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阮大勇先生

2013/09/04 at 12:06 pm | Posted in 電影海報 | Leave a comment

Yuen←在會場攝下阮先生的照片,背後是他這次參展的作品。

  上月在紀念李小龍的畫展上,遇到阮大勇先生。會場內見畫迷上前和他閒談,大家以「老師」來稱呼他。我對漫畫所知甚少,主要透過電影海報認識到阮先生的作品,見識有限,倒是相當喜歡。

  阮先生說他入行首張作品是當年嘉禾出品、許氏兄弟的《天才與白痴》。多年前我曾在摩囉街買下該片海報,據知海報原有不同式樣,我有的一張主要是在戲名上玩裝飾,未能呈現他的風格。來到新藝城時期,可說讓他在創作與畫藝上有淋漓盡致的展示。

  事實上,對他畫作的認識,大多從新藝城的影片海報而來:《鬼馬智多星》、《最佳拍檔》、《我愛夜來香》等。他說喜愛畫人像,尤其以漫畫手法捕捉劇中人的神韻,自七十年代中後期,港產喜劇大行其道,怪趣的漫畫造像剛好配合喜劇片,讓他有機會朝這方向持續創作,佳作連連。

poster1982

  他的作品,人物描畫簡潔利落,十分準確的捕捉人物特徵,形象的勾出人物輪廓,誇張處恰到好處,妙不可言;畫面佈局豐富,大堆頭人物卻能透過關聯的動作、眼神,連結一起,構成整體。

  他說繪畫時主要參考劇照,但亦包含創作。霎時想起《難兄難弟》(1982),戲中主要演員的漫畫造像,組合起來,擠在王青那張大的嘴巴內,呼應片中稱為大口青的他欺壓各人的主線。

  少不了談到我喜愛的《陰陽錯》海報,他指出,雖然亦是手繪,但那是走寫實路線,其他如《再生人》亦然。這次畫展,他分別運用了漫畫和寫實兩種手法,主要以木顏色筆繪畫。這媒材我尤其喜愛,驟看是供小孩填色的工具,通過技巧與心思,同樣能畫出得體悅目的畫作。他說居室狹窄,日常把畫紙貼在門後,站於此小角落畫畫,用木顏色筆較方便。

→《難兄難弟》(1982)海報(局部)

《霧夜》的黑白光影

2011/11/25 at 8:32 am | Posted in 電影音樂, 電影海報, 光影絮言 | Leave a comment

  若果套那種「不勝懷緬」的調兒,繼續講開又講,來到這齣《霧夜》。抖開那匹長布,繡著的是一個個那時年的奪目花蕾。

  譬如,這《霧夜》Shadows and Fog是由已停產的奧來安公司出品(Orion),那段日子,活地亞倫的影片均由此公司發行,被譽為甚具活力的年輕公司,在那八、九十年代,《與狼共舞》是它的高峰。

  又譬如,這《霧夜》,那時從金獅影視租下錄影帶來看,它的中文譯名喚作《霧夜殺人心慌慌》。《霧夜》沒有在香港公映(印象中沒有,說不定是我漏看),讀報介紹,它曾被美國影評選為該年度十大劣片之一。影片故事發生在上世紀初的紐約,時間是一夜之間,眾多人物在霧夜裡碰碰撞撞。

  某年,在某書店翻到一本不知介紹攝影還是佈景的書,看到介紹《霧夜》的章節。已忘記書名以至內容細節,然而,翻閱書本的介紹,心下一凜,才驚覺忽視了影片精致的黑白攝影,以及詭奇的片廠造景(全廠景拍攝),只能怪錄影帶的不濟。

  影片開場配用Little Threepenny Music,完全脗合它帶有童話式的古典氣氛(還有馬戲團的情節),打從奧來安公司由獵戶座星群變成「O」字的動畫開始,聲畫相扣,趣味的展開影片的第一章。(取自YouTube的《霧夜》開場段落

  重溫開場的幾個畫面:霧散見水中月、馬車剪影、亮光大鐘勾出煙囱剪影、人物剪影、暗黑燃亮火柴、一鏡落兇徒出現至殺人,光與暗,悉心經營,更把背景、時間、時空和事件,勾出個梗概。猶記得那本書載有多幀劇照,在高反差的燈光下,突顯那些石建築的輪廓,陰森之中又透著濃濃的歐陸風情。這段時期,活地和已故的Carlo Di Palma的確製造出讓人印象深刻的影像。

且為「倩女懷春」平反

2011/11/12 at 3:50 pm | Posted in 電影海報, 澳門戲院 | 2 Comments

←澳門百老匯戲院這張照片估計攝於1954年底,當天上映由Otto Preminger導演的《倩女懷春》The Moon Is Blue。(摘自網絡)

