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院誌邁向十二年了

2017/05/25 at 3:54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離題萬丈 | 10 Comments

↑這個於2017年5月14日早上10:44(即2:44+8)記下的統計表,顯示開張以來的總瀏覽次數為928,430,近月最佳一天是4月17日,有320次瀏覽。當時共有680篇文章,刪減後,現有665篇。

…….看來是不應該在這時間寫這類文字。本網誌於2006年7月開始上載文字,至今年7月,它已經歷了11年,也模仿人家的說法,是邁向第12年吧。

…….原本應該在那個月才寫這類文字,但看到此統計表,見總瀏覽人次已近930,000,我曾擬想該等到一百萬才寫,但以目前的瀏覽狀況,怕且要多等年許,擇日不如撞日,就寫一寫吧。

…….不清楚「網誌」這東西目前有多活躍,但Yahoo!關閉網誌服務一事言猶在耳,而這wordpress說不一定會步其後塵。猶記以往每年年結,他們會發來電郵,呈上一段以動畫展示一年來個人網誌的紀錄,雖非精工細作,也不失美觀有趣。近兩年這項服務已消失。

…….瀏覽率的多寡並不要緊,反正從未熱,也不覺冷,何況一直都以做紀錄為目標。無疑曾有宏圖,像近年寫舊電影,因自2006年以來,不時到圖書館看微縮菲林,加上個人偶有蒐藏舊物,以及曾向家中老人「訪問」六、七十年前看電影的往憶,只覺如舊粵語片一類,尤其非名家製作或沒有多大藝術性那些,寫的人不多,不如在此做點聲音。

…….顯然是不自量力的,既非名家,欠真知灼見,只嘆力有未逮,加上近日種種因由,似乎在這兒寫這類內容是不恰當的。既然做小結,不如也來整頓整頓,把這類關於舊片的內容刪去,回歸主題,又或發掘一下其他內容,且看能撐多久。

「戲夢人生」海報購買記

2017/04/14 at 3:53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電影海報 | Leave a comment

←托同學妹妹在台灣購買《戲夢人生》海報,回來的卻非心儀的版本,而是這構圖雜亂的國際版。(照片效果差,有反光位。)

…….至今沒重看《戲夢人生》,當年在藝術中心看,期間也一度昏沉,「中眼瞓」。映後有侯孝賢導演和幾位演員出席座談,很難得。

…….那時候讀雜誌見此片的海報,一張黑底白字模式的海報,中間一張照片,是李天祿把玩掌中木偶。清清簡簡的設計,黑白刊物刊黑白照,顏色底蘊摸不透,若真是黑白倒美妙。湊巧同學在台灣讀書的妹妹回來探親,於是托她購買。

……也許我只粗略講海報式樣,沒細描外觀,她購得的海報,竟是另一款設計,構圖就是把劇照堆在一起,一片亂像,似是作為國際宣傳用的海報。其售價折為港幣達700元,相當昂貴,當然,既已買了,也要接受。

…….海報上方有宣傳語:「There is always someone pulling the strings…」有趣的是,影片故事主人公是把弄掌中木偶的,應該毋須提線;有時候翻譯真的不可譯,當然,若放到「人生」這層面,也說得通。

…….1992至93年間,《電影雙周刊》曾辦過台灣影片的推介場,更餽贈宣傳品,記憶中,陳國富導演的《只要為你活一天》的海報也是由此而來。可惜這是純白的一張,我反而較喜歡以劇照堆在一起的那張。我的取態無疑與上面《戲夢人生》有分別,可謂一時一樣。

…….1995年初舉行台灣電影節期間,當時在周刊工作,有機會造訪幾位來港參展影人,包括中影負責人徐立功,當時的新晉導演易智言及挾執導作品《我的美麗與哀愁》而來的陳國富。

