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心大劇院十八年

2007/04/09 at 4:53 am | Posted in 特別放映 | 37 Comments

for-blog-001.jpg  4月3日晚上,文化中心大劇院放映田壯壯的《吳清源》,放映前,電影節舉行頒獎禮之夜。(左圖)

  主持戚家基宣讀頒獎事項之際,觀眾席上突然傳來高聲吵嚷,一下子全場靜下探究何事。主持稍一定神,把內容宣布完後,不禁補上一句:「請大家尊重大會,亦尊重你自己,特別在這如此國際性的場合。」(大意)

  有些事實在費解,只能說,很多人只顧自己,妄顧別人。

  現在進入大劇院,發覺手機的接收近乎零,或許如此,觀影尚算清靜,可惜之前在大會堂,依然聽到電話鈴聲。聞說,曾有表演者因為大劇院觀眾的手機聲響而即席表達不滿。

  我沒有在大劇院遇上這種尷尬場面,反而幾回見到臨場嘉賓的嘉許。1995年,電影節首映《陽光燦爛的日子》,出席的姜文在台上帶點感觸的說,影片在兩岸三地,唯有香港可以放映,這兒是個很獨特的地方;另外,楊德昌在2001年《一一》的放映上,亦表示多年來出席電影節,仍覺得香港的電影節是亞洲中最出色的。

  31年電影節,無論怎樣變化,還是有一份感情。

看舞台劇
stage.jpg  文化中心大劇院於1990年成為電影節的放映場地,17年來都是主場館。但我首次來到大劇院看的,卻不是電影。

刊於開幕表演場刊的大劇院草圖

  文化中心於1989年底開幕,由11月5日至12月6日,大鑼大鼓的舉行「國際演藝菁華」,全球名家雲集。我們幾個友人湊熱鬧到來看英國國家劇團演出《哈姆雷特》,無疑,對我們來說,「品位未免高了一點」。記得那回買了廉價的三樓後座票,還要遲到進場,摸黑找座位,只覺舞台很遠,連場的英語對話也考起了,To Be or Not To Be,印象最深只有那個放於舞台中央巨大的、可旋轉的雕像佈景。

  在節目指南大肆介紹的男主角為Daniel Day Lewis,但最後敲實的團員名單,則為Ian Charleson,但此君因病最終沒有到來,改為Jeremy Northam。三位都曾參與電影演出,以Lewis和Northam較為人熟悉,縱然是一浮與一沉;翻看資料才發現,抱病沒有前來的Ian,竟在翌年,即1990年1月,因愛滋病逝世。

  再前來,就是看電影節了。這次真正出現堂座,好奇眼看大觀園,那幅由法國畫家奧利維爾.杜碧(Olivier Debre)繪畫的舞台布幕,真身現眼前。關燈,幕啟,噢!

看電影節
  我仍記得,一看台上的銀幕真考起,何以銀幕是這麼小,它縮了在舞台後方,加上影片的畫面呈較方形的比例,廣濶的觀眾席,就看著小畫面。

  沒有太肯定的數據指出當時銀幕闊度,確實意外地目睹它的小,依稀記得邁克也在他的專欄提過大劇院銀幕真小巧得驚人。

fest_info.jpg  這年夏季,《墮落花》的首映場地點,竟選了文化中心大劇院。這回再臨場,有了那隻可鑑的「前車」,已沒有太大期望,又是遲到入場,摸黑走到前座位置,眼前銀幕已出現妮基達聯群結黨搞破壞,訝異於影像竟然很寬廣,總算看到「大」電影。

  如此「大」感覺,或受影片濶幕比例,加上座位較前的影響,但往後,大劇院放電影時,已避免了當年的「小」電影模樣。

  沒有考究中間有何改動,現在的銀幕雖不是弧形闊幕,但佈置還是適中的。17年過去,電影節往大劇院看戲,竟成了每年唯一一次在大場館看電影的經驗。

←於第14屆,大劇院首次成為放映場地。

文化中心大劇院
座位數:1,734

37 Comments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1. 多年前曾到文化中心大劇院看國際電影節。記得當年特別一早去文化中心,將購票表格投入箱中,以保證買到心儀的電影票。那年是看得最多電影節電影的一年。大家可能還記得要從這個放映場趕到另一個場地的情形吧。當年比較深刻的電影,其中一部是Jaco Van Dormael的《小英雄杜杜》(Toto the Hero)。要從寫得像霧又像花的電影場刊中找心水,不是容易的事。

  2. 我在文化中心大劇院,看過不少表演,如ballet,opera等。文化中心的三個表演場地,我最喜歡大劇院。音樂廳,簡直是廢的,貴位衰聲,面向舞台的二樓廉價座位,相對靚聲,氣壞人。

  3. 在文化中心也看過當年首度來港表演的百老匯歌劇《歌聲魅影》,票價太貴,只能捱山頂位,看得很辛苦。後來在紐約看音樂劇,因有network關係,可以坐到超正靚位。看歌劇,個位正D,感覺真係差好遠。

    音樂廳好像去過一次,是聽二胡。

  4. 謝謝兩位.

