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間戲院六月廉價早場

2008/05/06 at 5:53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戲院內外 | 4 Comments


↑這天電影廣告版除有各院的早場表,更有樂宮、利舞台聯映《喋血街頭》Once a Thief廣告。

  得到各位的補充,勾起當年戲院早場的美好記憶,是以廉價補看好電影的機會。

  撇除幾間舊戲院的廉價早場色情片,現在不少新戲院都有早場,主要放新片,勝在價格廉,只要趕得及十時左右到場,便可以享受30多塊看一片的優惠。以往我也愛光顧這類早場,尤其在IFC,只消30元便看到新片,散場後才上班亦趕得及;要是特別前來看便不划算,單單車費已超過戲票錢。

  看舊報紙,見1965年6月1日《華僑日報》電影廣告版,大大幅的刊出五間戲院的「六月份廉價早場表」,相當完備,大可剪存,為一個月的娛樂做好準備。

  五間戲院分別是皇都、麗聲、皇后、大華、東方,都是放西片的戲院,早場亦清一色是西片。而所指的早場,卻是每天正午12時半那一場,不是今天習慣的10時半那一場。票價方面,只看到三院有標示:
皇都:四毫、七毫、一元
皇后:七毫、一元、一元半
東方:四毫、七毫、一元二毫、一元七毫

  不知道各院之間的關係,但不少影片是輪流在各院登場,比方傻豹電影《良宵花弄月》(The Pink Panther),或莎莉麥蓮、甸馬田合演的《桃色大廈》(All In A Night’s Work)。

  綜觀各院放映的戲碼,也是吸引的,有些屬較舊的作品,如1953年的《金枝玉葉》,又或比利懷德的《桃色公寓》(The Apartment),難忘的經典。其他還有金露華、威廉荷頓合演《狂戀》(Picnic),據說當年頗有爭議性,並由華裔攝影師黃宗霑掌鏡;《春殘魂斷》(Stolen Hours),蘇珊希活演出;《寶貝歷險記》(101 Dalmatians)等。

  較特別是有紀錄片,如皇都上映的《春色無邊滿花都》(Paris Champagne),備註為「法國香艷巨片」,麗聲則有《世界女人奇潭》(Women of The World),備註為「各地女人風光」,不知是怎麼樣的風光!

Advertisements

戲院廉價早場所見

2008/05/02 at 1:28 am | Posted in 戲院內外 | 14 Comments


↑趁這難得機會,自攜相機在銀都照像,可惜手震。

  替報館寫稿子,同事對照片要求很高,特意聯絡銀都戲院,希望照出一點舊戲院風味。然而,戲院能夠提供拍攝的時間很緊,只有在場與場之間十數廿分鐘,但在暗黑的空間下拍照,又要打燈,又要度位,結果去了兩回才完成。

  第一次去是早上,戲院須特別請同事提早上班,給我們九時半至10時15分這45分鐘拍攝,他們強調,10時15分必須交場,因為要讓早場觀眾入座。

  當時我們都笑說,真有那麼多早場觀眾?結果是有的,不算多,十來廿個,可能已比正場還多。終於,我們在10時15分前後一仆一碌收拾東西,見徐徐進場的觀眾接近全男班,大家又笑說,看來這天是放三級片。

  沒錯,是三級片《發電俏嬌娃》,不過又不算太鹹,由王書麒和顏千汶主演,屬早年的港產艷情片。相較幾間仍有廉價早場、四點場的舊戲院,銀都的戲碼已算較多元化,尤其在假日,都有一般舊港產片,像四月份便有《出埃及記》,而影都、寶石和豪華,排片倒清一「色」。

  之前亦有朋友指出,要是戲院有這類早場,老感到「髒」,不自在;這感覺可以理解,事實上,新戲院都比較純粹,販賣豪華舒適,不許人間見骯髒,雖然那種地毯或絨墊椅其實是藏污納垢的,但紅亮亮的,還可掩人耳目,而張貼在大堂一列三十格每日放映廉價早場片目,卻是擺明車馬,趨近都不想。

