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心再現城市之光

2014/04/21 at 10:43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表演場館 | 6 Comments

CityLight* 附於港樂單張內的圖片,看到在文化中心音樂廳的演奏及放映情景。*

…….在會堂拿到一紙單張,是香港管弦樂團新近的節目--配合差利一長一短兩齣電影的現場伴奏演出。有一段日子沒有看這類演出,難免心動,購票後才想起,確是「再現」,早於1991年藝術節期間,已曾走進文化中心大劇院,欣賞在香港管弦樂團伴奏下演出的《城市之光》。

…….同一樂團,同一場地的不同表演廳,時間由1991躍至2014年,這次不知道效果如何。單張附有一張舊照,看到該節目以往在文化中心音樂廳舉行時的情景。那片小小的銀幕懸於樂團背後,驟看確有幾分似替電影配樂的模樂,不過作為現場伴奏演出,銀幕似乎小了一點。猶記得上一回看類似演出,已是在葵青劇院看Michael Nyman樂隊替電影《帶攝影機的人》伴奏,雖然銀幕和樂隊的佈局不算理想,但銀幕總歸有一定闊度,不知演出當晚是否仍維持這個小銀幕模式?

…….今年是差利卓別靈100年誕辰,這個活動大抵含有紀念性質。年幼時,家人都會帶我們去看電影,包括默片,差利也算給我們童年時代留下歡樂的一頁,不過當時放映的已是配上了音樂的版本。

…….配合現場伴奏的放映,在本地雖非罕有,但亦不算常見,對這種表演及放映活動,我仍甚感興趣。

Advertisements

麗池花園舞廳盛況

2013/09/29 at 11:39 am | Posted in 表演場館 | 8 Comments

Ritz garden1↑摘自1948年一份刊物的廣告,麗池的地址為「英皇道939號」。

  乘電車經過鰂魚涌,見對街破落舊樓的大門口刻有「麗池大廈」之名,門牌號碼是「英皇道937-939」,地點大概是往昔麗池花園舞廳的所在。參看五十年代《香港年鑑》的廣告,指舞廳位於「七姊妹郊外」,擬想當年這一帶風涼水冷的環境。上述廣告宣傳來自英國的舞者及菲律賓歌手,真箇歌舞昇平。廣告內載「RITZ-Ball Room / Swimming Pool」字樣,內裏備有「華麗舞廳、露天舞池、立體泳池」。

  早在戰前,七姊妹已是泳場集中地,麗池泳池遊樂場於1940年8月28日開幕,當時已被報章描述為「雄踞北角的高尚華貴的娛樂場」。泳池於戰後被英空軍徵用,其後發還於民,經粵滬商人斥資發展為花園舞廳,並於1947年9月7日開幕,邀請到「上海四姊妹」龔秋霞、陳琦、張帆和陳娟娟主持剪綵,同年10月9日室內舞廳揭幕,又邀得李麗華剪綵。

  1947年重開當天,特別安排男女游泳冠軍表演。場地的游泳池是焦點所在,早在英空軍徵用期間,游泳池上已舉行泳賽及首屆香港小姐選舉。選美不如今天,只是小圈子活動,卻一如今天,是市民茶餘飯後的八卦話題。

Ritz garden

  看懷舊電視劇亦弄個「天池舞廳選美」,賽制是全港舞廳各選代表,再來個總選。四十年代的港姐選舉,來自舞場的佳麗不缺,但是否全部都是,不敢斷言,從報章報導所見,參賽者並不踴躍,久久守候不到報名者。

  1946年6月23日,17位報名者,6位臨場缺席,只得11人出場。選美是加插於公開游泳比賽當中,參加者順理成章以泳裝亮相,對四十年代的女孩子而言,眾目睽睽,相信亦要一定勇氣,話說是日有千計觀眾臨場。

