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堂海報:手作版與原裝版

2017/08/16 at 4:37 am | Posted in 電影海報, 香港戲院/港島, 澳門戲院 | Leave a comment

↑謝謝網友分享其收藏的海報,當年取自京都戲院的《鐵金剛勇破太空城》海報。左為原裝版海報,經戲院員工加上人手剪貼的中文資料,右為當年印刷的中文版。

…….「鐵金剛」羅渣摩亞於今年5月辭世,一位網友傳來若干摩亞氏演出的「鐵金剛」片宣傳品,包括在香港公映時的海報及戲橋等。

…….雖云辛康納利是第一代「鐵金剛」,作為成長於八十年代的戲迷,摩亞氏就是我眼中的正牌「鐵金剛」。摩亞氏首部擔演的是《鐵金剛勇破黑魔黨》(Live And Let Die, 1973),而我有印象開始看「鐵金剛」片,是從《鐵金剛勇破海底城》(The Spy Who Loved Me)及《鐵金剛勇破太空城》(Moonraker)起。

…….當時年紀小,對片中上天下海的特務工具,以及連環動作場面,看得眉飛色舞,數年前重看個別那些年的「鐵金剛」片,看着看着卻生起懨悶感。上述兩片都是在澳門麗都戲院看的,那時還就讀小學。

↑1979年8月1日在香港首映的《鐵金剛勇破太空城》,當時八院聯映:海運、百樂、京都、普慶、新都、快樂、富都、寶石,驟看是結合了三條院線。

…….對《鐵金剛勇破太空城》的內容已不甚了了。七十年代末太空片盛行,當時有感連「鐵金剛」也趕這股太空熱,展示無重狀態畫面的趣味。但對影片其中一幕記憶猶新。通常「鐵金剛」片都有一個香艷收結,此片也不例外,邦先生與邦女郎置身太空艙,於無重狀態下赤裸親熱,懸浮空中,僅以薄被裹身。出現這幕時,戲院觀眾不禁問:又話無重狀態,點解張被唔升起呢?

…….網友傳來的第一張照片,一看便生起熟悉感。那是原裝英文版海報,表面貼上中文片名及主角的名字。移居香港後,偶有逛戲院大堂,不時見這種手作加工海報。一些快將公映的西片,中文海報或未印備,更大可能是聯線戲院少,沒額外印中文海報,於是在大堂展示原裝海報時,僅以人手剪貼小量中文資料。據任職戲院美術部人員憶述,那也是他們的工作。

…….網友後來再傳給我當時印刷的中文版海報,由於影片屬暑期猛片,故特別印製本地海報。頗意外,中文版海報的設計竟較英文版清簡。網友說當年是向京都戲院的司理取得這兩款報海。他記得當年隨電影落畫,大堂的影片海報被拆除,下一站就是垃圾箱,怪可惜!

…….網友的海報保存了近40年,依舊原好,見他把海報用框架鑲起,非常愛惜。網友表示毋須提他的名字,無論如何,再次道謝!

Advertisements

新藝城:八十年代看電影

2016/04/16 at 3:33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澳門戲院 | 13 Comments

Lido

…….看新藝城的電影,也就是看八十年代的港產片,那些年正值中學至大專時期,餘錢極少,偶爾看看電影,原來亦選了不少新藝城的出品。數算起來,流連的戲院反而有限,不外澳門的麗都、北角的金鴻基,以及偶一為之灣仔的國泰

…….《最佳拍檔》於1982年農曆年前後上映,那年就讀中一。印象深刻是首次與同學一起進戲院看電影。直至高中,自己仍沒有所謂零用錢,向來都是由家人帶領看電影,隨着年長,才有機會與友人一起消閒。猶記那次到澳門麗都戲院看《最佳拍檔》,是與多位同學前往,戲院很擁擠,觀眾反應亦很熱烈,爆笑連連。除了感受到大眾的快樂,一向內斂的我,熱烈程度自無法與他們相比;反而感受到有點隔閡,好些笑料是不懂笑的。

