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味道.儀式

2009/04/28 at 2:50 am | Posted in 電影海報, 光影絮言 | 2 Comments

  延續1995年看電影的愉快,1996年國際電影節同樣預購了一些票,是適量的一些。開節前夕,家人抱恙入院,票已握在手上,也就入場,老是看不入心,恍恍惚惚。

  這年看了《幻之光》。那是大會堂晚上的場次,下班後前往,有心的同事借我一隻當時尚算新穎的真空煲回家,為住院的家人烹調食物。我便提著那個大大的煲子進場,怪怪的模樣,拐拐碰碰的入座。離開時遇到朋友,寒喧幾句,又跌跌撞撞的提著煲子離去,可惜煲子並不是一道幸運符,食物也沒弄過多少。

  《幻之光》並不劇情化,平靜、恬淡;家人,情侶,看看山,望望海,走過田地,身影靜靜的投到水畦上;觀眾也和戲中人同倚窗旁,聽風的歌。戲的情節看得不明白,但它的光影,是那樣深刻,一直記著。

  《幻之光》為是枝裕和第一部劇情片,往後想多看他的作品,那年百老匯做特輯,卻也未刻進場。今年,便很上心的選了《橫山家之味》。

  九時半的場次,現在於我,已很陌生,甚至有點怕,怕太晚,怕太累。戲是一頓家常菜,有預感而來,沒有偏離原先想像,心下踏實;它的平常心,緩和了我因怕而來的緊張心情,這種看電影的平和心境,難有,更珍惜。

  一宗家庭事,幾段家常話,說不上甚麼體己語,沒話找話說的。衝突是潛伏的,沒有爆發,不要擠眼淚,沒意思為不和諧的添加潤滑劑,來個大團圓。家庭事就是如此,如藍天上的浮雲,來如此,去如此,但不是沒事兒的,它戮人之痛,是隨後而來,慢慢加深,不由你不覺察,更是磨不掉。母親可以輕鬆說趣話,鈎著軟軟的毛線突然翻出報服臉,心底恨揮不去;兒子鯁在喉頭的話,沒說就是沒說,留下復元不了的遺憾。

light  family
↑《幻之光》、《橫山家之味》

  由老舊的到新一代的日本電影,都找到一份隨心的平和;倒過來,成為一種期望。

  看《禮儀師之奏鳴曲》是有這種期望的,當然,不敢有太多。大抵上和估計的去不太遠,那是悉心經營的一部影片,不能說不好看,因為它是要製作一部好看的影片。影片要說的主旨--傳承,傳統儀式的傳承,讓親情一代一代承接;兩代之間,夫婦之間,衝突都因為一場傳統的儀式得以化解。它的悉心經營,不少伏線都有跡可尋,你會知道某些人最終要離開,有些誤解最終如何化解;影片亦力加修飾,山形的冬季景色,以及大提琴手的背景,讓美妙的提琴聲縈繞,甚至出現在田野上拉奏的浪漫化詩意。

  悉心的安排,那悉心,在電影工業是最值錢的地方。年長了,心情變了,相對「悉心」,愈加鍾情於「隨心」,隨心底下留有更多空白,更多毋須說盡的感受,由你意會。

2 Comments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1. 甚至我自己覺得《橫山家之味》結局那旁白 + 主角與兒女拜祭太「悉心」了,
    (只是沒有配上古巨基那首老套歌曲《愛得太遲》。)
    不及 前作 《下一站天國》 《這麼遠那麼近》 《誰知赤子心》 那樣「隨心」,
    那樣令我喜歡。

  2. 謝謝你的意見, 以及列出的影片, 希望有機會看到.
    .
    該片的結尾, 我又覺得可以. 結尾插入兩句獨白, 道出了「遺憾」 (未必是角色的感覺, 或者是我作為觀眾的詮釋), 也不算著跡, 掃墓倒是慣性儀式, 沒有流露太強的惦記; 那種可惜, 就在於這淡然. 也許這陣子的經歷, 不斷想到「太遲」和遺憾等事, 自觀地投入了這個結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