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堂海報:手作版與原裝版

2017/08/16 at 4:37 am | Posted in 電影海報, 香港戲院/港島, 澳門戲院 | Leave a comment

↑謝謝網友分享其收藏的海報,當年取自京都戲院的《鐵金剛勇破太空城》海報。左為原裝版海報,經戲院員工加上人手剪貼的中文資料,右為當年印刷的中文版。

…….「鐵金剛」羅渣摩亞於今年5月辭世,一位網友傳來若干摩亞氏演出的「鐵金剛」片宣傳品,包括在香港公映時的海報及戲橋等。

…….雖云辛康納利是第一代「鐵金剛」,作為成長於八十年代的戲迷,摩亞氏就是我眼中的正牌「鐵金剛」。摩亞氏首部擔演的是《鐵金剛勇破黑魔黨》(Live And Let Die, 1973),而我有印象開始看「鐵金剛」片,是從《鐵金剛勇破海底城》(The Spy Who Loved Me)及《鐵金剛勇破太空城》(Moonraker)起。

…….當時年紀小,對片中上天下海的特務工具,以及連環動作場面,看得眉飛色舞,數年前重看個別那些年的「鐵金剛」片,看着看着卻生起懨悶感。上述兩片都是在澳門麗都戲院看的,那時還就讀小學。

↑1979年8月1日在香港首映的《鐵金剛勇破太空城》,當時八院聯映:海運、百樂、京都、普慶、新都、快樂、富都、寶石,驟看是結合了三條院線。

…….對《鐵金剛勇破太空城》的內容已不甚了了。七十年代末太空片盛行,當時有感連「鐵金剛」也趕這股太空熱,展示無重狀態畫面的趣味。但對影片其中一幕記憶猶新。通常「鐵金剛」片都有一個香艷收結,此片也不例外,邦先生與邦女郎置身太空艙,於無重狀態下赤裸親熱,懸浮空中,僅以薄被裹身。出現這幕時,戲院觀眾不禁問:又話無重狀態,點解張被唔升起呢?

…….網友傳來的第一張照片,一看便生起熟悉感。那是原裝英文版海報,表面貼上中文片名及主角的名字。移居香港後,偶有逛戲院大堂,不時見這種手作加工海報。一些快將公映的西片,中文海報或未印備,更大可能是聯線戲院少,沒額外印中文海報,於是在大堂展示原裝海報時,僅以人手剪貼小量中文資料。據任職戲院美術部人員憶述,那也是他們的工作。

…….網友後來再傳給我當時印刷的中文版海報,由於影片屬暑期猛片,故特別印製本地海報。頗意外,中文版海報的設計竟較英文版清簡。網友說當年是向京都戲院的司理取得這兩款報海。他記得當年隨電影落畫,大堂的影片海報被拆除,下一站就是垃圾箱,怪可惜!

…….網友的海報保存了近40年,依舊原好,見他把海報用框架鑲起,非常愛惜。網友表示毋須提他的名字,無論如何,再次道謝!

「戲夢人生」海報購買記

2017/04/14 at 3:53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電影海報 | Leave a comment

←托同學妹妹在台灣購買《戲夢人生》海報,回來的卻非心儀的版本,而是這構圖雜亂的國際版。(照片效果差,有反光位。)

…….至今沒重看《戲夢人生》,當年在藝術中心看,期間也一度昏沉,「中眼瞓」。映後有侯孝賢導演和幾位演員出席座談,很難得。

…….那時候讀雜誌見此片的海報,一張黑底白字模式的海報,中間一張照片,是李天祿把玩掌中木偶。清清簡簡的設計,黑白刊物刊黑白照,顏色底蘊摸不透,若真是黑白倒美妙。湊巧同學在台灣讀書的妹妹回來探親,於是托她購買。

……也許我只粗略講海報式樣,沒細描外觀,她購得的海報,竟是另一款設計,構圖就是把劇照堆在一起,一片亂像,似是作為國際宣傳用的海報。其售價折為港幣達700元,相當昂貴,當然,既已買了,也要接受。

