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時影:陳復禮的攝影

2018/09/14 at 6:57 am | Posted in 離題萬丈 | Leave a comment

←展覽場刊封面照片:「石板街/香港/一九六零年代初」。照片的光影剔透玲瓏,穿短衫的婦女以孭帶背着孩子,絕對當年情。直立招牌寫下「聯記精車眼鏡」,也很特別。

…….報載攝影名家陳復禮日前(9月11日)辭世,享年102歲。有關報導介紹:「作為中國式『畫意攝影』的代表者,陳復禮與吳印咸、郎靜山被攝影界並稱為『華夏三老』。」個人絕對是孤陋寡聞,對陳先生的認識很淺,這三人中,對郎靜山的了解反多一點。

…….想起多年前在澳門一天遊,不經意走進盧廉若公園,無心插柳下欣賞到公園春草堂的攝影展,題為「浮生光影:陳復禮的黑白世界」。起初以為是以澳門為中心的黑白攝影展,那一期也頗流行這類懷舊影集,細看下才知道不是,作者是以香港為基地的攝影師,作品既有紀實攝影,亦有如水墨畫的攝影作品,記下靈秀的水山,配以題字,是某段時期流行的拍攝和呈現手法。

…….翻查資料,原來已是12年前的舊事。展覽在2006年9月22至28日在澳門舉行,僅六天展期,也讓我湊巧碰上,是緣吧!事隔逾十年,印象模糊,僅留下一冊精美的場刊。當中指出:「今年適逢陳先生90華誕和從事攝影創作60年,成為中國攝影界的一件盛事。為此,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和香港中國旅遊出版社聯合主辦了『浮生光影:陳復禮的黑白世界』展覽,今又巡展到澳門。」該次展覽亦由澳門攝影學會合辦。

→場刊內頁所載照片。上:「德輔道西/香港/一九六零年代初」、下:「筲箕灣/香港/一九六零年代」。

…….關於陳先生的創作歷程,場刊指:「主要展出陳復禮先生在1950至1970年代所拍攝的黑白照片。在這批作品中,一部分拍攝於戰後的越南及泰國,它們是陳先生早期於東南亞一帶生活的掠影。陳先生於1950年代中期定居香港,一直保持業餘攝影家的身份。」

…….對於藝術我不懂,從觀賞角度,倒愛紀實攝影,尤其昔日以黑白菲林拍攝的作品,經黑房仔細的沖洗顯影,出來的圖像雖注入美化痕跡,紀實稍減,但隔代回看,那種光暗反差強烈、影像層次分明,美得教人心動,不期然對昔年素樸的生活神往。無疑當年的生活填滿不如人意的艱困,但安貧樂道、易生滿足的情懷,卻教人惦念,從中更能體會到把複雜還原為簡單,騰出空間平靜思緒,原宥他人。

Advertisements

走過17 踏進18

2018/01/03 at 3:57 am | Posted in 離題萬丈 | 6 Comments

↑家中仍用這款傳統又趣緻的「通勝日曆」;《飛夢奇緣》CD反光層全剝落,現出碟面文字;盧冠廷的《小鎮》黑膠碟購於1991年,保存完好;喜獲陳國平的吉他音樂集《Diary & Dreams》;僅用了六年,不願相機純因電池問題而報銷。

…….新年伊始,延續過往11年,寫下回顧與展望的片言隻語。已是11年,半年後這網誌亦達12年了,雖然近年上載不頻,內容亦缺系統,尚且美其名堅持下去。

…….少年時代,每屆新舊年交替,都認真地在本子寫下萬語千言回顧。聖誕新年期間,適值長假接考試,心情忐忑,一事無成的感概不期然湧至,當然最後仍希望「做得更好」。幾十年過去,情景未變,空有希望,心態終歸要轉,明白資質平庸,無條件強求,隨順吧。

