位 118(另有4個輪椅位)

…….取名「嘉禾啟德」,面向新發展區。際此鼓動區區有戲院的時期,回看戲院所在的位置,是麗宮戲院的原址。麗宮昔年以座位3000成為全港最大的戲院,隔代的兩間戲院,難免會被人拿來比較,一大一小。這家新院相當袖珍,反映時代生態,見怪不怪,未算是全港最小,但昔日的全港最大,總歸一去不返。

→正對戲院的譽港灣,相信是其中一個客源所在。樓盤所屬的商場Mikiki,中庭高懸的大電視,不時閃亮該戲院的廣告,公告即日及不日獻映的戲碼。

Advertisements

從Tower Records到HMV

2018/12/29 at 10:12 am | Posted in 離題萬丈, 香港戲院/九龍 | 7 Comments

←個人非唱片店常客,兩家昔日的大型店,我只留下價錢標貼、割價標籤,聊作留念。

…….1993年,還在電視台工作,有位別具個性的同事告知要轉職,投向開業不久、位於銅鑼灣時代廣場的Tower Records。

…….對方應徵店員,得過五關、斬六將似的,包括考筆試。題目之一是:《The Mission》(戰火浮生)的配樂由誰創作?單單這一題,我也可以過關,但西方樂壇由地面到地下的情況我不了解,而該職位對英語要求高,同事勝任有餘,終獲聘。

…….我曾到Tower Records造訪該同事,對方工作得很稱意,談起該店安排樂隊現場表演,相當雀躍。那天我買了王菲的首隻精選碟,就是配備軟硬天師設計的甩頭甩髻式紙封套那張,純屬「有幫襯」。Tower在港開業,我雖非消費動物,也毋須覓尋冷闢作品,也視為喜訊,畢竟這類大型店勝在可觀性高,只看不買也可樂上半天。

…….若與後期各路「超特店」比,Tower不算大,它一度擴展至鄰店,左右兩店相對,但不久便萎縮。猶記它曾在鑽石山荷李活廣場開分店,店面奇小,朋友戲言:「或許是全球最細小的Tower Records!」的確,這些外國知名唱片店,龐大店面是賣點,遊歷英、美大都會時亦刻意走訪,視作景點;即使到台北,也要造訪淘兒音樂城。故後來HMV在港設旗艦店,也挺欣喜。

…….今天走過尖沙咀新聲大廈(新聲戲院舊址)外,仍想起HMV當天在此設的大型店。印象中那已是三層樓的專賣店。除唱片,還有外國的流行雜誌。該店雖經常推出綑綁式的割價碟,但流行唱片的價格一般較旺角小店貴,但其原聲唱片的項目豐富,易找到想要的。後來再向上層擴充,備有「World Music」項目,找到一些歐洲出版的唱片。再後來,DVD漸成店內主體,唱片部萎縮,看到視聽軟件比例上的變化。

…….千禧年前後,群眾的生活模式急遽轉變,不管中外樂壇都受到衝擊,唱片作為音樂載體已風光不再。同時,各路消閒活動開展,電腦、手機成為生活主軸,「聽歌」這回事,已不像以往那般聚焦地佔據生活的要塞,旁落失守。尤其是粵語歌,八十年代它快速發展至高峰,作品繁多,受眾擁戴,及至九十年代中後期,便見乏力。

…….當西方的唱片旗艦店都站不住腳,對HMV結束並不意外,它在香港經易手後再延續,廿載起落,也算難得。八、九十年代以還的巨型店,除上述的唱片店,還有金獅KPS,以至葉一堂Page One,面向高昂租金,加上主流唾棄,它們的消失是沿着當代生活的理路行進,但好歹也在過來人心中刻下點滴印記。

→原來尚殘存一個「hmv」膠袋。從側邊的分店地址看來,是近年的物品,亦是別人給我東西時附上的。

戲院看電視,電視看電影

2018/12/20 at 9:42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香港戲院/九龍 | Leave a comment

←2003年的電視電影《Normal》,男主角Tom Wilkinson決定變性,震動妻子和兒女。

…….一年將盡,歌影視界年結開展,同時嘉許影視作品的金球獎較早發放提名名單。相對而言,電視較電影更熱鬧,畢竟項目繁多。

…….電視作為廣播頻道,如今人所言是一個平台,理應百花齊放。礙於歷史發展,香港的電視始終是一座圍城,自製自播,沒有引進各路製作公司的作品,從競爭中進步。

…….美國電視劇集在格式上也有較多變化,以金球獎的項目論,就有連續劇、迷李連續劇、電視電影。電視電影的製作經費或較電影低,但不乏佳作,亦獲電影卡士參演。猶記如Holly Hunter等演員曾說,在電視電影每每能遇到更具發揮機會的角色。

