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片與科幻片

2008/03/28 at 11:40 am | Posted in 光影絮言 | 8 Comments

  前文提及《哪咤》的報章廣告聲稱是「傅聲的首部神話片」。「神話片」在這裡成為了一種類型,但回看過往的華語片,又較少把「神話片」歸為一個類型來分析。

  中外都有神話電影,畢竟大部份民族都有神話,作為文化根源,亦是群眾的精神支柱。電影的光影戲法,把耳熟能詳的神話想像具像化,不一定加強了群眾的信念,但容易引起共鳴。

  孩提年代,最愛看神話片,只因迷戀影片特技,《月宮寶盒》、《天方夜譚》,特技說不上栩栩如生,但奇幻的構思,費盡力的呈現,依然吸引。即使如華語神話片的粗陋特技,也照看如儀,又以《夜光杯》算百看不厭。粵語電影中的神話片,少不了劇作家李少芸的作品,諸如「無頭東宮」或「蟹美人」系列,也許會被稱作神怪片,一般會歸入戲曲片來研究。至於膾炙人口的《大冬瓜》、《十兄弟》,又會列入喜劇的範圍。

  記得有一年在澳門麗都戲院看到台灣片《釋迦牟尼》的劇照,奇幻的場景陳設,即生起神話片的期待心情,可惜家人沒有攜同觀看,一直緣慳。當然,把佛陀的故事視作神話,也許不恰當,但估計導演多少也是借題發揮,多於弘揚佛法。

  1989年香港國際電影節的專題為「戲園誌異」,研究神怪電影,嚴格來說,是鬼魅電影。鬼片長青,近二十年,縱然有影片直接命名「神話」,神話電影依然稀有,或借特技武打現身;但比它更罕有的,自然是科幻電影。

  我們這兒是欠缺了科幻傳統,創作上可以有幻,但科,始終少了一點。1990年代初,《X檔案》叫好,電視台也興起拍攝類近劇集,但一開始便碰釘,始終外星人題材無法和本土文化融和;而且講科幻也有難度,扭來扭去,最終變成鬼怪故事收場。

外星來客長江七號
  當看到《長江七號》玩外星來客橋段,便替它擔心。一下子便想起當年的《星際鈍胎俏嬌娃》,《星》片最可觀的,只有那艘太空船,如同西片的精細模型,虛幻卻實做,仍挽救不了薄弱的內容。

  差不多在電影下片才看《長江七號》,負面評論不絕;某程度我卻欣慰於製作人在摸索作品方向的苦心嘗試。這一回行溫情,放下膨湃影像,四平八正的談情演戲,談的是父子情,也算周星馳的新嘗試。

  朋友嫌影片一點不好笑,以影片的幕後班底,大柢不難度一套爆笑喜劇,顯然他們都在尋找一個方向,不走老路,自己推倒自己,來來回回,開開合合,或許導致影片內容節奏欠連貫,一截截。周星馳在片中不無自嘲處,諸如「我們這些人與時代脫節,沒用了」、「玩屎尿屁,太無品味太低俗」、「不讀多點書,沒出色」(大意),影片彷彿回應這些點子開啟新途。

  影片並不科幻,繼續是伴周星馳闖天下的漫畫。特別喜歡片中陋宅的設計,粗糙而充滿抽離感,而在這房子內的戲也特別有趣,透著個人情懷,無論屋中的陳設,以至打蟑螂的小設計,隱然是個人舊憶。然而,一離開了這陋宅,恍如回到現實,雖然有誇張的人物和影像,卻沒有了那份溫情的延續。

  影片整體是平淡的,沒有掀起任何高潮,即使父子衝突,甚或父親暴斃等強烈的情節,都起不到效果。至於精華所在科幻狗,外型設計成功,但欠了點戲,只成了一件輔助的裝飾,最後牠選擇捨身救父,卻因為之前沒和父親有過任何關係,起不到作用,同樣,父子和狗這個三角,也沒有任何感情連繫,削弱了一滅一生的感染力。

