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0:綠野仙蹤在港公映

2013/07/25 at 6:35 am | Posted in 電影宣傳, 香港戲院/港島, 香港戲院/九龍 | 2 Comments

wizardofoz→《綠野仙蹤》於1940年2月14日在香港公映(摘自當天的《大公報》)

  提到《綠野仙蹤》的色彩俗艷,想到以往戲院放映廣告那些「翡翠七彩」、「玻璃七彩」之類字眼,於是找找當年的廣告。

  1939年8月《綠野仙蹤》在美國公映,香港則在1940年2月14日首映,分別於香港的皇后和九龍的平安聯映。看《大公報》的廣告,找不到有關顏色的形容詞,反而片中的少女明星茱地嘉蘭,被描述為「玉喉雛鳳艷星」,電影則屬「彩色歌樂神話諧艷巨片」,「艷」在那個年代總是教人迷惑的。

  在僅有的英文句語中,找到一闋「In Glorious Technicolor!」,找尋同一天The China Mail的英文廣告,描述較多,如聲稱為「Screen’s Greatest Show of Shows」,更指出在半年內不會在香港地區重映;想起八、九十年代「半年內不會出錄影帶」的影片放映宣傳句語。

movie1942  沒有再探查往後半年《綠野仙蹤》的重映情況。翌年底,香港進入三年零八個月淪陷時期,期間,電影確曾在戲院重映過。那是一個特別的景像--在日本人侵略管治下,美國電影竟然可以公映。

  淪陷時期言論自由被剥奪,單純從報章的廣告及報導所見,1942年看來還不算太嚴厲。當時影片放映有一定限制,但在1942年8月,報導指一些積存的美國片獲得解禁公映。

  最先,8月11日娛樂公映《月宮寶盒》(The Thief of Bagdad),稱為「戰後西片第一聲」(左圖)。同期推出的還有《大力水手》卡通、《風火島》(Typhoon)、《野人記三集》(Tarzan Escapes)、《新西遊記》(The Marx Bros Go West)。8月20日,《綠野仙蹤》在利舞台公映,之後平安映二輪。可見獲准公映的,都是一些神話、喜劇、兒童故事影片。然而這個寬鬆期甚短,跨入1943年,電影放映受嚴格限制,美國片一律禁映,獲准公映的西片寥寥無幾,如德國電影。

Advertisements

日本的電影宣傳單張

2013/07/15 at 3:03 pm | Posted in 電影宣傳, 外地戲院 | Leave a comment

poster_one↑(左)《戀戀風塵》單張在香港影迷百科購買,原海報採用圖中的泛黃單色照作主圖,相當漂亮;(中)這張《貧賤夫妻百事吉》(Small Time Crooks)較特別,沒見過類似版本,水彩畫雖優雅,但美國原版相對有趣,亦脗合影片調子;(右)市川準的《東尼瀧谷》,聚焦男女主角尾形一生及宮澤理惠,畫面比較冰冷,是否配合影片基調?

  一直稱呼它作電影海報,然而較「A4」紙章略為小的面積,稱作海報不太合適,對這類在日本街頭可以隨意索取的宣傳品,就喚作「電影單張」吧。這種說法是指十年八載之前,只曾到過日本兩次,還要是許多年前的舊事,物換星移,戲院的模樣亦萬化千變,近年是否仍印發這類單張,也不知曉。

  最初擁有這種單張,是買回來的。上世紀九十年代,旺角信和中心地庫的「影迷百科」,發售和電影有關的東西,因為喜歡《戀戀風塵》和《霧中風景》,於是費了點錢買下兩款小單張。後來才知這類單張在日本是免費取的,但話說回來,該店加上硬卡子托底,又套上膠袋,稍作包裝,加上派員越洋搜羅,生點兒利亦沒話可說。但這兩款小單張的設計實在不堪,原本的影片海報實在美得多。

  後來到日本旅歷,在街上、書店、唱片碟,隨意的亦拿了不少。對日本電影單張的興趣較大,但看來還是以外國電影的宣傳攻勢較凌厲,日本影片僅取得一丁點,大多數亦頗陌生,最終能看到影片的,還不過一兩齣而已。講開又講宣傳品,就在此分享一下。可惜,它沒有把我拉到當地的戲院,但又不能說它缺乏宣傳效力。

poster_two↑(左)塩田明彦的影片名叫《金絲雀》(Canary),以地鐵沙林毒氣事件作背景;(中)這張色彩繽紛的單張,認識的名字不少,如導演鈴木清順,演員沢田研二、永瀨正敏、樹木希林、江角真紀子,影片英文名為Pistol Opera,譯作《新殺之烙印》,據知舊的一齣是六十年代作品;(右)岩井俊二的《青春電幻物語》,頗喜歡這款海報。