    以往看電影節場刊的文字介紹給我很多樂趣, 但現在已沒有那種感覺, 原因理應很多.

    早兩天執拾舊物件, 發現初出來工作的幾年, 電影節是看得最多的, 可以到達二十多套, 但一年一年減少, 去到最近兩年, 竟然是一套都沒有看, 事情難免是這樣.

    文化中心的三個場館我都有去過, 在音樂廳聽過音樂會, 實在是門外漢, 不懂辨別音色, 較特別是曾採訪在音樂廳舉行的賣地活動.

    第一次看進念, 也在大劇院, 是「絕色」, 印象甚深, 對他們在舞台空間的運用、燈光以至表達手法, 都甚有好感.

    劇場屬小型場地, 卻容納各式表演, 曾看過一些朋友有份參與的演出, 亦看過幾回「非常林奕華」. 有年在這兒看藝術節一個日本團體的演出, 節目名為「蠢貨」, 多媒體演出, 天馬行空, 配合電腦、幻燈, 更有裸露演出, 那一場還見到張曼玉坐在前一行.

    我只在演藝學院歌劇院看過「Cats」, 看過一回就不想再看musical, 也許不太夾口味.

  5. 啊,原來賣地是在音樂廳舉行的,真特別。

    大概是因為電影節場刊換了寫手吧。已多年沒有看電影節了。前幾天致電問朋友,原來她今年也只看一套而已。

    沒有看過Cats。我看對白太多的音樂劇會睡覺,始終不是在那種文化中長大,有些地方沒有同感就是沒有同感。

  6. 看舞台表演,演藝學院歌劇院是一個不錯的場地,座位離舞台不致太遠,即使坐在upper circle較遠較高的座位,也比在文化中心大劇院坐upper circle看得清楚。

    論好聲,香港最好的音樂廳為大會堂音樂廳及荃灣大會堂音樂廳。荃灣大會堂以大會堂為藍本興建,刪除大會堂音樂廳舞台上的合唱團席。以往,HKP在荃灣大會堂錄音。

  7. 曾到演藝學院看《我和春天有個約會》。荃灣大會堂曾去過看表演,不肯定是否去了音樂廳。

  8. 謝謝兩位.

    數算一下, 原來在演藝學院歌劇院看過好些表演, 都是藝術節的演出, 雖然有過上一回「Hamlet」一舊雲的體驗, 但仍不知死, 幾年後又去看了英國另一劇團演的「孽戀焚情」Dangerous Liaisons.

    仍記得, 那回看「Cats」, 好像是贈券甚麼的, 座位在樓座最側, 整場要不斷俯前身看, 因為有個角位看不到.

    大會堂音樂廳比劇院闊落和開揚, 最近看過FourPlay和粵劇, 感覺不錯. 至於荃灣大會堂, 我好像只去過劇院看朋友搞的演出, 沒弄清是否那兒就叫音樂廳.

    事實上, 地區會堂我去得最多的就是文娛廳, 大多是看電影放映, 那完全是值得一記的經驗, 設備簡陋, 卻又常常看到好電影.

    回說1998年去紐約那次, 畢竟是遊客心態, 去百老匯看表演似乎是指定動作, 點都要做一做, 但因為不想看musical, 又不能看drama (英/美語不行), 幾經辛苦, 才找到在紐西蒙劇院上演的一齣「天鵝湖」現代芭蕾舞劇, 很有意思的重新詮釋「天鵝湖」, 一個黑色版, 亦是一個全男版. 多年後, 看電影「跳出我天地」Billy Elliot, 小主角Billy長大後學舞有成, 邀請父親到倫敦看他演出, 看的便是這齣舞劇. 歷經多年, 這齣舞劇最近移師澳洲演出.

