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觸諾貝爾 說石黑一雄

2017/11/25 at 5:02 am | Posted in 光影絮言 | 2 Comments

↑自《The Remains of the Day》(小說於1989年推出)後,
石黑一雄之後推出的兩本作品,我也有購入閱讀。

…….那天,黃昏時段新聞報導接近尾聲時,報導員說:「諾貝爾文學獎得獎結果將於今晚七時公布……」赫然覺得諾貝爾獎的報導,也添上「直擊」氣氛。之前又提出村上春樹的名字,第N次盛傳是熱門。

…….諾貝爾文學獎作品,因個人能力所限,甚少捧讀,若村上獲獎,情況便改寫,至少讀過一點點。雖然村上再次落空,但頗意外(個人覺得)是石黑一雄得到此榮譽。是否實至名歸,不敢亂說,欣慰我也是他的讀者,終歸有一位得獎者我是稍有涉獵其作品。

…….占士艾華利1993年的作品《告別有情天》,電影看罷頗喜歡,對描寫年長忠僕的心路這主線甚有感覺,同時,影片配樂亦美妙(以往亦曾寫及),於是買下原聲唱片一聽再聽。接下來竟大膽地生起讀一讀原著的心,買下Faber & Faber的平裝本(當時已不見首版,書店都售挾電影聲勢而來的劇照封套版),亦相當認真地讀完。

……如此英味濃厚的作品,初知是日本人寫的,也感意外。但自幼移居英國,石黑一雄是英語寫作人。董橋曾在文章提及石黑一雄的英文寫得很優美,自己英語水平不濟,關於寫作無置喙餘地,但也自欺地嘗試體味,彷彿亦讀出箇中的美。然而,整個小說的架構也確迷人。它寫大宅內的僕人,細描管家盡忠職守的精神,獨特的英式傳統。猶記英國片《高斯福大宅謀殺案》內的管家角色,曾直言管家須全情投入達至忘我境界,絕非普普通通的「工人」。

……《The Remains of the Day》寫管家Stevens晚年一段橫越英格蘭的旅程,亦同時回溯他的大半生歷程。上述忠於主人的堅執,既是使命,也是信念,但歷史進程卻讓他動搖。書中的大宅園Darlington Hall被設置為政治舞台,當中涉及大戰時期英國執行綏靖政策的一子錯。書本雖聚焦僕人,背後是宏大的歷史場景,整個層次便大幅提升,上下兩階層故事細緻地融匯。

……一如很多改編小說的電影,影片總顯遜色。原著以管家的視點、回溯為核心,由他的角度觀看。影片循商業影片的思路,強化管家的感情線,寫他與女僕主管Ms Kenton濛瀧的情感關係,加強女主角戲份,但失卻突顯男主人公心路歷程的特色。

…….往後,石黑一雄推出的《When We Were Orphans》、《Never Let Me Go》,我都感興趣地閱讀,趣味卻不及《The Remains of the Day》。前者寫抗戰時期上海灘租界內的上流社會,總覺外國人看中國的目光。後者之前也曾寫過,到底也沒有看過那齣改編電影《別讓我走》。

Advertisements

2 Comments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1. 諾貝爾文學獎的得主作品,八十年代,曾看了不少。當然是中譯本!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台灣的《聯合報》的聯副和《中國時報》的人間,每年諾貝爾文學獎的揭曉,均鬭過天昏地暗。各駐重兵,結果一揭曉,就立即翻譯,並電話訪問得獎者。翌日,聯副和人間均全版報導。這麼多年來,聯副和人間,互有勝負。
    如今,這樣的競爭,已成絕唱!/盧利滿

    • 有陣子,內地某些出版社曾推出「邁向諾貝爾文學獎」之類系列叢書,輯錄了一批作家的作品,我也有買來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