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利舞臺 朝聖之旅

2006/09/29 at 1:47 p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14 Comments

 lee_ticket_21.jpg

 ←附戲院外貌勾線圖的戲票。


  去年,(新)利舞臺戲院結業,最後一天亦有少許觀眾專程前來送別,一名市民接受訪問時指出,「本是歌劇院的利舞臺,在八十年代是高尚場所,進去的人非富則貴,平民百姓想一窺門徑根本是難似登天」。(太陽報報導)

  舊利舞臺於1991年7月結束,不知這位市民曾否進入這如同「登天」的殿堂?結業距今還不過15年,已有白頭宮女話當年的況味。

  利舞臺有否演過歌劇,不太清楚,但它是粵劇、流行演唱會的表演場地,數十年來更是一所戲院,我想,一般平民百姓也不太難便可以登堂入室,像我此等新移民小市民,亦趕及在它給移平前來一回朝聖之旅。

  利舞臺高貴之身,固然和它劇院式的建築有關,更重要是它作為電視台大騷場地,透過公仔箱留在市民腦海中的印象,就是名人明星鬢影衣香的架勢。的確,八十年代尾能穿越電視框而真的走進利舞臺,是帶著一份朝聖的雀耀。

  穿過它其實頗為細小的大堂,入口處員工撕去票根,踏進迴廊,沿著迴廊有數道門可以進入放映大廳。電視台的攝影機確會撒謊,置身放映廳就覺不如電視所見般偌大,但我依然像出省大鄉里,柱位、圓拱頂、舞台、對聯、樓座,熟悉的不熟悉的,都看得一回。

  我在利舞臺只看過三部電影:《早安越南》、《富貴浮雲》和《舞牛》,說實話,它的聲光音響其實不夠水準,音效疲弱,光影乏力,那時結業在即,亦不會再為它老舊的面容整妝。

lee_theatre.jpg

  記得利舞臺兩側出口外牆懸有張貼海報的框架,沒有玻璃門,只是隨意的張貼。那年上映《暴雨驕陽》,看著那些海報,心想反正下片後都是撕掉,不見得有何價值,於是寄信到影片發行公司「華納」詢問:下片後可否把餘下的海報送我一張?答案當然是「不可以」。但仍然很感謝華納的員工回信之餘,更夾附兩張過期的首映場戲票給我,因為戲票印有海報式樣,讓我留念。

  終於新舊利舞臺戲院都說good-bye,沒有任何人忍著淚。利舞臺商場在銅鑼灣算不上人流暢旺,情可捨棄一幢和香港流行文化緊緊扣連的古建築,換回一所平平無奇的商場。真的沒話可說。

→《文匯報》《百花》周刊曾做過「再見利舞臺」特輯(維基百科圖片)

利舞臺
座位:樓下 891;樓上 210;高等 166

Advertisements

新舊利舞臺 商場勝利

2006/09/27 at 4:30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6 Comments

  個多星期前,到銅鑼灣「俏江南」晚膳。

  穿過幽暗詭異的燈光,乘升降機登上飯店,我記得,這是利舞臺戲院的原來位置,放映廳變飯店,樓底甚高,一道天橋橫亙而過,垂下紅吊燈,電視劇的廠景感覺逼人而來。

  利舞臺戲院歷經嘉禾、新寶兩院線,於2005年5月結業,輾轉一年,終變成又一間附生於商場的食肆。香港戲院的演變軌跡之一:舊的大型戲院拆卸或改建,十居其八變成商場,當中又留有空間開闢迷李戲院,往往用回原名,普慶、大華、凱聲、利舞臺,以至今日的總統皆然。事實上,香港的戲院名字,亦有再用慣例,像豪華、京華、新華、百老匯。回憶舊事,新院、舊院,說得滿嘴泡沫,當然,最終都變成「舊」院,不再存在。