Cathy

…….正如1983年復活節看《我愛夜來香》,不少gag位莫名其妙,事後聽人家說才知「原來係咁!」可見自己是隻大悶蛋。那年湊巧在香港逗留三天,便在灣仔國泰戲院看了《我》片,難得看到當時香港觀眾如何熱鬧捧場:一天開足八場,仍滿得水泄不通,場與場間「無縫交接」,趕不及成為首三十位進場者,被迫錯過開頭部分,結尾再來一招放快格,七除八扣,難言足本觀賞。隨着1986年移居香港,落戶北角,於該年開業的金鴻基,便成了看新藝城片的據點。

澳門「戀愛‧電影館」推廣影藝

2015/10/08 at 3:34 am | Posted in 澳門戲院 | 1 Comment

…….2015年9月14日至12月31日,位於澳門大三巴的「戀愛‧電影館」試業營運。據文化局的資料指出,該館「樓高三層,是一個集合影像保存、電影期刊借閱、書籍借閱及電影欣賞等功能的複合空間。館內地面層設售票大堂、放映廳、控制室,主要放映人文及藝術類影片;一層為電影資料室,收藏澳門電影資料、期刊、雜誌等,供市民查閱;二層為辦公室。」

…….該館位於戀愛巷13號,原址為古建築,屬何族崇義堂的組成部分。從該館的選址與架構,可說延伸了附近世遺舊城區的文化風貌,屬文化項目,目標離不開拓展當地的觀影文化,以及推動電影創作。

…….近年澳門文化局致力推動當地的電影創作。回想昔年活在澳門,當地可說只有電影放映業,而沒有電影業,至今依然說不上有這樣一個業界。作為影像創作,每個地方都有它的發展空間,我卻想不透何以一定要發展電影業--是單純的影像文化創作,抑或作為影像工業?

macau_pic2→位於戀愛巷的「戀愛‧電影館

…….電影,是一項複雜而投資龐大的工業,尤其今天。市場永遠是首要考慮的要素,若澳門本土真的有商業影像製成品,如何發行到更廣闊的市場?如何提起其他地方人的興趣?當然,推動本土影像創作無可厚非,那更大程度屬獨立電影的範疇,尤其澳門空間有限,人際關係或處境是可以深入探索,但這種題材看來更接近實驗或獨立電影。

…….無疑,若累積了充足且優秀的獨立製作,未嘗不是特色,只是,任何人都希望自己的作品有更多人觀賞以至欣賞,而參與獨立製作的人,不少亦遙望下一步踏進商業製作(或大型製作),假如當中的落差太大,很難驅使有志者繼續創作與製作。

…….至於推動觀影,雖然以今天世界的大環境,不是易事,但仍值得做一做,就文化層面,也有其意義。回想當年居於澳門,跑到澳門大會堂看《法國中尉的女人》、《笑中有淚》,以至到永樂看《投奔怒海》、《似水流年》,已感到沾了些許藝術影片的氣息,不過,即使是少年人,當年的我亦明白還有太大的一片藝術影片天地未能觸及。

澳門百老匯戲院名字再探

2014/05/25 at 3:07 am | Posted in 澳門戲院 | 2 Comments

1944…….拙作《澳門戲院誌》提到澳門百老匯戲院,其外文名稱為Imperial,和中文名字有個差距。看印有戲院舊刊物的照片,發現最早真註有Broadway字樣,究竟何時更改及為何更改,得請知情者相告。

…….至於中文名,拙作提到家母回憶往事,記得原址有一家「百老匯溜冰場」,或許因此而給命名為百老匯。當時雖寫下此事,但尚未找到明確的證據印證。

…….幾個月前,再找尋舊《華僑報》,在1944年12月23日看到一則百老匯溜冰場的開幕廣告,其地址簡單標示為「南灣花園側」。當時南灣花園的範圍相當遼闊,目前澳門大會堂旁的嘉思欄花園仍看到些許痕跡,故此溜冰場與日後百老匯戲院的位置,亦可說是接近的。

