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港戲院 沙士那年

2006/12/06 at 1:35 p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九龍 | 12 Comments

  於1993年7月才開幕的新港,到結業之日,只渡過了13個年頭。此後,新港中心便留下了兩個記憶的據點:地庫的金獅KPS,以及地面的新港戲院。

  新港兩院,一上一下,上大下小。樓上的大院感覺不錯,格局窄長,想起了新華,但它的銀幕較大。

  偏偏在樓下小院看電影的次數遠多於樓上。

  第一次到來看《不一樣的天空》What’s eating Gilbert Grape?,縱然知道它座位比樓上2院少,但一入場,仍不免吃了一驚,放映廳的格局比影藝還小,座位少,樓底矮,完全是試片室的小房間氣氛,一進來和在坐者碰口碰面,彷彿要和每個人打招呼般;一眼看盡,銀幕的微型袖珍亦叫人失望。

  雖然打了好幾個折扣,卻無損這部電影的可觀。不好的戲院,卻看了不少好的電影,包括個人至愛之一《月黑高飛》The Shawshank Redemption,以至奇雲高士拿的《樹屋上的童真》The War,都有美國片難得一見的清新面貌。

  最後一次在新港看戲的時間是2003年,「沙士」爆發的這一年,也是戲院業的災難一年。「沙士」蔓延的恐怖,猶有餘悸,全城給陰霾覆蓋,戲院這個密封環境,更是聞者膽喪。這一年新港成為香港國際電影節的放映場地之一,預早購票的觀眾是否願意冒一個險?

  結果,熱情的觀眾還是在裹著口罩的狀況下,來到戲院。上映俄國導演蘇古諾夫《俄國方舟》The Russian Ark的這一場,全院滿座,雖然那只是新港細小的1院,但已非常難得,大家蒙在各式各樣的口罩下凝視那如詩一般的畫面,又厚又緊的口罩,呼吸困難,更令眼鏡有規律的一陣矇一陣清,但亦無損大師手下精心策劃的如河流緩緩東流、沒止沒盡的影像。

silvercord.jpg

  說到底,可恨的還是那蚊型的銀幕,明明是洪流,卻壓縮成小溪。之後聽朋友談論在文化中心大劇院看此片的情景,心下不免是恨恨的。


新港戲院1/2 Silvercord
座位:
161/414

Advertisements

12 Comments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1. 看到那些比迷你還要迷你的戲院,心想,留在家看電視好了!八十年代,迷你戲院開始出現時,已覺銀幕很細,如何看電影。怎料到了今天,四百位上下的已成”大戲院”了。

  2. 現在新開, 或者改建再開的戲院, 都不會有四百座位, 怎料得到, 四百已是很大, 已是苛求. 經過多年習染, 現在踏入四百座位的戲院, 已覺得很大, 很不錯, 舊戲院看電影的氣氛, 確實會遺忘的.

  3. AMC-Pacific Place有一個廳只有五行共39個位,恐怕只有若干座位才看得舒服.

  4. 而家如果想去大戲院,可以去旺角豪華,
    每個院有970個位

  5. To David
    看AMC的網頁, 強調特闢這間39位的影室, 讓觀眾可以享受私人空間. 現在所謂包院或享受「私人」影院空間, 也是很奇怪的想法, 去戲院看戲不是要感受那種集體的公共感覺麼!

    To Mr So
    的確, 以座位計(座位好像是960), 豪華無端端變成最大的戲院. 好像貪大, 其實更珍惜一種集體的觀影感覺, 很久沒去過豪華, 但估計不會是一間熱鬧的戲院.

  6. 其實,所謂包院或私人空間,用不著到戲院包院,在家看DVD,已是最好的私人空間,無拘無束。只有39個座位的影廳,銀幕能有多大呢!

