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國江詠梅

2011/04/14 at 3:39 am | Posted in 離題萬丈 | Leave a comment


↑若要把鄭國江40周年演唱會、關正傑和本網誌找個連結點,大概是伊利沙伯體育館。關正傑1982年於該館舉行首次演唱會。

  四月份匆匆流走,上旬已過,還沒有上載過一篇文字。這期間舉行了鄭國江入行四十年的紀念演唱會,沒有臨場看,也不多見報導。無論演唱會選擇的場地,以至海報製作,有種沒奈何的遜一籌之感,當然,籌辦者其實很有心,拱照填詞人。

  上月中,在某個電視訪問節目中見到鄭國江,一貫的含蓄,為演唱會做低調的宣傳。問的簡單,答的亦客氣。主持談到已「唔喺道」歌手的作品,像張國榮的《風繼續吹》、陳百強的《今宵多珍重》、梅艷芳的《似水流年》,說起來,流行的作品真的不少。

  所謂「唔喺道」,可以另一種形式,想起了關正傑的歌,例如《詠梅》。兩年前,參與一個環保活動,同事想為節目搞氣氛,加襯背景歌曲,問有沒有關於環保歌曲推介,沒頭沒路的想起《詠梅》。當然沒有推介,一來此乃個人一廂情願的認為,二來對這青年談關正傑,也太遙遠。

  歌詞如是寫:「一朝芬芳散/回想似一夢/枯枝泣風裡/空言當初勇」,而結句則是:「愛極反變害/讚譽不永在/寧願形態不出眾」

  也許,曲子的意念來自「病梅」。所詠嘆的,乃立於林中傲雪耐風的梅,文人雅士折下梅,移師室內,讚譽其美,「吐艷華堂人盡哄/身在重重榮譽中/說是詩意重/說是畫意重/誰料難得百日紅」,得詩詞頌讚,美態傳世,但梅本身,不旋踵成了殘株,扔到後山去。短短的歌詞,勾畫整個過程,對照前後。

  短暫的鋒芒,還是永恆的平凡,不同年代的人會有迥異的信念。也許老一輩的,才會有「寧願形態不出眾」這種剔透的體會,正如鄭國江在那個訪問中說到「我們嗰一輩」人的種種。

Leave a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