…….雖云溜冰場,當然不會有真雪真冰,其標明「租雪屐每小時五毫,自備四毫」,消費不低,玩的大概是滾軸溜冰?開幕當晚,有紅藍音樂社義務演奏,此音樂社不知和秉持「紅藍精神」的培正中學可有關係?溜冰大概是當時的時髦玩意,同場還有全澳第一屆男女溜冰冠軍表演。

清平戲院的二、三樓

2013/05/10 at 4:27 pm | Posted in 澳門戲院 | 2 Comments

Cheng_Ping_theatre←立於窄巷的清平戲院,一側有古老的青磚牆壁。

  在拙作《澳門戲院誌》中清平戲院一章,引述家中長者憶述,上世紀初,坊間對清平戲院有「大棺材」之稱。此說源於戲院周遭圍以狹小的街巷,若發生火警,數以千計的觀眾向外湧出逃避,擠滿這些窄巷,進退為艱,你推我恐,不能不說危險,故才有此略覺可怖之比喻。

  說的大概是上世紀二十年代的事。戲院一直位處該地段,但地基之上的建築物,歷年來究竟起了什麼變化,真希望多加了解。在拙作中,有引述當年《華僑報》報導,指戲院於1948年下旬曾因建築物安全問題,一度被政府勒令停業,後經過改建重修,於1949年1月重開。

  綜合1949年1月13日及15日《華僑報》報導,清平戲院主事人為使該院穩固起見,決定動工將二、三樓拆卸,並擴充座位。(按:《澳門戲院誌》該部分註釋日期有誤,應摘自1949年1月13日及15日《華僑報》)

  究竟當時進行了什麼樣的工程?看來規模不大,由報導出現到重開,前後約十天而已。我好奇的是,戲院是有二、三樓,究竟此二、三樓作何解?是否一些簡單的木建觀眾席,故拆卸較容易?和今天仍殘留的樓座位置,中間經過怎樣的改建歷程?

  據知戲院復修後可能安排展覽廳,展示戲院和戲曲演出的關係,相信專家學者會考查戲院建築在過去百多年經過哪些改動。

澳門清平戲院新貌可期

2013/05/02 at 4:15 pm | Posted in 澳門戲院 | 8 Comments

1948Adv↑1949年10月清平演「非凡响」(摘自《華僑報》)

  感謝網友Tony提醒,得以及時翻閱《澳門日報》,了解清平戲院進行全面復修事宜。現撮錄該報導內容,以作紀錄。

  原刊於2013年4月25日《澳門日報》的報導,指清平戲院目前已由清平文化中心有限公司接管,並獲澳門文化局協助,支援復修技術,預期戲院會發展為「演藝中心與粵劇文化展示平台」。報導指出:「整區最大業主集成堂,近年與其公司積極協商並達成共識,同意即日起租用此戲院三十年。」

  在整個復修事件中,文化局站在較側旁的位置。按報導引述該局人士指出,清平戲院並非在政府保育文物清單之內,但基於建築物具有歷史價值,加上粵劇已列入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故認為戲院值得保育。頗好奇:何以戲院未獲文物評級,因建築欠特色?還是曾改動已失卻原貌?若然,該思考一下把原址的歷史背景也列作評審古蹟的考慮因素,而非單憑建築特色。

  報導指出,戲院的修復工程,會在文化局指導下,盡量保留戲院舊貌,加固原來結構,並注入新元素。猶記得三年前途經,看到戲院原舞台仍保留,台後的化粧間還能見到,但究竟「舊貌」舊到什麼時候,但願在專家學者的考證下能勾出輪廓。

  戲院未來的實際用途尚未敲定,用作戲曲以至舞台演出場地,亦脗合戲院原本的用途。不知道戲院右側那家玄益涼茶舖會否獲得保育?這家立於上址逾半世紀的店,見證戲院盛衰,當然,東家可能已數易其手,但門前那幀花旦涼茶照片已甚具意思。

