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在瀏覽率過百萬這天

2018/07/13 at 3:33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14 Comments

↑網誌統計表,截圖於2018年7月9日早上,瀏覽率是1,000,014。

…….礙於抱恙,這一貼寫了好幾日。本網誌首貼「澳門麗都戲院」於2006年7月30日發放,至本月底,網誌算是慶祝十二歲生辰。開始寫本貼時(2018年7月9日)的瀏覽率是1,000,014,此間續寫,即五天後,瀏覽率緩慢地爬升至1,000,391。

…….其實寫了十二年,瀏覽率才剛過百萬,說來是該覺得失禮,不宜宣告。但是,總歸是欣慰的,算等到這一天,畢竟並非甚麼具震撼力、足以一呼百應的網誌,何況今天處處見KOL,寫網誌?人家也驚異的問:乜你仲寫架?

…….回看也是慚愧的,即使最初也沒有甚麼雄心壯志,亦不過以雜文形式,零零散散記一點,但始終無法較有系統地建立一個分類清晰、內容詳實、角度新穎……諸如此類具特色的網誌。時至今天,偶遇公私事忙的日子,更每隔良久才有一貼。

…….但也不要緊,仍有興趣寫,就寫吧,多少屬自娛性質,毋須太執著。謹以短文與眾互勉。

Advertisements

1995電影節,特別一年

2018/04/15 at 7:00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2 Comments

↑1995年國際電影節場刊封面。

…….上文提到1995年香港國際電影節的海報展覽,這一年電影節,對我而言是相當難忘的。

…….那時出來工作已五年,仍未有定向,隨着告別雜誌社,帶點豁出去的心,既安排一次兩月餘的旅行,還決意在起行前的電影節,放縱地多購門票觀賞電影。同時,雜誌社的同事還借了記者證予我,率先看了數場試片。相加起來,這年電影節可說是我歷來最具「戲量」的一回。

…….就在這年三、四月之交,先和家人回內地去了一次短遊,之後再自行跑到外國作一回漫長的遊歷。那中間的間隙,就是電影節之旅。在4月7日那天中午,與家人由天津乘機回港。那時還在啟德機場降落,與家人推着行李沿出閘的斜路慢慢下來,赫見一旁有人向我揮手,一下子未回過神來,驚訝怎會有人接機?

…….走近了,才看真,原來是雜誌社的同事,疑團未釋:他怎會來接機呀?再看看,同事身旁竟是文雋,揭盅:他們前來接的,是內地影人姜文,當夜姜將出席《陽光燦爛的日子》電影節首映禮。此間我才知,原來我與姜乘坐同一航班南下,惟緣慳一面。

…….記者同事因當晚有事,故把他的戲票贈我。於是我很放縱地先讓家人回家,自己不嫌累地在街外閒逛,等候是夜七時半的首映場。猶記當晚放映前,姜文等數位嘉賓登上舞台,與眾分享。他特別提到該片拍畢後,發行上頗多障礙,當晚是兩岸三地首次正式獲得放映,體現香港的獨特地位。(概略大意)

…….該場我坐在文化中心大劇院三樓最後一行,是我迄今唯一一次坐在該區域看電影,銀幕很遠很細。(或是記者票之故)當晚放映未配中文字幕的版本(忘了有否英文字幕),但不要緊,憑着影片流麗的影像、悅目的色彩,以及有別於其他傷痕電影的情調,已相當吸引。

→挺喜歡《陽》片的海報(尚有橫的一款)。聽同事講,該年電影展曽贈送此海報,不知屬實否,只嘆錯過了。

 

今與昔國際電影節海報展

2018/04/05 at 6:58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電影海報 | Leave a comment

↑2018年4月1日攝於文化中心內的香港國際電影節影片海報展。

↑近觀,海報都是打印出來的圖像,非實物,
因此張張的大小都一樣。究竟這些海報本身有否實物?