  依然是百老匯戲院,但轉到澳門去。能力所限,沒法子找到什麼舊戲院的照片,有時看網絡上張貼的,也不乏難得的珍藏。

  一如之前說,這些舊照片在網絡上反覆張貼,一般不清楚出處,資料不詳,繼而大家又各自發揮,補充內容,你一筆,他一筆,便組成關於這戲院的「資料」。

  翻舊報紙時,看到1956年1月3日,旺角的域多利戲院五時半公餘場放映《倩女懷春》,眼前一閃,立刻想起澳門百老匯戲院。

  網絡上被多次張貼的這張澳門百老匯戲院的照片(左圖),看來是戲院較早年的照片。面對這張照片,某個討論區有人回味百老匯映色情片的歲月,便說:「圖中映緊鹹片《倩女懷春》,你睇過味」(加詭秘笑臉圖案)。

  百老匯淪落映鹹片,其實是結業前兩年的事,而這張黑白老照片,怎也不會來自它的鹹片歲月,很好奇它門外張起條幅宣傳的《倩女懷春》有幾鹹,在那個遙遠的年代。終於從這幀公餘場廣告得到小許資料,由威廉荷頓和大雲尼雲主演,由《金臂人》The Man with the Golden Arm和《桃色血案》Anatomy of a Murder導演岳圖柏林明加執導,也該是有看頭的影片。

  翻查再翻查,找到原名The Moon Is Blue的《倩女懷春》的海報(右圖),對照相片內的廣告畫,既有那月亮圖案,亦有大雲尼雲的頭像,脗合。影片1954年9月17日在香港豪華戲院首映,估計是年底在澳門上映。影片廣告有如此宣傳語「蘭湯祼浴/輕解羅襦/一室皆春/鏡頭旖旎」,果真春色撩人。

  說「平反」,說笑而已,只是不信這《倩女懷春》就是討論區朋友指的鹹片,當然,影片於1961年2月9日在娛樂和百老匯重映,廣告仍稱「大膽程度至今令人咋舌」。

50年代旺角百老匯戲院

2011/11/08 at 2:26 am | Posted in 電影海報, 香港戲院/九龍, 戲中戲院 | 4 Comments

←按戲院廣告看板展示的即日放映電影考查,上圖約攝於1955年5月底,下圖攝於1961年6月下旬。

  不曾去過的戲院,寫來不免拉扯:

  拉扯一)今年初從亞視錄下光藝出品、秦劍導演的《遺腹子》(上、下集,1956年),已是該台截至目前最後播的幾齣粵語長片,謝賢、嘉玲、南紅、梅綺、小燕飛、黃曼梨、姜中平,兩輩藝人演兩代故事,還有童星杜國威。下集有一段戲,謂謝賢約南紅去看電影,鏡頭一轉到外景,從高角度拍攝謝賢沿大街走,拐進戲院的側門,一列三道入口的側門上,寫著「百老匯戲院」。

  位於彌敦道和亞皆老街交界的百老匯戲院,1966年結業,故上一篇七十年代的旺角區戲院地圖沒有它的蹤跡。上述謝賢進入的,應是向亞皆老街的入口。

  拉扯二)網上廣泛張貼了幾幀百老匯戲院的舊照,戲院的外觀頗具氣勢,有大戲院的氣派。這些四圍貼的圖,每每資料缺乏。這裡盜取日與夜各一張。曾在一個討論區看到關於這兩張的介紹,均註為1960年的百老匯戲院。

  要推敲照片的拍攝日期,得感謝當年大戲院外懸有巨大廣告看板,憑上映的電影考查,能找到大約的拍攝日期。我便展開這個無聊遊戲。夜景的一張清晰可見是上映《七俠蕩寇誌》The Magnificent Seven,可惜香港電影資料館和IMDb標示的香港首映日期都是錯誤的,還得翻查了一陣子,才找到首映日期為1961年6月22日於娛樂和百老匯首映

  至於日景的一張便煩了,影像太鬆朦了,結果從那兩個方正的中文字推測,估來估去,終憑《情聖》這一詞組,找到是1955年的電影A Man Called Peter,找來海報對照(右圖),確實和相中廣告看板的繪圖一致。《情聖》在1955年5月28日,於百老匯和樂聲首映(香港電影資料館標示的首映日為1955年7月15日,此為東方、大華作二輪放映)。總算考查到兩張照片的大概拍攝日期。

風景:夜巴黎、生命樹

2011/06/18 at 4:30 am | Posted in 電影海報 | 2 Comments


《情迷夜巴黎》影人踏紅地毯,論論盡盡的。(Fr New York Times

  活地阿倫的Midnight in Paris,好像給譯作《情迷夜巴黎》,沒查證,亦理解,把舊作譯名轉一轉,反正「情迷」也十萬八千次。當然,看官或許說,戲碼可能也是滿有舊酒痕跡,樣樣舊舊地,倒配合。

  說來也許是,一年一度的新作,卻總有這些或那些舊點子,今年獲安排作康城首映,是江湖地位,正如繼續臨場觀看,也是慣性使用。只是,舊點子總也不乏趣味,這一回說,巴黎的晨早、午後和黃昏,有迷人景致,入夜後,卻是魔幻時刻,主人公和他心儀的文化名人隔世碰面,重回花都黃金年代。也許,是創作人對夜巴黎的主觀迷戀,猶記得《對你唱情歌》,同樣是午夜巴黎,塞納河畔,高蒂韓和阿倫阿達翩翩起舞至飛起。影片在美國反應似乎不錯,開畫第二周,僅158院放映而能夠排票房第七。

