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l Bass的藝術海報圖集

2016/10/18 at 1:43 am | Posted in 悅讀戲文 | 2 Comments

saulbass_posters↑書內插圖,Bass來貼街招--自家的海報。

…….九月號《Total Film》有一則關於《20 iconic film posters by Saul Bass》的新書介紹,既是海報,還要是Saul Bass的作品,難免著迷。

…….1996年辭世的Saul Bass,美藝工作者及影片製作人,曾參與不少電影製作,其創作的海報,以簡潔的線條、色塊及繪圖呈現,別樹一格,衝破宣傳品範疇而被目為藝術作品。該刊的那則短文如是說:「Bass’ work recalls an era when there was as much to admire in the cinema foyer as there was on the screen」。無意今非昨是,但那時候戲院大堂的確溢滿手作意趣。

…….Jennifer Bass及Pat Kirkham編著,該書精選了20幅Saul Bass的代表性海報,輔以解說。書本大小為16乘12吋,每一幅海報圖像均可拆出,鑲進同一大小的框架,讀者可自製小型展覽。

book-cover↑封面是《金臂人》海報,封底則是20海幅圖像。

…….書本20幅海報所屬的20部電影,於上世紀五十至九十年代公映,大部分都曾在香港放映,下為在港全線首映及放映地點的資料:

‧The Man with the Golden Arm《金臂人》1956年10月4日-豪華、快樂
‧Saint Joan《聖貞德傳》1958年1月23日-都城、景星
‧Love in the Afternoon《巴黎春戀》1958年4月2日-都城、景星
‧Bonjour Tristesse《玉樓春劫》1958年5月22日-樂宮、娛樂
‧The Big Country《山河血淚美人恩》1959年3月26日-都城、景星
‧Vertigo《迷魂記》1963年11月29日-利舞台、樂宮
‧Anatomy of a Murder《桃色血案》1959年12月3日-娛樂、樂宮
‧Exodus《戰國英雄》1963年2月22日-樂聲、大華
‧Spartacus《風雲群英會》1961年4月21日-利舞台、樂宮
‧The Magnificent Seven《七俠蕩寇誌》1961年6月22日-百老匯、娛樂
‧Advise & Consent《叱咜風雲》1962年12月28日-麗都、百老匯、快樂
‧The Cardinal《亂世英傑》1965年6月23日-利舞台、樂宮
‧In Harm’s Way《海上長城》1965年7月29日-荷李活、娛樂
‧Bunny Lake is Missing《魔爪還珠》1966年6月23日-樂聲、新聲、國華
‧Seconds《脫胎換骨》1968年9月12日-東方、金冠、金門
‧Grand Prix《大賽車》1967年8月30日-利舞台、樂宮
‧The Fixer《冤獄酷刑》1969年5月9日-新華、豪華、金門
‧The Shining《閃靈》1983年6月2日-明珠、普慶及雙南線
‧Schindler’s List《舒特拉的名單》1994年3月17日-泛亞西片線
‧Such Good Friends(Play It Again網站譯為「一心一意為老友 」,但未找到公映的時與地)

three-posters↑三款Bass的傑作:《桃色血案》、《風雲群英會》、《迷魂記》

…….未望圖像,單看那一列本地譯名,已教人遐想,雖則自己實在沒有經過那些年。不知道Bass的海報能否歸為某些集體回憶,不過年初訪問利雅博先生時,他回想兒時眼中父親的辦公室,他邊說我邊在想像,當提到牆上貼了Saul Bass設計的《風雲群英會》,便恍若亮了燈,矇矓中見明晰的一隅。大柢Bass的海報可說是影迷心中的共通符號。

……Bass替這批影片設計海報的同時,每每也兼設計片頭,又是另一個故事,下貼再談。

Advertisements

資深戲院迷的知心舊話

2016/10/08 at 7:58 am | Posted in 悅讀戲文 | 2 Comments

book_wanchai…….「戲院誌」已歷十年,由當初的「David」到今天的「Ray54」,感謝Raymond兄一直支持、指正及指導。論戲院迷,小弟是後後輩,很多朋友都知Ray兄是先鋒,多年前已在不同網站寫下戲院回憶,不少院迷因而與他結「戲院」緣。

