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老匯荷里活看新怪形

2011/10/20 at 2:25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九龍, 光影絮言 | Leave a comment


↑2006年10月首次亦是唯一一次到嘉禾荷里活,今天,同一門口已是百老匯荷里活。

  上一回前往嘉禾百老匯看電影,已是2006年,看《絕望的真相》,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今年三月至四月間,該院的經營權易手至百老匯,一合一開,今天已是百老匯荷里活,轉眼已營業了逾半年,還沒有機會前往,直至今天。

  戲院看來沒有太大變化,由於上一回看電影的映廳和今次不同,無法比較。上一回那間拾級而上的大院,如攀山,對這種近似體育場看台的座位,不太喜歡,而這一回稍小的一院,座位頗窄,冷氣太強,看到末段直打哆嗦。

  這次特意前來,既想作個紀錄,亦因為之前看了The Thing的介紹,趁此機會進院一看。這已是同一小說第三次拍攝成電影,對於1982年的版本,頗為喜歡,因而想看2011年的版本。

  第一個讓我困惑的是電影譯名,既標示「2011」,意思是給舊名字多一個註腳,以茲識別,那不是應該喚作《怪形2011》?現在卻是《異種2011》。記憶中(沒細考),上世紀九十年代給譯作《異種》的電影,好像是Relic

  看當年《怪形》的廣告,宣傳謂:「廿一世紀才能達到的電影技巧!觀眾有幸在今日提前看到!」看看這齣確實是廿一世紀的電影,反而明白舊版好看的,不是特技如何高超(當然,那時看到頭顱撐出肢體,如蜘蛛四圍走,也很過癮),而是氣氛的營造。以拍攝低成本驚慄片知名的尊卡本達,營造出孤立營房內互相猜忌、人人自危的戰慄感。

  其實,我只是看電視播映的版本,仍感受到那份懸疑和緊張,新版一開始便擺明玩血腥異形,聲效震耳,某些段落的確嚇你一驚,亦不過如此而已。不知是影片的聲效設計,抑或這戲院的音響夠傳真,部份場面的聲響簡直刺耳,音效震到入心,大概就是「廿一世紀才能達到的……」

  新版以直昇機追殺雪犬作結,配以模擬上集的低沉配樂,再回看上集遭毀壞的挪威營地的佈景,分明看得出,這一集告訴你,它的結尾正是1982年版的開始。新版內有關八十年代的提示,是隊員所聽的流行曲--澳洲組合Man At Work當年的冠軍歌Who Can It Be Now

Leave a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