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淪陷期為題電視劇

2017/05/21 at 2:19 am | Posted in 雜誌雜說, 光影絮言 | 3 Comments

↑數年前蒐尋得若干《香港電視》雜誌,1976年3月一期介紹黃淑儀演出連續劇《三年零八個月》,一齣以二戰時期香港為背景的劇集。(摘自個人蒐藏的《香港電視》)

…….早前從屯門大興公共圖書館借來侶倫文集《向水屋筆語》,內裏只有三篇文章談及電影圈,另有題為〈九龍淪陷前後散記〉的長文。在淪陷期間,侶倫返回內地暫居,但淪陷前後的一段時間,他還是有第一身的經歷,他寫道:「我永遠也記得清楚,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那個早晨八點鐘左右,我是被一種沉重的爆炸聲震動得醒過來的。」黑暗歲月由是拉開序幕。文章寫來驚心動魄,情景交融,相當動人。

…….侶倫提到日軍臨近前,在無政府的頃刻,城內先颳起由本地人攪動的一場風暴。一批批「黑衣隊」如同魅影般闖進家家戶戶,市民縱嚴防,卻防不勝防:「除了關在屋的人,成街成巷都是劫匪。他們叫囂着,呼喝着,挨次闖進每一個門口;把利器威脅着屋內的『羔羊』,無所忌憚地搬取一切財物。滿載而去的時候,他們高呼着一致的口號:『勝利!』」

…….2010年,為撰寫《澳門戲院誌》一書蒐集資料,特意「訪問」母親,請她憶述自幼上戲院的經歷。愛談話的老人家已進入眼前事易忘、當年事牢記的階段,她樂於細道七十多年前的往憶,當年看過的舊片片段不少仍深印腦海。其中一齣,伊秋水飾演的補鞋匠,於淪陷期目睹女主角黃曼梨投向日本人,戰後每當見她途經,便唱曲奚落她「成身蘿蔔味」。

…….以淪陷期黑暗日子為背景的影片,數量不算多。反而我印象很深曾有一齣電視劇名為《三年零八個月》,當年我是通過鄰居家的窗戶偷看到一兩幕,包括敵機空投炸彈一類紀錄片影像。因我家遲至1977年後才裝電視,故未有機會看過該劇。2010年期間,在舊物店找尋到一些《香港電視》雜誌,當中一期訪問擔任《三》劇女主角的黃淑儀,她演出楊海倫一角,時局劇變,驅使她由嬌嬌女變成愛國志士,參與抗敵工作。

…….黃淑儀表示個人未有經歷戰爭,猶幸得到一群曾親身經過這場戰火的前輩指導,包括編導朱克,編劇左几,演員則有朱瑞棠、梁淑卿等。

…….當時的節目表如此簡介《三》劇:「描述一群愛國之士,如何進行抗日工作,反映戰爭的殘酷,人民的苦況。」

←《三年零八個月》於1976年3月1至26日,在黃昏6:55的「翡翠劇場」播映,每集半小時。從劇照所見,前輩演員除梁淑卿,還有石堅,後輩演員有于洋、陳復生。

Advertisements

何藩攝影:勾劃體態風情

2015/02/07 at 10:50 am | Posted in 雜誌雜說, 光影絮言 | Leave a comment

…….說來失禮,藏有的何藩攝影作品,僅一小輯刊於1987年5月號《PLAYBOY》(中文版)的「寫真」。

PB_cover…….在《浮世風情繪》公映前,影片公司作全方位宣傳,包括在當時頗具話題性的月刊《PLAYBOY》(中文版)刊登片中演員的祼照,還故作神秘的在名字上打格子。

……由何藩拍攝的這輯「寫真」,影片女角鄭婉雯以旦角造形上陣,再配合披紗、吹風等這類相片常用的手法,效果也不錯。同一期雜誌還有一輯Stephen Cheung為鄭拍攝的黑白照(查看資料,不知會否就是張益平?)雜誌封面袒胸露臂,當天置於街頭,也頗教人側目。