……言談間陳國富回憶拍攝《只要為你活一天》,特別在選角上有制肘,像突然被安排用葉玉卿,得苦思如何加進片中;還有侯孝賢原本選用,後來感覺不合用而推薦他用的林強。陳導演那時笑說,不知何故中途他又突然感覺對方合用,於是把林強安排演出《戲夢人生》。

……十年人事,各人都有不同的際遇轉變。幾年前讀內地《時代周報》訪問陳國富,當時他是華誼兄弟電影的管理高層,回想廿年前在藝術中心餐廳的大玻璃窗旁做訪問,也許大家都想不到兩岸影圈會有此局面。

→《只要為你活一天》的海報共兩款設計。

在戲院看到的書法字

2017/01/28 at 3:00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8 Comments

new-year-2017↑《頭條日報》的訪問,介紹馮兆華為《倩女幽魂》(1986)等影片題字。

…….這個題目無疑是有點「夾硬」,是日年初一,僅略作應節應景的一貼。上星期先後在報紙及周刊讀到書法家馮兆華(又名華戈)的訪問,源於荃新天地趁此農曆年舉辦其書法展,並聯繫傳媒做訪問。當中都提及他曾為多齣港產片的片名題字,印在海報上,讓我想起,那不就是可以在戲院看到的書法字。

…….現時,甚少人會以手寫字,雖則智能電話進佔,大家WhatsApp時多了用文字/符號傳信息,頻頻在屏幕鬼畫符,但也難言寫字之美;每遇繁複信息,立刻錄音上陣。

…….現在的學生還寫書法嗎?猶記讀小學時,每周要交書法功課,國語科考試也要帶同毛筆、墨盒應試。同學常忘添墨,強行加水救急,墨色淡外,墨盒也易生蟲;若添墨過多,不慎滲漏,弄得一團糟。回想也有趣。

%e8%91%a3%e5%9f%b9%e6%96%b0↑《天劍絕刀》片首的題字。

…….時至今日,古裝電影出現的旗幟、直幡,也可以用電腦字,各種字款均過於公整,人氣欠奉,更一望便被識別出來,頓成穿崩位。這也是在戲院看得到的「書法」。之前在粵語片會的放映活動看電影《雪花神劍》,畫頭出現的工作人員名單,由董培新題字,行氣迫人。

words1
↑羅文於1981年出版的唱片《卉》,由張徹為各首歌曲歌名題字。

…….張徹導演的書法同樣奪目,瀟灑豪邁,我不懂分辨是何門何派,相信更多是他本人的風格,筆觸剛勁中流露柔情。我不清楚張導電影的海報是否由他題字,反而我是從唱片封面欣賞他的作品,如他契仔傅聲的太太甄妮所出版的唱片,便邀得他題字。

商場懷舊戲院賀新歲

2017/01/25 at 2:50 p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香港戲院/九龍 | 4 Comments

plaza_cinema
↑荷里活廣場的中庭佈置。

…….數月前,幾位公關通過這網頁聯繫上我,談及正為某商場構思新年的佈置,主題正是懷舊戲院,相約面談。其實能告知的實在不多,縱是老餅,論舊,自己所知有限。姑且把記憶中放映賀歲電影時的盛況分享,當場也感覺所說的不太叫人滿意,沒有什麼擊中要害的點子,足以「叮」一聲讓大家點頭稱是。

…….或是記者的習性,分享時總想到可以如何呈現、展示,於是談了當時大堂的裝璜、高懸的大牌如何壯觀等,還憂心現場能否做得出來。實在想得太多了,對方指出,佈置主要給商場顧客多個「景點」,拍拍照,開心下。之所以相約傾談,只是看看能否有空間補充一點資料,令佈置多些資訊色彩。