…….海報上方有宣傳語:「There is always someone pulling the strings…」有趣的是,影片故事主人公是把弄掌中木偶的,應該毋須提線;有時候翻譯真的不可譯,當然,若放到「人生」這層面,也說得通。

…….1992至93年間,《電影雙周刊》曾辦過台灣影片的推介場,更餽贈宣傳品,記憶中,陳國富導演的《只要為你活一天》的海報也是由此而來。可惜這是純白的一張,我反而較喜歡以劇照堆在一起的那張。我的取態無疑與上面《戲夢人生》有分別,可謂一時一樣。

…….1995年初舉行台灣電影節期間,當時在周刊工作,有機會造訪幾位來港參展影人,包括中影負責人徐立功,當時的新晉導演易智言及挾執導作品《我的美麗與哀愁》而來的陳國富。

……言談間陳國富回憶拍攝《只要為你活一天》,特別在選角上有制肘,像突然被安排用葉玉卿,得苦思如何加進片中;還有侯孝賢原本選用,後來感覺不合用而推薦他用的林強。陳導演那時笑說,不知何故中途他又突然感覺對方合用,於是把林強安排演出《戲夢人生》。

……十年人事,各人都有不同的際遇轉變。幾年前讀內地《時代周報》訪問陳國富,當時他是華誼兄弟電影的管理高層,回想廿年前在藝術中心餐廳的大玻璃窗旁做訪問,也許大家都想不到兩岸影圈會有此局面。

→《只要為你活一天》的海報共兩款設計。

陳龍宏設計「牯嶺街」海報

2017/04/08 at 11:26 am | Posted in 電影海報 | 2 Comments

 「小四」的眼睛。當年刊於《號外》雜誌的版面,跨版的設計在電腦屏幕看來悅目
(那年大概已非咪紙貼版),但一經釘裝,照片便走樣,「削眼」尤其難看。

 ↑「小明」的臉龐。同樣取自當年《號外》雜誌的版面,
原海報的構圖也被破壞了。據說楊德昌最初發掘了吳倩蓮充任此角。

……上文提及有網主分享當年在戲院撿來《青梅竹馬》的海報,同文又指出,《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公映後,網主又匆匆前往誠品,買下一套三張該片的海報。

……要是我當年也在台灣,不知會否這樣做?也許會。喜歡該片,先後看了長短版本,還想要擁有一點什麼的,劇本集固然買下,海報也想據為己有,但苦無渠道。1994年遊台灣,特意逛逛海報店,看到有發售該款海報,記憶中折合港幣約1000元一張,但海報都裝裱在畫架內。價錢是一個考慮,作為旅者亦難以攜帶大型畫架走動,終於作罷。

……年初讀到張震可能憑《龍先生》獲國際影展演員獎,回想廿多年前演小四時,他還是少年人,但已遺傳了父親的帥氣。忘了最早從哪兒看到影片的海報,印象較深是1992年《號外》雜誌曾介紹陳龍宏(Alone Chan)的設計作品,包括《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的國際宣傳海報。

……Alone Chan時有擔任《號外》雜誌拍攝項目的美術設計,那時我也有留意照片側旁一列記下攝製工作人員名字的蠅頭小字,對其名字有印象(當然他們都不會下中文名字)。1990年《號外》曾辦台北版,卻沒有持續太久。據該題為「Alone in Taiwan」的報導指出,當大部分由港赴台的同事返港後,陳龍宏卻留下,並造出成續,包括為滾石唱片不少歌手的唱碟做平面設計及形象,更進佔其他範疇,如電影。

……該報導以大幅版面介紹《牯》片一套三張海報之二,就是兩位少年男女演員的大頭造像。另外,他也為當地時裝名店「小雅」做平面廣告,除封面長者模特兒穿山本耀司的一張,還有京劇演員吳興國(後來也演了不少電影)以其生角的身段演繹川久保玲 Comme Des Garcons。