…….今天4月5日,一年一度的香港國際電影節來到尾聲。日前到文化中心,走過大堂的海報展覽角落,赫然想起有這麼一個活動。過去節目小冊會介紹此展覽,視為一項活動,現在沒有了。的確,論規模與感染力,這些「海報」近似牆紙,略為粉飾一下活動。

…….不太想常用、但的而且確是「記得以前」!不拉得太遠,且說十年八年前,這海報展尚且置於近碼頭那入口,展示實物,熱熱鬧鬧且帶質感,現在則歸到一旁暗角位。再扯遠一點,八十年代末,首次看電影節的海報展,是在大會堂低座展覽廳,海報置滿整個展廳,目不暇給。畢竟那時年紀小。

…….相比起來,那時做一個海報展挺繁複。要從海外片商取得海報,運到香港,再張貼於現場,完結後又要送回。現在只消收取電子檔,請設計師下載圖像移到美術稿上,打印出來張貼,過程中的確節省了相當的人力物力。

…….無疑,海報展的重點是看圖像,非觸摸實物。見是次展出的各海報,大小一樣,大概非實物的原有尺寸比例。可是,當戲院已不再張貼海報,這些也許多屬虛擬東西(舊片除外)。海報還有被印刷出來的年代,各地電影海報的大小橫直長寬都略有別,甚至印刷技術、紙質亦然。那時候,偶有興起一問:所謂第三世界地區的電影海報,在設計、印刷上與歐美國家有何分別(雖則前者常展出參加影展的外國版海報),某角度而言,實物仍有些值得一探的點子。

↑攝於1995年第19屆香港國際電影節的海報展覽。該屆已移師文化中心行政大樓四樓舉行,環境較局促,在偏黃燈光下以手動方式拍攝了這兩照:(左起)1994年突尼斯電影《沉默的宮殿》(The Silences of the Palace),Moufida Tlatli導演。1993年的東埔寨電影《粒粒皆辛苦》(Rice People),Rithy Panh﹝潘禮德﹞導演。兩海報都屬法國版,強調康城影展參展。

J2復活節播「東京家族」

2018/03/29 at 2:07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香港戲院/港島 | Leave a comment

↑(左)2013年《東京家族》,一家齊齊整整。(右)創造社發行的第四部電影《東京物語》,1990年3月在影藝戲院公映。圖為刊於284期《電影雙周刊》的廣告。

…….翻看周刊,又要來一句「意外」,3月31日復活假期期間,TVB的J2頻道竟於早上十時選播山田洋次2013年作品《東京家族》。近年電視台選播的電影都趨向感官娛樂為主的特技類型,有限的播電影時段充斥這類影片,選擇極少。

…….早陣子,頗見例牌的奧斯卡巡禮節目,也同樣意外地見到幾齣七、八十年代的作品。這一回《東京家族》屬較新的製作,論類型也算公仔箱稀客。該片正場公映時,我也有前往觀賞,這一回若時間配合到,也會再看。

…….電影重拍小津安二郎的名作《東京物語》。調子上,《東京家族》較為輕鬆,尤其上半部。重拍採用了原作的大致家庭架構,但原本陣亡的幼子,則改為仍在世,且是帶點反叛個性的青年,與父母時有齟齬,這段情節成為下半部戲的重點。此項改動甚具意思,令整個重拍注入了時代氣息,讓傳統的倫理關係多了當代的實感,對兩代之間的觀察亦不純然從上一輩的方向出發。

…….查看自己的紀錄,首次看《東京物語》是1990年3月8日,很難得是在戲院看,就是灣仔的影藝戲院。當年初見《電影雙周刊》的公映廣告,實在感動,怎想到已踏進九十年代,仍有發行公司及戲院願意推出一部1953年的黑白片,縱然它早獲國際肯定,在多次史上最佳影片的選舉中,均名列十大之列。

…….看罷影片,更形感動。影片透着淡淡哀愁,卻非催淚。記下兩代人親情的淡退,但並非採用「寫衰」某一方的陳套,有的就是現實中的無奈,兒女並非一心苛待父母,只因生活關口使然。難得是父母的處處體諒,明白子女已成長,關係總難復當年,猶幸尚能團聚,心情是那麼剔透。

…….1990年3月,自己快要完成大專,將進入社會工作,這期間也是較熱切看電影的時期。單看這年三月,除《東京物語》,還看了《歡情太暫》(Crimes and Misdemeanors)、《人在紐約》、《暴雨驕陽》及第二次看《悲情城市》,一個月內看了八部片。《人》和《悲》更是因為參加藝術中心一項關於編劇與電影的講座課程而看的。

新視點:三面幕與虛擬實境

2018/03/04 at 4:36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香港戲院/港島, 香港戲院/九龍 | 7 Comments