…….人生走了近半世紀,得為終站做準備,去年嘗試整頓家中雜物並移除,惜進度慢,今年要努力。減以外,也從源頭入手,避免加。我不愛購物,今天對擁有物品的意欲更低。但上半年因撰作拙著《漫遊八十年代--聽廣東歌的好日子》,於是整理及聆聽舊唱片,也買進一點新的舊唱片,包括黑膠碟。

…….收藏的唱片有限,聆聽的次數亦稀,此間檢視,驚見部分CD異變,塗層脫落,《飛夢奇緣》(Arizona Dream)原聲碟尤慘烈,反光物料全消失。面對此境,無法搶救。這年也買了些許黑膠碟,不太難找,至於碰上甚麼貨,得靠運氣。拿起黑膠碟,回想少年時代在澳門,放學後的「節目」就是逛唱片店,生活其實單調,況且沒零用錢,亦沒有唱機,只能望梅止渴。

…….這年也首次上網參與拍賣,投得CD,過程很順利,一點不激烈,大抵陳國平於九十年代初出版的吉他音樂集《Diary & Dreams》太冷門吧,乏人問津,但我挺喜歡,回想當年聽呂珊客席演唱的〈三千六百五十夜〉,已覺相當不俗。

…….一把年紀,嘗新,有難度。今年四月,獲友人贈予舊手機,終於有「智能」。惟個人魯鈍,未懂投入,加上無甚友人,沒進入社交平台,亦成不了低頭族。那邊廂,2011年買的三星牌相機出了問題,純粹充電配件失靈,但廠商告知配件太舊,且他們不再出相機了。買這牌子的相機的確奇怪,落得此下場,但純因為電池問題而扔掉相機,很浪費。我明白現在的規律如此,催促多消費,自己仍執著用到損壞才更換的心態,實太脫節,同樣該被扔棄。

拙作出版:聽八十年代廣東歌

2017/11/01 at 5:20 am | Posted in 離題萬丈 | 10 Comments

…….書名《漫遊八十年代--聽廣東歌的好日子》,如珠串般長,只希望點出內容,突顯主題。

…….和很多朋友一樣,那些年我也愛聽歌,主要從收音機聆聽,毋須使費,熱烈度可說較電影還甚。所說的「那些年」,就是八十年代。

…….1980年9月升上中一,及至1990年大專畢業,這期間是我聽歌的黃金十年。所聽的非單純廣東歌,但又不能否認佔有相當大的比例,畢竟是粵語流行曲的蓬勃期。兩年多前出版社朋友提到想開發流行曲題材,我便毛遂自薦,惟期間家中有事暫擱,輾轉至今才完成。

…….如此「毛遂自薦」,也許是不自量力之舉。平日見不少資深樂迷分享大量音樂資訊,更有收藏家擁有逾萬黑膠碟,非常厲害。我是個寒傖的樂迷,如上述,當年主要聽收音機,自己沒有唱機,平常只能到鄰居、同學家翻錄唱片歌曲到卡式帶,拿回家用一台手提式單聲道收音錄音機聆聽,一用十年。偶有購買卡式帶,那時澳門也頗多翻版帶發售,自然是我這貧民戶之選,正版的,僅買過三數盒而已。直至出來工作後,才零散的蒐集黑膠碟、CD。

…….或許處身這種環境,聽歌歷程印象深刻,源於喜愛寫,很想以圖文折返當年,重溫年輕時帶草根氣的聽歌樂。一如既往,以散文形式,從個人出發,連結資料、圖片,希望與大家輕鬆漫遊。當然,骨子裏再一次不自量力地希望在重組的過程,勾畫當時本土流行音樂的若干輪廓,在此間八十年代廣東歌仍唱得響的時間,多描兩筆。

…….書本包含三部分,除憶述樂壇現像,以及重塑歌者的歷程,也希望觸及流行音樂的「載體」,像黑膠碟轉變到雷射碟、香港體育館落成與演唱會熱潮、Walkman、卡拉OK等,都是八十年代的重要路標。