  7. 說到大戲院,不知道你有沒有到過銅鑼灣的碧麗宮呢?記得小時候到那裏看電影,總覺得那裏很豪華,連座位都是棗紅色的絲絨梳化,開場時,銀幕前的布篷也是呈”波浪形”的升起,有點像看歌劇的舞台…不過,後來不知道甚麼原因,碧麗宮結業了,變成現在的世貿中心,懷舊的大戲院,從此又少一間…

    最後在那裏看的電影,好像是”女人香”,幸好是齣不錯的電影,讓我留下美好的回憶…

    真懷念那種小時候去看電影,都覺得很興奮,很隆重的感覺呢!

  8. 不過新港戲院長長的格局, 睇戲其實很一般, 尤其坐後排, 距離銀幕好像太遠了吧.

    在新港看最深印象的一齣戲, 是侏羅紀公園, 因為看完戲後, 我竟然腸胃炎入了醫院.

  9. To David
    好像某些豪華屋苑的會所, 也設有甚麼放映室之類, 供住客招呼朋友之類, 可能更合尋求私人感覺的觀眾.

    To Cally
    我想碧麗宮是某種本地的集體記憶(當然, 我覺得麗宮都係), 碧麗宮由夜總會改建, 格套一如其名, 大大的座椅, 厚厚的地氈, 以至深棕色的木板牆, 都很豪, 票價亦略貴.

    我有個奇怪的記憶, 就是在戲院外近扶手電梯的手洗間, 那是我當時見過最大的公眾洗手間(指男廁), 前後兩排, 頗有一望無際之勢 (誇張小小).

    To 鬼茂
    對新港2院的長條形結構印象深刻, 可以理解你說的毛病, 幸好我去過兩次都坐在中間.

    「侏羅紀公園」我在屯門「巴倫紐」看的, 同樣印象深刻, 不知你是否記得該院以紐約院最大, 其餘兩院則細一半? 那天我預早購票, 當時「侏」片排在小院放映, 到臨近開場前往戲院, 也許觀眾太踴躍, 院方把小院畫好的座位, 強行移師到最大院紐約, 好容納更多觀眾. 雖則座位和原先選的有出入, 卻勝在能於大院看大片.

  10. 我也沒留意到新港原來結業了:(我突然覺得,我們只得不斷懷念舊事舊物,眼見值得保留的建築物等全也逐一清拆,有感香港的可怕……….像今天下午走回屋村老家,只見數不盡的老人家一個個呆坐在公園內、樓梯口,我們這個城市對舊物舊人彷彿沒有半點關注之心,關注的人也只可在blog上慨嘆一番、無奈一下,大部份的東西也由經濟上來看是否值得保留,可能,遲些連年過六十又沒有經濟能力的老人也會有自動死亡計劃,又能減輕政府對老人福利的開支、又可減少人口老化的問題,財團與發展商也可推出不同的一睡不起無憂計劃!

  11. To: Hong
    在大埔和屯門, 發現有很多老人院, 而且愈開愈大.
    老人是一個大問題, 特別是醫學發達, 延長了生命年期, 但一口氣是拉長了, 身體其實再沒有足夠活力去支持有樂趣的生活, 當中又牽涉到道德等問題.

    社會對經驗(時間所累積的)是欠缺尊重的, 在工作崗位上的更替, 讓我更有這種感覺, 經驗和年資並沒有受到重視, 只要能降低成本, 就由他人替代, 棄之不可惜, 數也許是這樣計的, 但人和人之間的情感, 照理不是這條方程式吧! 喊「年輕化」似乎是定律, 但社會由不同年齡層組成, 彷彿其他年齡組沒有存在價值, 毋須照顧, 別說老年, 即使中年也是.

  12. 新港,的確可惜的13年。
    我在此處看戲不過5套。
    那個「大院」太長,好彩我看的只是Runaway Bride。
    感覺最深的是一套Mr. Holland’s Opus (生命因你動聽),看過2次,2次聽在「試片室」,戲的確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