  最終,據稱是最後報名的李蘭獲冠軍,獲頒獎盃及手表、化粧品等獎品。和今天選美一樣,獲選女孩子緊接便進入娛樂圈。

1962年大會堂落成

2011/05/03 at 3:20 am | Posted in 表演場館 | 5 Comments


↑粵劇演出、劇院和音樂廳。(Picture from Hong Kong Annual Report 1962)

  大城市的City Hall,每每是城市生活的焦點,人生的難忘回憶,總有幾個片段留在那兒。香港的大會堂也不例外,那種回憶,隔代回看,是樸素的,啖著甚而是雋永的,得力於某種消失風景的映襯,在花園閒步、父母帶同往圖書館閱讀,消逝的惦念。

  1962年落成的大會堂,看《香港年報1962》的圖輯,說的是都市生活新天地。看那時的俯瞰照片,這一角落真好看,遠處的古建築如最高法院、香港會所、郵政局依然在,前方的廣場、大會堂和碼頭,成一個群組,加上附近並非密砸如今,氣氛怡然。

  我是後來者,欠缺素材話當年,說最初,僅1987年來索取國際電影節特刊和看大堂的預告片;還有來參觀無甚人流的書展;深刻點,湊巧看到港督上任的綵排。

  表演場館方面,首次踏足劇場,看香港舞蹈團的《舞匯金曲》,把流行曲改編為舞,奇奇怪怪的,尤其《打雀英雄傳》一段,出現裝扮成麻將牌的舞蹈員,一列排開,糊出,替他們難堪。音樂廳踏足得較少,看過「非常林奕華」的《男更衣室的四種風景》,又或數年前Fourplay的音樂會,也有看過粵劇。

  2008年因為一個戲院的訪問,請教過陸離,她細說的戲院記憶,不能漏了大會堂劇院,因為早年一些電影會常租用該場地放電影,留下美好回憶。我在劇院看電影,不外電影節的選擇,也有些國家影展,因為看得不多,仍有印象,如英國電影節看過《彩虹》(Rainbow)、《酸甜》(Sour Sweet),以及日本電影節看《原子劫》(金村昌平的《黑雨》)。

  關於設施,《香港年報1962》有一段圖片說明:A new City Hall designed as a civic and cultural centre for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was opened in March. Built at a cost of $20 million, the Hall is a complex of five units – concert hall, theatre, memorial garden, 12-storey High Block, and central block containing ballroom and a banqueting hall used as a restaurant. 從圖片所見,餐廳那時是吃西餐的,而不是酒樓。(右餐廳圖取自《香港年報1967》)

  《香港年報1962》載:音樂廳座位1540;劇院座位470。

紅磡香港體育館的建築

2011/04/27 at 2:28 am | Posted in 表演場館 | 2 Comments


紅磡體育館建築初期,上蓋鋼架剛給撐起。(圖:1978年11月16日,第29期《科技世界》)

  到紅館看過幾次演唱會,以及一次醒獅比賽,那是唯一一次看到沒有架上舞台的場館模樣。看演唱會,都坐得很遠,例外的是十多年前看王菲的唱遊大世界,朋友相贈貴價票,坐在前方。朋友的親友於某銀行工作,該行乃贊助商,竟有免費票,更惠及我此等隔幾重的朋友。

  現在,偶有途經售票處,看到張貼起不少紅館演唱會的座位表,原來大部份座位都由主辦商留起,公開發售的僅小量邊緣位置,到票房買票,只能購得山頂至山腰的位置,不曉得座位表上給塗黑的大量座位,會如何「銷售」?