……當時對方不能披露是哪個商場(商業秘密啩),最近發現位於鑽石山的荷里活廣場,其新春佈置以卡通人物當主角,並以「懷舊大戲院+車仔檔」作場景。今天過去望一望,果然僅供遊人拍照,資訊欠奉,最顯眼的是兩個車仔檔,分別是榨蔗汁和製作雞蛋仔的小販檔,有真實工具,但無真人製作;飲得,吃得,何不直接找人製作,同步做生意,定更有趣。

…….那個陳設缺乏戲院感,兩個大花牌莫名其妙,彩旗飄揚,似龍舟競渡的花牌,也似酒家某某聯婚的大花牌。蔗汁、雞蛋仔是否看電影的熱門零食,我也不敢斷言,因為少吃。我稍有印象,至九十年代仍有烤魷魚、炸大腸等。猶記我幼年時也流行「鹹濕嘢」,像以竹籤串起的馬蹄、鹽水浸沙梨等。電視劇《大亨》中,盧海鵬飾演的小販,就是售賣這種「鹹濕嘢」,於戲院外擺檔,當時選在灣仔舊國泰戲院拍攝。

…….懷戲院之舊,大部分人愛問:係咪有鬼呀?外邊有咩小販零食檔?可惜我所知不多,沒經驗可言(以鬧鬼而言,應慶幸)。

1974_nov_victoria ↑取自公共圖書館多媒體資訊的域多利戲院照片,攝於1974年11月16日(當天最後一日放映《碼頭風雲》,翌日映《沙漠梟雄》,同日午夜場,放映英國片《偷偷看》Confessions of a Window Cleaner)。照片中,見到戲院前有不少小販擺檔,售賣熟食。花園街公共圖書館把這張照片高倍數放大,覆蓋整堵牆壁,當中細節也顯現出來。

極樂西方的機械人世界

2016/10/27 at 7:57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香港戲院/港島, 香港戲院/九龍 | Leave a comment

westworld2016↑2016年連續劇《Westworld》畫頭一幕。

…….由《Westworld》講開又講,美國連續劇的片頭時有佳作,像廿年前的《ER》,後來的《The Guardian》(第一季)、《Six Feet Under》,以至較近期的《Walking Dead》,畫面言簡意賅,配樂短小精妙。上述各劇均在本地電視台播放過,不知《Westworld》會不會播?近年的話題作如《Breaking Bad》、《Games of Thrones》、《House of Cards》全不見影,無疑,只有我還那麼老套,仍談論免費頻道播放的美劇,而不是下載、韓劇甚麼甚麼的。

westworld_1973↑1974年9月12日,凱聲、京都聯線公映《機械人世界》(Westworld)。

…….今由影視界名製作人Jonathan Nolan及J.J. Abrams攜手炮製的《Westworld》,取材自Michael Crichton舊作《機械人世界》。該1973年的作品,遲至1974年9月12日才在香港放映,於京都、凱聲聯線。當年廣告如是說:「西方世界,羅馬古城!出現目前,疑真疑幻!槍手刺客,真假難分!兇殘追殺,驚心動魄!」道出了故事梗概。

…….翻看原裝預告片,以今天目光視之,欠缺目下科幻片的影像格套,刺激不足,難免乏味。Michael Crichton以其具備的科學知識,融入故事創作,多齣作品都能造到幻中有科;早於四十多年前,已擬想電腦能力之巨大。然而,一如不少科幻作品,創造科學,卻又害怕科學,擔心一手創建的製成品會倒戈相向,加害人類,直至《智能叛變》(I, Robot),惶恐依然。

robot_cover↑由《Westworld》、《Future World》到《無敵金剛》/《無敵女金剛》,
機械人想像不能缺撕脫人皮面具的一幕。

…….舊版《Westworld》有替機械人加上人皮面具的場面(即尤伯連納的角色),看來熟口熟面。七十年代以還,對機械人的想像,常見採用人皮面具覆蓋臉龐機器組件的構思。且看延伸自《Westworld》、1976推出的《Future World》(港譯《翡翠窩大陰謀》,以「翡翠窩」音譯原英文名,亦隱含意思,頗佳;1977年5月12日在東方、新聲、金冠放映),海報便直接繪畫拿脫人皮面具、露出機械結構的繪圖。