…….我後知後覺,在這兒才認識Ray兄。大家都一把年紀,卻來個網上友緣,實在神奇。從Ray兄留言的字裡行間,體會到他處事細心、謹慎。半年前聽他說正編製一冊小學紀念專書,我已預期那會是內容翔實的精品。由他參與訪問、寫作和編校工作的專書終誕生,拿上手,讀下去,果然一如所料認真悅目。

…….Ray兄是灣仔軒尼詩官立小學的校友,他與同班同學合製這冊圖文並茂的「軒鯉詩道官立上午學校一九六六年畢業生金禧紀念文集」,書名《歲月留聲--軒小事 灣仔情》(上圖)。集內展示他們一班同學珍藏的小學時代教科書、勞作、紀念冊,實在難得。集子輯下老師訪問、追憶稚童軼趣、緬懷學校變遷等文章多篇,從另一角度看,亦交織出這城市某一頁蛻變歷程。

…….集內由Ray兄撰寫、題為「追憶1962-1966的灣仔及當時市民的生活」文章,開宗明義懷生活之舊。他對戲院熟悉,自然會觸及,卻不止於此,更花篇幅細描昔日衣食住行的風貌。Ray兄以簡潔且紮實的文字導航,領你沿街漫走,大幅填海前的景物、已結業的庶民小店、標誌性的華廈、擠密的唐樓住宅,以至水兵訪港、酒吧紅燈區,一一呈現眼前。

…….Ray兄記憶力佳,一事一物的細微處也深印腦中,像街道哪個位置曾開過哪店,以至哪條燈柱曾懸過哪家戲院的燈箱廣告,教我佩服。讀著文中「軒鯉詩道」、「高士打道」等街名,溢滿舊情,細味下,更體會到他對童年時代樸素生活的惦記與喜悅。記憶不止文字化,更圖像化,手繪成可愛的「六十年代的灣仔地圖」(下圖)。

wanchai_map

職業特攻紅磡外牆廣告

2015/07/29 at 3:03 pm | Posted in 悅讀戲文 | 2 Comments

IMG_8961

…….剛於月中出版的拙作《香港戲院搜記》,費了點篇幅談香港昔日的戲院廣告畫,這些大型畫作全屬人手繪畫,既有精品,亦有像真度遜色之作,卻充分體現手作味道。和一位記者朋友相約紅磡,淺談拙作,過後前往乘巴士,赫然看到紅磡港鐵車站外的這幅大型廣告畫。

…….以今天的沖印技術,外牆廣告畫可以龐大非常,且絕對傳真,毋須人手描畫,一按掣成品便從機器吐出。這幅湯告魯斯新作《職業特工隊:叛逆帝國》(Mission Impossible:Rogue Nation)的廣告,觸目已感老套。十多年前報章已稱湯氏作「靚佬」,時至今日,外貌宣告一切。年長無罪,是閱歷的見證,惟近年湯氏繼續演動作片,乘飛船打怪獸,奈何影片在美國的票房載浮載沉(全球票房綜計尚可),遠遜同期對手。前作《異空戰士》(如此譯名,Edge of Tomorrow)我曾經考慮看,終沒入場。影片評價不俗,但美國票房僅近一億,以其近一億八千萬製費,難言理想。

…… 這部《MI5》,香港用的廣告圖像,一看便想起幾十年前的《乖仔也瘋狂》(Risky Business),大概受他戴黑超的造型影響。猶記吳宇森執導的《MI2》,湯氏扔黑超的動作,成為影片標誌之一。這一回的黑超造型則看不出吸引力所在,至於全白底色鋪排一堆散碎頭像和場面,非常那時年的感覺,過氣不已。觀乎其中一款美版海報,湯氏攀在正起飛的航機外,角度凌厲,尚有點看頭。至於戲本身有沒有看頭,唔……

考工舊痕:叩問瓦樑磚牆

2012/01/17 at 2:37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九龍, 悅讀戲文 | 5 Comments