…….電視電影跨疆越土來到亞洲,有時獲發行進入戲院,由過往到近年亦然。九十年代末曾在迷你大華戲院看過《白雪魔后》(Snow White: A Tale of Terror)的預告片,就是電視電影投進大銀幕。

…….以往本地電視英語頻道偶有播映這類電視電影,近年電影少播,電視電影幾近絕跡。早陣子,本地一齣關於變性的電影,令我想起昔年在英文台看HBO製作的《Normal》(一般譯作《親密風暴》)。戲由Jane Anderson執導,改編自她創作的舞台劇劇本。演方面則由「戲骨」Tom Wilkinson與謝茜嘉蘭芝撐起。

…….影片講述育有一子一女的夫婦,慶祝結婚25周年當天,丈夫毅然披露自己是女身活在男身內,為重拾真我,決定變性。影片集中描寫太太如何應對這埋身的突變,她選擇接受,恍若變成丈夫的「姊妹」,指導她怎樣成為「女人」,只因她不捨離開,仍深愛丈夫,心內交戰。

…….事隔多年,對影片的細節已感依稀。印象中它把這個滿溢情感衝擊的故事處理得較粗疏,欠缺絲絲入扣的細緻筆觸,雖有劇情細節,但沒有深挖內心。縱然謝茜嘉一貫的(過於)賣力演出,仍顯徒勞無功。

↑Tom Wilkinson在戲中的易裝模樣。查看2001年原舞台劇演出,這角色是由Beau Bridges飾演,有點意外。Beau和弟弟Jeff曾與米雪菲花合演「The Fabulous Baker Boys」,戲雖不俗,當年卻獲得《妳嫁給我吧》這無厘頭譯名,三天落畫。

九巴仙樂廠見仙樂戲院

2018/12/17 at 4:25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九龍 | 2 Comments

↑位於深水埗東京街、順寧道及保安道交界的九巴車廠,又稱「九巴仙樂廠」,後方見仙樂戲院。(圖取自weshare.hk)

…….上文提到北河戲院把一天的收入捐助深水埗區興建公立醫局,區內另一家戲院,差不多十年後也捐助當區。

…….1953年12月底,深水埗木屋區大火,災情慘重,當時被形容為史上最嚴重。無數災民劫後待援,在各方伸出的援手,見到「仙樂戲院捐五百元」。時為寒冬,災民苦不堪言,雖云五百元非大數目,所謂集腋成裘,也表達了一份心意。

…….數年前讀影人林紀陶回憶八十年代為新藝城做特技的文章,提到部分工序在改建自巴士修理廠的「仙樂廠工作間」進行;所指的就是九巴仙樂廠。上述公司製作的影片,投資者是九巴的雷覺坤先生,回想如《最佳拍檔大顯神通》便有電單車在多輛巴士車頂上滑行的動作場面,而宣傳上也有贊助節日通宵巴士之舉,從該文所見,部分製作也在其廠房進行。稱為「仙樂廠」,大概因為九巴位於深水埗的廠房,毗鄰仙樂戲院。

↑長城出品的《紅燈籠》於1957年5月27日在仙樂、麗都放映。

←照片約攝於上述映期內。(取自Gwulo: Old Hong Kong網站)

…….仙樂戲院(Zenith)於1951年12月9日啟業,當時報章廣告列出的地址是「九龍巴士公司對面東沙島街」。如拙作《香港戲院搜記》提到,該院與麗都戲院於1957年合組國語片聯線,放映的作品可謂「無左無右」之別,單看首輪戲碼,包括:邵氏製片廠的《窈窕淑女》、長城的《鸞鳯和鳴》、上海中電二廠的《喜迎春》及電懋的《金蓮花》,既左亦右,港中兩地影片俱備。

…….據1968年《香港影畫》介紹,當時戲院的經理是黃兆歡先生,黃氏為戲院業界前輩,曾管理多家戲院;院主是周沕桅,周氏也是紅磡華樂戲院院主。查1963年4月1日一則報章消息:「周沕桅,五十四歲,南海縣人,祥發銅窗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大成五金公司總經理,仙樂戲院、華樂戲院董事長,歷任樂善堂總理,元朗博愛醫院總理。」