  美夢成空,也沒締造都市神話。周星馳曾是我們這城市的一個神話,但他的影片離我們的城市愈來愈遠,畢竟它所面向的觀眾,已不再是這七百萬張臉孔。

Advertisements

8 Comments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1. 我很喜歡看粵語片的《夜光杯》,還記得馮寶寶整天叫著「杯仙姐姐》,分幾集的,我看了不下兩次。

    電影《一千零一夜》是看錄映帶的。

    華語片比較少科幻片,現在,科幻片如果特技不夠好,很難吸引觀眾入場。這涉及資本問題,香港電影靠自己恐怕很難拍得出來。反而鬼片是一大特色,長拍長有。

  2. 啊,經你一提想起《夜光杯》《月宮寶盒》《十兄弟》!!! 好像昨日的事...

  3. 謝謝兩位.
    我也記得「杯仙姐姐」, 那應該就是羅艷卿. 我也看了好幾次.
    .
    對我來說, 「夜光杯」已是舊事, 「十兄弟」已重拍又重拍, 據說電視台也在拍「大冬瓜」.
    .
    香港雖是國際城市, 但很奇怪, 科學又談不上普及, 一些科學理據轉眼便成為商品噱頭, 以很不科學的形式呈現; 連帶科幻創作也很缺, 以前有衛斯理的小說, 很好看, 因為想像力豐富, 構思精妙, 但某程度沒有太細緻的科學背景描寫.
    .
    講開特技, 本地製作已有一定進步, 現在全球各地的影片都在搞特技, 法國、日本皆然, 大概因為現在觀眾對虛擬影像有無窮盡的渴求, 西方特技被引入到不同地區, 結果不同地區出品的影片, 視覺上都有一種很美國片的味道.

  4. 記得當年張系國笑衛斯理只幻不科,倪匡當然笑張系國只科不幻。

    記得多年前香港某公司幫荷里活做電影後期製作,香港其實不是沒有硬件的,只是沒有人肯投資。

    日本幾年前那套再造人卡辛,畫面其實幾特別,有些漫畫感覺。

  5. 我比較保守,若影片都只顧搞特技, 還是沒有意思的。個人認為,最終,電影,這個第幾幾藝術,不能以單方面的原素來欣賞。

  6. 也很同意. 作為一種創作表現形式, 電影理應從人的方向出發, 能夠滲透人味才可以感動、感染觀眾.
    .
    不過, (也許, 如你說, 是保守與「進步」的心態), 現代人對影像的慣性、愛好與期望, 都與上一輩有別, 看戲院耗費添加各式音響, 而製作人亦炮製視覺先行的作品, 相信, 循某種影像慣性/模式而製作的作品, 相信會是未來(現在?)的一個主流.

  7. 我都記得”杯仙姐姐”, 這是唯一一齣我有印象和覺得好看的粵語殘片.

    “長江七號”我覺得 ok 喎, 可能因為已收了風, 有心理準備, 同埋我是自”喜劇之王”才睇周星星的, 不嬲並非為了他的搞笑0野. 不過最近看電視重播”西遊記”, 就覺得上集好睇過下集, 可能因為早已聽過那”一萬年”名句的出場, 竟是一句謊言, 建基於謊言的”愛情”, 對我來說沒有太大說服力.

    我也愛看衛斯理, 全套看到他後期講佛偈就沒有再追. 在那個學生時代, 我已覺得他的故事很有科學理據, 很似層層啦!

  8. 基本上我都覺得「長江七號」OK, 不如大家說得那麼不濟.
    我亦算不上周星馳的Fans, 雖則在電視劇「鬥氣一族」已留意到他, 電影也是看過小部份, 若要補數, 大可個個周日下午收看無線, 不知何故十次有八次播周的電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