  姑且稱它為新利舞臺戲院,在這兒看電影的次數不太多,有陣子它隸屬小型西片院線,放些冷門片,曾看過《秘密與謊言》、《第八日》、《迷幻列車》,甚至《愈快樂、愈墮落》,最後一齣看的電影,大抵是《雙子的天空》Twin Falls Idaho。

   一直頗喜歡新利舞臺,作為迷李戲院,它的放映室濶落舒適,銀幕大小適中,絕非微型級數,兩側牆壁的鐵絲網籠裝飾,透進幽暗的黃燈,設計稍見心思。唯獨設在霎東街的入口就有點「鬼鼠」,彷彿在巨大商場偏側開了個窿,觀眾要閃身進出橫門,和昔日利舞臺的氣宇軒昂,兩種情調。

lee_ticket_1.jpg   網上看到戲院結業當天的戲票,真奇怪,竟是手寫戲票,記得嘉禾利舞臺年代已用電腦票。新舊利舞臺都相繼關門,一如上述提到的普慶、大華、凱聲,商場還是最後勝利,我們確實消受得了無止盡的商場。

→1997年嘉禾利舞臺戲院的電腦票

利舞臺戲院
地址:利舞臺商場 座位:412

東方戲院 依依不捨

2006/09/24 at 2:59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7 Comments

oriental_cinema.jpg ←於1981年關門的東方戲院,
  後重建為大有商場。
___________________

  在灣仔那所廉價旅店的斜對面,就是東方戲院,也就是今天的大有商場。

  每次提起東方戲院,仍有記憶的人,就想起廁所撞鬼的故事,不擅說鬼故的我,實在無法複述。我在東方戲院唯一一次的看電影經驗,就是1980年暑假的《帝國反擊戰》。

  當時我仍居於澳門,《星球大戰》一、二集卻都在香港看,前者在京都戲院看。據Cinema Treasure的資料,擁有1200座位的東方戲院,早於1932年已開幕,其後不斷添置設備,歷經翻新,到1967年,已是甚具規模的大戲院。

  1981年4月1日東方戲院結束,之後拆卸建成今天的大有商場。原來我1980年的首度造訪,已是它臨終前一年,當時的東方戲院已屬殘舊的大戲院,對它的外貌已印象模糊,只記得大門上方有大幅的廣告畫,依稀記得要踏過數級台階才進入放映廳,一旁放有大型廣告畫,預告下期放映的影片,廣告板四邊圍以隱藏的光管,透出幽幽的白光,但當中一兩支已壞掉熄滅,戲院的破落一面突顯出來。

  戲院很大,銀幕很闊,《帝國反擊戰》甫開場的雪地反擊戰格外懾人,看得雀躍,但興奮情緒底下卻有一絲離愁。那一年正是我哥哥獲香港的大學取錄,即是在那個暑假後,他便離開澳門移居香港。家人都很開心,那天提議去看電影,還說:「你們一起去看吧,往後便難得有這機會。」結果就是我和哥哥一起到東方看了晚上九時半的《帝國反擊戰》。聽著那句話,隱然的若有所失感覺慢慢浮現,有些人與事,經常一起時未必會察覺他們的存在,唯有離開了,像給抽走了一塊,明顯的留了個孔洞,感覺特別強烈。

舊國泰戲院 灣仔回憶

2006/09/21 at 4:24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3 Comments

 cathay_cinema.jpg
↑灣仔道125號,經歷舊國泰、國泰ABC,現為商場。

  1977年首次踏足香港。之後每次到來,往往在灣仔一家廉價旅店留宿,由旅店沿灣仔道步行數分鐘,便走到國泰戲院,姑且說是舊國泰戲院。

  舊國泰戲院拆掉,建了住宅,樓下仍闢作「國泰ABC」迷李戲院,數年前也改為商場。我在舊國泰戲院的唯一一次看電影經驗,是1983年的《我愛夜來香》,有些小節仍記憶清晰。