…….這無疑是想當然的,欠科學理據,解釋不到臉龐何以能天衣無縫的活動自如,又能靈活進食、吞咽等,但正因為簡單,容易製造震懾感,當面具被打脫時,露出背後的機械零件,嚇人一驚,教觀眾興奮不已;當時年紀小,我也看得相當雀躍。

…….那時最先看到《無敵金剛》(The Six Million Dollar Man)的機械人故事,及後更發展成連續多集的個案,以至結合《無敵女金剛》(Bionic Woman),男女金剛同時應對。劇集中便出現不少對打場面,機械人被打脫面具,雖然好假,但百看不厭。機械人製作越見普及,中小學生也參與,當然重點在「機械」而非「人型」。大概仿真度極高的機械人終會誕生,真會出現智能叛變嗎?古人對天與地懷敬畏之心,也不無道理,順乎自然,或許有助止息煩惱,減少恐懼。

Saul Bass的片頭設計魅力

2016/10/22 at 1:33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3 Comments

…….所謂懶緊張,向來我都趕緊在開場前進入戲院放映廳,既看到帷幕開啟,又能盡覽廣告、影片預告,真箇甜品飽嘗才進入正畫,連汁都撈埋,像美高梅獅子咆吼三聲的商標都不放過。

…….可惜我是個糊塗的觀眾,約九十年代初才留意到片首出現的工作人員名單中,內含「title design」崗位,片頭設計。恍然大悟,無怪乎很多影片的片頭如此悅目,絕非純粹出人名而已。當然也有例外,活地亞倫曾在訪問指出,毋須在這方面大搞花巧,平實達意便可,故其影片絕大部分的片頭都是黑底白字,直接顯示名單,兼且用同一字款,演員排名按姓氏字母順序。

psycho↑《觸目驚心》(Psycho)片頭,以橫向線條帶出文字。

…….論片頭,也許不少人立刻想起「007」電影,有人認為「開場teaser+附主題曲片頭」屬必看部分。上一貼談Saul Bass,由他負責海報設計的電影,不少同時由他經營片頭,像希治閣的《奪魄驚魂》及《迷魂記》,廣為影迷傳頌。《觸目驚心》也是他的作品,黑底配以縱向或橫向進出的灰色線條,帶出工作人員名字,而圖像的變化,緊扣音樂,以畫顯聲,未入正文已扣人心弦,今天翻看仍覺美妙。

…….《奪魄驚魂》(North by Northwest)也有異曲同工之妙,依據大都會新型玻璃幕牆大樓的窗戶線條出發,平衡交織化為大樓外牆,繼而反照車水馬龍的通衢大道,再而進入人聲鼎沸的紐約街頭,終以肥叔(希翁演繹)趕不及登上巴士作結,隱隱帶出在如此尋常都會,每天習慣規行矩步,偶然的意料之外,可能是飛來橫禍,映襯片中主人公的遭遇。

spartacus↑《風雲群英會》(Spartacus)片頭勾勒雕塑局部,透着冷調。

…….沒有機會在戲院看《風雲群英會》,既是以古羅馬為背景的影片、中文譯名還是響亮非常的「風雲群英會」,看影碟前有很多預設。然而,一開出Saul Bass設計的片頭,倒非氣勢澎湃的情調,以雕塑的局部特寫為圖像主體,全黑的背景,暗沉的打燈,透着一派頽美。這是1960年的電影,與同時期影片的片頭安排相比,源於它的低調沉靜,反突圍而出。

the-age-of-innocence↑《心外幽情》片頭以花朵綻放為主調。

…….直至九十年代,Saul Bass與其太太仍有參與影片片頭設計,縱然數量不多,緊密合作的導演有馬田史高西斯。當年在油麻地普慶迷李戲院看《心外幽情》(The Age of Innocence),已聞評論謂馬田向來以拍攝窮街陋巷著稱,卻突然走進上流社會,大玩古典優雅,顯得不搭調。惟我倒喜愛該片,看的當兒,已鍾情其片頭,古典音樂的拱托下,那一朵朵不斷綻放的花兒,體現絢麗優雅,花開花落,不旋踵又是一朵明日黃花,透着絲絲哀愁。

