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世書店的戲院小發現

2009/12/14 at 4:55 am | Posted in 離題萬丈 | 2 Comments

→學津膠袋上的電話號碼,仍留有地區字頭。

  濫用詞庫中,有「隱世」這一條。暑假期間,工作的中心舉行關於大樹菠蘿的活動,報章報導稱那兒作「隱世大樹菠蘿村」,其實位處荃錦公路旁的地方,人來車往,有多隱世!但濫調總能奏,這兒又來隱世一番。

  早前旺角發生投擲腐蝕液事件,新聞稱有建議增設上樓大閘以防閒雜人,但部份樓上舖擔心影響生意,片段攝錄警員往舊樓巡查,正是前往學津書店的一幢,心下想到:該書店或許不太介懷吧!

  當然,這是閃過腦際的想法,未經查證!學津是後生年代已光顧的二樓書店,它的店面十年如一天沒變過,只是堆於通道間的書愈來愈多,有時一個人佔進去亦差點絆倒。今年農曆年後走過兩回,都見沉重的鋼閘嚴關,加上牢穩的大鎖,感覺是撇脫的不再開啟,不過,它的大門還是再開,內裡依舊沒有變動。鎮守櫃位的店東依舊在閱讀他的書,十位顧客提出的十個索書查詢,都獲得一個答案:「沒有!」那就帶有隱世的志趣。

  心態轉變,便喜歡這種不變,向門的那個架子,依舊找到當年考高考時讀的日本史書,雖然出版年份稍新,但外觀是一模一樣。學津的架子就是這樣眷戀的插著二、三十年前的舊作,中學時流行的藍綠紅博益、友禾文庫、創建文庫,零星的立於中間,得到如同新作的待遇。看到這些東西,就覺得應該整理一下,更有條理的發售舊書。本地賣舊東西的地方不多,大多等同雜架攤,沒有分類,顧客得經年累月到訪,才摸出找尋線索,正如賣影碟的店舖,除了新出品放於顯眼擺置,舊貨只胡亂插疊,望多兩眼就頭暈。

  前星期到學津,發現有點微微郁動的氣息,積壓多時的老東西,局部出土,分門別類置於顯眼處,像一些早年的《香港文學》、停刊廿載的破舊《博益月刊》,鎮守櫃面的女士謂,不時有人來找舊東西呢,可惜人力有限,要整理舊物品絕非易事。找不到和戲院以至電影有關的舊東西,卻得到一點戲院小發現。

2 Comments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1. 甚麼發現?

  2. 寫得比較長, 留了一截在下一篇, 不過, 所謂的「小發現」, 對David兄而言算不上什麼, 因為早在你寫的戲院介紹中已提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