←新光Super 3三面廳影院開幕首映。

…….上文談賀歲片,一如既往,也沒進院觀賞。媒體點算華語賀歲片的票房,主力在四部作品,而過年期間不斷在電視發放廣告(主要是平面賀年廣告)的《大迷信3之潮爆開運王》,則沒有被計算在內。

…….李居明在廣告內以嘹亮聲線公告《大》片的種種,也相當富賀年氣氛。報章的平面廣告寫下「北角新光/Super 3三面廳影院/開幕首映」的字眼;不少網主或紙媒均應邀參觀該院並加以介紹,本網誌實在失禮,無緣一睹。這家「Super 3三面廳影院」,改建自原來的(2)院,也就是再原來新光戲院的樓座。從圖片見,座椅都換上寬敞的沙化,而焦點則是那包圍映廳前方的三面幕。

…….這個「新的」放映模式,由Barco Escape開發,大概在2015年秋出現,通過三面幕的投映,給觀眾一覽無遺的觀映經驗。最先配合這制式拍攝的影片,據說是首集《移動迷宮》(The Maze Runner),內有若干場面提供這種影像。上方用了引號,只因感覺上亦非全然新,至少上世紀中出現的「新藝拉瑪」電影(Cinerama)已是用三機投映的模式製造遼闊視野的影片。

↑2015年秋,位於美國得州San Antonio的Santikos Silverado戲院,
號稱為該國首家三面幕戲院。

↑1962年電影《平西誌》(How the West Was Won)屬
「新藝拉瑪」體(Cinerama)電影,放映時以三機放映。

…….再往前追溯,筆者在此網誌也曾憶述(相關內容)1993年春季,在伊利沙伯體育館觀賞由香港小交響樂團伴奏的電影《拿破崙》,該齣攝於1927年的電影,全長逾300分鐘,臨近結尾正出現通過三片銀幕同步放映、以磅礴氣勢呈現爭戰場面的影像。

…….可見一世紀以來,在追尋寬廣迫真影像上,影人都是同一條心。沒有機會進新光戲院看三面幕投映,其實無資格評論,但寬闊影像的一個要素是「無縫」,而三面幕當中的兩個摺曲位,會否看來不太自然?而且以該(2)號院的小巧格局,能否裝載得下那遼闊景觀的氣勢,難論!

↑今年電影節選映蔡明亮的《家在蘭若寺》,
號稱為「全球首部VR華語電影」

…….三月底舉行的國際電影節,今年選映號稱為「全球首部VR華語電影」、蔡明亮導演的《家在蘭若寺》,片長55分鐘,放映地點為浸會大學傳理視藝大樓,正價門票180元。

…….VR(virtual reality,虛擬實境),完全可以理解它的吸引力。3月2日首天票房售票,已見好些年輕人選購此片,但聞見票房傳來:「學生票滿了啦」之聲,當時才10:20,開售了不過20分鐘,可見慕名者眾。查看訂票小冊內的廣告,有警告字眼:「患有心臟病、高血壓、幽閉恐懼症、癲癇症、身體不適受藥物或酒精影響等觀眾,以及孕婦不建議觀看VR電影」。

…….以筆者的年紀及健康狀況,也應歸入這個群體,同樣,亦因一把年紀,已失去追尋官能刺激的勁兒(其實從來都無)。說來亦源於年紀關係,與新世代、新科技脫節,只覺得新科技發展雖快,但官能刺激的開發能否追得及觀眾對新事物渴求的速度?這真的是挽救戲院的途徑?今天仍能觀看到的所謂2D電影,過去一世紀雖有相當的變化,但規格上仍與上世紀初接近,能延續如此長的時間,總有它的原因,以及優點。

電影節:黑白光影修復展亮

2018/02/20 at 1:59 p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Leave a comment

←九十年代以還,先後買下《柏林蒼穹下》的錄影帶、DVD、美國版原聲碟。

…….上文提及的《MOViE MOViE》雜誌,我甚少拿取,這次由別人的手漂到我手,除讀到上述新戲院消息,還有介紹今年國際電影節的文章。

…….這則談最新一屆電影節的文章,竟滿溢舊時情。像今年邀來華納‧荷索任嘉賓,而修復經典也遇上多個熟悉的名字,如土耳其的《自由之道》、布紐爾的《青樓紅杏》、溝口健二的《近松物語》,以及雲‧溫德斯的《柏林蒼穹下》。