…….至於另外兩部分,包括對離世音樂人的致敬與懷緬,像羅文當時製作的音樂劇,以及他堅持的概念大碟;又或黃霑多樣化的音樂人身份;以至巨星張國榮、梅艷芳的憶記。在梅的一篇,提及她九十年代末推出「變奏」大碟,重唱了五十年代的舊曲,當時採用了唱片的資料,惟《榴櫣飄香》一曲實非王粵生作品,感謝黃志華先生指正。

…….姑勿論你是否「經過那些年」的人,亦希望你對拙作感興趣。

戲院誌邁向十二年了

2017/05/25 at 3:54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離題萬丈 | 10 Comments

↑這個於2017年5月14日早上10:44(即2:44+8)記下的統計表,顯示開張以來的總瀏覽次數為928,430,近月最佳一天是4月17日,有320次瀏覽。當時共有680篇文章,刪減後,現有665篇。

…….看來是不應該在這時間寫這類文字。本網誌於2006年7月開始上載文字,至今年7月,它已經歷了11年,也模仿人家的說法,是邁向第12年吧。

…….原本應該在那個月才寫這類文字,但看到此統計表,見總瀏覽人次已近930,000,我曾擬想該等到一百萬才寫,但以目前的瀏覽狀況,怕且要多等年許,擇日不如撞日,就寫一寫吧。

…….不清楚「網誌」這東西目前有多活躍,但Yahoo!關閉網誌服務一事言猶在耳,而這wordpress說不一定會步其後塵。猶記以往每年年結,他們會發來電郵,呈上一段以動畫展示一年來個人網誌的紀錄,雖非精工細作,也不失美觀有趣。近兩年這項服務已消失。

…….瀏覽率的多寡並不要緊,反正從未熱,也不覺冷,何況一直都以做紀錄為目標。無疑曾有宏圖,像近年寫舊電影,因自2006年以來,不時到圖書館看微縮菲林,加上個人偶有蒐藏舊物,以及曾向家中老人「訪問」六、七十年前看電影的往憶,只覺如舊粵語片一類,尤其非名家製作或沒有多大藝術性那些,寫的人不多,不如在此做點聲音。

…….顯然是不自量力的,既非名家,欠真知灼見,只嘆力有未逮,加上近日種種因由,似乎在這兒寫這類內容是不恰當的。既然做小結,不如也來整頓整頓,把這類關於舊片的內容刪去,回歸主題,又或發掘一下其他內容,且看能撐多久。

懷緬:「老夫子」作者王澤

2017/01/08 at 10:32 am | Posted in 離題萬丈 | 2 Comments

comic_hk↑蔣芸訪問王澤,原刊第2期《清秀雜誌》(1977年12月)。

…….踏入2017年,傳來《老夫子》原創人王澤先生及歌唱家費明儀女士辭世的消息。兩位文化界名人,分別來自通俗與優雅兩個範疇,同樣為人尊敬。

…….《老夫子》真箇歷久長青。我成長於八十年代,已非該漫畫的全盛期,雖從未購買,但其影蹤仍隨處可見。很多時我都在鄰人家翻閱,每篇簡單的六格漫畫,構築一段短小精桿的故事,透視老夫子這傳統人物與摩登都會種種格格不入的遭遇,卻又隨遇而安,樂在其中。

…….1977年12月第2期《清秀雜誌》刊有〈老夫子談女人〉一文,由蔣芸訪問王澤及撰寫這位生活中的「老夫子」。她這樣形容受訪者:

….「他唯一的嗜好是抽煙,沒有濾咀的駱駝牌香煙,他的說話帶着天津人的幽默,一種難以形容而自然流露的談話方式。」
….「老夫子在打開話匣子之後,那份誠懇與自然,十分吸引人,他的眼神很清明,黝黑的臉上有着風霜的記號,多少年來,他看過的事,經歷過的現實,使他選擇這種『大隱隱於市』的生活。」