…….早陣子看一些80年代的電影資料,見女演員鄭婉雯多次向記者表白,決意走出脫星形像。她曾自資出版唱片,首作《大家Happy》,走傻妹路線。始料不及,後來竟在電視劇與她合作,當然僅是紙頁上的合作。

…….1992年,在電視台當不中用的編劇,加入《賭霸天下》劇組,對這類劇種,如墮迷陣,難怪監製先生每天都「請」我去買下午茶。記憶中,度橋過程中,大家都領略不到太多趣味,只能盡力堆砌,諸如過氣賭王爭雄、小子上位等等。監製似乎對江湖術士奇招頗熟識,不時提供意想不到的點子,更動用私伙,借出一把像丫叉的器具,話說觀其擺動方向可探測吉凶位(類似),猶記得在影廠見飾演盲眼術士的駱應鈞,拿着這難以操控的東西,氣結當場。

…….劇集的演員有郭晉安、黎姿、陳慧儀,還有戲骨朱江和王偉,其實卡士不俗。後來獲悉,劇中一位東瀛女賭徒角色,竟請來鄭婉雯演出,大家笑言可加入穿露肩和服搖骰,賣賣性感。如此一劇,於1992年推出,教我們驚訝的是,收視報捷,在全年最佳收視排行榜,位列第五。

電影雜誌 上海戲院話當年

2014/07/24 at 7:13 am | Posted in 雜誌雜說, 外地戲院 | 2 Comments

…….在圖書館借來一套兩冊《電影雜誌》合訂本。合訂本把雜誌一頁一頁的完整複印,重現這本上世紀四十年代末、在上海出版的雜誌。

…….《電影雜誌》於1947年10月1日創刊,直至1949年4月16日出版第38期,亦為終刊號。雜誌雖有頗多篇幅介紹荷李活影人影事,但亦不乏當時上海影壇的搶先報導,大家熟悉的《小城之春》、《萬家燈火》,都在這期間製作的。雜誌屬於收藏家謝其章所擁有,他在前言形容雜誌為「中國電影史之『斷代史』」。

movie_magazine
↑《電影雜誌(上、下)》,岳麓書社出版。雜誌創刊號以秦怡作封面人物,
同期封底則有提供戲院設備的木器廠廣告。

…….雜誌沒有太多涉及香港影壇的報導,粵語片更全無觸及,偶有一行兩行,亦不無揶揄之意。隨着永華和長城於40年代末在香港成立,邀請了大量影人南下,推出了多套頗具分量的作品,這方面的消息倒不綴的報導。

…….關於上海的戲院,也佔了小量篇幅(真的很少),讀來倒有趣:

  • 美琪大戲院說明書,向例免費贈送,現因遭到同業反對,故自下月起不再贈送。
  • 上海路牌廣告之租費劇增,有十幾億一月者,其價雖高,而地段熱鬧之路牌仍在你搶我奪。
  • 電影院在叫救命,原因是印戲票用的紙快要用完,有幾家小戲院正在設計一種省紙的「新式戲票」。
  • 本市的電影院職工,為了要求改善待遇,而一度「?」--職工說是「總請假」,院方說是「罷工」。
  • 自本月十日(星期一)起本市九大西影片公司職工開始實行「坐工」,拒絕收發影片,以致開映西片各戲院無法取得新片。
  • 本市各電影院有將座價依照美金壹角至四角之標準,計算而每星期調整一次之說。

星島畫報談龍門客棧映期

2014/05/20 at 9:44 am | Posted in 雜誌雜說 | 2 Comments

Processed by: Helicon Filter;↑1968年5月30日第172期《星島畫報》內頁頁面。

…….剛看報導,《龍門客棧》於康城公映,石雋更親臨現場。這齣1967年的製作,香港遲至1968年夏季才公映,當時記者向邵逸夫查詢,他謂拷貝尚未運抵,故仍未能定出公映日期。