  去年底,參加關於油麻地舊跡的講座,認識到馬冠堯先生。那是一次熱鬧的講座,地方小,大家靠得近,不少與會者分享了舊憶,馬先生亦談到在公務局1930年的報告中,找到油麻地戲院落成的資料,讓大家對這老戲院有多點了解。

  馬先生的新作《香港工程考》剛出版,細說1841-1953年十一個建築工程故事。馬先生為退休工程師,除了這個專業身份,他亦醉心歷史研究。序言中,他坦誠分享對工程專業與歷史知識緊緊相扣的信念,懷著這份信念,運用工程專業和史事爬梳兩把量尺,給工程、建築,以至法例條文,縱橫交錯建出立體面貌,叩問壁牆,聆聽遠古的回聲。

  猶記得上一回他談及,在油麻地戲院屋頂支架找到來自多個廠商出品的鋼材,流露興奮。現在翻閱他寫油麻地戲院和紅磚屋一章,細列來自英國多家公司,以及澳洲的鋼材,從鋼材的桿接組成,推測不少屬二手物料、棄料。縱然不是輝煌建築,他卻看到特色,戲院儼如英、澳絕版鋼鐵博物館。

  為戲院做紀錄,建築風格和經營狀況是常見而重要的角度,可惜自己能寫的,跳不出影迷身份、觀眾角度,要是能具備如工程或設計等專業知識,便看出不一樣的趣味。

  之前馬先生提及書名作《考工舊痕:香港歷史與工程》,或許自己古板,對「考工舊痕」這四字感覺較強,大膽的在這兒借來一用。

《香港工程考:十一個建築工程故事》
作者:馬冠堯
售價:$98
出版:三聯

關於「香港電影院巡禮」

2008/04/24 at 4:50 pm | Posted in 悅讀戲文, 戲院讀本 | 7 Comments
Tags:

  謝謝David介紹,才知悉陸離當年曾撰寫過一篇關於香港戲院行數的文章。剛巧這時報館舊同事提到做戲院特輯,並著我加入一些當年人談舊事內容,我便想起陸離。

  談起這篇舊文,陸離一下便記起了,指文章已收入小思編輯的《舊路行人--中國學生周報文輯》(次文化堂)一書,當然,實質日子也得翻書確認,原來文章是1964年8月28日第632期刊出。

  從香港文學資料庫查看該文,原文是配有圖片的,可供參考。

←按該文指出,樂宮共有座位33行,前座六行。

  陸離這篇〈香港電影院巡禮〉,寫得相當有趣,有一份年輕人的勁,想到就去做,希望指陳誰是有心經營者。但更重要的,就是有一份熱切,要和你細細攀談,說說心目中最愛的戲院娛樂物事,比方戲院的糖果部、汽水部、茶廳、冰室,以至軟雪糕,及電梯等等。

  往事重提,陸離翻著文章,數算那時走過的戲院,新華、豪華、樂宮、麗聲,她也笑說:「那時真是『發神經』,做了這個專題。」

  看她寫豪華大堂的細節,真教人羨慕那時那年有過這樣名副其實的「豪華」戲院:

  上特等的樓梯雖然不及新華或麗聲的美,梯口卻有小水池一個,中有祼像,手撫天鵝,兩邊落地玻璃門,由這邊的出口走到那邊的出口,少說也得走三分鐘,正中還有六十塊大鏡合成的鏡牆……後座入口,又有兩個木雕的美女,吹著喇叭,身旁圍繞著玫瑰花……至於對正大門口那道深粉紅的牆,上有十二宮(白羊、金牛、雙子、巨蟹、雙女、天稱、天蠍、人馬、摩羯、寶瓶、雙魚)的浮雕,更是有趣,就只不知曾經注意過的人有多少?