…….蔣芸引述王澤指,創作老夫子沒有什麼特別源起,但她認為是有的,她寫:「三十多年前,他才從大學的美術系畢業,就開始畫,老夫子也跟了他二十多年了。」繼而引述王澤說:

….「當時,大家都流行畫小孩兒,我就想,好吧,讓你們去畫小孩兒,我來畫個老夫子,就打這樣開始的。」
….「這二十多年來,我變了,老夫子也跟着變,老夫子的眼光就是我的眼光,老夫子對這個社會的看法從一些微小的事物裏可以表現,也就是我個人對這個社會的抗拒……」

…….蔣芸再指出:「在整個訪問中,一度老夫子十分激動,那是談到這個社會的風氣,香港人無根的觀念,以及港人在外受歧視的種種,使他灰心……」。

…….這讓我想到這名曰「夫子」的漫畫人物,身穿蛻變自傳統唐裝的衣服,頭頂道士帽,雖執著於這襲怪衣裳,但時代轉變,他也會架起眼鏡,一副由古老過渡到摩登的模樣。故事也就是描述夫子的各種遭遇,他傳統的個性固然兼具優缺點,總歸是正面的,印象較深是勾畫「飛仔」的篇幅,「飛仔」的造像典型得來也很傳神,夫子在受欺凌下亦表現勇武。

走過16 踏進17

2017/01/01 at 2:53 am | Posted in 離題萬丈 | 7 Comments

2017_pics↑年初參與製作的新藝城專書;迷李倉儲物易,取物難,年初告別;
《光影戲遊》湧入我家;行山之旅是我僅有的旅遊活動。

…….今天是2017年1月1日。如此這般又過一年,能「如此這般」地過,應該慶幸,也是感恩的。只是沒什麼做出來,又像沒什麼好做,感覺有點空洞。雖則每年仍維持寫一篇年度開頁文字,回顧一下,今年這幾張圖差點要「開天窗」。終找來一張幾年前的行山相,雖然是用我那部「古老」手機攝下的,但自己喜歡。

…….猶幸友人相約行山,讓我有點郊遊活動聚會。上述那部「古老」手機仍在用,無法進人家的群組,相約時要麻煩人家額外通知。「快啲換左佢啦」--語氣由曉以大義、規勸到譴責都有。我非介懷金錢(理性衡量也非錯吧),但手上那部還未有壞的跡像,意識上仍覺可用,但最尷尬是,新型手機利便縱橫社交網絡,奈何我織不起這個網,手機再出神入化,卻無用武之地。

…….年初仍延續上一年「新藝城電影公司專題」的工作,既是我首次做這類工作,機會難得,可惜能力所限,做得不理想。八十年代是我由小學進入中學的年代,一個成長階段,能夠來一次回溯,挺有意思亦有趣,更難得有機會與該公司的相關人士碰面。也許未必會再做這類工作,總算有過一次經驗。

…….忙於該工作時,為省錢,年初決停止租用迷李倉。幾年前因居所裝修而暫時租用,費九牛二虎之力把雜物送去,恍若沒餘力把它們運回。晃眼五年多,真的下很大意志才運回所有雜物。今天的家居環境有別當天,即使扔了一些物件,餘下的仍頗費勁才勉強填入現有的空間。這事亦讓我發現,也要逐步放棄雜物,畢竟來到這年紀,若有什麼變動,也不至留下太麻煩給其他人,來去也只是我一個人,應辦好它。

…….搬倉後半年,發生迷李倉火警,教人難過,事件亦提醒我要努力點整理好物件。在苦思如何處理時,2014年中出版的《光影戲遊》到期退回,雖然印量甚少,但送回來的還相當多,得再騰出空間填塞。雖則每次出版都有心理準備,總把人家說的「寫給自己讀」記在心,當要處理這局面時,還是無奈的,彷彿浪費了很多紙張。

…….回顧總免不了這種心情,但新一年來臨,還是積極點,與眾互勉--新年進步!

聖誕快樂!新年進步!