  9. 荃灣大會堂那次的表演是少林寺來港獻技,朋友有贈券,於是才去看的。

    原來如此。在香港好像看過一次芭蕾舞。我上次在紐約某劇院看話劇,結果中途睡著了,真不好意思。紐約就是有這個好處,有很多不同種類的表演,一定有一種適合你的。

    補充一點,上文提到的看音樂劇的超正位,都是免費的。

    (題外話:現在才發現你的回應文章只有逗號是對的,好像打不出句號,對嗎?)

  10. 我是用「倉/半」來打, 很無聊的感覺, 喜歡在這兒用半型, 好像格式較好看. 至於句號, 「。」, 應該是出到的, 只是賴得去click「符號」, 索性用實心點而已.

    既然你住在紐約, 想請教一下, 那年在百老匯區, 見有座建築物樓下鑲著個大大的Late Show with David Letterman招牌, 有天黃昏見排了一條長人龍, 不知那兒是否該show的直播場地?

  11. 那應該是靠近53街的百老匯吧。你看到的人看來是排隊入場看直播show。我沒有看過他的show。看來你也不太像一個典型遊客。

  12. 典型中又想找一點非典型…

    我喜愛周街走, 那時紐約的地鐵票價每程1美元, 若只乘幾個站, 覺得很貴, 所以常常走路.

  13. 百物騰貴,現在地鐵每程要2美元了,無論坐多少個站都是2美元。所以如果可以走路的話,我會選擇走路,反正在紐約,走路其實很舒服,又可以周圍看東西,比困在地鐵(又髒又臭)好多了。上次地鐵罷工,我每天早上要走路1小時上班,然後又再走1小時回家。忽然覺得自己很fit。

  14. 今天,在香港市區走遠路簡直是苦事。

  15. 我絕對屬無甚運動之徒, 但尚且愛走路, 比方去屯門市中心, 我大都走路, 走20分鐘便到, 有時會由尖沙咀步行旺角乘巴士回屯門, 而去bc, 也會由旺角步行去, 但我一定遠離彌敦道, 拐往落幾條的街道, 如上海街, 人流少了一大截, 不會碰來撞去.

    在大街上走, 勁吸灰塵死氣, 不過, 之前去澳門, 感覺更不好, 澳門街道較窄小, 但走在路上的小電單車多得很, 窄街內充斥著濃烈的汽油味.

    在紐約, 為省錢, 於曼克頓, 南北往還, 的確走了很多路, 試過在唐人街附近, 沿百老匯大道直走到近自然博物館的旅店, 有天又由旅店直行往哥倫比亞大學附近, 到拍攝Seinfeld內餐廳外景的Tom’s Diner「觀光」兼吃早餐, 時為11月, 冷冽的早晨, 感覺挺好的.

  16. 柏, 早已聽聞你愛走路, 但現在才知道愛走的程度, 而且也行得頗快. 從我老家走去屯門市中心, 我也走過幾次, 但好像不能20分鐘走完.
    不過, 說起行去bc, 我卻十分喜愛走那幾條小街,人少車少, 賣的東西又冷門, 好像還有棺材舖添. 從前還可逛逛Homeless, 但現在卻搬了去尖沙嘴.

  17. 我都是寫個印象中的約數, 好吧, 明天再走一回, 計一計時, 不過, 由你家到我家, 也許都有五分鐘差距.

    沒錯, 那些店舖都很有趣, 好像係有棺材舖! 還有賣神像的, 又有經營餐飲業的用具, 不同直徑的鑊都有很多款, 還有一間上海理髮店, 可以拍懷舊片, 更有好像五十年都沒變過的利工民, 以及得如酒樓玻璃櫃內的幾個大餅.

  18. To版主:
    你都好行得﹗由唐人街走到自然歷史博物館﹗紐約每二十條街(南北走向)是一哩,你走了差不多一百條,也很厲害﹗上次地鐵罷工要走路,從我家到辦公室只是五十條街,看來你那程走了兩個小時吧。對,上次走路上班時維聖誕前夕,全身包實才敢上路。

    To David:
    在市區很少走這麼遠,不想做吸塵機。有一次忍不住在深水埗走到尖沙咀Wendy’s,因為很想吃他們一種漢堡包。

    To鬼茂:
    乜你老家唔係元朗咩?