  舊國泰沒有宏偉的外觀,那種老舊戲院的簡陋模樣,大堂細小,牆壁都髹上褐黃色,在大堂可以遙看到樓座外沿,不時見領位員從欄河探頭張望。一牆之隔便是放映間,一拉布幔直進,沒有任何走廊或過道,當時就感到還不如澳門的戲院。

  時為電影黃金時期,一天緊接由早到晚映足八場。那一場全院滿座,因為上一場遲了散場,大家都擠在大堂等入場,終於布幔拉開讓觀眾進場,顯然為了補回時間,只有少數觀眾剛剛進場,音樂便立即響起,銀幕出現新藝城商標,開始放映,還在門口魚貫進場的大量觀眾立刻報以「噓」聲,紛紛急忙進場找座位。

  記得鄰座的幾位年輕人提了一盒西餅進場,大家把西餅傳來傳去,邊看邊吃,十分有趣。個多小時,觀眾都看得很愉快,臨近結尾的追逐場面,林子祥策馬「疾」步前行,因為是跳格畫面,顯然戲院又要趕時間,再次引起觀眾不滿。

cathay_ticket.jpg  當時年紀小,沒有相機,更沒有意欲留下任何和舊國泰有關的物品。幸好舊國泰的景觀卻留在1978年電視劇《大亨》之中,劇集描寫四個青年(鄭少秋、劉松仁、盧海鵬、林偉圖)的掙扎經歷,鄭少秋演粵劇戲班學徒,好些場景就在國泰拍攝,無論放映間和大門口位置,都有攝入鏡頭。

→迷李戲院國泰ABC的戲票。

國泰戲院/國泰ABC
地址:
灣仔道125號(現為商場)
座位:A)443;B)450;C)379

元朗戲院 豪裝重臨

2006/09/18 at 4:12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新界 | 5 Comments

yuenlong_cinema.jpg

←元朗戲院地下五顏六色的是遊戲機中心。

  踏入9月,降下大閘的除了屯門戲院外,還有粉嶺名都,以及元朗戲院。

  粉嶺名都門外只貼了同一院線的其他戲院介紹,它本身的去向卻未明。而元朗戲院門外則張貼通告,謂戲院暫停營業,內部裝修,12月將變身成多間「豪華先進」影院。

  從大馬路拐進元朗戲院,路途迂迴,以往更在大街掛上指示牌,一個大箭嘴充當引路明燈。戲院的門前為交通迴旋處,幾株影樹的枝椏向四方伸張,整片空間埋在掩映的林蔭下,一旁的空地,總有十數廿位長者百無聊賴的閒坐,無言相對,或高談闊論,看著太陽由東走到西。好一個被時間遺忘的避風港。

  當然,不是的,看看這邊廂的元朗戲院,被瓜分得支離破碎,便是時間的明證。

  戲院原有座位1200,設有樓座,我曾在1993年到來觀看《緣份的天空》,當時已非原先的大戲院,而是劃分為兩間影室,但仍設有大堂,已甚為破落,顯然後來再經改建,把放映室收細,大堂再壓縮到只得一條走廊般小,成為現時的模樣--戲院入口瑟縮於左側,右側變成遊戲機中心,背後為偌大的郵局。

yuenlong_cinema2.jpg  無論怎麼間格劃分,它依舊保留原先單幢戲院建築物,沒有改建為多層大廈商場,說來亦奇怪,它的位置既非交通要道,附近也沒有大型商場,何以仍有人投資再改建?

