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師曾的舞台、音樂和銀幕

2016/11/30 at 1:52 pm | Posted in 粵劇戲曲, 香港戲院/港島 | Leave a comment

taipingtheatre

…….第二則小記。7月25日,一個相當炎熱的夏日午後,跑到文化博物館聽太平戲院專著的第二次講座,題為「舞台、音樂、銀幕:太平戲院和馬師曾」,講者分別是影評人蒲鋒及余少華教授。余教授乃太平戲院專書的作者,對戲曲有湛深的研究,蒲則對本土電影涉獵甚廣,尤對武俠、武打片鑽研多年,並參與太平專書的編輯工作。雖是延續自該專著,兩位從戲院啟步,然後進入其本身的研究範疇發揮。

…….蒲的講題為「馬師曾與太平戲院:由電影到舞台回到電影」,簡言之,是介紹馬師曾作品由電影轉換至舞台,然後再回到電影,翻兩番,同一個故事根源,如變戲法般成三。三十年代,乃粵劇現代化進程的重要時刻,粵班確立了以城市為演出據點,其中馬師曾應太平院主之邀,長駐該院,更夥同在廣州已具名聲的譚蘭卿,組太平劇團,創作不少劇目。據悉該院後人保留的劇本,達三百多款。

…….1933年,馬師曾在太平響鑼鼓。那時國際信息在香港已有頗暢達的流通,比方可以看到不少西方電影,雖則未算普及。西片給馬師曾創作靈感,其作品不少改編自西片。蒲鋒列舉數個目:《龍城飛將》(原《深閨夢裡人》The Broken Lullaby)、《金戈鐵馬闖情關》(原《舞場女探》Mata Hari)、《野花香》(原《藍天使》Blue Angel)、《魂斷藍橋》(同名西片Waterloo Bridge)、《賊王子》(原《八達城之盜》The Thief of Bagdad)。

…….由西片改編為粵劇,即使穿西服演,亦必然有所改動。電影拍攝漸見蓬勃,老倌獲邀登上銀幕,像《野花香》,由原粵劇主角馬師曾和譚蘭卿合演電影版,惟拷貝已失。及至五十年代重拍,由馬紅(線女)演出,把該版本與原西片一比,便見改動很大。

…….余教授的講題為「重訪『老馬腔』『乞兒腔』--初探太平戲院舞台音樂特色」,一如既往,他在講座都談及頗技術的音樂知識,憑其投入與熱情,把箇中的難度稍磨滑,較易消化。他即場放了小許唱段,輔助講解,包括馬師曾於太平演出的《摩登女招夫》。唱段摘自唱片,由馬與譚蘭卿對唱,嘗試藉此(雖不完全)揣摩馬在太平戲院演出時的音樂風格。

…….他指出,音樂上固然有梆黃框架,但結合洋樂包裝,具有夜總會Big Band的氛圍。細聽拍和的音樂,既有粵劇鑼鼓,另有梵鈴(Violin)、士拉結他、鋼琴、muted trumpet、cornet。至於老馬腔的特色,包括腔中加襯字,就是「咿咿呀呀」那些,大家都熟知悉的;用虛字,填滿長音;板眼、白欖的運用,透着市俗的品味。

…….與會者也分享了一些粵調往憶,像1948年公映的《蝴蝶夫人》(一般指是香港首部本地製作的彩色電影,惟較遲公映的《連生貴子》實更早拍畢)的插曲〈載歌載舞〉,胡文森曲,吳一嘯詞,大家較熟的倒是調寄該曲的〈賭仔自嘆〉:「擰霖六,長衫六,高腳七,一隻大頭六……」

Advertisements

牡丹與紫釵:戲台到文本

2016/11/27 at 2:34 pm | Posted in 粵劇戲曲 | 2 Comments

nov2016←2016年《牡丹亭驚夢》演出場刊

…….今年中以來,出席了幾個講座,聽專家學者談電影、戲曲。礙於居所偏遠,有時實不願動身前往,平白浪費了求知的機會。但年紀大了,要學習也是困難的,一來不易掌握,二來聽罷又易遺忘,這兒嘗略作記錄,卻仍見零落不全。

…….6月25日,文學節安排由香港粵劇學者協會策劃的講座,題為「從戲台到文本:唐滌生《牡丹亭驚夢》和《紫釵記》之文學與音樂交流」。講座別開生面,不僅由學者主講,更有新進演員梁心怡及關凱珊現場演出,吸引相對踴躍的出席者。