  紅館的座位過萬,的確比伊館大得多,但座位並不舒適,而行上山頂位置,如同爬山,通過擠迫的走道進入座位,得小心翼翼,稍一不慎,會有墮「崖」之險;還有演唱期間震撼的音響,心臟也震得甩離,對我而言,看演唱會實在不是太怡然的經驗。

  這個看來沒有支柱的場館,外觀是個倒置的方錐體,想想它能夠承受萬人的重量,建築確實教人驚奇,尤其它建於七十年代。1978年11月的《科技世界》雜誌,簡短的報導紅館建築,包括稱為「很先進」的「高空架構法」,它如是說:

.紅磡室內運動場基本是以四柱支撐,而四柱的位置卻恰巧是在觀眾看台的最後座位背後,所以觀眾坐在位上,前面就無柱位遮擋視線。

.紅磡室內運動場是先建好頂部結構,再以液壓把這部份的結構「迫」上屋頂,然後才建造其他各部份。

  雜誌介紹,該館的預期建築費為9300萬港元,於1978年3月獲工務司署批出。觀眾看台可容納12,500人,其中一項特色是「高懸場內的四邊形播送影像幕」。至於場地的用途,報導沒有提到文娛表演。

伊利沙伯體育館的音樂會

2011/04/21 at 1:39 pm | Posted in 表演場館 | Leave a comment


↑1993年James Galway來港參與藝術節演出,場地就在伊館,現在才留意,Pops Concert給譯作「普及音樂會」。

  關正傑首次在香港舉行的演唱會,時間是1982年,地點是伊利沙伯體育館。以當時而論,是一次製作龐大的演出。

  當時有一種說法,考慮到歌手不會有歌舞連場,為了讓場面有一定看頭,故首次邀請香港管弦樂團作伴奏,而地點亦突破了過往的利舞台,移師當時全港最大的場館伊館演出。

  1982年,我還是初中學生,老遠香港的演唱會,實在與我何干。後來關正傑也曾到澳門的綜藝館舉行演唱會,以往也曾提及,他在電台節目表示,綜藝館較細,觀眾席和舞台較接近,拉近演出者和聽眾的距離。據黃志華的紀錄,時間是1985年8月。當時的比較對象是伊館,那麼紅館就更不消說。

  曾在紅館看過幾回演唱會,都是坐所謂的山頂位,和舞台的距離實在遙遠。上星期曾到伊館聽講座,環視一圈四周,有了其他場地比較,也真覺得細小,演出來到這場地,便好像次了一級。當然,只是「好像」,並沒有必然關係,猶記得1991年,Kenny G第一次來香港演出,也是在伊館,而我則在這兒看過長笛手James Galway的演奏會。

  1982年關正傑在伊館的演唱會,有現場錄音唱片留下紀錄,唱片還附有圖集,而雙封套上,更刊登了當時伊館的座位安排。數月前,聽一位音樂人說,伊館的音響不太佳,若進行古典音樂演奏,便要很細心的處理。其實,一個供運動用的場館,是否合適作樂團演奏,也不曉得,不過,1984年8月,美國紐約愛樂樂團(New York Philharmonic)也曾在紅磡體育館演出,那時還是開館初年,不知當時的情形如何?但作為古典音樂演出的場地,氣氛實在不搭。

屯門大會堂文娛廳睇劇

2008/11/14 at 2:36 am | Posted in 表演場館 | 4 Comments
Tags:

  相對而言,屯門大會堂文娛廳比較舒適,一來它較新,亦較大;座椅不是狹窄的摺椅,而是闊落的膠椅,感覺上頗開揚。

  到這兒看戲的機會很少,只嘆它不常舉辦電影節目。它同樣把座椅架設在推趟式的高台上,而我過往都坐於最前一行,但銀幕置得較遠,看得舒服。只是,它的致命傷在於,放映機有問題,影像質素認真麻麻。

  作為對放映技術完全無知的猜度下,是其中一部放映機的鏡頭出事。觀看時,很顯然的發現,頭一本片是清晰的,但第二本片便透了一層「霞氣」,如墮薄霧中,霧裡賞花,看電影就不太怡人,惹人氣結。然後,到第三本片,又回復清晰,轉到第四本片,又是薄霧來襲。最終,你看到的是一半清晰一半矇矓的影片,氣煞。