→「Alone in Taiwan」報導刊於1992年2-3月《號外》,該期的封面人物乃七旬老人周蘊玉先生,穿起山本耀司的玫瑰花皮衣造像。該照片原為台灣服裝名店「小雅」(當年本地媒體會比喻為類似JOYCE)的平面廣告。同期還有關錦鵬短片《兩個女人  一個靚一個唔靚》的拍攝現場報導,全彩圖記錄。

劉開設計「青梅竹馬」海報

2017/04/05 at 7:05 am | Posted in 電影海報 | Leave a comment

 ↑劉開設計的其中一款《青梅竹馬》海報。圖摘自網上,效果不太佳。

……當年途經京都戲院,在大堂看到下期放映的大牌--《青梅竹馬》中蔡琴的落漠造像。頗意外該片獲公映,更驚訝是那幅大牌的畫功之劣,能夠認出是蔡的造像,只因明知她是女主角。

……那幅大牌畫像,應是參照原海報的設計。現從網絡搜尋,有網主憶述該片當年在台北上畫四天便下片,之後他在戲院找到該幅海報--蔡頭像佔海報左方,失落垂眼。(下圖)當時我應該沒有看過這海報,又或看過但因太普通而不上心。

……後來讀《電影雙周刊》,有一期介紹台北電影資料館。配合文章的插圖,其中一張攝下接待處一角,我被職員身後鑲在畫框內的海報吸引。縱然照片不太大,仍清楚看到是《青梅竹馬》的海報,立刻被攝着。海報的設計有別於一般華語影片格套,焦點放在片名,以碎花圖案托底,四張小小的劇照置於上方,構圖對稱公整。人總是貪的,剎那間便想到能不能擁有一張呢?但沒有渠道,迄今未能如願。

……如此微觀的確有點誇張。當年該刊是黑白印刷的,對那張海報的顏色,終無法考證。現在在網絡搜尋,得窺原貌,那碎花背景原來如此,竟有點懷舊風,想起小時候那些用來製造毛布睡衣的花布。據網站資料示,這是《青》片的國際版海報,由劉開設計,他也曾設計《獨立時代》、《悲情城市》國際版海報等。

……時至今日,受現實環境所限,那貪戀的心也收斂了,看到這些漂亮的海報,再沒生起擁有之念,畢竟儲存空間不許可,還有發霉、蟲蛀等問題,說明自己沒有條件收藏。唯一可以做的,不外寫幾隻字,貼兩幅照片以作記錄,或紀念。

↑這張大概是當年在台灣公映時的海報,整個宣傳都以蔡琴為焦點。

↑另一網站找到這張,大概是大堂畫片吧?這是頗常被刊出的劇照,
柯一正拉開百頁簾窺視,蔡琴在旁朝同一方向注視。

「魔鬼怪嬰」驚慄再現

2014/08/31 at 3:18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電影海報, 香港戲院/九龍 | 5 Comments

rosemarys_baby…….前文提及進戲院觀賞《異形》,終如願進場。The Grand Cinema安排該片在第六院放映,那屬於較大型的映廳,環境和視野都不錯。當夜除了第一行,差不多滿座,舊片也有它的捧場客,藝術中心的場次更早已爆滿。當然,周圍亦不乏說普通話的朋友。

…….九至十月「電影節發燒友」繼續有銀幕再現的部分,今回的選片是《魔鬼怪嬰》和《閃靈》,與《異形》一樣,兩片只是從電視看,今回可以在銀幕重溫。雖然在電視看,但第一次看《魔鬼怪嬰》已十分喜歡,影片成功營造懸疑氣氛,扣人心弦,觀眾緊隨美雅花露的角色,一步一步走向不可知的深淵。

…….花露由起初的快樂少婦,逐步變成驚弓之鳥,纖瘦的身軀,慌張的眼神,朝着最親近的人所佈的圈套走去,真教觀眾為她擔心。結局亦相當詭異,母愛讓她甘心接納魔鬼之約,邪惡獲勝。

downhill_racer…….《魔鬼怪嬰》的美國版海報,以一抹鬼域綠色作主調,美雅花露臉如死灰的巨大側面剪影,對照前方立於岩石上細小的嬰兒車,具體的突顯影片內容。而岩石的剪影線條,又與人物臉龐的線條相配合。據《Film Posters of the 60s》一書介紹,海報由Steve Frankfurt設計,但網站Movie Poster Museum則指出,是他與Philip Gips合作的作品。