…….仙樂戲院開幕時請來周壽臣爵士揭幕,1960年1月22日開幕的華樂則邀請周埈年爵士主禮。

北河戲院捐助興建醫局

2018/12/12 at 4:13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九龍 | Leave a comment

←北河戲院在開幕前夕及翌日於報章刊登廣告,披露報效當區醫局的建設經費。

…….延續深水埗的戲院舊事。北河戲院於1934年1月23日開幕,前一天該院刊於報章的廣告有一列蠅頭小字:「開幕日憑免費券入座,全日不收票價。初十日報效本街醫局,減價一毫二毫」。

…….開幕當天免費招待觀眾欣賞《頂包老婆》(Yes, Mr Brown),如此「賣大包」之舉,歷來都不失為奏效的宣傳策略,而後者則表達了建設社區的關顧,盡顯地區戲院與社區的緊密關係。

…….翌日的廣告就募款一事有更多描述:「本院鑒於深水埗公立醫院經費不充,贊成本港名醫彭學高先生之提議,將今日全日收入報效深水埗公醫局。今天大減券價一毫二毫,諸君樂善為懷,尚希踴躍光臨。」

…….文內提到的彭學高醫生,生於新加坡,其後前赴香港入讀港大醫學院,並服務香港醫療界,曾任香港醫學會會長。該次慈善活動所報效的「深水埗公立醫局」,為地區的醫療單位,於募款活動後兩年落成啟用。

↑深水埗(埔)公立醫局於1936年10月26日正式開幕。

…….深水埗(埔)公立醫局於1936年10月26日正式啟幕,翌日《工商日報》的報導指出:「深水埔公立醫局原為利便深水埔居民而設,惟因近年來醫局就診者日眾,是以地方不敷應用,紳商黃耀東君等,有見及此,特發起建築新醫局……經於日前完成,特定於昨日舉行開幕禮,並由醫局主席黃耀東,敦請華民政務司嘉利夫人主持啟鑰禮。」鑰匙扭動,夫人開啟大門,領眾內進。

…….報導又指出「周耀年、李禮之畫則師,報效一半畫則費用」,負責建築的捷聲公司亦「報效格外工程約千餘元」。雖則如此,興築費用依然是個重擔子,報導便詳列熱心捐助的人士、商號,當中看到「北河戲院捐五百元」

…….該醫局至今仍立於醫局街上,建築物一角鑲有簡介的牌匾,提到其建於一九三O年代云云。這寫法當然沒錯,照理可以提供多點準確的資料,何況此建築已被評為二級歷史建築,能夠評,理應掌握很詳細的資料。

深水埗街坊戲院坊眾情

2018/12/05 at 11:05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九龍 | 6 Comments

←美荷樓生活館出版《四十一報》(Post41),10至12月號以「映Screen」為題,除介紹深水埗區的戲院,亦有受訪者憶述少年時與同學吳宇森當臨記。該機構網頁提供電子版(按此)

…….數月前收到美荷樓生活館來郵,着我查詢一位網友的戲票珍藏,感謝網友樂於分享,他收藏的北河戲院戲票順利出現在該機構新一期《四十一報》的深水埗區戲院專題。

…….專題走訪當區街坊,記錄了他們的觀影舊憶。當中特別提到「拉衫尾」進場的軼聞,也許是地區戲院的尋常景觀,透着點滴左鄰右里情誼,當然令院方及政府稅收受影響,往後政府勒令戲院嚴厲執行「一人一票」守則。

…….專題在有限篇幅內,做得頗認真。當然,筆端所見,採訪、執筆者大概是新世代作者。一如現時很多報導,都刻意給「人手畫票」着色,另外,又提到戲院設「早場」、「公餘場」優惠時段,放映「二輪電影」。我估這些場次映的主要是落畫多時的舊片,而非「二輪電影」,後者就安排在二輪戲院作正場放映。

…….文中也有常見的「播放電影」。多年前在報館工作,見同事處理一篇電影文章,作者提醒不要把「放映」改為「播映」。說來也是有理的,相對於電視的廣播模式,(當時)電影是通過放映機,把膠片上的影像投到銀幕去,正是放映。時代變遷,電影確在很多家庭影院「播放」。

…….對深水埗區的戲院,我絕對陌生,充其量八十年代初在京華123迷你戲院看過《奪寶奇兵》。關於地區戲院,我有興趣探究,以北河戲院而言,以往也粗略寫過少許它放映潮語電影的情況,相信仍可以進深探尋。