    是上海街吧,好像有賣神像的舖頭。在上海街走很好玩。唔,利工民,多年前十二月去英國,曾考慮去利工民買一件羊毛內衣,(還記得那個後生仔唔扺得冷,因為無著利工民秋蟬羊毛內衣的廣告嗎?),後來沒去,結果買了英國的產品。

    oO(你們兩位究竟住在屯門哪兒……)

  19. 事隔多年的事, 也不能很確定, 但旅行, 行行停停, 有時走了很遠亦不自覺, 想著又似乎沒有100條街, 印象中就在百老匯大道前前後後走過不少路.

    翻看舊物件, 確認住處為位於「西79街」的一間旅店, 名叫Hayden Hall, 很殘舊的, 它街口的就是Americ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但由79街行到112街的Tom’s Diner, 則印象深刻.

    至於我們的住處, 就在離市中心20至25分鐘路程的範圍.

  20. to 柏: 我不時在那些舖發現新大陸, 例如可裝冰的sake酒樽, 可同時放黑醋及橄欖油的樽等, 這些東西雖在百貨公司可找到, 但動輒百元以上, 但在這些舖買, 幾十蚊有交易. 忽然想起西西的添.

    to readandeat: 我鄉下在元朗, 老家在屯門, 而加住將軍澳. 我老家跟柏家很近, 最多5分鐘路程.

  21. 是西西的店舖.(用了

  22. 我是西西迷,多謝鬼茂兄提起西西!

  23. To 鬼茂:
    很難得住在同一區,還這麼近。

  24. 說來真粗心大意, 很多時都是匆匆走過, 不若鬼茂看得細緻.

    沒有讀過西西的「店舖」, 以她的微觀, 定然精彩, 看她寫改建家中廁所, 覺得很有趣, 還邀請愛貓愛史諾比又愛杜魯福的友人(陸離?)來參觀.

    雖是同區, 畢竟向左走向右走, 沒碰過面, 講真, 我們應該是在不同時間住在同一區.

  25. 西西的店鋪,舊的中五[?]中國語文課本可以找到。談的是三十二年前中上環的店鋪。如今重讀,已成歷史文獻了。

  26. 謝謝你的指示. 在我讀中學的年代, 雖然在澳門, 用的都是香港教科書, 那時的白話文篇章, 都是五四時期作家的作品.

    p.s. 中午剛做了測試, 由家門走到屯門大會堂, 果真20分鐘去得到. 我想是因為有一段屯門河沿岸開闢為公園, 開了一段直路, 接駁到市鎮公園, 走起來比較省時.

  27. to David﹕ 也不用謝。西西的文字很細膩,店舖,也是在中學時讀的。

    to 柏﹕果真厲害,竟然做實驗。

  28. 我今年的朗文高中中國語文課本可以找到西西的”店鋪”
    (中四)

  29. 希望你喜歡西西文章.

  30. 有空找西西的我城細讀,很有趣味.

  31. 讀過西西另外幾本作品, 如「美麗大廈」, 還未有翻過「我城」, 有機會會一讀. 謝謝.

  32. 西西的我城有四個版本,洪範版比較完整,也是迄今最好的版本。

  33. To David:
    你說「舊的中五中國語文課本可以找到(西西的〈店舖〉」,你所說的「舊」對我來說很新。我讀中五時,白話文的課文都是五四時作家的作品。聽我中學的老師說,現在的中文課本已改到我也不會認得出來。
    老實說,如果不是港台當年拍〈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才激發我去看看原書,我也不知道香港是有作家的。真是孤陋寡聞﹗

    To 鬼茂:
    從你的網誌已早知你是屬於哪個年代的人了。

    To 版主:
    你果然做事認真和坐言起行﹗我也大概有些眉目了。我以前讀的中學可能在你們家的附近。

  34. 說得也是, 我讀的中國語文或文學教科書, 好像沒有出現過現代作家, 更別說本土作家, 較為近的, 可能是秦牧, 如「潮汐和船」, 其餘的就是老舍、朱自清、魯迅、冰心、聞一多等, 周作人都好像有過一篇兩篇.

  35. 我的年代,F.4、F.5只有兩三篇白話文,其餘全是文言文。中六也差不多全是文言文。考會考時,白話文不教,自己讀。考中大時,因時間緊迫,兩三堂一篇古文,和時間賽跑。

  36. To David:
    唸預科時,教科書也好像只有一兩篇白話文,還是梁啟超的作品,內容大概是小說與社會的關係。我曾自修HL的中報中大,因為當年預科我唸理科,是沒有中文的。後來才轉讀文科。

    唔,我們是校友了。

  37. 可惜不是,我是浸會的!中大考到,但沒有位。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