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園狗場,我的零距離

2018/07/05 at 4:52 am | Posted in 澳門戲院 | Leave a comment

↑澳門逸園狗場正門(取自澳門風光幻燈片),約攝於七十年代。

…….澳門逸園狗場結業,新聞之一是領養格力犬。過往有傳言,相對於退役馬能頤養天年,退役犬據說都被人道毀滅;今次提出領養,但數量眾多,不知這類跑狗是否適合一般家居飼養?

…….我在澳門台山區居住了14年,勉強說與逸園毗鄰,每天往還學校都沿提督馬路走,只路過狗場外圍的高牆,不會經大門。嚴格來說,那高牆應屬蓮峰球場外的高牆。我總是日間經過,狗場入夜後如何熱鬧,未嘗一見,更別說內進了解究竟。

…….那時候,在澳門讀書的學子,對逸園都熟悉。因為大部分學校每年的運動會都在當中的蓮峰球場舉行。我校以往好像是隔年辦運動會,學生升至高小便強制參加,很不幸我升至高小時改為每年都辦。我極抗拒體育課,因體胖論盡,堂上常被取笑,每星期兩節課,總期望下雨,惜事與願違。當年每學期都要學一種技能,甚麼背越式跳高、三級跳遠、三步上籃,我曾試過不及格。

…….早年參加運動會,甚麼都不懂,選擲鉛球,因很少同學參與,故不設初選,必然進入運動會。猶幸升上中學後,同一組參加者多了,我在初選階段已出局,毋須再進場複製多一次被嘲笑的經歷。同時被安排做工作人員,樂得隔岸觀。

…….蓮峰球場內有各種田徑設施,球場外圈即是賽狗跑道。日間進行運動會期間,不時碰到狗伕領犬進賽圈踱步(狗狗順道大解),印象中,也曾見過練跑之類,這時大家便能近距離觀察。當年我家光顧的一位騎單車沿街替人理髮的叔叔,正職是狗伕,我曾在賽圈內見他工作,一人帶數犬踱步。(理髮往憶收入拙作《澳門跳接》中〈髮匠〉一文)

→→→獻醜了:此胖子為本人小六時在蓮峰球場(外圈即為賽狗道)參與擲鉛球項目。今天看,發覺照片拍得頗佳,見到那鉛球,事隔近40年,褪色也不嚴重。

…….對逸園的另一印象是,甫走進,便嗅到一股強烈的糞便氣味。因狗狗前往賽圈期間,部分已急不及待「放低幾兩」。大夥兒上午集合等候進場,便得捏緊鼻孔暫停呼吸,個別冒失的同學,更未出賽已「摘(踏)金」。

…….逸園在1931年12月26日開幕,但幾年後便停業。該處曾改為表演場地,當年家母居於狗場旁的樓房(好像仍未拆卸),外婆曾帶她到該場地看粵劇演出(內容收《澳門戲院誌》一書)。這點算是勉強和本網誌有個聯繫。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