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楊德昌

2007/07/01 at 2:26 pm | Posted in 光影絮言 | 14 Comments

director.jpg
↑1994年5月號《People》(中文版)走訪楊德昌,走進《獨立時代》的拍片現場。

  楊德昌因癌症於美國病逝,終年59歲。

  聞之惋惜,59歲,談不上年邁,以創作人而言,甚或是創作的黃金時期。

  作為台灣新電影兩位健將,楊德昌和侯孝賢可謂成就最大,雖然不代表一切,但他們持續創作,秉持個人風格,是個難得的延續,縱然不能避免的藉影展推廣作品,至少沒有變成某種影展生物。

  把二人的創作年譜一比,楊德昌的作品遠比侯孝賢少,《恐怖分子》和《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之間,相差達6年,那陣子可謂有點替他著急,創作生命雖則可以很長,但人生有限,精力有期,花6年才出一作,一生可能有的作品也許十指可算。

  常感到《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之後,楊拐進了另一個方向。他細緻而理路分明的說故事技巧依然銳利,影片的調子卻由昔日的冰冷寂靜,變成後期的「鬧」,滿滿就是說話、市聲,吵嚷的城市,是他不斷探索的地方。

  最早看楊德昌的戲,大概是1988年看《恐怖分子》,已很喜歡。後來在電視的深夜時段看《青梅竹馬》,實在沉悶異常。數年後,再在藝術中心重看,隔天再看《海灘的一天》,不得了,真的喜歡。深感要在戲院那種環境才能靜靜的細看這兩部靜靜的電影,它們的調子雖靜,內裡所包含的內容卻如斯細密豐富,好些透過畫外音傳遞的小節,的確要用心看。記得曾在一個課程上,羅卡介紹《紅色沙漠》,他提到《青梅竹馬》在傳遞都市人疏離感的主題上,有很相似的觸感。

  差不多沒有遺漏楊的作品,包括早期的一段《指望》,唯有《獨立時代》,一直沒有看,記得當年是在新華戲院上映。《一一》距離現在已6年,久久未聞他有新計劃,網路上提及他會再搞漫畫之類,也許是身體狀況之故,《一一》竟是遺作。

  《一一》在香港國際電影節上映時,楊亦有前來赴會。當時在報館工作,曾編輯訪問楊德昌的版面,都很高興,雖然和受訪者是十萬八千里之遙。作為一名普通觀眾,因為文化中心這放映場地,才能與導演有較近距離的現場接觸。

  於此告別這位我喜愛的導演。

14 Comments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1. 奠!

    看過他的恐怖分子和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很喜歡!

  2. 真的很可惜.
    記得牯嶺街當年贏盡大小獎項, 後來一次夜深時份, 我偶爾在電視看到, 便坐下來看看這齣戲名奇怪的電影如何了得, 看着看着, 入神得不知何年何月, 到劇終時已是清晨六時, 我可是一時開始看的!
    戲, 真的得長, 卻也真的好看. 而且從那時起, 喜歡了張震.
    倒是買了一一的vcd多年, 竟然沒有細緻看一回. 我想這幾天須找個時候坐定定睇戲, 以悼念這位大導.

  3. 聽鬼茂這樣說, 更覺難得.

    「牯嶺街」在電影節放的是4小時版本, 後來戲院放的是3小時版本. 戲有不少夜景和室內景, 很暗, 人物複雜, 同時, 戲是沒有配樂的, 只有情節內出現的音樂聲, 如學校樂隊奏樂, 總覺得要很專注才能掌握得到.

    電影中張國柱和張震這對現實父子演父子, 年輕的張震有種很脗合的倔強, 喜歡那時的他多於現在的他, 看到久違的金燕玲, 亦演得甚佳.

    若沒有記錯, 楊德昌還發掘了吳倩蓮, 但有關電影沒拍成, 吳亦沒有出現在他的影片中.

  4. 多年前買了「牯嶺街」的VCD,一直沒看,家中有很多還未看的DVD。很多電影都沒有機會在戲院看。現在看碟,要待夜深人靜,還要是精神沒有那麼累的時候才可以看。

  5. 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兩個版本都看過。三小時版在新華看、四小時版在藝術中心看!

  6. 希望readandeat能好好欣賞楊, 以至一些其他台灣電影.

    我第一次在電影節看4小時版「牯嶺街」, 之後在普慶看3小時版, 當時迷李普慶和新華聯線.

    猶記得那年電影節, 連續兩晚看長達4小時的電影, 第一天是法國片「不羈的美女」La Belle noiseuse, 第二天是「牯嶺街」, 兩套都是好看的電影. 前者有中場休息, 「牯嶺街」則沒有, 雖然是放工後去看, 但完全沒有瞌眼瞓的時刻, 當時也很意外.

    1994年去台北旅遊, 亦特意走去牯嶺街, 還在街牌旁邊照相留念, 可惜在鎂光燈閃照下, 街牌只留下一片反光, 完全看不到字, 欠了一點緣.

  7. 若想拍攝會反光的物體,攝影機和會反光的物體要呈四十五度角才不致反光!

  8. 謝謝David的教路. 若那天不是黃昏才前往, 也許不用閃光燈, 時也, 緣也, 看到那張照片時, 其實好笑多於失望.

    感謝渡邊君帶來「一一」的結場, 祖母生命的終結, 也是影片的終結, 原來還有另一樣的終結. 記得導演在影後談提及, 起初洋洋一角, 屬意一位年紀大一點的男孩, 輾轉落實這位小朋友, 但效果很好.

  9. 牯嶺街聽說是在台北的南面,不知是近什麼地方呢?
    很想看看青梅竹馬,希望電視台若會重播楊德昌的電影作紀念時,會選播這套。街上似乎找不到碟賣!

  10. to gael:
    去台北時沒有去過。因為那時也不知道這套電影。

  11. 已沒有印象街道位於台北哪方, 應該距離市中心不遠, 沒有費多大周章已去到. 街是窄小的街, 資料謂一度有很多日式樓房, 當時又不大見得到, 相信已拆卸掉, 當然更不會見到戲中那個案發現場——昏黃街燈下的書報攤.

    「青梅竹馬」值得細看, 戲很平靜, 適宜到戲院看. 單單演員組合便夠特別, 侯孝賢和蔡琴當男女主角, 記得楊德昌亦曾在「冬冬的假期」演的冬冬的父親, 不過在結尾才出了兩幕.

  12. 說來我們是一起在電影節看4小時版「牯嶺街」, 之後我們還到過台北一趟,你替我在「牯嶺街」路牌前拍了一張黑漆漆甚麼環境也看不見的照片,好彩因為閃光燈打在街名牌上反光,唯一見到的就是「牯嶺街」三個字hahahaha

  13. 似乎和我上述的有點出入.

    不過我記得, 你那張是看得到街牌, 而我那張則不幸因為閃光燈打在反光的街牌上, 結果就是反了一團光出來, 字就看不見. 講開又講, 我們離開台北那天, 遇上打風, 機場關閉, 大家悶悶的在等候時拍了張合照, 可惜一直都沒有那張照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