…….看第172期(1968年5月30日)《星島畫報》內載的〈龍門客棧為何尚未公映〉,便直指自《大醉俠》後,胡金銓和邵氏決裂,到台灣自立門戶。但他離港前,已談妥《龍》片的香港放映權交予邵氏,而該片遲遲未公映,「有人推測這是邵氏有意把它拖延,不想它在香港市場上和自己出品的武俠片硬拼。」

…….該文指另一種說法是,《大醉俠》後,邵逸夫和胡金銓之間生了嫌隙,故特意把《龍》押下不公映。第三個說法則是拍攝該片的聯邦公司與邵氏鬥法,基於邵氏未為影片排期,又無做宣傳,便把拷貝留起。報導指當時影片拷貝的確留在聯邦駐港辦事處,未交予邵氏,這個亦脗合當時娛樂版的報導。

Processed by: Helicon Filter;…….三個說法都關乎到不和。不過,兩個月後,影片終於公映,更締造票房佳績。來自《星島畫報》的這則文字,純屬湊巧看到。晃眼已是七年多前,有次回澳門,途經水上街市附近一家舊書店,那是一處混亂且塵埃瀰漫的雜架攤。內裡精品不多,女店主粗聲大氣的,她大概在向你傾銷,但語調卻讓人感到是被催趕:無幫襯就不要搞搞震!的確我摸這摸那已一陣子。

…….她指着我正搬動的一疊舊雜誌,強調相當難得,像《星島畫報》,連香港的余慕雲先生亦到來選購了一批。有名有字,大概不是亂作,但亦因為如此,我想留下的珍品也不會太多吧。其實於我並無關係,眼下的廿多冊,根本無法全購入,要挑又不知如何選,結果只隨意買了三本,視作留念,包括上述一期。這一期的封面是胡燕妮,要不是註明,我也認不出來。

…….畫報內容大概是當時流行的式樣,把一周內本港和國際的資訊整輯,由於是畫報,相片的比例不少,外電圖片來源豐富,國際消息亦相對多。較有趣是時裝版面,羅列一張張模特兒新裝照,但全為黑白,讀者得憑圖片說明文字,擬想服裝的小節及顏色,多幾分想像空間,亦是閱讀的樂趣。畫報雖然都以女星作封面,但娛樂新聞並不多。

生活碎塊:雜誌紀念號

2014/01/14 at 3:50 am | Posted in 雜誌雜說 | Leave a comment

cover↑1996年10月《Life》及1999年1月《Playboy》

…….1996年10月《生活》(Life)雜誌60周年,紀念號以過去的多本雜誌拼砌成封面主圖,隱約所見,那就是瑪麗蓮夢露。兩年後,1999年1月《花花公子》(Playboy)雜誌45周年紀念號,運用同一手法,把昔日的雜誌封面拼合,製作一幅大照片,無獨有偶,那也是瑪麗蓮夢露,亦是該雜誌創刊號曾刊登的圖片。

…….在香港發售的這一冊《花花公子》,既屬「不雅刊物」,必須封以膠袋,但這期卻製作了一個附有商標的精美膠袋,把刊物包裹得較美觀。這期雜誌的重點,一如封面遮蓋重要部位的標籤所言,回看新舊百位艷星的圖輯。此前雜誌曾出版40周年紀念專書,詳盡回溯雜誌的發展歷程,惟關於不同語言版本上,卻沒有提及香港最早刊行的中文版。

…….45周年紀念號一如往常,內容豐富,包括《花花公子》著名的人物專訪,這期訪問了小說作家Michael Crichton,眨眼又是十多年,作家已於2008年辭世。同一期的小說部分有史提夫馬田的作品,當時也沒有留意;這位喜劇演員近年頗致力寫作,更曾把自己的小說改篇為電影劇本。