  像銀都這種戲院,仍然是街坊氣的,阿叔阿伯趿著拖鞋走過來看電影,Element或IFC,縱有拖鞋的影蹤,也是有名有字出得來見世面的。播放器材大躍進,軟件亦日趨價廉,看色情片大可非常私人,但社會上總有很多想當然以外的角落,負擔不起裝置的,不便在家中享受的,便唯有到戲院,花十多元買來短短的一段空間享樂一下;隨著市面上這類戲院或院線萎縮到接近零,還有此等舊戲院照顧到他們的需要,惹人詬病的廉價場,其實是應該讚賞的,照顧到小數人的需要。

  追溯早場風貌,顯然又是一匹布;而以1980、1990年代來說,不少戲院都有廉價早場,放的又多是剛下片不久的港產片,時至今日,港產片產量如此少,這類剛過期舊片都不足夠填滿戲院的空檔,而且電影落畫一頭半個月便有影碟推出(真快,以往都說三個月,有陣子,西片還強調「半年內不推出影碟」作招徠),一般人都懶得上戲院補看。

粵劇演出缺場地話當年

2008/02/27 at 3:20 pm | Posted in 戲院內外 | 8 Comments

tai_ad.jpg
↑1953年5月,全女班劇團「大女兒香」於東樂戲院演出。

  演出場地的缺乏,窒礙了本地粵劇的發展。以這個因果關係來解釋粵劇式微,似乎聽了很多年。

  早陣子翻舊報,有這麼一段報導,標題為:「粵劇苦無演出場地 並非觀眾興趣低落」,有此觀察的,乃當時八和會館主席梁醒波。

  這新聞載於1969年4月11日的報章,不無意外,總以為數十年前粵劇演出是蓬勃的,原來那種隱憂早已潛藏。

  梁醒波指出:「本港觀眾對粵劇興趣絕對沒有低落,可是現時因沒有較多的戲院或場所可供粵劇演出,這使到想看粵劇的觀眾,願望難償。」他認為愛新潮玩意的青年不少,但總不會個個如是,喜歡粵劇的仍大有人在,「這些粵劇的準觀眾,要憑什麼辦法爭取來呢?就要靠我們設法多尋些演出粵劇的戲院或場所,經常有得演出,才可以引起這些年青人的興趣。」

  談到戲院為何紛紛求退,不讓出場地給劇團,主力放電影,他有如下見解:「這當然與『利』字攸關,從前粵劇最興盛時,香港方面有太平、高陞、利舞台,九龍有普慶、北河、東樂共六間戲院,可供粵劇時常演出,但現在則時移勢易,這些戲院均改影電影而不演粵劇了。這個原因,不外是利之所在,近來各院放影電影,每天增至六場,即加多早場、下午場、午夜場,一日有六場收入,不同粵劇最多只能做日、夜戲兩場。另一個原因,演粵劇可能因佈景問題,使到戲院後台七糟八亂……」

  不過,波叔還是樂觀的,他指當時粵語電影開始走下坡,無論製作或放映的,都謀減產減映,戲院轉回演粵劇可期,「 一些戲院當事人看風駛裡,多準備改演粵劇了。據他所知:現時的香港,大舞台已公演粵劇了,九龍油麻地的金華戲院也在積極籌劃中,從現時的情形觀察,粵劇已露一線曙光。」

  踏入1970年代,粵語電影式微越見嚴重,但不如波叔所願,粵劇似乎沒有回復昔日光輝。今天,粵劇演出依然不絕,但很難說是普及娛樂。多年來,經有心人推廣,更關注到它的源流、藝術性的探索,好像每年藝術節演出的劇目,都有一個主旨,如復古排場、古本劇目重演,為粵劇傳承脈絡理出更豐富的內涵,漸漸,它無可避免變成在學術性、劇院化的護航下延傳,和昔年平民大眾鬧哄哄的娛樂,兩種情調,在社會中的定位亦轉變了。