↑左上為皇宮戲院,右下兩款戲票,北河的一款由網友樂兄提供,謝謝他;黃金那張則由謝柏強先生提供。

好運戲院,一度擬演粵劇

2018/10/29 at 11:30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九龍 | 2 Comments

←淘大花園好運戲院於1984年6月28日開幕,圖為當天刊出的廣告。

…….UA淘大位於淘大花園第三期,往前走,第二期原本有好運戲院。該院於1984年6月28日開幕,開業前一天,報章有相關介紹:

…….「此院由經營海運戲院之袁國祥主理。袁氏為港九新界戲院同業商會會長……『好運』設計新型,全現代化,座位共有九百六十六個,票價一律十七元,開幕首映為史提芬史匹堡之《魔域奇兵》。」

…….袁國祥即為戲院及娛樂業界名人袁耀鴻(人稱袁伯)的兒子。本網誌曾引述一位戲院業前輩的話,指當年袁伯曾構思把好運發展為演粵劇的戲院,惜防火帳搞不妥,最終沒有成事。

…….戲院開幕翌日(6月29日),《華僑日報》報導該院票價劃一收十七元,不分等級,另指袁伯透露:「該院有意上演粵劇團,每年會演兩三班大戲,目前只是再加一幅隔火帳便可以申請表演執照,戲院後台地方不夠大,會計劃擴充化粧間地方,或者盡量不用大戲箱搬入後台,全用金山箱,等如去外國演出的行裝便可以……」

…….也許,袁伯對經營演粵劇戲院情有獨鍾,過往他曾經營太平戲院、利舞臺,可說是當年演粵劇的重鎮。不清楚好運戲院最終曾否演粵劇,而設置防火帳有何困難,真不曉得,又或後台化粧間的問題更大。但為何要把這家戲院發展為粵劇戲院?也許是當時東九龍沒有這類戲院,後來南昌也一度意圖發展為具表演用途的劇院。

…….想起牛頭角下邨清拆前夕,因工作原故曾造訪該邨,見到當區的盂蘭節活動相當具規模,包括架起大型戲棚演神功戲。區內住宅密集,居民眾多,說不定也有相當多的戲迷。

…….上述報導提到的「金山箱」頗有趣,挺「內行」的詞,不知道是怎個模樣。「金山」大概指往美國演出,回溯上世紀出外埠演粵劇,也是個大課題。    ↑《電影雙周刊》戲院特輯資料。好運戲院於1995年8月結業。

 

去又來:淘大影藝變UA

2018/10/17 at 6:35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九龍 | Leave a comment

↑UA淘大的照片,取自該院線網頁。

…….位於淘大花園的影藝戲院,於今年3月結束營業,並轉由UA院線營運。該院於8月30日起試業,院線網頁顯示,由即日至年底,該院推出「試業價」,票價較同院線其他戲院廉,據知這也是之前影藝戲院的特色,算是一個亮點吧!

…….原九龍灣百老匯戲院由銀都機構接手經營,把戲院冠以「影藝」之名,惜傳奇難再,該院沒有延續原影藝放映另類影片的方向,走主流路線,作為地區戲院,聞說也得街坊捧場。影藝於2009年7月啟業,不久後我前來看了《竊聽風雲》,經營至今年初亦不過九載。

↑2012年夏,好奇的我隨香港電台的攝製隊拍攝《香港故事》,
並有機會在當時九龍灣影藝戲院的大院,與崔顯威先生聊天。

…….之後第二次到來,已是2012年夏。源於對製作電視節目好奇,隨香港電台《香港故事》攝製隊伍前往多個地點拍攝。該集名為「戲院里」,當中包括訪問當時戲院商會副理事長崔顯威先生,崔生選了在九龍灣影藝戲院做訪問。我隨攝製隊在院內走動,既跑到窄小的機房,更在二樓的大院和崔生聊天。拍攝得趕在中午場開始前完成,一個早上的經歷,可說是我對該影藝戲院最難忘的一頁。

…….查看UA網頁,現時該院大概維持之前戲院的規格,保留了樓上的大院(即原淘大戲院的樓座),地下則是兩間較小的映廳,三個映廳合計609個座位。

「仙鳳鳴」舞台上的布幕

2018/09/05 at 4:25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香港戲院/九龍 | Leave a comment