宣傳品:平面光影回顧

2013/07/10 at 2:46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電影宣傳, 香港戲院/港島 | Leave a comment

cinearthouse_1↑1988年在影藝戲院取得的宣傳單張,介紹日本自主映畫新秀大展,
以及創造社發行的兩部電影:《亂世浮生》、《青春殘酷物語》。

  六、七月「電影節發燒友」舉行創造社發行影片回顧,一不離二,二不離三,前二文既談及,不如來個平面回顧,看該公司發行影片時發放的宣傳印刷品。

  記憶中,該公司在其成立七周年時,曾出版一本方形冊子宣傳品,但老找不到,信手只找到這幾張,都是八十年代的東西。日本自主映畫新秀大展是該公司和香港電影文化中心合辦的放映活動,在影藝戲院舉行,是我首次接觸該公司和該中心的活動。

  當中只選擇了原名《魯賓遜家園》的《綠化樂土》,已忘記為何有這個選擇,印象中,我對《午後微風》的興趣好像還大一點。我看的一場在1988年11月27日早上十時半放映,印象很深,這一場只有三名觀眾,一度以為會取消。看罷,相當喜歡這部影片,對它隱於市的放逐故事頗有共鳴,而它流麗的影像亦讓人看得興奮,但觀眾實在少得可憐,或許周日早上十時半早場,是太早了一點。

  以下三張,《情書》一款可能仍藏在不少朋友手中。至於《我愛婆婆》的單張附有表格,填表寄回可獲免費戲票,以我一貫作風,大概沒有錯過。對這部來自非洲布吉納法索的電影實在沒多少印象,理應有看過的,仍記得其中一個小孩的名字給翻譯為「蘿蔔糕」。

cineartshowcase_1↑三張宣傳單張,左起:《情書》、《我愛婆婆》和《揚眉女子》,
都在影藝戲院取的。

西片譯名之「四字題」

2010/03/20 at 3:45 am | Posted in 電影宣傳 | 4 Comments


↑1936年3月15日這天,東方戲院上映《雲冕霓裳》Top Hat,而娛樂戲院則上映《漁光春潮》Riffraff

  因為奧斯卡緣故,什麼「Oscar Goes to」電影專題(但大會今年改回用「The winner is」),就如年年一樣的「Be My Valentine」電影專題,適時現身。《綠里奇蹟》隨著專輯又再現身。沒有重看,偶然轉台,看到囚犯行刑前期望看一次電影的場面,陶醉在「Heaven, I am in Heaven…」的歌聲舞影中。

  2008年寫The Majestic,也曾提及這一段落。囚犯得到的最後禮物,是弗列雅士堤和珍姐羅渣士的Top Hat。當時只從網上搜尋影片譯名,找來找去只找到《禮帽》這譯名,惟有照用。不過,本地「畫意詩情」的宣傳大員,總不會想出此等味同嚼蠟的譯名,《禮帽》,多沉悶!

  原來混亂的資料中,其實有此片的譯名。1936年3月中一則剪報,當天東方戲院上映此片,當時譯作《雲冕霓裳》,情態撩人,果真心曠神怡。之前寫過1960年代的西片譯名,頗愛以七字句入題,無數詩詞佳句紛紛變身,中為洋用,音韻意境俱佳。再往前看,1940年代前後,西片的譯名似乎更愛以四字詞入題,突顯中文的簡潔有力,寫意寫情,雖則未必緊貼主題,但勝在鏗鏘悅耳,用字美妙,加上像霧又像花,挑起觀眾入場弄清楚的意欲。

  當然,時代劃分僅屬籠統之言,來到1960年代前後,就有過《窈窕淑女》My Fair Lady(1964)和《君子好逑》Marty(1955)。這裡純粹貪玩,抄錄十餘條:

01>Top Hat (1935)………………………………………雲冕霓裳
02>Gold Diggers of 1935 (1935)…………………………春滿瑤臺
03>Traveling Saleslady (1935)……………………秀色雄心
04>Strike Me Pink (1936)…………………………………桃李花開
05>Alexander’s Ragtime Band (1938)……………娛樂昇平
06>Bitter Sweet (1940)……………………………………血淚相思
07>Lady Hamilton (1941)…………………………………忠魂鵑血
08>Tycoon (1947)…………………………………….烈燄狂瀾
09>Blanche Fury (1948)…………………………………斷腸雲雨
10>The Stratton Story (1949)………………………淑女癡鸞
11>Neptune’s Daughter (1949)…………………………洛水神仙
12>Little Women (1949)……………………………..蘭閨玉女

一人有一冊《新華影訊》

2008/10/01 at 7:30 am | Posted in 電影宣傳, 香港戲院/港島 | Leave a comment
Tags:

  新華戲院於1985年9月1日開業,首映《戲假情真》。戲院啟業已有派發《新華影訊》The Classics Magazine,當時身在澳門,自然取不著第一冊。

  來到香港,租住一間房,曾在房東一個雜物架底層瞄到這一冊創刊號如垃圾般扔在一側,不過,和房東關係麻麻,連借閱的意圖都沒有。

  不知道《新華影訊》於何時停發,手邊最後一冊是1993年春季,戲碼有《卓別靈傳》、《豪情蓋天》、《此情可問天》、《無名英雄》、《小學英雄傳》,那時新華已和普慶聯線,這些戲都前往普慶看。

  按季度出版的《新華影訊》,於戲院隨購票派發,一票一本,雖只是宣傳刊物,但製作尚且不俗,尤其早年,兼具一點評論文字。不知道合共出版過多少本,大概有朋友會儲起一套吧!自己僅有數本而已。


↑左起:1986年春季《征空先鋒》、1986年秋季《姊妹情深》、1988年夏季《籠中的女兒》(前譯《深閨怨》)


↑左起:1989年夏季《紐約故事》、1990年夏季《星光伴我心》、1993年春季《卓別靈傳》

藝術中心的精美小冊子

2008/06/07 at 2:18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電影宣傳 | 1 Comment

  我亦明白,過去的事已過去,老挖出來也沒甚麼用處,但還是又一次做了這種事。

  多年來在藝術中心參與的,主要是看電影,不過,也看過一點點戲劇演出,亦參加過他們辦的課程。當中以看電影的次數較多,但又說不上很多,而留意倒是一以貫之,因此撿來的節目簡介小冊子,也有好一疊。

  當節目完結,小冊子就成廢紙。小冊子的功用大概是吸引你入場,所以寫得簡明扼要,製作悅目但又不能太花成本,始終是免費派的。你不會要求小冊子有何深入剖析,但拿起來,有圖有字,翻兩翻,便有個梗概,對你不認識的內容便有了個印象,好像一把鑰匙,門後的路,就由你決定行不行。這些年間,本地辦文化活動的單位,在製作小冊子上其實都很花心思,在有限金錢下都做得悅目好讀,實在值得讚賞。藝術中心的尤其豐富多姿采,譬如:

1. 首次去藝術中心看的電影,就是來自這1987年5月的專題「康城得獎影片選」
2. 1987年9月的「中國美術電影回顧展」,介紹一系列解放後出品的動畫
3. 1987年12月的「當代蘇聯電影節」,那時的「當代」還是蘇聯
4. 木下惠介這個專輯已是1994年6月,印象最深的是攝於1958年的《楢山節考》

5. 很愛看早年的中國電影,但錯過了1989年這次大型的「細數風流人物」,焦點導演包括水華、吳永剛、沈浮和孫瑜。這只是一張宣傳卡,特輯只出版過一本孫瑜特刊。
6. 1995年7月的「三十及四十年代中國經典電影精選」
7. 1987年1月的「八十年代中國電影展」,屬於藝術節節目之一,選片相當豐富。八十年代的中國電影不是《無極》或《英雄》,還是值得期待。

  踏入1990年代,不少專題都獲得贊助,節目簡介的製作更精美,部分更屬小型特刊。

8. 1994年10月的「希治閣早期經典作品」,介紹他登陸美國前的作品,製作精美特刊還刊載了他的分場草圖
9. 1996年9月的「澳洲光影情事」
10. 1994年8月「念戴力詹文」,一次反應熱烈的放映活動