…….講者包括陳寶珍、陳守仁教授,期間陳教授吐露「秘密」,陳寶珍乃其姊,姊弟同場還屬首次。陳守仁教授由樂的起源,略述戲曲的演化,約於宋代,中國戲曲開始出現雛型。他續介紹粵劇唱腔音樂的三大體系:
板腔(梆黃):梆子、二黃、乙反、反線
曲牌:牌子、小曲、大調、小調、雜曲
說唱:南音、木魚、龍舟、板眼、粵謳

…….對我此等門外漢,在粵劇唱詞偶見上述個別的詞彚,但終究不明所以,南音、木魚、龍舟尚勉強能分辨出來。他同時介紹了曲詞在創作上的配合,既有先曲後詞,亦有先詞後曲,像唐滌生與王粵生的合作,不少是先由唐寫下唱詞,再由王撰小曲,如〈紅燭淚〉。

…….粵語是聲調性的語言,共九聲,每個字的聲調本身就是一個旋律。曲詞創作上便涉及很多技巧,填詞上要露字,露意,撰曲時,旋律起伏要與曲詞聲調一致。他選用《牡》與《紫》的唱段作例,並由演員演出。但太技術,不易掌握。

…….講座後,我也看了陳寶珠、梅雪詩演出《牡丹亭驚夢》,依然是霧裏看花的觀賞,卻體會「珠迷」的聲勢。前座有多位穿同一款外套的觀眾,每回寶珠出場,都報以極熱烈的掌聲,個別演功架的場口,接連獲雷動的掌聲鼓勵,能得如此戲迷,夫復何求!

林家聲:聲光藝影

2015/08/24 at 3:13 pm | Posted in 粵劇戲曲, 光影絮言 | Leave a comment

pic…….名伶林家聲於8月4日辭世,享年82歲。林少年時代已出道,由演出到推廣藝術,活躍多年。

…….自己是後來者,林家聲的演出,基本上只能從電視觀看。像中聯的《父母心》,他飾演長子,在片中是阮兆輝的兄長;前陣子看了《無情寶劍有情天》,影片展現舞台排場,保留了功架場面,較之舞台還多一點,提供了高角度俯瞰鏡頭,是戲院觀眾席所看不到的。向演二幫的任冰兒,倒演了個關鍵的角色,戲分不少。

…….去年春,香港藝術節安排了「文武新一代」粵劇節目,由資深老倌指導新秀演員擔演其戲寶,包括任冰兒指導的《穿金寶扇》和林家聲指導的《武松》(右圖)。我選看了後者,公演那天,林家聲親臨現場,坐於樓座右側,縱然是低調的坐於一角,但戲迷旋即發現,紛紛舉機拍攝,甚至呼喚「聲哥」,他亦禮貌地向大家揮揮手。新演員演出賣力,亦相當精彩,謝幕後,新秀藍天佑手捧觀眾送上的鮮花,恭敬地舉起花束向樓座致意,表白感謝聲哥的指導,並深深鞠躬。此間台下掌聲雷動,堂座的觀座紛紛面朝二樓,大呼「聲哥」,林家聲為表感謝,手扶欄河,費勁地站起來,向大家點頭致意,場面感人。

…….數年前,電視台播出他的特輯,內裡聲哥現身接受訪問。他罹患柏金遜症,訪問過程中,身體抖動得厲害。以往我當健康版編輯時,曾看到相關稿件指出,該病治療藥物的效果不太穩定,且發病有時很突然很急。當時見聲哥的情況,感受到他的吃力,但他仍努力的面向鏡頭講述對演出對戲劇的意見,教人佩服。及後他還哼了幾句曲,在旁收看的家母指,他唱來仍有幾分薛覺先的腔口。

…….聽家母說,當年林是斟茶脆地叩拜薛氏為師,是正式的入室弟子。早陣子看一篇1964年懷念半日安的舊文,內裡提到林家聲曾埋班演出薛覺先的戲寶,延續師父的藝術。作為長輩的半日安,當年與太太上海妹,加上薛氏,是覺先聲的鐵三角,他亦很照顧後輩,林家聲埋班他必定支持,生命最後的一台戲,亦是替林的劇團演出。