   位處偏遠的元朗,曾幾何時戲院林立,為區內居民提供娛樂,包括行樂、金龍、聯華、光華、同樂、美都、芝加哥,甚至遠一點的洪水橋戲院,今天,全部無得留低。

 元朗戲院
地址:元朗炮仗坊8號
座位:(改建前)堂座756,樓座444

→從元朗戲院背後可窺看舊建築的模樣。

映期神話 影藝締造

2006/09/15 at 8:48 a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7 Comments

 yens_family.jpg

  1990年12月20日於影藝獨家上映的《搶錢家族》,成為香港有史以來映期最長的電影。它一直映到1992年5月27日,橫跨三個年頭,合共525天。當年我是守到很遲很遲才來觀看,但仍不乏觀眾,放映間坐得滿滿的。

  位於灣仔北的影藝,交通不算方便,每次前來都要從地鐵站遠遠的走過來,但戲院小,遇上合觀眾口味的電影,滿座也不是奇事,比方當年看號稱以三級足本放映的《情陷夜巴黎》,又是一次人擠人的經驗,此片更創下影藝首個100萬的票房。對很多人而言,《情書》、《世紀末暑假》、《五個相撲的少年》,都是在影藝的美好時光,而我,或許會選《東京物語》。

  當然,經常提供冷門選擇的影藝,冷板凳自然欠缺足夠臀部把它們坐暖。看它放映的內地電影,《開國大典》一類固然有捧場客,但其他小型製作,總狐疑有多少觀眾,看李少紅的《血色清晨》,雖挾著一點名聲,也觀眾寥落。有次離奇的看了內地喜劇《高朋滿座》,放映廳的上座率恰和影片名字唱了個反調。

  1988年11月,香港電影文化中心和創造社在影藝搞了一次放映活動(也許是中心結束前的最後一個活動),推介幾部日本獨立製作。某個周日早上十時半,跑來看山本政志的《綠化樂土》(原來譯名為《魯賓遜家園》,影片和綠化無關)。在放映間等候開映,除了我,以及不時探頭進來張看的領位員,便沒有其他觀眾,領位員每次探頭進來,我就想是否宣布:「人太少,取消放映。」聽說當時荔枝角的百麗殿舞台,若人數太少,便取消放映。cinart_house1.jpg  放映沒有取消,還有一對上年紀的男女入場,我們三人,加上戲院的員工,看了這部其實很好看的電影。

→1996年影藝8周年紀念小冊子,封面用了戲院外觀的照片,氣勢勝今天。

影藝戲院 一周年紀念

2006/09/12 at 2:13 p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港島 | 2 Comments

cinart_house.jpg
◎ 左起:1988年影藝國際影展小冊子及1989年放映活動小冊子。

  早前看石琪影評提到,灣仔影藝戲院於年底租約屆滿後,業主無意再續約,戲院面臨結業。屈指一算,於1988年7月9日開幕的影藝,已經營了18年。

  第一代普慶戲院結束,和影藝開業,是兩個緊接的事件,當時便有傳聞部份普慶的員工過檔到影藝,因為影藝亦是中資機構銀都所擁有。打正旗號放藝術電影的影藝,其中一個使命正是推廣內地製作,其中一間影院更固定放映國產電影。開業放映的作品分別是台灣侯孝賢的《尼羅河女兒》和內地陳凱歌的《孩子王》。

  說實話,由始至終都不太喜歡影藝。相比同期的一些迷李戲院,像有900座位的豪華戲院,影藝實在太袖珍,銀幕亦太細,一看就感到局促;還有,投到銀幕的影像常常有不對焦的問題,實在氣結。

  一直不愛區分甚麼商業和藝術電影,只要拿到戲院放映並收取門票的便是商業電影,但影藝和新華的重要在於提供了較多選擇。影藝開業時確實是打響鑼鼓的,不久便推出「影藝國際影展──巨匠新秀電影巡禮」活動,開列名導名作清單,確實吸引。1989年戲院慶祝一周年,搞了第二回「影藝國際影展」,更贈送首映場戲票,只要填交表格便可獲取。

ticket.jpg

  兩院首映各選一中一外電影:中國導演胡玫的《遠離戰爭的年代》和十位導演各導一段湊成的《菩薩蠻》(Aria,導演包括羅拔.阿特曼;尚.盧高達;戴力.詹文;尼古拉斯.盧;簡.羅素;Bruce Beresford;Bill Bryden;Franc Roddam;Charles Sturridge;Julien Temple)。我選了後者,還獲得印刷漂亮的入場券,雖是免費,但入場者並不湧躍,影藝能夠維持了18年,也實在不容易;而且在票房上,它亦有過輝煌成績,下次繼續。