【合晒合尺】談粵劇戲院

2008/02/23 at 4:03 am | Posted in 粵劇戲曲, 戲院內外 | 11 Comments

  要是趕及回家,都會看周三黃昏的《合晒合尺》。

  談不上是粵劇迷,但感興趣。以前都從電視看,才子佳人故事,唱詞格外雅緻精妙,寓聆聽於學習,有助修習中文。多年來都想臨場欣賞,拖拖拉拉,直至去年初才看藝術節演《盜御馬》,羅家英、尤聲普,骨幹為武戲。

  對於節目的製作背景,頗有疑惑。以全高清攝製的《合晒合尺》,究竟是外購節目還是自家製作,弄不清。那些在庭園唱做的間場片段,像內地的製作,但訪問部份,又似本地拍攝。

  一如無數傳統物事,粵劇也在轉變、湮沒,同樣,太多東西不能保留下來,能做的就是給他們做紀錄,讓後來者認識事情的沿革脈絡。在這個層面上,《合晒合尺》是滿有意思的製作。比方前一輯談「紅船」,走訪96高齡的老倌羅品超先生,細說他年輕時在紅船上的生活面貌。紅船已經消失,有的只是把個人記憶具像的顯影出來。

  無疑,談「細說」,又不是真的那麼細,始終只有二十餘分鐘篇幅,精華以外,尚有很多小節可補充。顯然,製作過程還有大量未選用的片段內容,他日應可製成更詳盡的節目。

sunbean.jpg
↑是夜,新光戲院「全院滿座」。

  另一疑惑是,節目似乎並非急就章的草率成品,剛播放的一集講「神功戲」,一大部份介紹2005年新界某村落十年一回的大型打樵活動中的神功戲。一向對神功戲好奇,這一台更教人著迷,特別戲台所在,是一個坐擁萬餘平方呎的竹棚,放下的座位達7000個。難得節目於兩年多前已走訪了這次盛會。

  羅家英在節目中說,隨著都市化,村落變市鎮,神功戲的演出逐年減少。同樣,市區的演出盛況亦不比當年,現在新光戲院已發展成主要的戲曲演出場地,一台接一台,來自各省市的團接續演出,但本地的粵劇團體,生存空間依然很窄。

  這一集結束時介紹,下一集(估計為3月5日 7:00)將介紹香港昔日的粵劇戲園,究竟除新光以外,還會談及哪些,到時要看一看。

清清靜靜的農曆年

2008/02/07 at 2:20 pm | Posted in 戲院內外 | 10 Comments

  年,又過年。有陣子都說,聽到《祝福你》、《年年歡樂》、《財神到》便煩。漸漸它們都遭受潮流大軍驅趕,聽不到,年,反缺了點俗氣。它們都在香港流行樂曲發展史上佔一個據點,未至於不死,始終耳熟,到時到候,還是在腦海中湧現。

  那種煩,也許是對年的反應。也曾打趣說,過年真難,得花點力氣撐。

  那是熱鬧和冷清一高一低跌墮的惘然。年,是喧鬧而暖熱的,但迎向年的歡樂,一來到除夕子夜過後,就如煙花爆破,瞬間消散,真正踏進新年,反而是體味冷卻的階段。畢竟親友不多,看到街上結隊成群整裝待發提紅色賀禮的拜年隊伍,無法加入這股洪流,恍如遺棄在淺灘上的碎貝,在守望什麼和自己無關的事。

  有些年,年初一還得上班,情緒不免若有所失,但深想,或許該樂得有些事把那清靜填滿;當然,走在如同空城的工廠區,那種冷清和不幸的感覺,如同潮水掩至。

  有些年,竟會在歲末趕在人潮中,走進金獅影視租數盒影帶回家,消磨那幾天。只是,千挑萬選都沒什麼心水,勉強租到,回家後又欠缺看的熱切,或者只被「影帶能留四日三夜」的優惠吸引。

  有些年,會看賀歲片。其實,大時大節,才不是看戲的好時機,對不上那份熱鬧;除了和家人或朋友一起,否則都不會看,而看,原因都不過是要消磨一下時間。那數天假期,好像額外得如礙地的存貨,須急急的脫手。

calender.jpg

  有一年,隨兄長和他的一群同學去看《少林寺》,大顆兒走到永樂戲院,電影賣座鼎盛,一個位都找不著,無功而還,一群人又要沒事找事幹。那是1982年農曆新年,最終到今天都沒有看過李連杰的成名作《少林寺》,即或《少林小子》都沒有。

  數十個「年」,都慣了,換了個角度,把靜理解為清靜,圖個清靜。以前長輩謂年初一不能動掃帚,招惹不利,彷彿一切都不宜動;今天都不聽老人言,利用這些清靜時刻,做點實質的事。

.

