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ndun:莊嚴曠達藏韻

2011/10/05 at 4:08 am | Posted in 電影音樂, 外地戲院 | Leave a comment

  無邊的聯想,成就了有趣而獨特的內容,由僧人想到印度風味的音樂,創作人帶出富想像又不無可能的情節。《青蛇》那「中國味道的印度歌」,異國情調,格外新鮮,重聽唱片時,想起另一隻也算具有他國情調的原聲唱片。

  電影國度,常有跨境描述別國故事的作品,無論在影像或音樂,加入了境外人士的演繹,產生地域之別,偶有化學作用。馬田史高西斯的電影Kundun,關於達賴喇嘛幼年至成長,及至流亡印度的故事。1998年秋,因為工作緣故,前往巴黎,然後多留了幾天。每一回來到這城市,總想去看電影,很多時是想置身人家的戲院之中,只是,選片難,該看看人家的電影,惟法語聽不明白,每每還是轉向英語電影。這一次,剛巧有數間戲院上映Kundun

  聆聽英語能力不強,戲的梗概雖理解,細節有待釐清,但香港一直沒有上片,聞說有發行公司擬排映,卻沒下文。回來後買了原聲唱片來補充看戲時耳朵的遺漏,對西藏音樂不熟,那時頂多聽過朱哲琴的歌,而這一張,無疑是因為Philip Glass,也不盡然是名牌效應,之前朋友送我他的一張鋼琴獨奏唱片,是喜歡的,因而留意他為這電影所造的音樂。

  電影音樂並非全然是民族樂曲,在小量西方樂器的襯托下,西藏音樂成為核心的樂曲組合,非常突出。低沉的西藏號角和呢喃頌禱的聲效,呈現高原寺院內空靈曠達的氣氛,低沉的聲響富有力量,在稀薄的空氣中迴蕩。地方色彩的音樂運用得宜,和其他樂器有機的糅合一起。事隔十多年,影片的輪廓已模糊,重溫音樂,從它具有戲劇性的段落,淺淺的記起片中某些畫面,最後一支十分鐘長的音樂,就是那萬水千山流亡印度的結場。

  史高西斯在封套上寫了短短的介紹,他說:The beauty, magic, grandeur, and spirituality of the score allow us to feel the pulse of the story as it unfolds.

  那回在巴黎看Kundun,是看電影,而不是戲院,上映的UGC Orient Express只是一間位於商場底層的迷你戲院,十分細小,特色不多。那天是看上午10:45的早場,純粹貪廉宜,僅27法郎(按那回的對換價,折算約40元),晨早便前往,穿過Les Halles商場,步往戲院所在的Forum des Halles。差不多每次來巴黎都走這段路,這一次和懂法語的行家同行,聽他把Les Halles讀作「利鴉」,心想:原來如此!

UGC Orient Express
地址:rue de l’Orient-Express Niveau 4 75001 PARIS
相關地鐵站:Les Halles 或 Chatelet les Halles

Leave a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