…….回看九十年代末,把碎塊圖片透過電腦合成,拼出全新圖畫的手法,相當熱門,記憶中街外也有這種畫發售。除了上述兩雜誌,1998年電影《真人Show》其中一幀由Faction Creative設計的海報,運用了同樣手法。由碎塊拼合的人生,某程度亦脗合了影片的題旨。

cover2↑1999年1月號的包裝膠袋。右為《真人Show》

「發夢王」再見生活雜誌

2014/01/06 at 3:01 pm | Posted in 雜誌雜說, 光影絮言 | Leave a comment

life

左:1996年10月《生活》雜誌60周年紀念號;右:2000年5月終刊號。

…….2013年最後看的電影是《發夢王大歷險》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喜劇演員Ben Stiller再執導演筒,取材James Thurber的短篇故事,同一篇故事早於1947年已被搬上銀幕,由丹尼基主演,1948年7月2日在香港國泰戲院公映,當時譯作《夢裡乾坤》。(下圖)

……. 雖不熱中喜劇,但對Ben Stiller並不抗拒,至少他沒有施展臉容扭曲演戲法。這回演沉醉魂遊的王老五,仍然討好。影片故事搬到現代紐約,主題有點老生常談--戇直中年愛幻想,不敢試,受環境所逼,一咬牙走出去,踏上自我發現的旅程,前面原來海闊天空諸如此類。想當年我幾喜歡這類關於second chance的故事,來到今天已不過電,但影片勝在沒有太講人生大道理,加上他的大歷險亦異乎尋常,驟看還以為仍在夢中,在熱鬧的氣氛驅動下,觀眾隨他上山下海,最後見他登上《生活》(LIFE)雜誌終刊的封面,工作獲得認同,也輕輕有點觸動。

secretLifeofWM……. 影片另一個題旨--懷緬那仍帶人味的年代。《生活》雜誌結束,在商業併購加科技進展下,手作工種一推即倒,彷彿毫無價值,最終再被肯定。這種陳套我是挺受落的,讓我訝異是《生活》雜誌讓影片自由重構情節,商業才俊目空一切,移山倒海,我估當年《生活》出版終刊號時大概不是如此吧?片中各人在下期雜誌出版前兩周才獲悉是終刊號,這類刊物理應早數月已擬定內容,雖云《生活》是新聞圖片誌,但亦非做即時新聞。

…….回想當年,雜誌早已公告於2000年5月終刊,我亦趕及買下一冊留念。雜誌雖暫停出月刊,但轉作網上運作,同時會出版書籍和特刊,並非翻天覆地的大逆轉。終刊號沒有搞員工回顧,封面故事講述早產嬰兒掙扎求存。同期更有攝影師James Nachtwey在印尼拍攝殘障露宿者的報導,該次拍攝過程亦出現在紀錄片《War Photographer》中(曾提名奧斯卡最佳紀錄片)。

……. 說來已是14年前的刊物,那時年尚有心思蒐集紀念號。終刊前四年,《生活》於1996年10月出版了60周年紀念號,扼要的回顧60年。《生活》雜誌既是美國歷程的紀錄,亦是國民的精神支柱,大概如此便成為上述影片的背景,所謂精神不滅。

演員劉江談從影經歷

2012/12/07 at 3:08 am | Posted in 雜誌雜說, 光影絮言 | Leave a comment

magazine←第755期(1982年4月) 《香港電視》,劇集《福星高照》演員劉江及歐陽珮珊。

  前文提及看《忠烈圖》,銀幕上張張都是熟悉臉孔:喬宏、白鷹、徐楓,當然還有七小福成員,至於劉江,熟悉中的陌生,感覺上,他是電視的。當然,也不盡然意外,早陣子看電視台午間訪問節目,聽劉江講入行經歷,走過的路,側影六、七十年代香港影業的一鱗半爪。