2015/12/23 at 2:38 pm | Posted in 離題萬丈 | 3 Comments

tumblr_static_theatercurtains

↑網上素材圖片再加工小小。

如此這般一年又差不多過去。
過去一年上載甚少,雖然仍記掛,不過網誌已成過去式,
觀者亦持續遞減。
但不要緊,不過為興趣而寫,期望仍可繼續。

敬祝聖誕快樂!新年進步!不知道2016又會是怎樣的一年。

何藩攝影:併貼舊時香港

2015/01/28 at 4:18 am | Posted in 離題萬丈, 光影絮言 | 2 Comments

photo_Ho1↑攝影展場地設於梯間

……先後在巴士電視頻道和電視台的雜誌節目看到「何藩:香港回憶錄」攝影展介紹,久違多時的人物,仍引起媒體的注意。

…….因工作關係,早陣子翻看了些許他80年代所拍電影的資料:《花劫》、《浮世風情繪》、《慾艷濃情》、《夜激情》,這是我較為熟悉的何藩,一位主力艷情作品的導演,每當戲上畫時,宣傳不忘強調是唯美。像《花女情狂》的宣傳,不忘告訴你他曾獲多個攝影獎項。

…….一直知悉何藩的攝影作品知名,但相當陌生,無疑,他的電影亦一樣陌生,因為從未看過。何藩今年已84歲,早前他為攝影展回港,精神健旺。是次展示的,是他40至80年代記下香港街頭景物的老照片。近年坊間早已充斥這類老照,但何藩的作品不同,縱然都是當年他提着攝影機在街頭巷尾獵影所得,但創作的意圖顯然較紀實強,看他拍攝多幀中環街市樓梯的照片,小市民在不同光影幻變下穿流,相信他當年為捕捉不同光線變化和角度,守候多時。

…….展覽展示的一系列作品,看到他就光暗對比、背光剪影等攝影效果的精確捕捉,同時,構圖亦是苦心經營的,如拍攝電車路軌,以照片框架規限下,在交錯軌道上一輛單車疾馳而過,方寸之間倒營造出一點曠遠的意境。

photo_Ho2…….展覽地點是畫廊辦公室旁的梯間,由13樓直走到5樓,來到某一層,看到幾幅如同水墨畫的攝影作品,濃雲汪洋,遠山輕舟,呼應他的沙龍攝影作品。展覽單位指是次為新系列作品,作者把舊照重新進行併貼工序,創作出不同的畫面,引伸全新的閱讀。

…….是次展覽於2014年10月開始,將於1月底結束。(右圖:名為「役畜」的作品,原相攝於1949年)

走過14 踏進15

2015/01/14 at 4:12 pm | Posted in 離題萬丈 | 2 Comments

1111↑2014年以粵劇為題的香港郵票

…….2014最後一秒和2015首先一秒,從新聞看到的就是煙花綻放的景像,亞洲地區那些叩鐘迎新年的畫面哪裏去了?此時此刻,尚有一籮問題未解決,一秒前後地球卻承受了大量額外的二氧化碳,真那麼值得慶祝?

…….讀刊物,見走訪各階層人士,說說新年願望及計劃。自己真的想不到有什麼計劃要完成,又或現在很流行說的「夢想」,已一把年紀,沒資格講。實在沒有把握,這一秒亦難言下一秒的可能,對計劃就不敢奢言,惟有見一步行一步,想到要做而又做到的,就做吧!