-->聞說12年前的鼠年也有個寒冷新歲,在櫃隙找到這張舊年曆卡,上個再上個鼠年,1984,忘記那年天氣若何,這年年初一在2月2日,恰巧也是星期四。

走過一年的時候……

2007/08/01 at 1:56 pm | Posted in 戲院內外 | 27 Comments

cineart-4.jpg
↑2006年7月22日攝下的影藝戲院,那時還未知戲院將結業。 

  第一篇在這網誌刊出的文章,發布時間在2006年7月30日。剛剛經過2007年7月30日,一年又過去了。

  「一年又過去了。」說著這句話,不免拉著長長的嘆氣尾巴,是感慨的。一年,長嗎?聽別人的回應,是長的。遇上一年沒有見的人,「咦,成兩三年無見囉喎!」不止一個對方如是說。

  一年來,歲月被一點一滴擘碎,生活瑣瑣細細,不感覺長,反而是踏實而豐富的。

  沒有甚麼太陽出來了的壯麗,但晨曦的微暖還是感覺得到。告別舊工作間,換回多一點時間與空間,和往還不多的朋友,有了緊密聯繫;趕緊在舊同事移民前聚首;即便多年鮮有接觸的澳門朋友,意外地連繫上了。短途的旅程,去了澳門與惠州,長途的旅程,也完成了多年想一試的澳洲火車之旅;在家園,亦有新發現,絕對陌生的大埔,一年時間,也勾劃了一個熟絡的梗概。在家中進行了365遍膳後清洗,和碗筷煲鍋打交道,摸清底蘊,探索我愛廚房的可能。執拾過雜亂的架子抽屜,整理過呆滯的腦袋,寫下這兒114篇短小文字;寫下另外20篇長一點關於澳門的文章,成為了一本小小的書,給這一年留下了紅色的印記。

  在書展的會場內碰到友人H,去年,同樣在書展期間,在會場外的天橋亦碰到H,高興別來無恙,雖然一年中確實發生了很多事。去年那天,拐到影藝戲院拍了幾張照片,那時還未獲悉戲院在年底便關門大吉。

  去又來,來又去,事情就是這樣延展。嘆氣的長尾巴其實已輕輕收短了,都沒有那麼長的氣了,視力也有限制,看不到那遙遠的地方,唯有著眼於目前。寫過了第115篇短文字,不知還有沒有第116篇,但慶幸有了這一年的所得所失所思所記。

正場未開前的風景

2006/12/22 at 6:08 am | Posted in 戲院內外 | 9 Comments

  講開澳門永樂戲院,最難忘的竟然是一輯廣告。

  電影正場未開之前,那時年,例必有廣告,永樂多年來都有一輯「事必利」汽水的廣告,絕對是個人至愛,多少是望梅止渴的心情。那時家中連電視都沒有,更別說飲汽水。很記得,當時住處附近有一間發售鮮奶的小吃店,很偶然,同屋的哥哥姐姐會拿著緊有的錢,和我到這兒喝汽水和看配音日劇《青春火花》。

  甚麼是「事必利」汽水,正是Sprite,後來被正名為「雪碧」,老聽得礙耳。固然,把Sprite讀成Spirit是有點不妥,但「事必利」多好,有誰不想「事必利」?接受不來,或因為對「事必利」年代這輯舊廣告印象太深。廣告主題是飲飲食食,利用了1970年代早期流行的分割畫面手法,畫面出現不同大小的長方形格,一開一合交替放出影片,不見人樣,只有食物,斟汽水、盛沙律、叉凍肉,滿目恨食又食不到的西式食物,未免天真,兩三度散手就傾心,銘記至今。