…….《柏林蒼穹下》於1988年第12屆國際電影節放映,從原德文片名「柏林的天空」擷取靈感,創作出中文片名。當時與該片緣慳,一直想看,及至1991年1月藝術中心辦「向安徒納杜文致敬」放映專題,才能如願。該中心戲院的銀幕雖小,影片卻依然觸動,瞬間便戀上。

…….歷年來,《柏》片就只看過這麼一次,曾聽朋友說在灣仔新華戲院看過其預告片,但終究沒有在商營戲院放映。於是歷年來以不同形式擁有該片,由錄影帶、原聲碟、DVD到海報,可謂粉絲。當然,說來失禮,該片縷述一段仙凡戀,但背後寫二次大戰的歷史傷痕,自己全然沒看得通透。不知道能否在這年電影節與該片重聚?

↑史東山1932年作品《奮鬥》修復版,曾於去年九月在多倫多電影節放映,
英文片名翻譯為「Struggling」。

→1933年1月4日《工商日報》的廣告,顯示《奮鬥》在新世界戲院放映。按之後的廣告推斷,估計影片於1月1日在該院公映。

…….上述提及的均屬外國電影,今年教我欣喜的是,修復經典包括中國電影、史東山導演的默片《奮鬥》(1932)。

…….個人孤陋寡聞,對該片實在陌生。零散資料示,由史東山編及導,男女主角為鄭君里、陳燕燕,另有劉繼群等參演。此修復版片長85分鐘,去年九月曾在多倫多電影節作「世界首映」,當時採用的英文片名為「Struggling」,而據內地網站顯示,亦有用「The Striving」。

…….同樣來自內地網站,指影片於1932年11月29日在內地公映。香港方面,查看報章廣告,該片於1933年1月4日在新世界戲院放映。

…….由於找不到之前幾天的報章,難確認首映日,但見1月5日的放映廣告有如下文字:「開映四天觀眾仍極擠擁」。由此計算,影片大概在1月1日正式公映。查看1月4日的另一則廣告有「恭賀新年特別選映」字眼,看來是慶賀元旦的猛片。

…….影片由聯華影業出品,羅明佑監製。按其中一則廣告,有如下的宣傳文字:「愛情,俠義,私奔,妬嫉,愛國,滑稽,包羅萬象/導演,情節,演員,攝影,佈景,空前佳構」。如此堆砌,也摸不着內容焦點。

…….查看一幀工作照,見攝影棚內搭起一堂兩層樓的佈景,攝影機(似乎)置於升降台,能捕捉演員由樓上走到樓下的過程……看到三十年代初的製作人員,為表現影像構想而付出無盡的創意、熱忱,總讓我感動。

話說:粵語流行曲 X 戲院

2017/11/14 at 2:33 p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2 Comments

……轉眼間,拙作《漫遊八十年代--聽廣東歌的好日子》出版了兩周,不知道這趟漫遊旅程有多少知音團員?但願找到了你。的確,過去寫戲院、電影的內容較多,今次彷彿轉了台。其實都是寫自己感興趣的內容,偶然來個轉換,也望有點新意思。

……若把兩個寫作主題來個結合--「粵語流行曲 X 戲院」會有甚麼趣事?香港電影發展與粵曲密不可分,遙遠的那些年不談,自七十年代中粵語電影復甦,一如電視劇,港產粵語片也重視主題曲,獨立公司的小本製作也找來歌星助陣,像《漩渦》有徐小鳳唱主題曲,而《瘋狂大老千》則有甄妮的歌。當然,論唱得街知巷,自然是許冠傑的《天才與白痴》、《半斤八兩》等。

↑1975年12月公映的《大家樂》,黃霑參與導演,並創作片中眾多歌曲。

……拙作也有提及若干當時的影片音樂與歌曲。華語電影推出具規格的原聲唱片,發展得較遲,1975年公映的《大家樂》以流行樂隊溫拿掛帥,配以大量歌曲,算是較公整的一張原聲歌曲碟,唱片封面亦註明「原聲電影插曲」。

……溫拿樂隊轉唱粵語歌,唱出多首流行作品,部分直唱到今天。許冠傑亦幽大碟一默,對部分歌曲進行「二次創作」,大玩「惡搞」,把《點解手牽手》變成「點解要擺酒」,而《只有知心一個》則成「醫生頌」,黎彼得寫的抵死歌詞,今天仍有共鳴,一句「你對佢多講嘢,根本當唱歌」,可說在公營醫療單位常見的場面。