  記得,在這兒看《紅松鼠殺人事作》、《藍白紅之白》,都有這現象,這就更氣,何以技術人員不察覺。

dramatm

  對屯門大會堂文娛廳印象最深刻的一次觀賞經驗,竟是劇場。

  初來香港時,對樣樣都好奇,出來工作後,在同事的引介下,也看起話劇來,又以中英劇團的作品看得最多。其中一次,就在屯門看《禁葬令》。和同事三人行,他們都很神心的來到偏遠地屯門。在文娛廳演出,觀眾不多,演區是以四邊座位圍出來,每邊只有幾行位,小劇場的模式。演員不是在舞台上演出,而是地面,觀眾伸手可及,演員的一顰一笑一呼吸一揮汗,都近在咫尺,觀眾彷彿也加入了演出範圍,感覺新鮮。

  可惜和話劇欠了緣,未能太投入到演員的演出方式,那種肢體那種聲線,不懂得欣賞,很快便沒有再涉足劇場。像《禁葬令》這種小劇場,在文化中心劇場也體會過一兩次,感覺最強烈的是日本多媒體組合「蠢貨」(Dumb Type)演的《S/N》,甫開場,意外見到張曼玉閃身悄然入座,當然這不是它吸引之處,而是它糅合不同的形式呈現手法。

文娛廳內的璀璨六伶

2008/11/10 at 2:48 p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表演場館 | 6 Comments
Tags: ,

hkold
↑1990年,第12屆荃灣藝術節電影節目「國語片的黃金年代」的小冊子。

  翻看束之高閣的舊物,才發現當年不少在荃灣大會堂文娛廳舉行的電影節目,均屬於「荃灣藝術節」的節目。「荃灣藝術節」,今時今日還有沒有這活動?得請教荃灣之友。

  隨著行政架構的轉換,昔日市政局、區域市政局主辦的一些節目都悄然消失。記憶中,還有每兩年一回的亞洲藝術節,都成為記憶;這城市是否真的愈來愈有藝術氣息,得急急謀求國際級表演場館?

  隸屬這類地區藝術節的電影節目,多少以聊備一格的姿態現身,總不能期望太高,獨特的角度,罕有的選片,都是奢望,但主辦單位都悉心在僅有的影片選擇,左拼右搭,加絲帶,黏花紙,砌出一個又一個專題,無疑都是朝大路跑,但細看,又不乏精點,依然有看頭。

  隨手拈來的專題,1987年有「名著名片」、1988年有「文學、電影、中國」、1990年有「國語片的黃金年代」。

  會堂文娛廳的電影節目,通常都是翻映舊片,事情也有例外。有陣子,舒琪也曾策劃了一些專題,放在文娛廳放映。像2000年1月底,於荃灣大會堂文娛廳舉行的「台灣電影:新世紀再出發」,便有兩齣電影作全港首映:林正盛的《天馬茶房》和黃玉珊的《真情狂愛》。因為林正盛,也就選看了前者。

taiwan

  地區會堂的電影節目,比較讓我精神一振的,是有關中國和香港的舊電影,如上述的「國語片的黃金年代」,荃灣大會堂也曾推出「十齣優秀中國電影推介」,以及1992年的「璀璨六伶」。

  「璀璨六伶」是哪六伶?李麗華、林黛、樂蒂、凌波、李菁和方盈是也。對戲曲和電影素有研究的邁克,那「伶」字便如同戮眼的砂子,忍不住的在《越界》寫下<懷舊六合彩>一文,他不禁問,這六位電影女星,何以成為「伶」?他借問聲:「怎麼會跑出『璀璨六伶』這麼尷尬的怨侶?四個字的形式和內容都貼錯門神,令人坐立不安耿耿於懷。」寫得一貫的抵死風趣。

→「台灣電影:新世紀再出發」節目單張

荃灣大會堂文娛廳睇戲

2008/11/06 at 1:45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表演場館 | 4 Comments

litandfilm←1987年1月,「名著名片」專題場刊

  往昔影癡租用幼稚園推介藝術電影,我疑惑,即使今日有此熱心人,觀眾大概投來冷反應,冷板凳大家都受不了。

  一下子想起在政府轄下會堂文娛廳看電影。文娛廳屬多功能活動室,小巧的,椅子不是板凳,有墊褥,不冷,但摺椅款式,細小迫窄,得板直腰肢坐。椅子屬臨時擺放,朝行晚拆,每每架在層層推趟式架子上,只消踏上,「衣衣益益」,前奏嘹亮,放映中途有人上落,環迴聲響奏鳴。