  一度懷疑現在戲院是否已取消了開場前的廣告,有時見招銀幕廣告的廣告,卻不見銀幕廣告出現。直至早前在IFC百老匯終看到銀幕廣告,放的還是頗有趣的陳奕迅新碟廣告。不過,我估計,以往在影像廣告放映前的膠片廣告,應已絕跡。

drink.jpg

  不知道該不該叫這些做膠片廣告,但很明顯它並無任何製作,只管把一張平面膠片投射到銀幕,加上旁白便成。所傾銷的通常都是戲院附近的餐廳食肆、芬蘭浴、桌球室,非常街坊,非常地區,甚至非常草根。

  澳門的戲院一樣有這種膠片廣告,不同的是沒有旁白,只管一頁頁膠片放出,起初在香港看到有旁白的膠片廣告,新鮮得很,特別負責旁白的男女,聲線同樣是相當草根的叫賣腔口,老是高出兩度的扯高嗓門,「就係喺登打士街同西洋菜街交界」,我想你都記得那種聲調。

  這種廣告的草根味,還體現在它不理視覺效果,即使那頁膠片因長期使用而破損不堪,依然照放,甚或強行用透明膠紙糊著破裂部份,以為真的透明看不到。在今天的豪裝戲院,實在難登場。

↑碩果僅存街頭大汽水廣告,當年Fanta的
譯名叫「發達」,後來才變身「芬達」。

立體電影 凸襲戲院

2006/10/06 at 2:07 pm | Posted in 戲院內外 | 9 Comments

 3d-glass1.jpg

←隨《猛鬼街大結局》附送的立體眼鏡。


  暑假臨結束前,明珠台又炒冷飯,來個「大白鯊」專題,一連播三集。

  1983年,《大白鯊》拍到第三集,其實已到水尾,唯有搞科技噱頭,弄出一套《立體大白鯊》。電視上看不到立體,但從影像突兀的光暗色調,依然估得到哪些是立體場面。

   立體電影一度是新科技玩意,但今天回看,倒有點古典味道。無獨有偶,另一個系列電影的水尾之作也搞立體噱頭,1991年的《猛鬼街大結局》同樣來了個立體版。

  若無記錯,這是我首度在電影院看立體電影,心情是頗興奮的,等候看凸別的影像。然而,《猛鬼街大結局》只是局部立體,用今天的話語來講,頗有「互動」的味道。電影差不多去到結尾,眾演員來到一個幽暗環境,立體效果即將出場(實在記不起情節為何),戲中角色便提醒觀眾戴上入場時派發的「立體眼鏡」觀看影像。

  戴上眼鏡後便出問題,把紙製的「立體眼鏡」放到自己原有的眼鏡上,無法放穩,常常滑下,兩副眼鏡的邊框更形成視覺騷擾,立體效果是有的,但看得相當吃力。

  第二次立體電影經驗來自迪士尼樂園的影室,看米高積遜的《Moon Walker》,製作實在太「出」位,立體效果非常逼真,一枚飛向觀眾眼前的轉動石頭,彷彿伸手可觸。至於第三回,則是IMAX的經驗。

3d-glass2.jpg

  想當年,TVB都搞過立體噱頭。有一年,它以龐大攻勢宣傳明珠台播放經典立體電影《黑湖妖復仇記》,觀眾憑《香港電視》換取立體眼鏡,便可安坐家中看電視中的立體電影,當時我在澳門看黑白電視,得個「恨」字。其後又在大騷(勁歌金曲頒獎禮?)的開場歌舞中再玩,歌星不停向鏡頭拋彩球、顏色紙等,但我亦只能在黑白螢幕前估估下。

沒有冷氣的電影院

2006/09/06 at 2:38 pm | Posted in 戲院內外 | 7 Comments

 101dalmatians.jpg
↑收藏了一張70年代的報紙戲院廣告,當時南灣的招牌強調它擁有全澳門最大、
闊達60呎的銀幕,上面的積雪,說的應是冷氣開放吧!

