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門大會堂文娛廳睇劇

2008/11/14 at 2:36 am | Posted in 表演場館 | 4 Comments
Tags:

  相對而言,屯門大會堂文娛廳比較舒適,一來它較新,亦較大;座椅不是狹窄的摺椅,而是闊落的膠椅,感覺上頗開揚。

  到這兒看戲的機會很少,只嘆它不常舉辦電影節目。它同樣把座椅架設在推趟式的高台上,而我過往都坐於最前一行,但銀幕置得較遠,看得舒服。只是,它的致命傷在於,放映機有問題,影像質素認真麻麻。

  作為對放映技術完全無知的猜度下,是其中一部放映機的鏡頭出事。觀看時,很顯然的發現,頭一本片是清晰的,但第二本片便透了一層「霞氣」,如墮薄霧中,霧裡賞花,看電影就不太怡人,惹人氣結。然後,到第三本片,又回復清晰,轉到第四本片,又是薄霧來襲。最終,你看到的是一半清晰一半矇矓的影片,氣煞。

  記得,在這兒看《紅松鼠殺人事作》、《藍白紅之白》,都有這現象,這就更氣,何以技術人員不察覺。

dramatm

  對屯門大會堂文娛廳印象最深刻的一次觀賞經驗,竟是劇場。

  初來香港時,對樣樣都好奇,出來工作後,在同事的引介下,也看起話劇來,又以中英劇團的作品看得最多。其中一次,就在屯門看《禁葬令》。和同事三人行,他們都很神心的來到偏遠地屯門。在文娛廳演出,觀眾不多,演區是以四邊座位圍出來,每邊只有幾行位,小劇場的模式。演員不是在舞台上演出,而是地面,觀眾伸手可及,演員的一顰一笑一呼吸一揮汗,都近在咫尺,觀眾彷彿也加入了演出範圍,感覺新鮮。

  可惜和話劇欠了緣,未能太投入到演員的演出方式,那種肢體那種聲線,不懂得欣賞,很快便沒有再涉足劇場。像《禁葬令》這種小劇場,在文化中心劇場也體會過一兩次,感覺最強烈的是日本多媒體組合「蠢貨」(Dumb Type)演的《S/N》,甫開場,意外見到張曼玉閃身悄然入座,當然這不是它吸引之處,而是它糅合不同的形式呈現手法。

4 Comments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1. 從沒有去過屯門大會堂。

    還記得到結業前的東城看教父,小弟留意到有一台放映機有此少調較上的問題,影音效果和另一台機略有差異。

  2. 印象中屯門的文娛廳(最大的表演廳,對嗎?)常被學校租來搞活動,例如畢業禮。

  3. 「禁葬令」(Antigone)是希臘古典劇作家Sophocles的作品。
    我在1974年,在香港大學劇場演過…..
    「行就行先,企就企兩邊」的衛兵,由頭企到尾,出場時間最長,嘻嘻。

  4. To David
    香港真不是個小地方, 絕對有地域分野, 像你居於港島中西區, 又真的不會跑到老遠的會堂去. 遇上戲院出現放映問題, 卻又無人理會, 最生氣.
    .
    To Chris
    原來你也踏過台板, 我就沒此膽量. 以前有朋友問我有否興趣做一些後台補手工作, 我也害怕論盡誤事而推卻了.
    .
    To readandeat
    經你一問, 我也不敢亂答, 看看網頁, 文娛廳應是細場館, 最大那個是「演奏廳」, 大概是你指搞學校活動的那個. 香港的地區會堂和學校一樣, 都是倒模樣, 當然, 較小型的如律修堂和北區大會堂就有點不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