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夢裏人」淡靜無聲

2012/03/09 at 3:45 p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九龍, 光影絮言 | 3 Comments

↑百老匯上映《星光夢裏人》,懸掛大幅廣告畫,點滴懷舊。

  《星光夢裏人》(The Artist)玩無聲片趣味,插入對話字幕,方形畫面比例,四角模糊處理,除了此一「趣」,餘下的實在沒有什麼。懷無聲片之舊,談不上新鮮,印象尤深,2000年在國際電影節看郭利斯馬基(Aki Kaurismäki )的《大頭蝦與小瑪花》(Juha),便是截然的無聲片,即使侯孝賢2005年作品《最好的時光》,第二段也是運用插入字幕作默片處理。

  有聲片進入無聲片,照理是有很多可供琢磨的點子。作為演員,無聲作有聲,並非發聲的問題,而是整個演繹方式,以至語言聲音(還有國籍口音)是否為觀眾受落,正是當年部份默片演員怯於面對的,只是,影片卻沒有細道男演員有何隱憂,何以一片之差,受歡迎度便一落千丈。今天有點難想像,當時由製作人至觀眾,確實有人認為有聲片不會取代無聲片,無聲總勝有聲。

  影片劇本頗粗疏,純屬推動那老掉牙的劇情,雖則沒有對話空間,卻不等於不能把內容說得深入一點。製作人在頒獎台上「三多謝」比利‧懷德,相信觀眾亦會,看看當天的《紅樓金粉》(Sunset Boulevard),懾人心魄,寫無聲片天后窮盡心力要東山再起,敵不過的卻是年華老去的事實,受觀眾唾棄更是難以承受的打擊,只能擁抱前呼後擁的褪色幻像。

  粉刷一新的百老匯電影中心,也來點懷舊氣息,既掛上大型廣告畫,還裝置了彷舊式戲院的大門口,上方模擬那種鑲有鐵線架的光管燈箱,勾上即日上映和下期獻映電影的名字,當然,純屬粉飾而已。

  戲名翻譯卻欠懷舊味,想想那年代的西片譯名:《妙手東床》、《艷曲凡心》、《碧血蠻花》、《秀色雄心》、《忠魂鵑血》,這《星光夢裏人》就……

3 Comments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1. 看到百老匯電影中心外牆上巨大的電影廣告,就想起了昔日戲院外牆上的巨型電影廣告板。

    又,明報三月起沒有刋登香港戲院聯合廣告,要知道電影放映時間,就要逐條院線上網查,非常不便。

  2. 世界變化真快, 正如那幅廣告畫, 已是沖印出來的膠幕, 不再是人手繪畫的.

    戲院聯合廣告其實很好用, 一目了然, 放映時間清清楚楚, 只是現在人時刻上網, 想看電影, 想吃飯, 都上網找尋資訊, 大概沒多少人翻報章找尋(的確, 我都不會).

  3. 今天明報有解釋,乃電影院停刋聯合廣告。沒有了聯合廣告,他日相翻查某月日某戲院曾放映甚麼電影就絕不容易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