…….當年覺先聲的戲寶《胡不歸》,半日安橫跨兩代演同一角色:婆婆,功力深厚,後來者難出其右。50年代的電影版仍由她演該角,並換上林家聲演兒子,見證兩輩伶人的深厚情誼。

1925年粵劇《苦鳳鶯憐》推出

2014/09/23 at 3:48 p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粵劇戲曲 | Leave a comment

1947adv↑《苦鳳鶯憐》於1941年已拍攝完成,因淪陷關係,直至1947年3月1日才公映。

…….電影《苦鳳鶯憐》於1941年攝製完成,而同名粵劇則早於1925年已推出。查看1958年2月1日《大公報》,副刊有題為〈馬師曾談苦鳳鶯憐〉的文章,作者問馬伶最喜愛的角色,答曰《苦鳳鶯憐》中的余俠魂。

…….作者細道角色原非由馬伶擔演,回說33年前(即1925年),當時25歲的馬伶由南洋歸國,在廣州加入人壽年班,班內名伶眾多,加上他一身傲氣,不買開戲師爺的帳,頗不得意。這年,編劇李中健編寫了《苦鳳鶯憐》一劇,內說馮彩鳳被奸夫淫婦誣害,得妓女崔鶯娘同情,而她遭受誣害的真相被一個乞兒知道,並替她在公堂作證,讓她沉冤得雪。

…….當時馬伶獲派演奸夫一角,他認為無戲可演,反對乞丐余俠魂一角大感興趣,於是向原本擔演該角的陳醒威提議調換,幾經游說,終算成功。然後改寫劇本,豐富了角色,再與扮演馮彩鳳的千里駒度曲。之後演出大獲成功。

…….文中,馬伶解釋他自幼有留意低下階層人物,在南洋曾觀摩不少前輩演乞兒戲,演這角色便有點把握。而他唱的「乞兒腔」,有人稱為「檸檬腔」。他幼年時曾看過一位賣涼果老伯,總是口含檸檬、嘉應子來叫賣,聲調低沉而咬字清晰,這種腔調一直留在他腦海,他便賦予給余俠魂這角色。

…….同一天報章有一段新聞,指新春期間,粵劇藝人下廠下鄉表演,包括馬師曾、紅線女、羅品超、曾三多、楚岫雲、衛少芳等。上述幾位均是上世紀的名伶,都曾參與電影拍攝。馬紅到珠海的農業社、廠礦、漁港等地演出《搜書院》及《苦鳳鶯憐》。

…….提到馬師曾的乞兒腔,聽說自他回到內地,其唱腔受到抨擊,甚至要改變腔口,有謂他回內地後鬱鬱不得志。他於1964年辭世。

胡金銓‧張羽煮海‧粵劇

2013/01/27 at 3:16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粵劇戲曲 | Leave a comment

poster←大型詩化傳奇粵劇《張羽煮海》

  電影資料館舉行胡金銓電影全展的同時,更以胡氏的畫作為主題舉行展覽,當中的焦點是胡氏晚年於美國生活期間,致力創作的《張羽煮海》動畫。

  可惜動畫未成事,留下一幅幅生動的角色造型畫稿,以至個別場面的草圖,活靈活現,包括中國色彩較濃的畫作,以至後期滲入西洋風味的畫作,以配合在美國進行拍攝的可能。

  胡氏製作的動畫,西洋畫風未必突顯他的風格,若能以水墨形式的畫作呈現,也許更脗合他一生接近全古裝的創作理路。

  關於「張羽煮海」這闋民間故事,也曾被改編為粵劇,並於1997年5月在文化中心演出。那一回由龍貫天策劃的演出,注入頗多新意,亦可算是跨媒體團隊的創作,同時構思到「大型詩化傳奇粵劇」這句宣傳語,三組形容詞,有點疑幻疑真,似具像又抽像。

  當年沒有臨場觀賞,但它的宣傳單張也滿吸引,工作人員名單亦陣容鼎盛,包括電影的關錦鵬、舞蹈的黎海寧,還有劇場的何應豐、劇作家楊智深,以至擁有京劇背景的劉洵、劇評界的黎鍵等等,試圖透過不同的劇場、影像工作者,為這齣全新創作的粵劇,透進更豐富的藝術元素,描述為「以現代劇場概念排演的大型粵劇」。

  向來粵劇演出不乏「大型」,當然亦充滿「傳奇」故事,所謂「詩化」,大抵在文學色彩上多花筆墨。不知道這齣創作劇往後有否重演。歷年創作的粵劇雖不算多,但也有一定數量,坊間似乎仍反覆演所謂經典劇目,也許是市場考慮。觀眾會否用他們的入座選擇來投票,支持創作?

