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在屯門戲院的電影海報

2018/06/24 at 8:08 am | Posted in 電影海報, 香港戲院/新界 | 8 Comments

↑貼於屯門戲院的《新流星蝴蝶劍》(1993)海報,右方綠色的是量體重的磅,
這個較新款,和現時置於個別戲院的懷舊款式(提供紀錄卡那種)有別。

…….前文疑惑電影海報是否仍貼在戲院,答案大概是「不」!其實電影海報出現之初,其作用大概和所謂「街招」相若,貼在街外招徠觀眾,僅小量貼在戲院。這張《新流星蝴蝶劍》海報貼在屯門戲院的,背後牆壁鋪上瓷磚,是八十年代中後期部分迷李戲院常見的室內裝潢,以現在的目光視之,大抵覺得有欠大體(好娘)吧!

…….這些地區上的小規模戲院,頗常見把海報貼於牆上作宣傳,但我很少拍攝。之所以為這幾張留影,只因在那個相機仍採用菲林的年代,作為拍照者(非發燒友),一卷菲林36張,為免浪費,都用得很小心。但「慳埋慳埋」之下,當旅程結束,或採訪工作完成後,總剩下十張八張。為求早點把整筒菲林沖曬出來,唯有「豪出去」的處理這十格八格,家中的尋常角落照拍,走出街外又照兩張,於是乎也走到戲院拍一兩張。

…….當時喜歡海報,但沒餘錢購買蒐集,便很望梅止渴式的在戲院拍攝。無疑是危險的,因為傻瓜相機必然自動閃光,立刻惹來職員趨近,繼而責難。翻查舊照,不無意外竟然拍攝了兩張。

…….猶記得在雜誌社工作時,因公司有黑房,攝影同事以至採訪同事,都懂得在黑房把已用的菲林以一個捲筒(類似)收集,不會走光;而餘下的則保留在原菲林筒內,可繼續使用。可惜當時我的錦囊單反機,採用「倒捲」形式,即把菲林放進相機後,它會自動把36格菲林全數拉出,並捲進相機內,然後每拍一張,便倒退回原來的菲林筒,直至拍畢最後一張,因此無法採用上述方式把未用的菲林連原菲林筒取回再用,因為所有菲林一早已拉出來。

…….一把年紀了,有時回想這些早在生活圈中消失的舊跡,都頗富趣味。

↑完全沒有印象屯門戲院也放映《吸血殭屍之驚情四百年》,
我還跑到老遠的碧麗宮去看呢!

Advertisements

三集星戰 三間戲院

2018/06/18 at 2:49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新界, 香港戲院/港島, 香港戲院/九龍 | 11 Comments

↑印象猶深,當年在京都戲院看《星球大戰》,院方提供特別版戲票,
惜沒有保留,謝謝友人提供照片。

…….延續上文提及的友人,他之前曾分享其若干藏品,包括七、八十年代他在戲院看電影時索取的「戲橋」,當然不乏第一代「星戰」系列的影片。

…….回想當年,家中也曾掀起《星戰》「熱」,看罷電影後買過幾盒該系列的模型拼砌,像X型戰機,以至R2-D2機械人。因此,第一批三套「星戰」電影我都有看,分別在三間不同的戲院,當中有兩套在香港的戲院看,當時我居於澳門,如此這般安排,誠屬巧合。它們包括:

《星球大戰》:香港京都戲院
《帝國反擊戰》:香港東方戲院
《武士復仇》:澳門永樂戲院

…….猶記在京都看《星球大戰》,當時院方提供特別版戲票,把海報印到票面,惜已遺失;那時並非由我這個小四級學生買票,否則有機會保留下來。感謝友人早前傳來照片,供我望梅止渴。

↑京都戲院獻映《星球大戰》時派發的戲橋。

…….當年《星球大戰》於1978年1月26日海運、百樂、京都、麗聲公映,公映前兩個多月,影片主角麥咸美更來港宣傳。

…….我已忘記是哪天去看,查看映期屬於農曆年檔,記憶中我從未在農曆年來港,大概是之前或之後來到,都是藉長假期來港走一回。

…….至於友人另一張藏品,屬於南洋戲院發出的《武士復仇》戲橋,看到時便想起自己看該片的地點,也是屬於所謂左派背景的戲院--澳門永樂。

…….查看資料,當年《武士復仇》於1983年7月1日在港首映,分別在三條西片線公映:普慶、明珠/南華、南洋、珠江、銀都/利舞台、華盛頓、金冠、京華、域多利

…….當中位於屯門的域多利屬艇仔院,隨時調配。其時跨過八十年代數年,雙南線已發展為較穩健的院線,除銀都機構的出品,亦不時聯映西片。

↑南洋的《武士復仇》戲橋中有一句「特技設計P42個比《星球大戰》多一倍」,作何解?
對照報紙廣告,應是「942個」,也許是手寫字體潦草致令執字粒出錯。

東方戲院看《帝國反擊戰》

2018/06/13 at 2:49 p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7 Comments

↑朋友贈予當年在東方戲院索取的本事單張,當年在該院看此片,未留意到有單張供索取。

…….近月意外地十分忙碌,公私事糾結纏繞,如亂線一綑,這兒也成了荒園;當然不是,我仍有除草,伺機墾耕,只是速度緩慢。

…….先向友人道歉,早前碰面,對方贈我《帝國反擊戰》的戲院影片本事單張,為當時尚未開畫的《韓索羅:星球大戰外傳》奏起前奏,友人是《星戰》迷,顯得很雀躍。我卻非《星戰》迷,但亦不至於《星戰》盲,當然,隨着各路前傳、外傳持續製作,多少已是《星戰》阿蒙。這位朋友也熱中收藏各式物品,戲橋類便頗豐富,在他眾多《星戰》戲橋中,給我這張,因我曾提到當年在東方戲院看《帝國反擊戰》,真的很有心。

…….在這兒也寫過,當年居澳門,湊巧來港,正值放映《帝》片。那次一家人來港,期間兄長欣悉獲大學取錄,還記得那夜以「慶祝」之名一起到灣仔東方戲院看該片,更是晚上九時半場次,平日甚少看這種場次。

↑1980年8月8日刊於報章的《帝國反擊戰》廣告。

…….《帝》片於1980年8月8日在香港以「三大西片線」聯映的姿態首映,按廣告見,包括:普慶、東方/紐約、凱聲/利舞台、影都、英華。自己究竟在哪天看,無法記得,理應是影片上畫一、兩周後,也許因此沒有索取到該戲橋,又或者「唔識窿路」,不知放在哪兒,因而落空。難得差不到40年後,會有一張在手。

…….看到這張戲橋,留意到下方寫「本院前奏曲由大華唱片有限公司供應」,已忘了戲院的前奏曲有何特色,那麼片尾的「送客」軍樂又有否公司提供?根據1981年3月《年青人周報》內載「港九各大唱片公司唱片店一覽表」,顯示大華唱片位於彌敦道612號,不知是否地舖唱片行?與戲院的合作關係如何?得考究一下。

↑戲橋下方載有「本院前奏曲由大華唱片有限公司供應」字樣。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