農曆新年戲院舞台話舊

2013/02/15 at 4:18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澳門戲院 | Leave a comment

Kwong  雖言有西九大戲棚,但農曆年的粵劇舞台,今非昔比。1938年的農曆年初一,新曆為1月31日,元宵節恰巧在2月14日。這年雜誌有以下消息:右圖:鄺山笑(摘自《伶星》)

鄺山笑胡蝶影到濠江去
  新春娛樂掘金節,澳門清平戲院已早為之所,未及春節,即已將春月台腳度定,惟中間十三至十六(舊曆)四天,則以無班可度,未有着落,乃求諸利舞台之薛紹榮,請為設法。薛以此春節之掘金機會,失之可惜,乃決自組一臨時劇團,赴澳開演,此事進行,已在農曆歲底矣。

  其始,此組織係欲以伶星集會性質演出者,故擬廣羅伶星界份子加入,以增號召力,繼以人選過多,皮費亦因而加重,故終乃決定演出節目仍屬集會性質,而人選則貴精不貴多,男角方面,早已屬意於鄺山笑朱普泉陳皮,三人均經先後聘定,女角胡美倫,亦早經聘定,不成問題,惟女主角則三番四次之後,方能解決。

  薛紹榮最初擬用韋劍芳,但已早為蘇州麗劇團捷足先得,乃轉求諸梁雪霏,而霏適患盲腸炎臥病於法國醫院,至花影容則以母病不能離開香港,羅舜卿索價過昂,最後乃聘閒居度歲之胡蝶影,此女主角經五翻波折,始得聘定。聞所演戲有沙三少、今古西廂、九峰山、紀鸞英招親等。

  澳門演完後,回香港,預算或會再演於北河,但未可決。(摘自1938年第220期《伶星》)

Wu

  這段小報導,我感興趣的是港澳兩地戲院負責統策節目的人員,是互有往還的,更會為填補澳門一個檔期而組合藝人演出;所選的,更是三十年代當紅的小生、花旦。這段報導出現了多個名字,既是伶人,更是影人:鄺山笑、朱普泉、陳皮、胡美倫、蘇州麗、梁雪霏、胡蝶影,均曾參演多齣電影。

  電視台曾播映胡蝶影主演的《南國姊妹花》(1939),現在已不見再重播,已有人把片段上載至Youtube。三字頭的粵語片實在非常罕有。

←《南國姊妹花》中的胡蝶影(摘自香港影庫)

四大戲院映《蕭月白》

2012/12/21 at 6:34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新界, 香港戲院/港島, 香港戲院/九龍, 澳門戲院 | 4 Comments

FilmAdvert↑1948年8月19日《華僑日報》廣告

  四家戲院分別是港島的國民,九龍的好世界、光明和勝利。1949年8月下旬,四家戲院聯映《蕭月白》下集大結局,在報章刊登的廣告,以該片上集大收旺場為焦點(當時於太平、國民、好世界、光明和勝利聯映),還羅列省港澳三地戲院購票人龍的盛況,包括:
  香港的太平國民勝利光明
  廣州的新新大德中山永漢
  以及澳門的平安(其實右圖是好世界戲院,左邊那張花斑斑的才是平安)。

  受制於當時的印刷技術,幾張照片如雪花滿佈的,看不清晰。印刷技術發展值得考究,早前看以二十年代香港為背景的電視劇,劇中女售貨員在上海灌錄唱片,並把新唱片贈送他人,拿出來的唱片,封面是全彩色大頭照片。驚訝:二十年代已有如此彩色照?並非人手上色,而是百分百像真如今天的彩照,那大概是七十年代的唱片吧。實在可惜,老期望這類劇集能帶出時代風味,但總是形神俱失。