 

◎1989年「影藝國際影展」首映入場券印製漂亮,圖像用了《菩薩蠻》中簡.羅素執導一段的人物。影片直至1990年12月20日才正式公映,當時譯名為《末世風情畫》。

影都戲院 首度進場

2006/09/09 at 4:47 p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新界 | 22 Comments

century_cinema2.jpg
↑現時影都戲院的放映廳由原先的樓座改建而成。

  自1990年搬進屯門後,乘巴士回家,常經過美孚影都戲院。一直想找天去光顧,看看這間聽聞多時的影院。事情拖拖拉拉,待它由大戲院變小戲院,都沒有成事。

  確實要鼓起十萬噸力量才能成事。這天下班,趁它放映《我要成名》,決定首度進場。戲院不太殘,燈光火著,卻抹不掉一副快要結業的模樣。地下入口的大堂不算小,貼滿畫片,以及「全天候票價$30」的告示,但由大堂至踏進二樓的售票處,一個觀眾都沒有,領位員在閒聊,售票員在把弄電話,完全是時間太多而不知怎樣打發的氣氛。

  一看座位表便知是原來舊戲院的樓座,有趣是戲票仍註著「超等」,似乎是未用完的舊票,好環保。雖經改建,仍見舊戲院的規模,即使是樓座大堂,亦很寬敞。

  由於是原先的樓座,放映廳呈橫向長形,橫向一行約有30個位,座位的斜度大,銀幕位於欄河以外。我不太喜歡這種由樓座位改裝的戲院,原先的設計是供遠看的,現在銀幕一下子逼近眼前,部份改建得不理想的,銀幕像掉了下去,彷彿要抓著欄河俯身向前才看得到。

century_cinema1.jpg  開映了,原以為要「包場」,但竟有20多位觀眾。當然,放映質素不佳,更不知何故瀰漫清潔劑的味道,像從洗手間泄漏出來的氣味。但仍可憑弔一下舊戲院的局部面貌。

  第192期《電影雙周刊》(1986年7月)的一篇報導指出,位處非市中心及非交通匯點的影都,觀眾有限,座位略嫌過多,1985年的平均入座率只有20.74%,1986年首季,更因為所屬的倫敦院線表現不理想,下降至14.84%。若以這晚20多位觀眾而論,入座率不過7%,有點難以想像能一直撐持至今,雖已覺得入座情況比我預期要好。

影都戲院
地址:美孚新邨
座位:(改建前)1725;(改建後)400

沒有冷氣的電影院

2006/09/06 at 2:38 pm | Posted in 戲院內外 | 7 Comments

 101dalmatians.jpg
↑收藏了一張70年代的報紙戲院廣告,當時南灣的招牌強調它擁有全澳門最大、
闊達60呎的銀幕,上面的積雪,說的應是冷氣開放吧!

  幾乎每個星期日都有環保團體發表報告,檢視城市的污染黑點。上周日有團體指戲院的冷氣普遍過低,個別戲院甚至低至攝氏18.77度。

  經過多月來的熔爐式集訓,百煉千錘,即使沒有冷氣的戲院,也難不倒我;不過,戲院是密封的環境,沒有空調,未熱死可能已焗死。

  早期的電影院也確實沒有冷氣的。孩提年代,到澳門的百老匯戲院看戲,確實見到牆上是懸著幾台巨型風扇,老想著曾見過它們轉動的情景(雖然不敢一口咬實)。外殼仍殘存於澳門板樟堂的國華戲院(因為戲院外部建築已列入保護文物),猶記得以往走過時,都留意到它的放映廳外牆有一扇扇窗戶,當然,那時已是有冷氣年代,窗戶都嚴嚴的關牢。

