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期電影雙周

2007/02/12 at 1:59 pm | Posted in 悅讀戲文 | 15 Comments

film1.jpg  第169期《電影雙周刊》有甚麼特別?沒有甚麼特別,但亦非常之特別。這是我第一次買的《電影雙周刊》,這一期封面是《瑪利亞的情人》娜塔莎金斯基,這一期有舒琪談日本自主映畫,有何藩的訪問,有林離的影評,還有香港東區的戲院介紹,很好看。

  這年暑假,偶然在一位學長的書桌上看到《電影雙周刊》,翻兩翻,很豐富,沒想到把它變成日常讀物,何況澳門亦沒有發售。數月過去,一天,在新馬路某報攤瞥見設計獨特的「電影」字樣,由這169期開始,便一直沒有停的購買,直至它由黑白轉為彩色,由普通紙變為粉紙,才開始動搖,兩年後便停止。

  在澳門居住時,買《電影雙周刊》是件大難事,只曾見過在兩檔報攤有售,而且周四出品的雜誌,一般要到周六才運到澳門。我要數算著日子,於周日由北區家門步行半小時到新馬路購買,偶然亦會撲個空,又掃興的走半小時回家,還要擔心買不到,到明知不會有售的檔口張看。

  每一次買到都十分興奮,可謂把內容全部看完。早年的《電影雙周刊》真好看,每期都有讓我增長了很多電影知識的感覺,像最初買的數期,便連載紀念杜魯福的文字,翻開他的頑童歲月;即使連最後的「雙周文娛指南」亦很好讀,百餘字的電視台電影簡介,內容撮寫外,更有幾句精警的評語。

  《電影雙周刊》不斷變化,更不乏大膽的嘗試,像它把一半篇幅劃為「閱讀都市」,以文化分析為主,今天簡直不能想像有雜誌願意做這種嘗試。

film2.jpg

  也許是心理作用,當《電影雙周刊》轉為豪華的粉紙裝時,就感到有點甚麼不對頭,還是愛它以往的粗糙感覺。1985至1990年,5個年頭的雜誌,依然當是寶。

  當年《瑪利亞的情人》排在碧麗宮上片,戲院早消失,連影片導演岡查洛夫斯基都回到俄羅斯拍片,一切都在變,聽到《電影雙周刊》結束,我也沒有「哎吔」的驚訝,畢竟有陣子以為它已經結束。

—————————————–
《電影雙周刊》讓我這位澳門讀者了解多一點香港戲院的放映活動,像新華戲院開業不久舉行的「日本巨匠傑作精選」,溝口、小津、市川崑、新藤兼人、木下惠介、寺山修司,又好奇又想看,單看這張廣告已夠吸引。

Advertisements

1986香港舊戲院圖片

2006/10/20 at 3:05 pm | Posted in 悅讀戲文 | 16 Comments

old_theatre.jpg
K君於1986年攝下倫敦戲院的照片,放於網頁上。

  在佐敦街頭巷尾團團轉之際,還是要在此打住。

  於各間舊戲院原址走過,攝入鏡頭的都是原址新建的樓宇,沒有為舊建築物留影,心頭難免有點遺憾,縱然明白事情總是這樣的。

   出來工作了數年才購買自己的第一部相機,目的是為了遠行,結果每年相機出動的時份,都是遠行,平日不會無緣無故拿著相機周街走,也沒有意識為高速變遷的城市做點光影紀錄,沒有留下甚麼,無可怨尤,老是後知後覺。

  一雙腿在街頭走,一雙手也在網絡上搜索。胡亂鍵入影院名字,碰到了一位日本人製作的有關香港的網站,主人家「学芸員K」是個香港粉絲,設立網站記錄、分析和香港有關的物事,我不懂日文,純粹從漢字來揣測。

  戲院名字帶領我進入的頁面,屬於網站「私立香港近代博物館」下「香港影畫館」的部份,令我驚異,這陣子寫佐敦附近的戲院,竟一間不留的全數入鏡,還加上港島區的皇后、碧麗宮、翡翠明珠,前前後後16間,闊角度鏡頭把戲院全貌攝入,大華更有高角度鳥瞰視點,可見攀高蹲下的用心拍,拍攝時間是1986年,恰恰好就是1986年。

  我於1986年移居香港,當時看到的景像,也就是K君這一年所拍攝的,有點奇特的感覺,疏離中又有點親近,把照片看完又看。

  幸好有網絡這橋樑,嘗試電郵K君探問,K君欣喜的回覆實在很喜歡香港,一共來過19次。他1986年首次到香港,當時拍攝了14間戲院(他把翡翠/明珠、大華/新大華當作兩間戲院),今年,他再拍攝了這些戲院原址的建築,做個對照。他驚異我們竟拍攝同一樣的東西。

  作為一個操作文字的人,當然相信文字,但有時亦不免乏力,在鍵盤上按得肩痠指頭痛,也不若一幀照片說得多,就如在這裡書寫的情況,故要在此打住,讓有興趣的朋友懷緬一下二十年前佐敦、銅鑼灣的舊戲院面貌。

1986舊戲院圖片 詳細

保護舊戲院紀錄片

2006/10/04 at 5:02 am | Posted in 悅讀戲文 | 6 Comments

 cinema_docu.jpg
↑《Preserve Me A Seat》,一部有關保護老舊戲院的紀錄片。

  Jim Fields攝製的紀錄片《Preserve Me A Seat》,剛於7月26日在美國內布拉斯加州的奧馬哈市首映,隨後陸續在一些小型影展放映。首映地點的選擇別具意義,因為那兒正是戲院Indian Hills Cinerama的所在。

  「留我一個位」,時代的滾滾洪流下,倒沒有留一個位給古老戲院。《Preserve Me A Seat》記錄了幾場保留古舊戲院的捍衛戰,包括底特律的The Michigan Theater、芝加哥的The DuPage Theater、波士頓的The Gaiety Auditorium,以及鹽湖城的Villa Cinerama,當然還有焦點所在--Indian Hills Cinerama。

  紀錄片中,Jim Fields加入了他2003年作品《Saving the Indian Hills》的內容,細說拯救戲院Indian Hills Cinerama的來龍去脈,很可惜,那一場保衛戰卻是敗北而返。於1962年啟業的Indian Hills戲院,是當時全國少數能放映Cinerama超闊弧形銀幕電影的超級戲院,這製式的影片由三部影機同時拍攝,亦以三部放影機同時放映,在弧形銀幕上製造極寬廣的視野,讓觀眾享受震撼的現場感,Indian Hills Cinerama更以擁有全美國最闊的銀幕(闊105呎),成為一個戲院傳奇。

  1964年,戲院放映最後一部Cinerama電影《How the West Was Won》後,便重新改裝,放影70米厘和35米厘的影片。數十年來,戲院歷經改建,在周圍加建另外三個小影室,但中央的主要影室一直保留完好,為市內居民帶來無盡光影回憶。直至2000年8月,因經營問題,戲院易手予一個醫療集團,面臨清拆命運。縱然熱心人士多方奔走,籌款、聯絡院線經營商、申請把戲院列入保護文物,甚至出動老牌明星如卻.德格拉斯、查爾登.希士頓等上書陳情,但還是逃不過被推土機移平的結局,終在2001年8月20日給清拆,隨後建成停車場。

  像Indian Hills Cinerama這種「宮殿影院」都留不住,細小的影室更沒有保留的理據。不過,觀眾和戲院的情感,不一定在豪華的建築,倒在深遠而細碎的關係。

《Preserve Me A Seat》詳細資料

« Previous Page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