  訪問中,劉江說12歲時在台灣學京戲,「生、旦、淨、丑」四個行當中,他習「淨」,即花臉。當時校內同學包括秦祥林。

  劉江在第755期(1982年4月)《香港電視》的訪問表示,他在12歲那年隻身往台灣習京戲,入讀台北的復興劇校,一讀就是八年。

  回港後,京劇專長無助謀生,透過劇校老師引薦,便加入影圈當武指。他說,當時流行刀劍片,論架式,本身的京劇底子亦能應付。但危險動作與日俱增,常常要在幾十呎高躍下,相當危險。基於愛演戲,衡量過後,投考邵氏南國訓練班。考進後,經短期訓練,便獲派演小角色,但感覺「像廉價臨時演員」,當時班主任顧文宗先生提到公司需要配音人手,他便第一個舉手參加。

  為影片配音效,他做得投入,但始終想演戲。後來聞說國泰開訓練班,他游說同學秦祥林一同報名,但畢業後,獲取錄的卻是秦祥林,他只好幹回配音。後來,國泰導師李影先生開戲,才把他簽入國泰。在他首份合約屆滿前,他要前赴韓國拍片,於是提早續約,今天笑言是「好彩」,因續約後不久,國泰便停產,他成了國泰最後簽的一位演員。所謂「好彩」,就是無戲開,依然有薪金,他憶述,當時陳自強前來,只處理他一人的薪金事宜,頗感費時失事。

  然而,沒有工作總不行,後來胡金銓開《忠烈圖》,找他演一角,教他開心不已,豈料前後拍了20多個月,途中仍然靠配音為生。再後來,就是國泰第二期學員劉丹,介紹他入佳視演戲。

《首映》:五版本四語文

2011/03/02 at 9:59 am | Posted in 雜誌雜說 | Leave a comment


(1)1995年6月法國版;(2)1991年1月美國版;(3)1996年1月英國版;(4)1998年4月中文版。

  在日本的旅途上,偶遇刊有當地影人信息的日文版《首映》,據為己有,實在是無心插柳。然而,早年出外旅行,一站一站的走,一國又一國的不同語言,的確想過蒐集同一雜誌的不同語文版本,但收得數冊,行囊沉重,如何走下去,還是作罷!

  1995年,電影誕生百年之期,臨近康城,看到《首映》的法文版,以「PREMIERE」為名的雜誌,法文版是原始版本,看到「Special Cannes」字樣,急不及待購下,看看下一站會碰到什麼影片。摸索法文內容,勉強了解到這名導雲集年份的戲碼。封面標示的「Caro & Jeunet」、「Kusturica」,都是認識的,而封面則是《怒火青春》(La Haine)的劇照。

  首次接觸美國版PREMIERE,是九十年代初,封面人物是The Two Jakes(《唐人街》另一章)的積尼高遜。那時聽人家介紹,才知曉這些外國電影雜誌,從中能看到新片信息,那時尚有這份興趣,總要先睹為快,先知為妙,回想也覺得無為。雜誌價錢貴,內裡文章亦長,可以讀的有限,只買過幾本而已。PREMIERE建立起它的行內地位,設立的「影圈權力榜」也頗受注目。

  然後,看到了英國版的PREMIERE,同樣以英文寫作,也大量介紹美國電影,除了度號較美國版稍長一點,沒什麼特別,只是,它經常做一些綜合性專題,選各式百大、世紀之最,也不失資料齊備。九十年代中期,美國版也縮細了。

  感謝朋友的心意,在他的台灣之旅購下雜誌相贈,才有這樣一冊中文版的PREMIERE。實在自己也不知道有中文版,這一冊的封面是「李奧納多迪卡皮歐」,封面是少年模樣的照片,對照今天,確實是上世紀的事了。

  翻看資料,原來美國版PREMIERE已於2007年結束,其他如捷克版、葡國版都相繼告別,但法國版仍繼續出版。

首映:松田優作十三回忌

2011/02/22 at 4:07 am | Posted in 雜誌雜說 | 2 Comments

←2001年12月號日文版Premiere

  日本雜誌,僅執過一冊。買的,不多,2001年秋,前往大阪,在下榻酒店的後街,有一間規模不大的書店,名為「喜久屋書店」(江坂店)。純屬閒逛,看到日本版的Premiere(首映),是以日本影人作封面專題,有收藏的理據。