竹棚光影:西九大戲棚

2012/01/31 at 11:51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粵劇戲曲 | 2 Comments

↑大戲棚內置小投映幕,大家仍看得投入。

  原想在農曆年廿八及年初二到「西九大戲棚」看粵劇和電影,但時間遷就不到,結果只能於年初二午後,路過時照下幾張相,天色陰暗,拍不出什麼熱鬧氣氛,當刻正放映《撞到正》,沒有抽空再重溫。

  說來真沒有在戲棚看戲的經驗,雖然每年誕期節慶仍有神功戲演出,卻未有親臨其會觀賞,這次「西九大戲棚」沿襲神功戲模式,建起大型棚架戲台,讓大家體味傳統的觀賞粵劇模式。

  至於電影,數十年前,在竹棚內放電影大概屬尋常事,讓草根民眾有機會看看影戲,娛樂一番。今次在棚內放電影,相信是通過電腦投映光碟,因為看《撞到正》時出了小意外,突然閃出幾個電腦指示符號。幕很小,置於此大型戲棚內,加上是日場,外間日光加燈光,影像不清晰。我沒有靜心看電影,反而行來行去拍照,縱是以曝光式拍攝,走動過程亦帶來滋擾,實在抱歉。

  這次放映和粵劇有關的電影,頗見心思,選片並非單純鑼鼓歌唱片,而是包含不同方向,闡述戲班、戲行子弟的故事。據說五天「西九大戲棚」節目,有逾一萬二千人參觀,屬反應理想。

↑大戲棚外的「觀」點:Michael Wolf拍攝的伶人照片;朱興華、李德輝繪製的花牌。

舞台演出的影像紀錄

2011/07/23 at 1:51 pm | Posted in 粵劇戲曲 | Leave a comment


↑1980年,省港名伶大會串,波叔和紅綫女演出《刁蠻公主戇駙馬》,出現美麗的錯誤,波叔一下子未能站起身,要女姐上前扶起他,竟也滲著丑角的趣味。

  研討會上,阮兆輝提出沒有戲曲電影這回事,搬演粵劇劇目的電影,充其量是鑼鼓歌唱片,卻和戲曲無關,而本地一直沒有拍攝過完整的粵劇紀錄片。其他與會嘉賓亦表示,電影所呈現的粵劇演出,和舞台所見者不能相提並論。

  說的沒錯,把戲曲劇目以電影方式呈現,它不是舞台紀錄,而是電影,即使其電影語言用得如何呆板、陳套,卻依舊經過編導再現,把劇本重組,演出的場景亦真實化,脫離抽象形式,因此,伶人演出的功架,亦不能等同舞台。只是,由於過去伶人的演出沒有給完好的記錄下來,電影卻無心插柳下,成為僅有、不完整的影像紀錄,聊勝於無。

  誠如阮在會上提到,當年已一把年紀的波叔,表示遺忘了一齣短的武劇《五子奪魁》該如何演,著份屬後輩的他,前往找靚少佳學習如何演,可惜過程中前輩靚少佳已過身,這《五子奪魁》到今天還沒法子重現演出情況。

  上一帖文字,有網友謂不少八十年代的東西都欠缺整理收藏,八十年代彷彿還不太遠,但今天都在說「八十後」怎樣,晃眼已是二十多三十年光景。說波叔,不知道他在雛鳳鳴的演出有否被記錄,我唯一看過的,就是當年內地開放後,省港名伶曾在香港聚首演出,波叔演回文武生,和紅綫女合作演出老馬劇目《刁蠻公主戇駙馬》。聽這次研討會嘉賓所言,大概波叔也過了戲癮吧,而且和久別的女姐演出。

  演出讓人記憶深刻是,演到末段,波叔要由坐姿轉換為站立,年事已高,一下子起不到身,原本演繹嬌嗔公主的女姐亦禁不住一笑,立刻上前摻扶。這段小插曲,不讓人失笑,而是佩服前輩演到老的魄力,亦因為發生在向演丑生的波叔,反帶點親切感。