↑1979年1月底公映的《圓月彎刀》,為邵氏線的「賀歲鉅片」,
當時放映的可能是國語版,但配以粵語主題曲《圓月彎刀》。

……澳門舊同學偶有來港買唱片,早陣子買下甄妮的《春雨彎刀》贈我。也許之前向對方查問過甄妮1982年出版的「數碼大碟」事宜,他以為我是甄的歌迷。其實不然,甄頗具霸氣的唱腔,不太合我的耳朵。改編自古龍同一部小說,我倒鍾愛來自楚原電影的同名歌曲《圓月彎刀》。

……電影我沒看過,歌曲的流行度,後者或遜於前者,但羅文與汪明荃的合唱,倒是美妙,二人聲線都美。七十年代以還,邵氏出品的電影多公映國語版,今天查看舊報章放映廣告,不清楚《圓月彎刀》是哪個版本。當時不少影片廣告刻意標明「粵語對白」,惟此片沒有,說不定是國語版,但主題曲卻迎合市場風向,找來粵語流行曲歌手演唱。相信片中亦有出現這首歌曲吧。

……八十年代本土電影已盡是粵語作品的天下,各大戲院映廳傳來粵語流行曲絕不稀奇。主題歌常以縮撮版MTV模式出現,很多時都頗為突兀的出現片中,與劇情談不上有機結合。

……戲院大屏幕是個廣告平台,開映前明顯是廣告時段,但用來宣傳歌曲倒非恆常的做法,大抵在片中放送效果更佳。(左圖)查看舊廣告,1988年10月1日,《今夜星光燦爛》公映前,德寶院線戲院獨立放映該片預告片段及主題曲《故園風雪後》MTV,以作宣傳。

……模糊的印象,那段時間部分西片戲院(如碧麗宮)曾在放映前播MTV廣告,如Whitney Houston的《Saving All My Love For You》,但未敢太肯定。

今秋東方列車兇案再現

2017/09/27 at 3:10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8 Comments

↑Kenneth Branagh執導並演出偵探白羅(Poirot)一角。於我而言他是八、九十年代的記憶,但除了在新華戲院看過《抱得有情郎》(Much Ado About Nothing),並未見識他的招牌莎劇電影,反看了時裝片如《再世驚情》(Dead Again)、《Peter’s Friends》等。

……前文提及九十年代初公映的《異度空間》(Flatliners)將有重拍版面世,新瓶舊酒,總是影圈的慣常動作。日前在戲院看到《2020》(Blade Runner)的延續篇《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的預告片,已是長者的夏理遜福續演出。

…….一看那譯名便覺不自在。印象猶深《Blade Runner》當年在台灣譯作《銀翼殺手》,萬萬料不到此時此刻要沿襲這譯名。說這名字有何不妥麼,又說不上!不太記得片中有否「銀翼」意像,但「銀乜」、「銀物」在台灣頗常用,香港則不。台灣當年把《Sliver》譯作《銀色獵物》,然而,原名並非「Silver」,港譯《偷窺》。

…….《Blade Runner》譯作《2020》是否好正?見人見智,至少帶有當年某類太空片的想像,作為宣傳也無可厚非。影片堪稱八十年代的經典,香港亦與有榮焉,邵逸夫也是投資者之一。至於這《銀翼殺手2049》,預告片沒帶來多少吸引力。

↑東方列車被大雪所困,嫌犯無處可逃,白羅智破誰是真兇。圖為Kenneth及Daisy Ridley。

…….今年初在書櫃找到幾本2002年遠流出版的克莉絲蒂小說。當年遠流一口氣推出共80冊的全集,頗見聲勢,當時本地中資書店拆散發售,提供頗佳的折扣,故買下給家人讀,自己反至今年初才讀,第一冊就是《東方列車謀殺案》(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我沒有看過1974年的電影版和往後多個電視版,讀小說才知其透過審問推敲誰是真兇,頗有困獸智鬥格局。

…….數月前,在imdb看到2017年版本的首個預告片,漫天風雪,世紀初的氛圍,已生起看的意欲。說來亦是「老餅」心態作祟,看其卡士名單:Kenneth Branagh、Johnny Depp、Michelle Pfeiffer、Penélope Cruz、Willem Dafoe,八、九十年代的憶記現形,都是一群叔叔嬸嬸。