…….無獨有偶,前文談及的《異形》,也是Steve的作品,採用了對稱的構圖,同樣利用深綠調子,烘托卵蛋的可怖,一觸即發。查看他的另一作品,看到他喜歡借用人臉龐的剪影為設計靈感,《雪嶺爭雄》(Downhill Racer)一片的海報尤其成功,借用男女主角兩張人臉的線條,構圖優美,更呼應前方運動員滑雪的細小圖案,一樣是大與小的對照,餘下大片留白,脗合滑雪的背景。如此精巧的構圖設計,不以明星大頭作賣點,今天已不多見。

遇見阮大勇先生

2013/09/04 at 12:06 pm | Posted in 電影海報 | Leave a comment

Yuen←在會場攝下阮先生的照片,背後是他這次參展的作品。

  上月在紀念李小龍的畫展上,遇到阮大勇先生。會場內見畫迷上前和他閒談,大家以「老師」來稱呼他。我對漫畫所知甚少,主要透過電影海報認識到阮先生的作品,見識有限,倒是相當喜歡。

  阮先生說他入行首張作品是當年嘉禾出品、許氏兄弟的《天才與白痴》。多年前我曾在摩囉街買下該片海報,據知海報原有不同式樣,我有的一張主要是在戲名上玩裝飾,未能呈現他的風格。來到新藝城時期,可說讓他在創作與畫藝上有淋漓盡致的展示。

  事實上,對他畫作的認識,大多從新藝城的影片海報而來:《鬼馬智多星》、《最佳拍檔》、《我愛夜來香》等。他說喜愛畫人像,尤其以漫畫手法捕捉劇中人的神韻,自七十年代中後期,港產喜劇大行其道,怪趣的漫畫造像剛好配合喜劇片,讓他有機會朝這方向持續創作,佳作連連。

poster1982

  他的作品,人物描畫簡潔利落,十分準確的捕捉人物特徵,形象的勾出人物輪廓,誇張處恰到好處,妙不可言;畫面佈局豐富,大堆頭人物卻能透過關聯的動作、眼神,連結一起,構成整體。

  他說繪畫時主要參考劇照,但亦包含創作。霎時想起《難兄難弟》(1982),戲中主要演員的漫畫造像,組合起來,擠在王青那張大的嘴巴內,呼應片中稱為大口青的他欺壓各人的主線。

  少不了談到我喜愛的《陰陽錯》海報,他指出,雖然亦是手繪,但那是走寫實路線,其他如《再生人》亦然。這次畫展,他分別運用了漫畫和寫實兩種手法,主要以木顏色筆繪畫。這媒材我尤其喜愛,驟看是供小孩填色的工具,通過技巧與心思,同樣能畫出得體悅目的畫作。他說居室狹窄,日常把畫紙貼在門後,站於此小角落畫畫,用木顏色筆較方便。

→《難兄難弟》(1982)海報(局部)

《霧夜》的黑白光影

2011/11/25 at 8:32 am | Posted in 電影音樂, 電影海報, 光影絮言 | Leave a comment

  若果套那種「不勝懷緬」的調兒,繼續講開又講,來到這齣《霧夜》。抖開那匹長布,繡著的是一個個那時年的奪目花蕾。

  譬如,這《霧夜》Shadows and Fog是由已停產的奧來安公司出品(Orion),那段日子,活地亞倫的影片均由此公司發行,被譽為甚具活力的年輕公司,在那八、九十年代,《與狼共舞》是它的高峰。

  又譬如,這《霧夜》,那時從金獅影視租下錄影帶來看,它的中文譯名喚作《霧夜殺人心慌慌》。《霧夜》沒有在香港公映(印象中沒有,說不定是我漏看),讀報介紹,它曾被美國影評選為該年度十大劣片之一。影片故事發生在上世紀初的紐約,時間是一夜之間,眾多人物在霧夜裡碰碰撞撞。