  再看這張《蕭月白》下集廣告,資料不多,提及原著天空小說共200小時的故事,經濃縮為幾點鐘的電影;最要突顯的當然是演員,片中飾花飄零的林妹妹仍然擔當要角,走到四十年代末,林妹妹已由昔日的第一線,漸漸移向第二線,跨過五十年代再滑落到配角、奸角的位置。早前翻看娛樂雜誌,亦見報導林後來生活潦倒,酗酒問題嚴重,匿居於板間房,曾兩度自殺。

澳門:酒店放電影事件簿

2012/08/27 at 11:50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澳門戲院 | 2 Comments

  翻看1929年11月2日《工商日報》,有一則澳門總統大酒店(後易名中央酒店)的廣告,內容說:「本酒店之偉大建築,實為全澳之冠,一登絕頂,風景全收」,同時,「上落有升降機無勞跋涉」。當時,總統酒店樓高六層,尚未加建往後的樓層。娛樂方面,包括「酒樓茶肆,旅舍戲場,冰室」等。所謂「戲場」,或兼具表演和放電影之用。

  澳門博物館《澳門影業回顧》介紹,總統酒店落成於1928年,六樓曾設有總統酒店映畫場,放映默片,座位共440個。

  作為提供食宿娛樂的集中地,酒店安排放映電影絕非偶然。踏入四十年代,電影放映更為普及,酒店亦有它的噱頭,看1948年9月11日澳門《華僑報》,利為旅酒店刊登廣告介紹其舉辦「電影音樂跳舞大會」,指出「最近歐美各國之著名舞蹈場所,均已採用音樂名家之有聲電影巨片配合演奏,使舞場仕女於翩翩起舞之餘,兼能聆聽世界名歌與欣賞名貴巨片」,於是該酒店「作華南舞場破天荒之創舉,舉行電影音樂跳舞大會」。

  「特別節目」包括:「放映世界音樂名片及跳舞巨片外,並特別放映RCA公司最名貴新穎新聞片卡通片游泳表演等片」,當時用茶者,每位收一位,用餐者,則每位收二元九角五分。


↑利為旅酒店(Hotel Riviera),摘自《澳門雜誌》。

1935年澳門域多利戲院

2012/08/03 at 4:10 pm | Posted in 澳門戲院 | Leave a comment

↑域多利戲院向新馬路外牆,估計攝於1966年。(網上照片)

  從網絡上找到這張照片,攝下澳門域多利戲院的外觀,由新馬路一側影向戲院。

  照片所見,戲院已相當殘破,但一些建築小節,如半拱形窗戶,仍見特色。對街伸出的汽水招牌「是必利」,Sprite,那時澳門還未用「雪碧」這譯名。戲院懸掛的節目看板,一為《女殺手》,要是陳寶珠那一齣的話,照片約攝於1966年,另一側為「環球歌藝團」,大概戲院在結束前數年,仍有安排現場表演。  

  從老照片的蛛絲馬跡,難以擬想域多利戲院曾有多宏偉。找來另一則廣告,年代更久遠,來自1935年5月21日的《香港工商日報》,越海而來的一則廣告,要賣的不僅是戲院,而是整幢域多利娛樂場--「域多利總會:不夜天娛樂場」,當時大概以省港旅客為對象。

  看廣告勾畫的建築物,帶有西方裝飾小節,頗具特色,不知道後期曾否經過改建。廣告羅列它內部的多個娛樂場所,真有點想像不到,這幢建築物內的娛樂部門如此繁多:

茶園:鳯城精良食品/地方高敞雅潔
彩樓:大家行運/日夜不停
戲院:紅氈表演/男女名伶/座價低廉/奉回港茗
花舫:荔灣風味/舫備中西
舞廳:特聘音樂名手/選擇美麗舞女
賓館:嘉賓戾止/館備居停
餐室:特聘皇后餐室名廚/媲美香港著名酒店
冰室:各色酒水/精良雪糕
泳場:娛樂不忘體育/消夏並益身心

→摘自1935年5月21日的《香港工商日報》

Next Page »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