…….Kenneth Branagh回應一份雜誌記者的提問,概括道:「一大群疑兇……還有,我想影片會比大家想像再拉闊一點--我們採用了65mm菲林拍攝,一如《鄧扣克大行動》。因此,大家會有一次巨型的闊幕經驗,享受一趟黃金年代的旅程,這旅程會比你想像的要豐富。」的確,聽到「東方列車」,已給我遼闊的遐想。

1957-60年幾幅電影放映廣告

2017/09/22 at 1:53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2 Comments

…….延伸自上文,陳錫康先生淺記年輕時的觀影經驗,談及多齣印象難忘的西片,《賓虛》及《七俠蕩寇誌》的放映廣告已於上文貼出。當年刊於報章上醒目的電影廣告縱非我的記憶,但其細節豐富,也不乏構圖之美,現在觀賞亦富趣味。當年電影作為主要娛樂,這些廣告確有引人進院的魅力。於是,按他列舉的餘下各片,找出當年首映前後的廣告。

…….這兒既是戲院誌,也就陳先生文章提及的九部片,找出其放映資料:

《四海一家》Friendly Persuasion,1957年4月4日於[豪華、快樂]首映
《桂河橋》The Bridge on the River Kwai,1958年4月4日於[娛樂、樂宮]首映
《雄才偉略》Witness for the Prosecution,1958年8月7日於[豪華、麗斯]首映
《七海霸王》The Vikings,1959年2月14日於[都城、景星]首映
《山河血淚美人恩》The Big Country,1959年3月26日於[都城、景星]首映
《翠谷香魂》Green Mansions,1959年7月22日於[豪華、新華]首映
《地心探險記》Journey to the Center of the Earth,1960年1月2日於[樂聲、百老匯]首映
《賓虛》Ben Hur,1961年6月21日於[新華、豪華]首映
《七俠蕩寇誌》The Magnificent Seven,1961年6月22日於[百老匯、娛樂]首映

第三類接觸40周年紀念

2017/09/17 at 3:48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5 Comments

↑由Alamo Drafthouse Cinema贊助,於魔鬼塔舉行《第三類接觸》戶外放映活動;
(右)影片主要演員Melinda Dillon及Richard Dreyfuss。

…….為慶祝《第三類接觸》(Close Encounter of the Third Kind)推出40周年,經4K修復的版本先於威尼斯影展放映,再於9月1日起,在美國作維期一周的公映。同時,又於片中別具象徵意義、懷俄明州的魔鬼塔(Devils Tower National Monument)舉行戶外放映活動。

…….如此這般就40年。影片於1978年6月29日在香港七院(明珠/文華/百樂/海運/國華/總統/華盛頓)公映,當年居於澳門,當地放映期應稍後,我們仍熱切的前往欣賞,地點是平安戲院。

…….回想已是老遠的舊事,40年來卻未嘗重看。有一回遊歷巴黎,當地戲院設70mm影片特別場,此片雖列於名單,惜抵達時已放映。不過,1978年的觀影印象仍深,雖則那時不太掌握內容,亦未認識片中飾演科學家的是名導演杜魯福,但涉及UFO,就是新奇吸引的;記憶還得力於通過View-Master玩具重溫。

↑《第三類接觸》1978年6月29日在香港公映,廣告以當時「血腥電影太多」、該片則「老幼咸宜,闔府統請」作招徠;右:《第三類接觸–特別版》則於1981年3月19日在四院公映。

…….當年看罷後幾年,赫見電視推出《第三類接觸–特別版》的介紹廣告,還記得有一幕是一枚圓柱體飛行物轉向基地。那時不無好奇想看,惜沒有機會,也忘了該片實質有否在澳門公映。現在看資料,指導演史匹堡原劇本有一定篇幅尚未拍出來,故特別補拍該部分內容,再於《特別版》作增刪。不過,查看版本資料,原版與特別版的長度差距不大。

…….來到我這年紀,對這類「修復」版的興趣頗濃,近年不少舊片亦陸續進行數碼化修復,也成為影展的要項。當然,亦有進行重拍的個案,像將上映的《Flatliners》(當年譯作《靈異空間》),說舊,此片又非很舊,猶記是1990年在快樂戲院觀看的,奇怪此片也獲得重拍。

Next Page »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