  她也說的對,大部份人都是匆匆過客,看戲為要,未必有這份心思去細察。

記憶這回事

2007/11/12 at 2:51 pm | Posted in 悅讀戲文 | 5 Comments

  毫無疑問,這個網誌的支持點,是記憶。

  這是起初的想法,雖然會觸及新落成的戲院,但記憶是成形的先決條件。

  不時有人說﹕何必老去記!的確,說來說去都是舊東西,「舊事不須記,事過境遷以後不再提起」。

  11月號《國家地理》雜誌的專題為「記憶——何以記得,何以忘記」。面對海馬體、腦聶葉一類名詞,如墮迷霧,但因為關於記憶,還是感到興趣。

geograhic.jpg

  迷戀記憶,那是只顧後望,欠缺前瞻的志氣。沉浮於記憶海洋,有點無地自容,但有時是來得不知不覺,或者前面可以望的太有限,只有後退了。後退,比較有把握,而且,人與事,來去匆匆,一秒過後成舊事,有太多東西未來得及辨認,唯有記和憶,才能重新整合,不時有新發現。

  崇尚前進的環境,記,就壞事了,還未到憶,便要另開新頁。上述專題引述了兩個極端例子,老先生患上類似瘋牛症的腦部受損,沒有記憶,生活只有現在式;老女士則先天記憶力驚人,幾十年前某天發生的事,隨時打開腦袋資料庫細說。一般人大抵在這兩個極端中間遊走,大數人都怨記性差,增強腦力變成某種必然的渴求。但專題謂,若事事過目即印在腦中而不忘,人定然給無盡的資訊活活淹死。

  自己是否記性好?看來不是,要不,讀書成績便不會如此跌跌碰碰,散沙一盤。的確,由於生活平淡,在那直線形的行進中,一些無謂瑣事都牢記下來。專題謂記憶有選擇性,重要事件總是深刻伴隨,看來各式芝麻綠豆事,就是自己的重要事。

  雖然是芝麻和綠豆,留得下來,都當作好東西;幸運的話,弄出芝麻糊和綠豆沙,後退都有種向前的得著——至少自己以為。

  記憶是好是壞!雜誌的編者話說出了動人故事,留下最後一句﹕記憶消失是哀痛的,但謹記,對人與事的愛,就因為記憶。

新電影雜誌談舊電影雜誌

2007/10/29 at 3:26 pm | Posted in 悅讀戲文 | 6 Comments

hk-film.jpg

 ←《香港電影》創刊號

  9月,偶翻報章專欄,知悉一本以「字海」攻勢為形式、意圖扭轉「讀者閱讀習慣」的全新本土電影雜誌將出現。終於在昨天清晨,拿在手上。

  一結一開,城市內沒有電影雜誌的日子也不是維持了很久。再現身,實在不易,新雜誌《香港電影》亦翻起電影雜誌歷程的舊帳,名為「當代香港電影雜誌勾尋」(鈎沉?)的文章,追本溯源。

  源頭在哪?據文章提及,「1924年創刊的《新比照映戲錄》被普遍認為是香港第一本電影刊物,主要用來宣傳即將以及正在上映的電影,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

  雜誌刊出了一本當年雜誌的封面,沒有雜誌名稱,如同版畫的單色勾線圖畫,撲鼻而來的舊氣息,討人歡喜。那是第五期的雜誌,刊出日期為民國十三年十一月廿九日,也就是1924年,由「新比照戲院刊贈」。封面介紹的是Douglas Fairbanks演出的The Thief of Bagdad(百達城之盜)。

  究竟這是怎麼樣的一本雜誌?真好奇!雜誌謂宣傳即將及正上映的電影,看來只是在新比照戲院上映的電影。

  據《早期香港中國影象》特刊中一篇文章指出:「一般掌故咸認為是香港第一間戲院的『比照戲院』(Bijou Theatre,位於雲咸街中段)也在這個時候(指1907年)出現。不過,余慕雲認為當時的『比照戲院』只是威士文酒店大堂改建,但《華字日報》同一年內有關威士文酒店的放映廣告並無註明『比照戲院』字樣,該廣告首次出現日期是1907年9月7日。」

  該刊物最末尾的「大事年表」則把「『比照戲院』落成,位於中環雲咸街」一條,放到「1908」一欄內。

  另有資料指出,比照戲院約於1919年重建為新比照戲院(New Bijou Theatre),直至1931年,原址再建成第一代的娛樂戲院。

  於此急就章,東拉西扯的亂寫一點點,其實和雜誌無關。以香港電影為主軸的雜誌,相信會不斷探究往昔至今本土電影製作情況,可會談及放映事件?

