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婦心之粵語片配角大觀

2011/08/18 at 2:51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Leave a comment

  司徒潔貞和利冼柳媚的恩恩怨怨,終歸了斷。一九八八年,我從《號外十二年精華總結集》看到〈毒婦心〉一文,它原刊於一九八二年九月第73期《號外》。司徒女士從粵語片借用各式奸計,最終成功的解決了女主人;展示勝利之姿,她由衷的頌讚五、六十年代粵語片給予她的力量和啟發。

  當然,這純粹搞笑文字,把重看粵語片的趣味翻幾翻,直看得人咭咭笑。我曾向友人力薦,不知對方看罷會否如我般樂在其中?司徒女士如是說:
  「我要利用我工餘時間不斷去看電視上的粵語長片,將我的心得詳細紀錄在我那本將會轟動香港整個學術界的著作﹕《春梅與秋菊:論盡 (1955-1965) 粵語片的第二女主角》。現在大概你們都已明白為什麼我不需要彩色電視機了,我的世界是黑白的,是方銀幕的」。

  她之所以選擇那個十年,因為:
  「從I955年光藝公司成立那一天開始,至到I965年陳寶珠蕭芳芳主演的《彩色青春》為止,當中十年內那幾千部粵語片就是我的全部思想、哲學、道德、品味、習慣、口才、化妝、衣著、髮型、裝飾靈感的來源﹗我永遠都不會忘記方華那件旗袍上釘著的每一粒珠,每一塊膠片。它們才是美的靈魂。」

  之所以鍾情女配角,因為要偷她們滿腹的詭計:
  「我就是想向銀幕上那些偉大的粵語片第二女主角學習,她們的種種陰險、歹毒、黑心、奸詐、狡猾、猙獰、潑辣、刁蠻、任性……像柳青、譚倩紅、玫瑰女、李香琴、陳好逑、楊茜、梁素琴、陳綺華、容玉意、容小意、鄭碧影、梅蘭、梅珍、林丹、李鳳聲、綠珠……試想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人會比這群可敬的女配角具備更多人類的劣根性?她們銀幕上施展的每一個毒計,安排的每一項陰謀,我都刻骨銘心地記在腦袋裏」。

  不得不說,司徒女士是觀察入微的:
  「當利冼柳媚做林鳳的時候,我安於做林艷,她要做丁瑩的時候,我只要做丁櫻,她扮演白燕時,我一心一意去扮任燕,當她把自己當做紫羅蓮時,我知道我頂多只可能做到金影憐的地步。」

  她還要把那黑白天地的美景移植家中:
  「粵語片裏面每一個富有人家的佈景,都是我心目中的香格里拉。……啊﹗還有花園,我差點忘記花園也是這些不朽電影中十分重要的一環,……於是我吩咐園丁高大威大量發塑膠花去些木屋區,讓那些家境貧苦、營養不良的孩子穿塑膠花,幫補家庭的收入,不要讓那個做私校教員兼患了肺病的爸爸黃楚山獨力支撐。」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