「烏龍間諜戰」上街宣傳

2008/03/08 at 3:36 am | Posted in 電影宣傳 | Leave a comment

  美孚影都首映1974年的美國電影《烏龍間諜戰》(S*P*Y*S),由當奴修打蘭和伊利洛高合演。

  影片於9月28日開畫時,由新華、東方、新聲,夥拍新開業的影都,合共四間戲院上畫。就在影片開畫當天,報章上有一小段「工商動態」,介紹了影片的宣傳「怪招」。

  有關報導指出,負責發行該片的戴維斯公司(Arthur Davis Organization Ltd),已躍居為當時香港第一位影片發行公司。報導引述《綜藝周刊》(Variety)指出,該公司在1974年上半年在香港發行的影片,其首輪戲院總收入達750餘萬元。

spys.jpg

  這段多少是鱔稿,目的在帶出該公司既獲得如此佳績,於是酬謝觀眾,亦為新發行影片做勢,舉行《烏龍間諜戰》傳單幸運大抽獎。話說每日有十餘名身穿黑衣頭戴黑帽的「間諜」,在港九各街道派發傳單,接獲傳單者,便取得獲獎機會。大抽獎於10月5日在影都戲院舉行。

  單看此簡介,宣傳活動不見得很有趣,取得傳單者,大抵是填名交回供抽獎,而黑衣「間諜」有何搞作,不太知曉,也許和影片內容相呼應?印象中,間諜都應該打扮一番,男的有經典型像「007占士邦」,女的至少也該像《色.戒》的王佳芝。黑帽黑衣,是夜行衣吧,該是竊賊的服裝。

  送禮物始終是西片宣傳的常用手法,到我的年代,多是送戲票、送海報,大多藉郵寄進行,要動用「臨記」上街,也是花錢的。寫著之時,想起早年本地「7.11」剛發展,也炮製了「神秘人」,在廣告中神出鬼沒,現身於街頭巷尾。不過,演「神秘人」的王先生,早已告別。

驚魂的盲女美雅花露

2008/02/21 at 2:15 am | Posted in 電影宣傳 | 10 Comments

  記得readandeat亦寫過這網誌供應商的配套,譬如透過「關鍵字」從搜尋器進入這網誌的,便會留下紀錄供參考。幾天前有好幾個藉「美亞花露」進入的搜尋,那當然,當天談到美雅花露到中國領事館遞交請願信件。

  在這兒看關於美雅花露的資料,很少,離不開她在活地阿倫影片的演出。事實上,到目前為止,她演藝生涯的一大部份,正是活地這13部影片。

  不知她以何心態演出這些影片?看來都是隨心而至的演出,沒有爭曝光強出位,恰如其份演繹心愛的人的綠葉(縱是女主角);其實所演的角色帶點定形,賢妻良母,唯有《心猿意馬》的大家姐,難得潑辣。

  當年二人關係終止,活地曾在訪問說過美雅花露和戴安姬頓都是優秀演員,但美雅可以演莎劇,戴安則不能。

  在戲院看美雅花露的演出,亦只有活地阿倫的電影;至於其他,印象最深的,只有波蘭斯基的《魔鬼怪嬰》。

  《魔鬼怪嬰》Rosemary’s Baby,一部詭異陰森的影片,十分好看,場景差不多都在那幢紐約大樓內,觀眾跟著美雅困獸鬥,目擊她被帎邊人逐步逐步拉入魔窟。美雅花露恐慌戰懍的演出,為影片注入懾人氣氛。體形纖瘦的她,如同小羊,隨時給叼入虎口。影片教人難忘的,除她和導演,還有演丈夫的尊卡薩維堤。

mia.jpg
↑1971年12月22日刊於報章的全版廣告,預告翌年新片。

  《盲女驚魂》於我僅耳熟而已,從沒看過。家人每提起此片,都語帶諷刺謂「跟風之作」,只因實在喜愛柯德莉夏萍的《奇謀妙計女福星》,認為此片大收旺場,美雅花露這個「盲女」才跟尾登場。當中有否抄橋之嫌,也不曉得,當年在黑白電視看奇謀妙計女福星》Wait Until Dark,也看得相當肉緊,尤其結場盲女智鬥潛入屋中搜尋藏有贜物的洋娃娃,最後打破燈泡,畫面黑漆一片,齊來盲摸摸,十分緊張。