…….如此有趣的段落,定然吸引到追隨者,網絡上便找到名為「Art of the Title」的網頁,內載上文提及的片頭。寫此文時,網頁剛上載了十月初在HBO首播的全新連續劇《Westworld》的片頭,一看便喜歡!影像與配樂都那麼懾人(有興趣可看看),該劇改編自已故創作人Michael Crichton於1973年編導的同名電影(港譯名《機械人世界》)。

阮大勇設計戲院放映廣告

2016/09/03 at 2:48 p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Leave a comment

Yuen_exhibition↑會場展示其早年的海報設計,包括首作《天才與白痴》,連原稿。

…….五、六月間和阮大勇聯絡,他提到正為八月舉行的展覽忙碌,包括創作雕塑。轉眼間,該展覽已結束,幸好趕及最後一天往灣仔動漫基地參觀。

…….展覽命名「阮大勇50年作品展」,顯然是一次綜觀。認識阮氏作品,可說全然在電影海報,是次,海報雖放於搶眼的位置--展覽的首部分,但展示的作品不多,難得是幾十年過後,他仍保留畫作原稿,今天觀者才可作「對照記」,包括其首作《天才與白痴》。

…….展覽著意突顯阮作為畫家的作品,故展示較多他九十年代中後期,尤其二千年後的作品。阮曾說自1992年退下工作崗位,加上移居外地,那期間差不多是擱筆,直至回港後才慢慢又畫起畫來。他鍾情繪畫人像,並從過去的漫畫模式,漸轉向寫實手法。他也說,或許年長了,幾十年前畫得維肖維妙的漫畫風格作品,今天都畫不回來。

Yuen_2↑《鬼馬智多星》首次午夜場報紙廣告原稿,刊於報紙的式樣。

…….當年阮在金公主當美術主任,畫新藝城的海報僅屬工作一部分,更主要是做報紙廣告,這次他亦展示了幾張報紙廣告原稿。大概沒甚麼人會視報紙廣告為藝術,難得他重視(他曾表示甚喜歡好些報紙廣告作品,水準尤勝海報),把原稿珍藏。今天重閱那些年的報紙廣告,依然耐看,活靈活現,突顯喜劇趣味,具有引人入場的力量。

…….是次展出了《鬼馬智多星》及《沙漠雄師》(會場介紹只記下是「安東尼昆‧報紙廣告」)的報紙廣告,看那些貼「咪紙」廣告,想起早年入雜誌社工作的情形。看罷展覽,我特意找回當天的報紙,來個「對照記」。

…….早前出版的《娛樂本色 : 新藝城奮鬥歲月》,我寫下一篇關於阮大勇新藝城時期的海報作品,以及該公司的宣傳,為此才有機會與阮氏聊天。回想九十年代初讀盧子英的作品《香港電影海報選錄》,才首次知道阮氏其人,難得現在與兩位都認識了。

Yuen_1↑《沙漠雄師》(Lion of the Desert)首映日報紙廣告原稿,
刊於報紙的式樣。

百老匯電影中心20周年默片聚

2016/07/21 at 3:26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香港戲院/九龍 | 2 Comments

20thbc_1…….百老匯院線傳來信息,本周末(7月23日)將舉行「百老匯電影中心20週年/天天電影」節目,晚上七時半於「榕樹頭」露天放映默片《月球之旅》(A Trip to the Moon, 1902)及《差利與小孩》(The Kid, 1921),同場並安排音樂人演出。