  小時候住在麗聲戲院對面,當時年紀小,加上住在地下,只能夠仰看戲院。戲院結業後一直沒有拆卸,留在原址「發酵」。搬離舊居十多年後,再次重臨,這時能從樓上的角度看戲院,才見到偌大的戲院放映廳,其外牆上方有一列圓形大窗,上有向外推的鐵門,那是沒有冷氣年代用作通風的窗戶,不過只能在入黑後才能開啟,否則光線便騷擾看戲。

  當戲院的放映室由極大轉到極小,和戲院環境的觸感也改變了。現在百餘座位的映室,即使全關上燈,各種發光告示牌都提供充足光源,以往千餘座位的映室,每次由烈日下踏進,一股暗黑沖向瞳孔;又如散場後,放映廳兩邊的各道鐵閘同時由員工推開,鎖扣的撞擊聲左右互接,光線透入,觀眾魚貫離場,那氣氛當然已不復見。不是要論斷新舊孰好孰壞,只是仍留有這種記憶。

  據Cinema Treasure的資料,灣仔東方戲院(大有商場)為香港第三間裝置冷氣的戲院,至於前兩位,不知是否中環的皇后和娛樂,有待考查。

屯門戲院 關門大吉

2006/09/03 at 4:29 pm | Posted in 香港戲院/新界 | 14 Comments

tuenmun_cinema.jpg
◎7月中攝下戲院地下的入口,料不到暑假後便關門。

  9月1日,新學年開始,上班時途經屯門市中心,抬眼一望,屯門戲院的廣告牌鐵架空無一物,連戲院招牌也拆掉。暑假結束,戲院關門?

  我於1990年搬進屯門,當時市內共有4間戲院--新城、域多利、凱都和巴倫紐(巴黎.倫敦.紐約),合共8個銀幕。新城和域多利先後結業,去年,凱都二開為三,巴倫紐則三開為四(變成「巴黎.倫敦.紐約.荷里活」,多古怪,四個不對等的詞,荷里活並非城市),截至8月底,仍有3間戲院,同樣8個銀幕。

  小市鎮仍能維持這樣的戲院數目,可謂異數,這多少和屯門的「孤島」特質有關,要跨越屯門公路外出消費,總有勞師動眾之感,更平白每人要多費十多廿元車資,既然主流電影都同步在屯門上映,一家大小何不就地觀看,省點錢。

  屯門戲院的座椅裝修,以至聲光音響,都是九十年代早期的格套,毫不舒適,沒有「享受」的觸感。雖說殘,卻不惹人厭,無論戲碼,以至放映水準,也不致走樣,守著本份,演好平實的地區戲院角色,何況票價不過30元,偶然還贈送爆谷,非常實惠。說可厭,其實是觀眾那此起彼落的電話鈴響,以至高調的對話,還有肆意抽煙。

  早前,屯門戲院所在的時代廣場大事粉飾,戲院卻敵動我不動,繼續營業。戲院的面積達18,550平方呎,屬中型映院,為劉皇發家族擁有,去年中,報載戲院業主已向城規會申請改作商場發展,並獲接納,估計可劃為150個約百多平方呎的舖位。

box-office.jpg   9月3日那天特意走去看看,大門貼上「內部裝修,暫停營業」的告示,傳聞可能有院線接手經營,觀乎新裝修的牆壁上依然標示「戲院」,也許會變身為數間更小型的影室。

  戲院結束是必然的發展,寄居於大型屋苑或商場內的戲院,欠缺個性,加上營業時間不過十餘年,群眾沒有留下貼心的回憶,去或留也不打緊。以往戲院結束,多少會是一則小新聞,讓大家好抓緊時機來個最後瞻仰,目下關就關吧,多一間不多,像年初結業的紐約。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