  某年,在某書店翻到一本不知介紹攝影還是佈景的書,看到介紹《霧夜》的章節。已忘記書名以至內容細節,然而,翻閱書本的介紹,心下一凜,才驚覺忽視了影片精致的黑白攝影,以及詭奇的片廠造景(全廠景拍攝),只能怪錄影帶的不濟。

  影片開場配用Little Threepenny Music,完全脗合它帶有童話式的古典氣氛(還有馬戲團的情節),打從奧來安公司由獵戶座星群變成「O」字的動畫開始,聲畫相扣,趣味的展開影片的第一章。(取自YouTube的《霧夜》開場段落

  重溫開場的幾個畫面:霧散見水中月、馬車剪影、亮光大鐘勾出煙囱剪影、人物剪影、暗黑燃亮火柴、一鏡落兇徒出現至殺人,光與暗,悉心經營,更把背景、時間、時空和事件,勾出個梗概。猶記得那本書載有多幀劇照,在高反差的燈光下,突顯那些石建築的輪廓,陰森之中又透著濃濃的歐陸風情。這段時期,活地和已故的Carlo Di Palma的確製造出讓人印象深刻的影像。

且為「倩女懷春」平反

2011/11/12 at 3:50 pm | Posted in 電影海報, 澳門戲院 | 5 Comments

←澳門百老匯戲院這張照片估計攝於1954年底,當天上映由Otto Preminger導演的《倩女懷春》The Moon Is Blue。(摘自網絡)

  依然是百老匯戲院,但轉到澳門去。能力所限,沒法子找到什麼舊戲院的照片,有時看網絡上張貼的,也不乏難得的珍藏。

  一如之前說,這些舊照片在網絡上反覆張貼,一般不清楚出處,資料不詳,繼而大家又各自發揮,補充內容,你一筆,他一筆,便組成關於這戲院的「資料」。

  翻舊報紙時,看到1956年1月3日,旺角的域多利戲院五時半公餘場放映《倩女懷春》,眼前一閃,立刻想起澳門百老匯戲院。

  網絡上被多次張貼的這張澳門百老匯戲院的照片(左圖),看來是戲院較早年的照片。面對這張照片,某個討論區有人回味百老匯映色情片的歲月,便說:「圖中映緊鹹片《倩女懷春》,你睇過味」(加詭秘笑臉圖案)。

  百老匯淪落映鹹片,其實是結業前兩年的事,而這張黑白老照片,怎也不會來自它的鹹片歲月,很好奇它門外張起條幅宣傳的《倩女懷春》有幾鹹,在那個遙遠的年代。終於從這幀公餘場廣告得到小許資料,由威廉荷頓和大雲尼雲主演,由《金臂人》The Man with the Golden Arm和《桃色血案》Anatomy of a Murder導演岳圖柏林明加執導,也該是有看頭的影片。

  翻查再翻查,找到原名The Moon Is Blue的《倩女懷春》的海報(右圖),對照相片內的廣告畫,既有那月亮圖案,亦有大雲尼雲的頭像,脗合。影片1954年9月17日在香港豪華戲院首映,估計是年底在澳門上映。影片廣告有如此宣傳語「蘭湯祼浴/輕解羅襦/一室皆春/鏡頭旖旎」,果真春色撩人。

  說「平反」,說笑而已,只是不信這《倩女懷春》就是討論區朋友指的鹹片,當然,影片於1961年2月9日在娛樂和百老匯重映,廣告仍稱「大膽程度至今令人咋舌」。

50年代旺角百老匯戲院

2011/11/08 at 2:26 am | Posted in 電影海報, 香港戲院/九龍, 戲中戲院 | 4 Comments

←按戲院廣告看板展示的即日放映電影考查,上圖約攝於1955年5月底,下圖攝於1961年6月下旬。

不曾去過的戲院,寫來不免拉扯:

