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06 踏進07

2006/12/31 at 3:20 am | Posted in 光影絮言 | 8 Comments

 c.jpg
↑走過2006:日之丸;油激暗戰;弦途有你;在晴朗一天收檔;父子

  雖然稍覺例牌,但還是想在今年最後一篇做點回顧甚麼的。說來可笑,這裡的文章都是回顧,這篇算是回顧的年輕版。

  2006年,亦是我在香港居留滿20年的日子,沒有甚麼特別的意義,不過,這一年總算是近年稍有變化的一年。

  8月份開始寫這個網誌,對我來說是件新鮮事,也是件困難事,畢竟在電腦上行進,於我始終有難度。縱然新鮮,把玩的仍不過是床下底的封塵物件,有時都疑惑,在網絡以至網誌這種空間,是不是該緊靠時間,提供即時反應?不知道,還在摸索中。

  年初,轉換了工作,轉換了時間,轉換了空間。以往數年,都是在上班下班進修的軌跡上運行,實在擠不出時間來看看身邊的事,此間停下來,看一看,才發現周遭事與物,去舊迎新再迎新,靜悄悄的消失。想了又想,選擇翻開已步入黃昏的戲院事件簿,再次走上街,發現捕捉它們的最後光景,原來已晚了一步,彷彿引自己入「掘頭巷」。

  數算這一年進戲院看過的電影,三十餘部,回想初來香港時,特別出來工作後的數年,每年進戲院看電影可以上百部。當然,大氣候轉變,要不,戲院亦不會歸邊重整至今天的狀況。

  和朋友碰面,說起多年前眾人在大除夕於百樂戲院看了《東成西就》午夜場,然後到某人家閒聊到天亮,大家都忘記了。也是理所當然,只有奇怪的人才把電影看作活動的路標。

  這一年的幾個轉折時刻,都放上了電影路標。舊工作的最後一天,匆匆忙忙的離開,要趕往文化中心看《日之丸》The Sun。新工作獲通知面試的時間,剛在明珠看《油激暗戰》,新工作最後一次面試過後,心下十五十六,惶惑之際,還是溜進AMC看了《弦途有你》,舒一口氣。

  聽說聖誕期間電影票房表現不錯,電影工業體制內,觀眾似乎是置身事外的一群,其實,他們是重要的組成部份。站在這個部份之上,期望體制內生產出更多優質作品。

  謹祝各位新年事事順利!

Advertisements

8 Comments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1. 祝柏兄新年快樂!

  2. 謝謝David.
    難得在這網路阻塞的混亂後再見到你.

  3. 也祝版主新年進步!

  4. 柏兄,新年快樂啊~
    回首○六年,你又有沒有甚麼心水的最佳電影,推介給小弟看啊?

  5. 柏, 新年快樂!
    我從吳哥回來了.
    雖然只六天, 恍如隔世. 飛機像時光機, 我回到了過去, 又返回到現在. 然後發現世界變了一個年份, 天災人禍依然發生, 希望這一年是先苦後甜吧.
    遲點約你一聚吧.

  6. To:Sunfai
    謝謝你的留言, 很高興在這裡認識你這位屯門朋友, 說不定大家是街坊呢!

    希望新一年, 大家能在書寫中找到更多樂趣, 有更多新發現.

    To:Jan
    新年快樂! 希望你們一群熱心人的搞作更上一層樓.

    雖然短短幾隻字, 你倒抛給我一個難題, 得墊高枕頭想想! 把你的問題拆開, 要談「心水」、「最佳」和「推介」, 真難, 總覺得電影好不好看, 很個人, 和個人的喜好背景等等有關, 不用推介, 最緊要找合眼緣的, 自問非權威人士, 難「推介」; 至於「最佳」, 電影實難有最佳與否, 所以唯有講「心水」, 大柢文中頭頂那一列五齣都算, 想想年初看「冷血字傳」Carpote, 相當不俗, 年底的「傷城」, 亦有值得喜愛之處…口水花太多, 想到其他「心水」, 再分享.

    To:鬼茂
    還以為你是七天遊, 可以想像吳哥如何把人抽離俗世, 實在是該去走一走的地方.

    遲點再見, 謹祝新年快樂!

  7. 柏﹐
    新年快樂呀﹗經常上來﹐不過﹐人懶﹐都沒有留言。記得跟你說過﹐講舊戲院可以結集成書嗎﹖看來﹐這個網誌已經是書的內容了。
    你post出來的幾部06電影﹐最遺憾是沒有看過﹐畢竟是Altman遺作呀﹐竟然沒能在戲院看﹗印象很深刻﹐特別是因為俄國人拍﹐更玄﹗看過嗎﹖一樣的調﹐這個導演大概是念歷史的。看﹐一談到電影就沒完沒了。
    你怎樣看呢﹖很有興趣知道。

  8. Wenda, 見到你真好!

    上次見面, 曾想問問你看過此blog沒有, 不過無問, 畢竟我從來都沒有這樣問人, 好像在敲人的頭殼, 給人無形壓力, 資訊發達, 再騰出空間多看網路內容, 也確有點壓力.

    言歸正傳, 我們的溝通都係差少少, 這個系統好像承受不了書名號, 留言的戲名自動失蹤, 我唯有估一估.

    年底知悉阿特曼逝世, 幾意外, 之前已奇怪從不間斷工作的他, 怎會在06打後都沒有開新戲. 總算在戲未落畫前看了他的遺作, 都要多謝我們的舊同事「勞倫斯.劉」, 上回見到他, 便着我去看.

    其次, 蘇古諾夫獨裁者系列的其他都沒看過, 甚至他上一部「父子」都沒機會看, 「日之丸」很特別, 寫戰敗後的日皇, 以完全昏沉的調子寫軟禁下的日皇, 末路衰頽的他, 竟有點像稚童, 一個幾大膽的視點. 「日之丸」在日本上片時, TVB的新聞報告都有提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