  在舊報看到這《盲女驚魂》的廣告,便留下來。大呼「緊張處,令你嚇到膽破心驚!」真的如此厲害?這幀總統、華盛頓、聯邦的聯線預告新片廣告,其實是一個全版廣告的上半部,下半部則介紹由1972年起,上述院線,以及域多利、東城、新舞台兩條新組院線,將推出一系列新片。

東京世運再臨香江

2008/02/01 at 3:01 pm | Posted in 電影宣傳 | 8 Comments

montreal.jpg  收到百老匯電影中心的通訊,謂2月24日下午2時,將在中心圖書館播放市川崑執導的《東京世運會》。

  影片成於1965年,輯錄的是1964年第18屆奧運會。想一想,在電視未普及的年代,更別說直播,這類型紀錄片,就是觀眾放眼世界的渠道。

  記憶中,第一次從電視看奧運,是1976年的滿地可奧運會(那時還未譯作蒙特利爾),忘記了是不是直播,畢竟興趣不大,播放時間在晚上,無心裝載,反而記得其中一個特約廣告商「嶗山礦泉水」,土土的廣告,味道有鹹又有淡,很有趣。

  對《東京世運會》,朦朧中又有幾分熟悉,也許因家母偶然會說起,讓我有點好奇。當年父母在澳門百老匯戲院看此片,雖然是逼近三小時的紀錄片,他們竟都看得津津有味,更難得戲院還印刷特別的圖案戲票,可惜戲票沒有留傳到我手上。反而上周看友人收藏的戲票珍品,有幸看到香港上映《東京世運會》時的特別戲票。

  《東京世運會》於1965年6月份在香港上畫,由大華、豪華、新華、麗都聯線上映,當時的報章廣告謂:「本港百年開埠創舉 首輪戲院兩線聯映」,我想,較之現在,市民大眾對奧運比賽的好奇和興趣,定然更濃。何況該片更獲得國際殊榮,廣告的介紹謂:「世界第一部以全景闊幕攝製之世運片/榮獲國際影評家協會特別獎/康城影展最佳少年片特別獎」。據李幼新《坎城、威尼斯影展》一書的資料,該片獲得康城「國際影評人獎」。

西片宣傳前輩訪問摘錄

2007/07/20 at 8:32 am | Posted in 電影宣傳 | 24 Comments

  前文談西片譯名,節引甘國亮的文章,他問:「這些電影發行戲院宣傳叔父身在何方?」

  手頭留有一張數年前的剪報,《東方日報》訪問一位昔日的電影宣傳前輩(竟然是方向報),漫談當年西片宣傳的軼事趣聞。當日接受訪問的是利章先生,那年他已是82高齡,雖然說話有困難,舊事還是深深記在腦中。

  1946年,利先生進入利舞臺宣傳部工作。那時放映西片的戲院,亦肩負起宣傳工作,包括替電影起片名、翻譯字幕、寫戲橋、廣告和設計美術字、宣傳影片等。直至1970年代末期,利先生離開了利舞臺,轉到娛樂戲院任職,並先後在好世界、普慶、樂宮、都城等戲院工作。

  回憶昔日的工作,可以感受到利先生的滿足感。當然,單說曾翻譯過的西片名,就是一張發亮的成績單——《金枝玉葉》、《龍虎榜》、《夢斷城西》、《兩小無猜》、《風雲群英會》、《銷金窩大劫案》、《錦鏽山河烈士血》等,利先生指出,經他手起的電影名字,不下二千部。

west_side_story.jpg
West Side Story在利章先生筆下獲得哀怨的「夢斷城西」一名。

  當年負責宣傳工作,不獨一腳踢,加上西片影期不穩定,時長時短,影片的包裝工作便得追趕時間。每當有新片送到,利先生早上回到戲院,便會先看過影片,然後在20分鐘內寫好「戲橋」和「本事」,接著便要翻譯字幕,再送到字幕公司製作,到翌日,所有宣傳便得完成。縱然如此倉促,中英文根底深厚的利先生,自然勝任有餘。

  除了影片名字,利先生還帶來一個又一個家傳戶曉的外國影星中文名字,如妮坦妮活、辛康納利,以至柯德莉夏萍。問到最滿意的翻譯片名,利先生寫下《夢斷城西》四字。

Next Page »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