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10 踏入11

2011/01/01 at 2:50 am | Posted in 離題萬丈 | Leave a comment


↑盧園紅色木條椅、麗都戲院舊址新廈、老家外細葉榕、華樂園餐廳、瑞昌辦館原址

  踏進2011,說不知不覺,不盡然,都很知很覺的。2010,一個數字纏擾的年頭,離校「N」年的聚會,前一年底已有同學提醒。跨世紀再碰面,眼前全是陌生人,兩手空空,未能調適心理面對。許或看電影太多了,如此戲劇性場面,喜與悲一線之隔,不同心情,兩種體味。提早回覆不現身了,扔下沉重的「N」字。

  沒有堆砌理由,一水之隔,說遙遠,也太牽強了。2010,實在也回澳門兩趟。兩回,都帶點公事的意思,為他人任「嚮導」,介紹我「熟悉」的澳門。其實,周遭人對澳門的熟悉度遠高於我,吃喝玩樂,我甚麼都不知曉,對這簡單任務,戰戰兢兢,生怕失職,有負他人的期望。

  唯一我可以肯定是,在舊城區,無論如何還不至於迷路。沿著我熟悉的路,居住過的,上學的,遊蕩的,指指點點,帶人看之餘,我也在看,重新發現。居住地,天天重複又重複,熟絡,是慣性來的,不是探索來的,回看才發現有很多「原來如此」,有了距離,看得更闊。

  帶記者朋友到街市側的鐵皮屋老餅家,奇怪還沒有製作月餅,店主說:「沒那麼早,下周啦!」說時,還有三星期便中秋,還早?「外面人人都提早,我們已較過去早了做餅。」對方答。以往,餅家都在八月初一才大張旗鼓賣月餅,現在人人爭快上市。雖然記者要再來一次,但慶幸餅家還維持昔日宗旨,沒有爭「解纜」。後來看他們拍的照片,在狹窄的橫巷做餅,一如往昔,溢滿手作情趣。

  早說是不熟悉這片地。大家對離島新酒店瞭如指掌,我卻是生客,假水都、真水舞,早鬧得沸揚,直至這次,和記者朋友往「龍環葡韻」,才看到往日海岸邊已給圍成荷塘,前方建起了如板障的大酒店建築群。以往,很愛這公園的荒涼,近岸居高臨下,前方海岸一片紅樹林,說起來,地理、生態故事一籮,是鹹淡水交界形成的景觀,現在,就別說吧!

  年底友人來訪,談到照相,問我:「還有沒有影相?」見他背得身子也歪斜的沉重行囊,配備各式鏡頭、腳架來拍照,自己所做的,實在不能以「影相」稱呼,用的是已購入5年的一千元傻瓜機,真失禮。言談間,提到對居住的地方太熟,沒甚麼好照;我倒覺得,那種熟,是重複而已,尚有很多陌生地方,往細微處找,仍可以發掘。當然,自己也沒有盡心盡力找,過去一年,留在儲值卡的,就是兩回遊澳門隨意舉機照的,那個照道理我應該熟悉的地方。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