  記得當年,也許是《歡樂今宵》吧,放映了一段波叔回內地探望紅綫女的片段。隨著開放,兩地交往開始接通,那天晨早,攝影隊已隨波叔在家出發,帶著興奮又困惑的心情,進入秘境似的乘車北上,沒能夠買什麼禮物(當時返內地,也不是什麼都可帶),好像買了一盒餅乾。二、三十年未見的朋友,大家都蒼老了,對方背後還走過翻天覆地的路,那一觸碰,電視機旁的只是尋常觀眾,也好像看透了那動人的理由。

關於梁醒波和馬師曾

2011/07/13 at 3:50 pm | Posted in 粵劇戲曲, 澳門戲院 | 4 Comments


1942年,新太平劇團於澳門國華戲院演出,文武生為梁醒波,演出的劇目包括馬師曾的首本戲《寶鼎明珠》。

  研討會的第二部份,幾位來自不同院校的教授和學者,分享對波叔表演藝術的觀察和研究。新加坡國立大學中文系副教授容世誠,以「梁醒波與馬師曾:談粵劇丑戲《呆佬拜壽》」為題,帶出波叔演丑的用心與特色。他更披露,刻下與香港文化博物館合作,從該館館藏的太平戲院史料,研究「太平戲院和馬師曾」。

  從「丑」這行當出發,容教授追溯上世紀初的粵劇丑生,包括早期的生鬼容。他在上一場研討會曾向幾位前輩請教早年丑角演員的表演特色,惟嘉賓僅談及李海泉、歐陽儉、半日安等,卻未有提到這位更早年的生鬼容。不過,一聽到「生鬼容」,我卻想起早前看秦劍的《父母心》,馬師曾在戲中的角色,正是劇團丑生,名曰「生鬼利」。

  《呆佬拜壽》曾多次拍成電影,包括由子喉七和黃曼梨演出的默片,以及五十年代由波叔演出的版本;此劇亦是馬師曾的首本名劇。容教授指出,波叔這部電影,可說繼承自這一馬派劇目,通過電影片段,他淺釋了波叔的精湛演出,發揮了風趣卻細緻的演出風格。

  在兩節研討會中,講者均談及波叔和馬師曾的關係,尤指叔波很仰慕馬師曾的才華,探究原因,可能馬師曾的首本劇目,每每不是談情說愛的戲碼,而波叔年輕時,外型已較胖,不太合演愛情戲,因此,馬師曾的劇目便很合適他。

  早前查看戰前的澳門報紙,曾看到波叔和譚蘭卿1942年在澳門登台演出,劇目便有《潘金蓮》,譚演潘金蓮,波叔演武松。另一則演出廣告,正是馬師曾首本劇目《寶鼎明珠》,文武生由波叔擔綱,宣傳字句謂:
  「梁醒波:星洲粵伶四大天王首席」
  「譚蘭卿:花旦王/小曲小王 萬能女霸」

懷緬「波叔」的表演藝術

2011/07/08 at 3:07 am | Posted in 粵劇戲曲 | 8 Comments

  去年隨《梁醒波傳》推出,電視台曾製作作小輯,重溫「波叔」的舊事。今年中國戲曲節亦以「波叔點好法?」為題,探討他在表演藝術上的成就,於七月三日下午舉行。

  研討會前半部份,由三位戲曲界前輩:尤聲普、李奇峰和阮兆輝,分享和波叔共事或接觸的回憶,現場還有波叔女兒梁寶珠淺談父親二三事。波叔離世已三十年,但很多觀眾對他仍有深刻印象,主要從他演出電視和電影而來的印象,說到他前期的舞台表演,大概只有長輩才能道出一二。

  三位與會嘉賓便能提供點滴記憶,李奇峰回憶少年時代於越南欣賞波叔演出,曾看他反串《白蛇傳》內的白蛇,觀眾立刻有反應,可惜無從一睹。波叔年輕時是演文武生的,文士武將,功架卓越。尤聲普介紹了波叔轉行當演丑生的經過:

  波叔當年在廣州,和譚蘭卿組成「花錦繡健美劇團」,兩位台柱都健碩,故有「健美」之名。同團還有少新權、張醒非等,行內稱為「六肥班」,於城內東樂戲院演出,劇目如《梁武帝出家》。波叔的功架紮實,聲線嘹亮,惟體型日見發胖,名伶廖俠懷便建議他轉做丑生:
  波叔:我唧人唔笑喎!
  廖:唔一定要引人笑既,只要做到個人物就可以!