  我是想過買一份當地雜誌作留念,期望是和當地有關連的。進入廿一世紀,日本影業大不如前,外國雜誌的日文版,一般充斥美國影訊,而這期雜誌竟以「懷念松田優作」為專題,意料以外的收穫。

  「懷念松田優作」,我是樂意站在這一條隊伍中。對這位已離世的演員,看過的作品不多。森田芳光的《家族遊戲》,沒有看過,專輯內提及的影片,諸如《狼之紋章》、《人間之證明》、《陽炎座》(鈴木清順導演)、《嵐丘》(吉田喜重導演)、《花之亂》(深作欣二導演),也沒有看過。一如任何地區的名演員,和名導合作無間。

  陷身日文文章,如墮五里霧,打撈到「十三回忌」這詞,2001年是松田優作逝世十三周年,1989年離世時,僅40歲。最早是在澳門大會堂看他1983年的作品《探偵物語》,那時選擇進場,更大可能是合演的藥師丸博子,進場前不太認識松田優作,散場後也不見得加深。對影片已無甚記憶,印象中是挺沉悶的,勾起的興趣倒來自日文漢字的排序法,「偵探」成「探偵」、「演出」成「出演」,實在是九唔搭八的關注。

  在灣仔影藝戲院看森田芳光的《其後》,確實喜愛,喜愛它優雅的影像、憂怨的樂曲、優游的節奏,輕描幾筆,淡淡哀愁,細道人生莫奈何的際遇、處境。松田優作演寡斷無憂的有閒階級公子,演繹平實,賦予角色一份感染力,讓人體味他一指錯的遺憾,失去的,無法挽回。列尼士葛的《黑雨》竟成了他的遺作,截然不同的角色,帶著癌患的身軀,卻為這歹角帶來爆炸力。

  雜誌內關於日本的影片信息不多,翻著這幾頁專輯,內裡提及的一組影片,提醒我真要去找來看看。

太陽:離島遊+寺山修司

2011/02/15 at 2:42 am | Posted in 雜誌雜說 | 4 Comments


↑日本雜誌《太陽》(1991年9月)的香港離島專輯。

  和首次去長洲的時間相若,約15年前,辦公室某同事離職前大掃除,扔了大批垃圾。倒臥在廢紙箱側的一堆雜誌,有這冊1991年9月號(第363期)的日本雜誌《太陽》,人棄我取。

  初三的長洲行,讓我想起這冊《太陽》(The Sun)。這期雜誌刊載了香港離島遊特輯,圖文兼備,介紹了長洲、塔門和大嶼山。陽光普照下的離島,景緻怡人,沒有攝下長洲戲院,那當然,而照下的景色,驟看沒有大變,細看也不是沒有改動的,其中一幀就是東涌的炮台。

  不少朋友愛買日本雜誌來讀,我不懂日文,也就不費金錢。僅有的一兩冊日本雜誌,竟又不約而同有關於香港的小輯,也許不少未為本地政府檔案機關或媒體關注的細眉小節,可能已在日本雜誌留下一麟半爪痕跡。

  當年撿人家的「垃圾」,毫無疑問因為封面標題為「特集:寺山修司」,副題局部漢字為「世界之萬華鏡」。「萬華」,是否指多姿多彩?另一則更小的副題,僅認識的漢字有:「俳句.短歌.詩.演劇.映畫.寫真.競馬」。專輯就是如此全面的介紹寺山的創作,由文學、詩歌、劇場、電影到賽馬評論,文字不明所以,大量的圖片也相當懾人。喧鬧的圖像,不能缺「天井棧敷」的海報藝術,當年藝術中心舉行寺山修司專題,也同時舉行「天井棧敷」海報展。

  看過幾套寺山修司的電影而已,這個無法閱讀的專題,增進了認識。早前看他的《幻想圖書館》一書,追蹤奇思異想,頗有趣味。

  由平凡社出版的《太陽》,據日本維基的資料,它在1963年創刊,2000年12月號(第482期)休刊。

Next Page »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