↑1959年2月8日,仙鳳鳴劇團為深水埗街坊福利會籌款義演。
開演前主事人在舞台上合照,身後見劇團的舞台布幕。(摘自《華僑日報》)

…….2016年8月到文化中心大劇院看陳寶珠、梅雪詩演出的《牡丹亭驚夢》,印象中(僅兩年,已不太肯定),未開演前,舞台上降下的幕,以投映模式,顯現多幅和場刊一式的圖像、劇名等,一張投映幕現出多種變化。

…….不知道《牡丹亭驚夢》開山演出時,舞台所覆蓋的布幕會是怎個模樣?得請教前輩。時間追溯至1956年11月19日,第二屆仙鳳鳴劇團於利舞台開鑼鼓,頭台演「唐滌生新編哀感頑艷名劇」《牡丹亭驚夢》,一眾佬倌齊整上陣:任劍輝、白雪仙、梁醒波、靚次伯、任冰兒、蘇少棠,如此陣容,教隔代戲迷欣羨。

→1956年11月18日報章廣告,預告《牡丹亭驚夢》於翌晚在利舞台首演。

…….兩年多之後,1959年2月8日,深水埗街坊福利會為興築學校、贈醫處等,特邀仙鳳鳴劇團於當區開鑼鼓演大戲,籌募經費。由當天起開演,劇目包括:《陽春白雪兩爭輝》、《帝女花》、《跨鳳乘龍》、《九天玄女》、《蝶影紅梨記》、《西樓錯夢》、《紫釵記》及《牡丹亭驚夢》等,均屬該團戲寶。

…….戲是在當區蓋搭戲棚演出,如神功戲模式。報章報導事件時,刊出一張主事人在舞台前的合照,背後隱約看到垂下的布幕,上繡「仙鳳鳴」三字。不知道在其他場地演出時,是否也懸起這幅布幕?同樣,其他戲班開演時,是否也有他們本身的布幕?

…….半年多之後,1959年9月14日夜,仙鳳鳴開演另一新作《再世紅梅記》,劇作者唐滌生在觀劇期間感不適暈倒,送醫搶救後不治,年僅46,誠為劇壇損失。

文化中心大劇院舞台布幕

2018/08/24 at 6:26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香港戲院/九龍 | 2 Comments

←1998年「法國五月」節目特刊,封面是畫家奧利維爾‧杜碧(Olivier Debre)。

…….今年電影節僅在文化中心大劇院看了一場《柏林蒼穹下》;開場前,再次看到舞台上那張布幕,畫作調子鮮黃、筆觸奔放。平日看劇場演出,不一定見到這張幕,像粵劇演出,降下的多為與劇目有關的幕。

…….卅年來保留了不少印刷品(免費取),其實挺喜歡,但來到這年紀,時間有限,該預早執拾物品,他日亦沒有人接收或處理,當棄就棄。整理期間,找到幾本「法國五月」特刊。有幾年該活動為電影專題製作獨立刊物,近年好像沒有,只收入整本節目特刊中,全冊很厚,沒有再留。

…….1998年這一本我印象尤深。當時在報館工作,猶記特刊封面的畫家奧利維爾‧杜碧(Olivier Debre)應邀來港,文化版同事採訪,同行的攝記曾在法國留學,十分雀躍,回來後話亦很多。不過,最後出來的版面,卻用了封面那照片作為大圖片。

…….重看此特刊,關於畫家作品風格的介紹,有這麼幾句:「與其作品緊密相連的色彩和力量與其所表達的情感再演繹由此渾成一體,最後必將會取代『符號』。自此之後,問題在乎『帶來一種能保留其動感力量的適當表現色彩』。」

↑大劇院布幕原畫稿,取自地氈公司Fort Street Studio網站,
資料示該布幕由Louis Vuitton基金委託創作。

…….每年法國電影節小冊子的中文部分相當「有趣」,這廿多年前「法國五月」特刊的文字也「厲害」。讀着這糾纏的中文字,相當迷失;當然我沒資格評論。同一段最末幾句,尚可理解:「他現在只從事自然繪畫,尤其是在戶外,在漫步或遊歷世界各地時擷取任何令他有所感的事物,其中一次旅程將他帶來香港,為本地文化中心大劇院揭幕繪製舞台布幕。」

…….那色彩鮮活、跳脫的舞台布幕,就是出自這位畫家的手筆。封面透視的寥寥幾筆,也多少感受到那種風格。畫家已於1999年辭世。

Next Page »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