  幾乎每個星期日都有環保團體發表報告,檢視城市的污染黑點。上周日有團體指戲院的冷氣普遍過低,個別戲院甚至低至攝氏18.77度。

  經過多月來的熔爐式集訓,百煉千錘,即使沒有冷氣的戲院,也難不倒我;不過,戲院是密封的環境,沒有空調,未熱死可能已焗死。

  早期的電影院也確實沒有冷氣的。孩提年代,到澳門的百老匯戲院看戲,確實見到牆上是懸著幾台巨型風扇,老想著曾見過它們轉動的情景(雖然不敢一口咬實)。外殼仍殘存於澳門板樟堂的國華戲院(因為戲院外部建築已列入保護文物),猶記得以往走過時,都留意到它的放映廳外牆有一扇扇窗戶,當然,那時已是有冷氣年代,窗戶都嚴嚴的關牢。

  小時候住在麗聲戲院對面,當時年紀小,加上住在地下,只能夠仰看戲院。戲院結業後一直沒有拆卸,留在原址「發酵」。搬離舊居十多年後,再次重臨,這時能從樓上的角度看戲院,才見到偌大的戲院放映廳,其外牆上方有一列圓形大窗,上有向外推的鐵門,那是沒有冷氣年代用作通風的窗戶,不過只能在入黑後才能開啟,否則光線便騷擾看戲。

  當戲院的放映室由極大轉到極小,和戲院環境的觸感也改變了。現在百餘座位的映室,即使全關上燈,各種發光告示牌都提供充足光源,以往千餘座位的映室,每次由烈日下踏進,一股暗黑沖向瞳孔;又如散場後,放映廳兩邊的各道鐵閘同時由員工推開,鎖扣的撞擊聲左右互接,光線透入,觀眾魚貫離場,那氣氛當然已不復見。不是要論斷新舊孰好孰壞,只是仍留有這種記憶。

  據Cinema Treasure的資料,灣仔東方戲院(大有商場)為香港第三間裝置冷氣的戲院,至於前兩位,不知是否中環的皇后和娛樂,有待考查。

電影院分類廣告

2006/08/27 at 2:06 pm | Posted in 戲院內外 | 9 Comments

adv_small.jpg 

  電影院分類廣告依然在大部份報紙上刊登,雖然某暢銷報紙已把它刪除,但它實在好用,影院、上映電影和放映時間,一目了然,誠為最佳指南。

  藏有一張舊剪報,翻到背後,看到了這一頁「電影院分類廣告」,很有趣。我估計是1990年4月26日前後的廣告,這一天電影《秦俑》的報章廣告謂「邁向第三周」,它應該是排在德寶院線,從分類廣告見,繼有北角的國都、灣仔的國泰,都上映這部由張藝謀擔崗主角,程小東執導的電影。

  同日,灣仔的新華上映《無悔今生》,銅鑼灣的碧麗宮則上映《尼羅河之旅》,同區的利舞台放映《勾魂異族》。尖沙嘴的海運上映《情定威尼斯》。炮台山的皇都則放映《廟街皇后》,長沙灣的麗新有《客途秋恨》,而荃灣凱旋映的是《龍鳳茶樓》,北角的金鴻基放映《嘩鬼住正隔離》。

  這個檔期竟有不少選擇,港產片如此豐富,有許鞍華、劉國昌和程小東的作品,亦有潘文傑導演、葉偉忠和侯志強編劇的《龍鳳茶樓》,以及劉仕裕導演、王晶編劇的《嘩鬼住正隔離》。時至今日,港產電影的數量不比當年,也許兩三個月的總和也沒有五部。

  電影院的變化也是相當有趣,在分類廣告上出現的電影院,幾近九成已不再是電影院,上述的國都國泰碧麗宮利舞台皇都麗新,都變成了商場,有大型的,亦有散戶式的;新華則變身扒王餐廳;海運一變再變,仍保留樓座的影室,樓下已成為高貴百貨公司。更有趣的變化是,凱旋果真變了茶樓,不是龍鳳茶樓,而是潮江春;金鴻基更變身為教會,實在是美麗的巧合,電影院和教會,還都是給人以慰藉的場所呢!

« Previous PageNext Page »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