拉扯一)今年初從亞視錄下光藝出品、秦劍導演的《遺腹子》(上、下集,1956年),已是該台截至目前最後播的幾齣粵語長片,謝賢、嘉玲、南紅、梅綺、小燕飛、黃曼梨、姜中平,兩輩藝人演兩代故事,還有童星杜國威。下集有一段戲,謂謝賢約南紅去看電影,鏡頭一轉到外景,從高角度拍攝謝賢沿大街走,拐進戲院的側門,一列三道入口的側門上,寫著「百老匯戲院」。

位於彌敦道和亞皆老街交界的百老匯戲院,1966年結業,故上一篇七十年代的旺角區戲院地圖沒有它的蹤跡。上述謝賢進入的,應是向亞皆老街的入口。

拉扯二)網上廣泛張貼了幾幀百老匯戲院的舊照,戲院的外觀頗具氣勢,有大戲院的氣派。這些四圍貼的圖,每每資料缺乏。這裡盜取日與夜各一張。曾在一個討論區看到關於這兩張的介紹,均註為1960年的百老匯戲院。

要推敲照片的拍攝日期,得感謝當年大戲院外懸有巨大廣告看板,憑上映的電影考查,能找到大約的拍攝日期。我便展開這個無聊遊戲。夜景的一張清晰可見是上映《七俠蕩寇誌》The Magnificent Seven,可惜IMDb標示的香港首映日期錯誤,還得翻查了一陣子,才找到首映日期為1961年6月22日於娛樂和百老匯首映

至於日景的一張便煩了,影像太鬆朦了,結果從那兩個方正的中文字推測,估來估去,終憑《情聖》這一詞組,找到是1955年的電影A Man Called Peter,找來海報對照(右圖),確實和相中廣告看板的繪圖一致。《情聖》在1955年5月28日,於百老匯和樂聲首映(1955年7月15日,東方、大華作二輪放映)。總算考查到兩張照片的大概拍攝日期。

風景:夜巴黎、生命樹

2011/06/18 at 4:30 am | Posted in 電影海報 | 2 Comments


《情迷夜巴黎》影人踏紅地毯,論論盡盡的。(Fr New York Times

  活地阿倫的Midnight in Paris,好像給譯作《情迷夜巴黎》,沒查證,亦理解,把舊作譯名轉一轉,反正「情迷」也十萬八千次。當然,看官或許說,戲碼可能也是滿有舊酒痕跡,樣樣舊舊地,倒配合。

  說來也許是,一年一度的新作,卻總有這些或那些舊點子,今年獲安排作康城首映,是江湖地位,正如繼續臨場觀看,也是慣性使用。只是,舊點子總也不乏趣味,這一回說,巴黎的晨早、午後和黃昏,有迷人景致,入夜後,卻是魔幻時刻,主人公和他心儀的文化名人隔世碰面,重回花都黃金年代。也許,是創作人對夜巴黎的主觀迷戀,猶記得《對你唱情歌》,同樣是午夜巴黎,塞納河畔,高蒂韓和阿倫阿達翩翩起舞至飛起。影片在美國反應似乎不錯,開畫第二周,僅158院放映而能夠排票房第七。

  影片海報貼合這種奇思幻想,但併貼效果卻不迷人。有人詬病影片取鏡太遊客了,導演表示,他在花都也實在是遊客,觀看角度也難脫此囿限。由此看來,海報倒合襯,正如我們去巴黎,大概也會剔選走走梵高博物館。

  康城首映卻非競賽片,阿倫說電影或著作,沒可能把甲、乙、丙比併選出優勝者,然而,比併還是被認可地延續。看舊報章的戲院廣告,像康城得獎片,有時會被稱為「冠軍」,這年的「冠軍」是泰倫斯.馬華力的作品。最先接觸此片是它的兩款海報,一看而知是擁有大命題的作品,兩款海報讓我想起「十」字圖像,縱向的生命:嬰孩誕生到成長;橫向的生命:海角天涯你我他的人生故事。大概,一棵「生命樹」就是如此模樣,它自根至幹的生命,它枝椏向外伸張的生命。要講這樣的故事真不易,看它併合圖像的一幅海報,上天下海,人海奇譚,蒼茫廣闊得足以失控。

Next Page »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