滬港澳三地的平安戲院

2007/10/05 at 2:12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九龍, 悅讀戲文 | 13 Comments
Tags:

  「橫街對面的平安戲院最理想了,廊柱下的陰影中有掩蔽,戲院門口等人又名正言順,不過門前的場地太空曠,距離太遠,看不清楚汽車裡的人」

  《色、戒》原文內,王佳芝心亂如麻的等候易先生,一次可能下手的機會,進還是退!背後的場景,出現了四次關於平安戲院的描述。

  「從義利餅乾行過街到平安戲院,全市唯一的一個清潔的二輪電影院,灰紅暗黃二色磚砌的門面,有一種針織粗呢的溫暖感,整個圓圓的朝裡凹,成為一鈎新月切過路角,門前十分寬敞」

  位於上海南京西路和陝西北路路口的平安戲院,在張愛玲筆下, 有了輪廓分明的紀錄。猶記得電影籌備時,看報導指因為平安戲院現已改建成商舖,故拍攝場景只得選用國泰戲院。觀乎影片所見, 佳芝回上海後, 茫然的走進電影院, 以至後來的平安大戲院外觀, 好像都是片場搭景.

alhambra.jpg
↑1936年3月28日香港的娛樂和平安戲院聯映《雙城記》

  早前在這裡寫過昔日在澳門居住時,流連平安戲院的種種舊事。得David君的介紹,知悉早於1958年已拆卸、當年全九龍最大的平安戲院的一點一滴。(詳見此

  平安戲院,Alhambra Theatre,位於彌敦道與甘肅街交界,從《九龍街道百年》一書中的舊照片所見,戲院的建築非常精緻,無論外牆的雕飾,以至塔樓,一種簡約美。原址現為平安大廈,兩相對照,無疑讓人惋惜美好東西之逝。

  我也好奇的翻了翻1930、1940年代的報紙,當然只翻過數天而已。那時平安戲院屬於一級的西片戲院,票價和中區的皇后、娛樂看齊,1946年初戲票加價,平安的票價為:超等2.4、大堂1.7、後座1.2。

  從廣告所見,平安不時和中環的娛樂聯線,照顧港島和九龍兩岸的觀眾。但平安亦為過海來觀看電影的觀眾著想,在一則廣告中,有如下的優惠介紹:

  「港客乘船或駕車渡海光顧 請在油麻地小輪統一碼頭購券來回 免船費或運車費 由尖沙咀或佐頓道乘車至院門新站 均收五仙」

舊書店舊雜誌話舊時

2007/09/26 at 3:29 am | Posted in 悅讀戲文 | 8 Comments

img_3006.jpg   位於澳洲珀斯近郊的小鎮Fremantle,臨海而立,古宅林立,諧和平靜。

  走到市中心,卻擠滿鬧哄哄的遊人。這天是公眾假期,居民或旅人大抵受不了珀斯的悄寂假日,乘半小時火車,來這兒吸吸人氣,發放動力,街上溢滿愉悅的喧鬧。

  小鎮竟有不少舊書店,包括連鎖二手書店伊利莎伯,街頭街尾都有;走過High Street,見雅緻的書店New Edition Bookshop,穿過大門外的羅馬柱,內進卻見簡約的室內設計,書店勝在美,售賣大量圖片書、設計書,又不算很有特色。對街則是另一所懷舊店The Record Finder,舊唱片是它的焦點,只零星的賣點舊書舊雜誌。

  黑膠唱片我沒有買的理由,整個黑膠年代我都在聽卡式帶,還要是盜版商自由選輯的傑作,黑膠碟只有看封套的份兒。在書架上隨意張看,找到《The Movie》雜誌,英國出品,20多年前的產物,撿到這一期,封面是《萬花嬉春》Singin’ In the Rain,封底則是《空山靈雨》。付款時,有善的店主翻看雜誌,好奇問封底這齣電影是否很有名,我也盡一分力推介推介。