…….以往曾在課堂看過《月球之旅》的DVD(不知今次是否放影碟?),影片相當可愛,世紀初對登月的奇思幻想,沒有硬繃繃的科學理據,天馬行空的想得到便做出來,充滿稚童的天真。片中子彈型飛船直插掛着人臉的月球表面着陸,已屬上世紀其中一張最標誌性的圖像。看馬田史高西斯作品《雨果的巴黎奇幻歷險》(Hugo, 2012),最動人的是把Georges Méliès(賓京士利飾)的故事糅合其中,通過小孩的眼睛揭開拍攝早期電影的浪漫情意,運用科技製造夢一般的奇幻影像,娛樂群眾。

…….若說「不經不覺」百老匯電影中心已慶祝20周年,不免言過其實,畢竟歷年來都看到它的多番轉變,經裝修後,連座位佈局也大幅度修改;一旁的書店、餐廳亦已變動。至於戲院大堂側的唱片、海報店,聞說有陣子是昔日報館的一位同事經營,也確曾見他在櫃桌後打點一切,惟十年人事,大概已成往事了。

…….當然,慣性動作,也就找出一些舊東西。回到1995年,院方以厚硬卡紙印製了宣傳單張,公告戲院開幕在即,中文說:「影迷、影癡夢寐以求、流連忘返的電影院」,多迷人的語句。

20thBC_2…….雖然開幕後有人介意它不夠純粹,摻入主流商業片,但廿年來它的確公映了不少相對偏的作品,亦獲得觀眾支持,縱然須略拐彎路前來,今天戲院已成為不少影迷的聚腳處。

…….宣傳單張的焦點位置,印上「全港獨家名片請你優先觀賞」,內附表格,填妥寄回便可獲贈戲票。

…….當天循此途徑取得《沒有天空的都市》(Underground)的票,首進戲院窺探,選了中間偏前的位置,立刻被它過於傾斜的座位佈局及高懸的銀幕嚇怕,以往曾談及,不重複。

→1995年取得的單張正面。

粵語片中的「歌壇」風景

2016/05/11 at 2:20 p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2 Comments

still_1947

…….李鐵導演、1947年12月7日公映的《何處是儂家》,推出時曾掀起一場訴訟。淪陷期間,新馬師曾領導的劇團在明治登場,取名明治劇團,公演由劇作家馮志芬撰寫的《何處是儂家》,戰後公映的同名電影,馮氏認為乃抄襲其作品,告上法庭。

…….《何》片歷經近70年能重現銀幕,誠屬難得。早前看放映節目最後一場,觀者寥寥,身旁人早陷昏睡。以今天的角度看,戲的確有點冗贅,那種對「偉大、堅貞愛情」的憧憬化作對白,掛在唇邊,聽來很不自然。當然,其突破階級觀念的題旨,具進步意義,別有情懷的。

…….戲甫開出便是教員與女伶共赴同居前夕的歡樂時刻,從中看到張瑛角色的天真個性,而小燕飛演的女伶,通過對比亦呈現其風骨。影片較特別的是略去描寫二人如何相戀,但我倒感興趣,教員與歌壇女伶何以會走在一起?這個沒有道出的背景,也應該有戲。本身亦屬女伶的小燕飛,演繹出身歌壇的女主角,可謂駕輕就熟。一如去年放映的《天上人間》,請來胡美倫演出女伶。如此這般,不能缺的是唱曲一闋,背後透現歌壇風景。

……影片開始,小燕飛立於歌台唱了一段頗長的曲,就像《天上人間》胡美倫唱曲的段落,差點是一鏡直落,無間斷的收錄。胡是坐著的,而小燕飛則站,她唱罷轉身拿起手袋下台。這些小節真有趣,歌者沒甚排場,一個手提包也沒有地方安置。兩片的歌壇場面都是廠景拍攝,即是搭景,但相信取材真實;片中歌壇老闆(俞亮飾)與小燕飛的對話,多少亦反映到歌壇的狀貌。