  文娛廳的放映水準實不能強求,沒有立體聲音響,擴音器就扔在銀幕下,箱一個。銀幕也是不合規格的式樣,少不了巨大黑色三腳鋼琴陪坐,燈滅後它其實不礙事,但老想到這個大塊頭在一側監看,怪不自在。

  之所以想起文娛廳,只因近年都少見有電影節目,也許大家都唾棄這不太怡人的放映環境。節目都移師科學館、電影資料館和太空館演講廳,當然,後者和文娛廳分別不大。

  雖言簡陋,但我不介意去文娛廳看電影。一來票價廉,二來可以補看好片。由市政局或區域市政局主辦的在文娛廳放的電影節目,大可界劃為二線,讓鄉郊坊眾有機會沾一下另類電影風味。所謂二線,相對而言,不是差勁貨色,不時網到一兩尾好魚兒。

  在荃灣大會堂文娛廳有太多好回憶。第一回喚作「名著名片」的節目,改篇文學作品的電影選,竟選來阿倫雷奈的《去年在馬倫巴》,立刻購票入坐。影片為闊幕構圖,文娛廳竟縮細放映比例,闊幕構圖雖在,卻擠入嬌小銀幕,但能夠欣賞如此厲害的影片,沒有怨尤。

growing

  《芬尼與阿歷山大》、《羅生門》、《盜馬賊》、《孩子王》、《意馬心猿》,還有沈浮的《萬家燈火》、水華的《我這一輩子》,都在這兒碰面。還有久候多時的《十誡》。當年電影節捨不得看齊,僅看了《情誡》和《殺誡》長版。可惜,在荃灣文娛廳只能看畢九誡。教人氣結,頭四次放映(每次兩誡)都是下班後前往,竟趕得及,唯獨最後一次,因放假關係,由家門出發,時間調校剛剛好,卻碰上屯門公路塞車,被逼錯過一誡,可怒的屯門公路。

  《十誡》已成經典,我喜歡《情誡》,《殺誡》雖然寓意深刻,但算不上喜愛。其實每誡都有它可觀的地方,較遜色的是最後奪取郵票的一集,個人喜歡的還有父女互相猜疑身份那一集,劇力萬鈞。

↑1988年9月「成長的足跡」專題場刊

澳門綜藝館首看演唱會

2008/11/02 at 8:45 am | Posted in 表演場館, 澳門戲院 | 4 Comments

  這張演唱會門票一直窩居紀念冊內,23年過去,終於出土,竟然霉點亦沒一顆,反而紀念冊,頁頁如灑過黃雨,點滴盡是褐黃點子。

  中學畢業,人做我做,弄出一本紀念冊,找人留言,有碰壁之感,為難了諸位擠些話贈給不太相熟的同學。感謝大家之餘,亦遺憾一別不再見的人物比比皆事,連冊子也懶翻,於是,這張票便沉睡海底。

  「流行節奏85--群星慈善演唱會」就在1985年9月29日晚上8時半舉行。那次和幾位同學頂著滿腔好奇來到綜藝館看秀。綜藝館於1985年5月27日啟用,才不過幾個月,滿新的,大家都當正是澳門的「紅館」,香港紅歌星在紅館唱完,移師澳門演多兩場,都在綜藝館,像關正傑。記得關正傑曾在電台說過,覺得綜藝館勝在細,即使最後一行,和舞台的距離都不太遠,沒有山頂望山腳之感。