  後來馬師曾邀請波叔由南洋回國演出,訂他做丑生,並以自己「又做丑又做文武生」,可以兩邊走為例,波叔終於接納了,加入了大五福劇團,同團有馬師曾、紅綫女、文覺非等,演出劇目如改編外國劇的《欽差大臣》,開展了波叔演丑生的階段。

  與會各人皆認為,波叔突破了過往丑生一貫插科打諢的作用,提升了丑生演出的多樣化。他們記得,波叔很喜歡看電影,像三傻、羅路哈地的滑稽電影,從中取笑經,融入自己的表演。波叔唱做皆佳,單單演出丑生角色,有點大才小用,他們覺得波叔本人對於只能演出丑生角色,也有點遺憾,因此,後來在仙鳳鳴的《紫釵記》演黃衫客、《再世紅梅記》演賈似道,讓他有所發揮,感到滿足。

麗的呼聲的錄音轉播

2011/06/12 at 3:11 am | Posted in 粵劇戲曲 | 6 Comments

  翻舊報,看到這一則「花邊」新聞,載錄如下:
  粵劇名伶馬師曾、紅綫女,昨夕九時起在麗的呼聲電台義唱,為福幼院籌募經費。名音樂家文全、何大傻、高文根、麥少峰、梁卓庭、馮炳、馮華、馮少堅、馮少毅、黃北海、黃其浩、馮維琪、劉東黎、浪然、鄧鏡坤、盧機、鍾雲山、簡鏡、羅池、羅伯遐、羅保生等均到場拍和,並獲由呂兆基協助一切。十數聞名曲,分別由馬紅唱出。港九各界善長仁翁點唱者非常踴躍,點唱電話如雪片飛來,工作人員應接不暇,而前往電台參觀之來賓,亦甚擠擁,聞點唱善款數目約共二萬四千餘元,俟日間核計清楚即可公佈實數。(1953年2月1日《華僑日報》)

  這一則短稿,詳錄了一批粵曲拍和音樂人名字,自己聞聽過的不多,僅何大傻、馮華、鍾雲山而已,可供參考。報導提到馬師曾和紅綫女在麗的呼聲電台義唱,是次演出,不知有否收錄?

  想起嶺南大學群芳基金於今年藝術節舉行期間(3月5日下午)在中環三聯舉行了《芳艷芬〈萬世流芳張玉喬〉原劇本及導讀》一書的發佈會,會上數名學者淺談書本出現的源由和相關的研究觀點。

  言談間,不時提及「麗的呼聲」。書本所說的「原劇本」,源於該劇的泥印劇本已失,相對原始的劇本,就是由芳艷芬女士珍藏、該劇首演時由「麗的呼聲」印行的劇本,那是一張紙而已,研究人員根據這張破紙的影印本,逐字鍵入電腦再核對、考證,成為該書的「原劇本」。

  會上,中文大學的李少恩博士分享了芳腔研究的點滴,並播放了一段從互聯網下載的《萬世流芳張玉喬》主題曲。基於互聯網資料的真偽紛陳,他雖然某程度認定是芳艷芬的演唱版本,仍備註「很大程度是」。一段頗清晰的收錄,現場聽眾聽得入迷,與會者提及曾向芳艷芬查證,對方表示該劇並沒有灌錄唱片,而資深粵劇演員李奇峰先生表示,該段錄音可能是當年麗的呼聲直播於利舞台舉行的首演而給人收錄下來的,他指出,當年不少粵劇演出的首演,均由麗的呼聲直播。

  偶然在網絡上搜尋,也找到聲稱為昔日首演錄音的粵曲選段,可是聽來並不清楚。若當年真的把收音機直播收錄下來,現在便相當珍貴,像《萬世流芳張玉喬》,既沒有灌錄唱片,而電影版是由鄧碧雲演出,故芳艷芬的演唱便沒有紀錄作參考。至於「麗的呼聲」的錄音藏品,資料謂已悉數捐予中大的中國音樂資料館,但一般人便不容易接觸得到。

Next Page »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