……《何處是儂家》的歌壇場面,教人注目的是小燕飛身後的樂手,驟看好像有板有眼的演奏,玩的都是西洋樂器,像小提琴、薩克斯管(數周過去,印象已淡忘)。另一個引人注目的點子,是多次現身的童工。那穿起整齊制服的小朋友,負責販售香煙,他很矮小,十歲左右吧,走動於客人中央,娛樂場中的小人兒,大抵當時是實情,今天看來不免感覺異樣。

……信手翻開1926年2月2日《華字日報》,在「今日本港之游樂場」列表,分梨園、銀幕和歌臺三部分,以歌臺最豐富,躋滿不同字號達十四家,像高陞、嶺南、得雲、江南、三元、杏花、金山等等。歌臺或歌壇的內部情況,大概只能從老電影略窺一二。

看汪福慶的《銷魂大姐》

2016/02/21 at 1:59 p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香港戲院/港島 | Leave a comment

photo

…….現時放映的《銷魂大姐》(1938),結尾已缺失,欠完整結局。猜測看,失去的應該不多,大概是回應片首,女主角回到鄉下,還我自由身,與青年再次歡樂歌唱。

…….由汪福慶執導的本片,雖云港產,卻沒有任何具地方色彩的地點,空間就是農村和城市大宅,內容承襲三十年代上海影片的其中一個常見命題--鄉與城的對比,鄉間雖單純卻快樂,城市雖富裕卻黑暗。

…….影片著力展示階級對比,包括城與鄉、富與貧、主與僕。序幕描述農忙時份,外景拍攝,開放而歡樂,抵達城市後,全集中大宅(廳、房與花園)的框限內,以廠景為主,空洞而禁閉(姑母如同警衛作24小時看守)。場面調度上亦透視高下之別,如姑母在樓上睡房望向樓下廚房,她高高在上目空一切,但那裡卻充斥鄙夷吵嘴等不快情緒,樓下僕人卻歡天喜地,耍樂扭作一團。

…….同樣,上層社會的人物均相當不堪,姑母與姊姊口不和心更不和;姑母作為管家,鎮日兇巴巴,沒一絲人情味;男人則色迷迷,美人出現,如蜂見蜜。相反,下人充滿陽光的快樂,縱然屈身廚房,亦懂苦中作樂,男女同工玩在一起,甚至不避嫌的打情罵俏,拉手拉腳,流露樂天的喜氣,想起《大路》中溢滿群眾歡樂的場面。

…….基於概念化的階層描寫,人物血肉不足,特別鄺山笑演的少爺,與黃楚山演的無良二世祖差無幾,都是見異思遷,行藏鬼祟,到尾又變成正義化身,相當不統一。反而陳雲裳的村姑,費了頗多筆墨寫其愛慕物質生活,有趣是陳演繹出一份天真爛漫,對另一種生活抱著單純的渴望,觀眾不會感覺討厭。

…….然而,影片看來還是相當有趣。它留有強烈的默片味道,不少場面沒有對白(從背景聲揣測,該等場口似乎沒有收音,寧靜一片),於是,像陶三姑此等來自粵劇界影人,關目表情大派用場;劉桂康與檸檬的肥瘦孖寶搭檔,大概取材自羅路哈地。如上次提及,少爺與婢女在花園相遇的場面,接近全無聲處理,推移鏡頭的運用讓人驚喜,湊巧作為兩個不同階層者首次獨處,亦頗具效果,一前一後,欲拒還迎,言簡意賅的把二人拉在一起。

…….汪福慶原是演員,早於默片年代已投身影圈,後參與幕後崗位,於七七事變後南下香港,戰後亦為本港戲院業界的一員。

Next Page »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