  我們便懷著一點期望到來,記得當時巴士站在館外一側,下車後還得行一輪,天雨過後,走爛泥路,心下冷了一截。我們買的是30塊廉價票,原來是中間偏後的位置,既非最後排,和舞台也挺接近,舒一口氣。然後就是例牌的延遲開始,由於是慈善籌款,延遲過後還擾攘了一陣頒紀念品場面,大家都喊悶場。

  還是第一次看演唱會,亦是第一次在這種場館看表演,感覺新鮮新奇。這一次群星演唱會的嘉賓頗不俗,打頭陣是剛出道只有一張EP四隻歌的張學友,不能少亦只能唱的自然是《Smile Again瑪莉亞》,還有快歌《愛的卡邦》,竟然和電視看的舞蹈編排如出一徹。當時的新晉姐仔是陳慧嫻,唱了《玻璃窗的愛》,餘下的還有《Don’t Cry for Me貝多芬》的王雅文、《海旁獨唱》的吳夏萍,以及絕對澳門人賈斯樂,還有沒有其他?都忘記了。對當時的我們來說,已是很不錯的演唱會。

  不知道現在算不算演唱會的黃金年代?好像常常都有,以前歌星常說要儲夠歌才開演唱會,但現在出過一隻唱片的都開演唱會,究竟唱什麼?還是視演唱會場為錄音室,CD、DVD才是主要產品?

  算不上樂迷,點算演唱會經驗,一隻手掌足夠。其實挺怕那種環境,音響很吵,也怕樂迷的吶喊聲效,當然,因票價高昂,大多坐山頂,其實不過在現場看電視。

  澳門綜藝館現在主要作何用途?不知有沒有放過電影?大概沒有吧!

北京戲園與戲曲舞台

2008/10/22 at 2:11 pm | Posted in 粵劇戲曲, 表演場館, 戲院讀本 | 7 Comments
Tags: , ,


↑上海豫園內的古老戲台(攝於1993年)

  由於文博館對粵劇的關注,有關戲院展覽,亦因為戲曲的緣由才得以出現。

  在博物館的二樓,有一個關於本土粵劇發展的長期展館,特別搭建了佛山的著名戲園舞台,氣氛不俗。這個佛山戲園,早前的《合晒合尺》亦介紹過,看來頗有瞄頭。走過這種戲台的機會實在有限,究竟在香港有沒有,也不太肯定。印象中,就是1993年旅遊上海,曾在豫園看過這種戲台,照下了醜怪的照片,沒有任何探究的成果。

  兩年前購買了侯希三著的《戲樓戲館》一書,一直擱著沒有詳讀,雖然不時翻著,但總是入不了腦,自自然然又移到書最後的幾間民國初年的戲院,像新明戲院、開明戲院,感覺是靠近自己多一點,很有趣,最終書本像是由尾讀起。

  這本小書之所以難讀,大概是和自己確實有隔閡,它的重點是探尋北京名戲園的歷史,各戲園的歷史可追溯至明末清初,顯影它的沿革,數細它的風流人物,然而,戲園所在地--北京的街巷,於我已很難掌握,而它涉及的京劇昆曲徽班梆子等等,都很陌生,說來說去,能認識的大概只有梅蘭芳而已。加上書本的編輯亦很傳統和簡單,圖片不足亦配不到文字,篇章的劃分頗不明確,連篇累牘的一篇緊接一篇,無法給我這個陌生人引路。

  然而,細讀下,可見作者的考據功夫很深入,引用的文獻亦頗多,介紹的戲園分門別類,由戲樓、戲棚、戲館、戲園到戲院,當中穿插的名人軼事和史事,也不乏趣味,像徽班演進至京劇、秦腔變奏成河北梆子,以及名伶如梅蘭芳、譚鑫培、田際雲的傳略等。

  如有機會進京,也可走訪這些老舊戲園,不過,京城天翻地覆,老建築大都拆卸,何況書本已是2003年的出品。按作者的取向,把舊建築拆起,無可避免,能夠原地重建成新戲院,可謂功德無量。如此看法,亦屬見仁見智。

《戲樓戲館》
作者:侯希三
出版:文物出版社(北京)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