  薄薄的雜誌,副題為「The Illustrated History of Cinema」,簡言之,一份懷舊雜誌,沒有匯報即將上映的新片,沒有扔星星評優劣,更沒有追星星。文章包括類型電影專題、夢工場今昔,重溫經典場面。這一期更介紹私人珍藏,老舊影迷昔日在戲院獲得的單張、明星卡、啤牌、筆盒等,經歲月洗刷,已成千金難買的珍品。

  既懷舊,亦前瞻。〈電腦年代的電影〉一文也相當有趣,有趣在以今日眼光回看1982年如何預測未來,說的正是今天的形勢,既有想當然,也不乏準確處。今天的電影確實是電腦影片,樣樣經電腦程序處理,電影出現各種神乎其技的場面,真人演出和動畫,彷彿二而為一, 真假難辨, 文章預測精準;然而,戲院的操作,卻仍未發展至終端傳輸到各大戲院的模式。

temple-217.jpg  在報刊工作多年,最常聽到的採訪指令是「趕時令、追新聞」。曾幾何時,有上司還要求製作廿四節氣加各大節日的清單,讓大家時時上心,及時配合節令做文章,年糕粽子月餅聖誕自助餐,列隊上場。

  某程度,我也同意,專題文章若配合時事話題,看的一方會較易明白為何此時此刻出現這篇文章,易有共鳴,只是,有時倒為追而追,以為追得到必定好,只要題目加上引文沾到一點熱話題,便大功告成,那管內裡翻炒耳熟能詳的內容,最緊要有。

  這是否唯一的公式?逆向而行,偏不追時事,反而向後轉,同樣追,追的是「當年今日」的舊話,藉向後而踏前,可行嗎?

  當然,這多少是為自己慢吞吞性格找合理藉口的胡想吧!

光影流情 戲院掠影

2007/03/27 at 2:13 pm | Posted in 悅讀戲文 | 10 Comments

  3月26日晚播出的《光影流情》以大銀幕、小熒幕為主題,真可惜,這個題目照理足夠分兩集播放,現在看來不免匆匆遊走,水過鴨背。

  當中小熒幕的比重顯然較大銀幕要重,起首從黑白舊片窺探昔日平安戲院的外貌,驚鴻一瞥,還未看真便掠過。

  算起來,以戲院為主題的電影、電視創作比較少,細意搜尋的片段中,只有電視劇片段有較多戲院實景場面,不過,特輯的重點始終是昔日看電影的軼聞趣話,拍攝的戲院倒沒有介紹,看得最真的唯有主持米雪身處的銀都。

  面對那一系列出現在1970年代電視劇的戲院畫面,我當然認不出是哪間了,唯獨《大亨》中盧海鵬「走片」的場面,就是舊國泰戲院。

  記憶所及,《輪流傳》中鄭裕玲飾演的黃影霞,輟學後投身社會,就是在戲院當帶位,當時拍攝的場地應是利舞臺,我最感興趣倒是她拿著的一柄大號電筒,不知是否1960年代流行?小時所見,帶位員拿的都是中型號電筒。

  《光影流情》給我的最大樂趣是能夠重看舊片,據說資料組要從數千小時的電視片中尋寶,這一輯介紹戲院部份出現了《落難天使》,才猛然想起這套短劇,李琳琳演被天父打落凡間的天使,還有林子祥唱主題曲。

  介紹電視部份,選用《女人三十》的片段確實合適,沈殿霞當主角的這一集是整個系列的最後一集,亦可算比較輕鬆的一集,依稀記得劇情謂沈殿霞非常熱中看電視遊戲節目,結果親身參加,多次出席由蕭亮當主持的遊戲節目,還和蕭亮發生了一段感情。

tv_cine.jpg

  很有趣,當時蕭亮以他的金牌聲線,加略帶洋化的作風,不時演出俊朗中年,如《假日風情》和葉德嫻演一對;十年人事,再回巢便變成假髮「攝石人」。 

  當年在電視台資料室找舊劇本看,常有驚喜,像《女人三十》這十三集獨立單元,曾參與編劇的有林燕妮、李碧華、王晶,又曾在《烽火飛花》的劇本找到了黃碧雲的名字。

←艾迪和李司棋,《女人三十》這一集,李飾演記者,若無記錯,集名叫「星」。

Next Page »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