…….新年第一篇,剛開始寫時,看到這張用過的郵票。那是人家寄小冊子來時的郵資,10元一票,是以六國大封相為題的郵票。當時重拾兒時興趣,盛了一碗水,把郵票浸透,脫離信封,重新晾乾。對這張票格外有記憶。去年朋友投標這項郵票設計工作,他在送出前最後數小時才找我協助寫下簡介,急忙完功,可惜未能協助他成功投得。

…….印象中,他建議的設計是以照片入票,較具實感,比這繪畫的版本傳神醒目。寫作時,嘗試滲入些許粵劇知識,奈何有限公司,未能生輝,更可能連累街坊。近幾年,每年都會看粵劇,通常是藝術節的節目,因為劇目較特別。同樣在去年,因緣際會參與一個有關粵劇史的寫作項目,雖然只蜻蜓點水式的寫了少許,但過程亦很有趣味,涉及不少舊材料和相關知識,對粵劇的面貌,和過去的一些想像截然有別,希望未來能了解更多。上世紀20年代以來,省港班開始進入城市演出,地點就是戲院,理應在這兒寫多一點。

IMG_8921↑《六國大封相》書封面

…….過去幾年,因工作原故,不時途經培正道的九龍公共圖書館,其入口的窗櫥長年佈置了一些書本,指出館內有售,書本就是某幾輯「香港文學展顏」那類舊書。我常疑心是否沒有人清理窗櫥,讓舊東西殘存,書本封面亦因長年受日照而出現褪色。終於,去年某天,決意跑入去查問,原來真的有相關書本發售。於是, 費62元買了梁沛錦教授編撰的《六國大封相》。書是1992年出版,62元也是當年的價格,雖然以今天的目光看,其排版與印刷有欠完善,但內容詳實,細緻解構,圖文並茂,值得一讀。

回到那一年 梅艷芳變奏

2014/12/30 at 4:06 pm | Posted in 離題萬丈 | 2 Comments

mui 1998

↑《變奏》封套及相連摺頁

…….早前撰文,以梅艷芳1998年的唱片《變奏》作引子,想把唱片封套刊出,張羅了一陣子卻未果,惟有向朋友借來封套照片,最終無法登出。既是年終,借此圖片談談梅的二三事。

…….回到2003那一年,除了「沙士」,年頭及年尾先後失去了兩位明星,彷彿把我們成長的那個80年代別具象徵性的捏個粉碎。今天回看,大家仍同意張國榮和梅艷芳是明星,無論身處影片、唱片及舞台,都是閃的,卻非因他們早逝而產生的效應。

…….以上提及的文章,其實談芳艷芬,剛巧《變奏》一碟翻唱了兩隻芳姐的歌,加上時近年末,幾件事便連繫上來。對於梅離逝前的作品,其實已沒有留意,之所以翻到這張《變奏》,純然無心插柳。有一回想起80年代劉天蘭的《City Girl》,想看看有否人把歌曲上載Youtube,雖然不多,但仍有一點,姑且可回味。

…….猶記當年,是從公共圖書館借來盒帶聽的。劉的歌雖未至於引人入勝,但全碟的歌是頗有水準的,歌曲都是本地創作,更有描畫都會女性內心世界的野心,依然留存腦海的如〈背影〉、〈我不泣訴〉,但在Youtube都找不到,唯一找到的是〈她比煙花寂寞〉,同時亦一併找到梅在《變奏》重唱的版本。

……《變奏》是一張翻唱大碟,部分入選的歌意想不到,包括〈檳城艷〉和〈懷舊〉,另有〈榴槤飄香〉、〈一水隔天涯〉,當它們密集成束的出現,可能有某種意思,譬如歌者回溯她成長聆聽的歌聲?不過這些都是早期的粵語歌,仍透着粵曲的味道,但未觸到當代流行曲風味,向來被視作通俗、欠大體,當代人的耳朵經歷幾十年西化流行曲洗禮,更難消化這些舊音符。《變奏》無疑費了很大的力「變奏」,梅亦用她的歌藝烘托舊曲,但個別作品的效果仍屬差強人意。

…….問朋友借圖片時,談到坊間找舊碟甚艱難,友人謂八、九十年代本地流行歌手的第一版雷射唱片已成了收藏品,像旺角信和有店舖發售,索價成百近千。80年代我還未有唱機,不會購買唱片,90年代初的,尚且買了一點,相信也有第一版的吧?

Next Page »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