  影片海報貼合這種奇思幻想,但併貼效果卻不迷人。有人詬病影片取鏡太遊客了,導演表示,他在花都也實在是遊客,觀看角度也難脫此囿限。由此看來,海報倒合襯,正如我們去巴黎,大概也會剔選走走梵高博物館。

  康城首映卻非競賽片,阿倫說電影或著作,沒可能把甲、乙、丙比併選出優勝者,然而,比併還是被認可地延續。看舊報章的戲院廣告,像康城得獎片,有時會被稱為「冠軍」,這年的「冠軍」是泰倫斯.馬華力的作品。最先接觸此片是它的兩款海報,一看而知是擁有大命題的作品,兩款海報讓我想起「十」字圖像,縱向的生命:嬰孩誕生到成長;橫向的生命:海角天涯你我他的人生故事。大概,一棵「生命樹」就是如此模樣,它自根至幹的生命,它枝椏向外伸張的生命。要講這樣的故事真不易,看它併合圖像的一幅海報,上天下海,人海奇譚,蒼茫廣闊得足以失控。

走進、走出「零號公寓」

2011/03/08 at 3:14 am | Posted in 電影海報, 光影絮言 | Leave a comment

←《引狼入室》

  把The King’s Speech的中文名字定為《皇上無話兒》,實在讓人無話可說。莫名它的故作有趣,何解要在「話兒」上鑽,難道因為牽涉兩個男人,便要有所指涉,玩弄這方面趣味?奇怪!當年邁克把Prick Up Your Ears譯作《留心那話兒》,語帶相關,音義俱在,誠為佳作,但這一回這一個……

  電影放了一定篇幅寫兩個男人的友情,假如中文譯名要把玩這趣味,那麼,影片海報可能要避開這種誤解。在英語世界,推出了四、五個版本,把片中三個角色的位置移來移去,搭來配去,避免二男並肩而立,別要眼神接觸,貌不合神亦離,而美國版索性把皇后立於二男中間。在海報網站,大家對這一系列海報報以負面評價,至於對咪準備開腔的一幅,同樣受批評,但總算貼題。

  影片的趣味其實比想像的低,它聰明在把國皇口吃問題作為賣點,從而推展向繼位、大戰等歷史事件。關於皇室的英國電影,是一個類型,長拍長有,影片的核心,其實也是一次繼位的爭議,這爭議,包括國皇本身,他是「名」不正(承襲仍存活兄長之位)、「言」不順(口吃問題),他掙扎於傷害手足情而「奪」位,同時作為欠缺領袖魅力(演說才華)的人物,是否合適的國君。來到這一章,只能說,平實有之,驚喜欠奉。

  演員的演出卻是討好的,Colin Firth亦守得雲開。留意到這位演員,是Bridget Jones’s Diary。沿著作品名單往前搜尋,也看過The Importance of Being Earnest,較為意外的是,原來在1990年,已於國際電影節看過他演出的《引狼入室》The Apartment Zero

  影片講述Colin飾演的木訥青年,分租了房間予一名背景神秘人士,引發疑雲陣陣。猶記得有一場看到這青年的衣櫃放著一疊熨得筆直、公整摺疊的白恤衫,件件一樣,突顯其性格。同一部戲,確實可作N種閱讀,後來看邁克寫:「戲裡兩個男主角撲朔迷離,既沒有真憑實據證明他們是同性戀者,也沒有理由說他們不是。然而整個氣氛,那種患得患失的眉來眼去,圈內人都耳熟能詳。」(《影印本》)若今天要放到戲院上片,定然又引來連串「話兒」。

  「英國電影周」多年來一直舉行,電影節仍不遺餘力引進,當年熱選如《歡樂洗衣店》My Beautiful Laundrette、《留心那話兒》固然有,亦有獲發行到戲院公映的《情劫花都夜》Paris by Night、《英倫孽戀花》Dance with a Stranger,而乏人問津者,如《鄉間方一月》A Month in the Country,曾在金獅影視KPS有得租借。這部於1989年第十二屆電影節公映的電影,看看演員名單:Colin Firth、Kenneth Branagh、Natasha Richardson,         ↑《鄉間方一月》
紅過的、遲來的、逝去的,各有際遇。

「誰可相依」梅姨的沉思

2011/01/06 at 3:44 am | Posted in 電影海報, 香港戲院/港島 | Leave a comment

  在「1985」的欄目上搜尋,看到了這張《誰可相依》Plenty的海報,定一定神。是熟悉的!漂亮的海報,雖然梅麗史翠普不是美人,但把她的臉龐輪廓倍大成線條,大幅度佔據畫面,傳遞的是另一種視覺效果。

  影片於1986年4月19日在碧麗宮戲院放映,那時我還未移居香港,對它的印象深,來自其挪用流行歌曲名字作影片譯名,那一期好像是流行的:《用愛將心偷》Thief of Hearts、《情己逝》Heartburn、《真的愛你》Stella。看過實物原大的海報,不在戲院,而是後來在上司家中。

  上司家居的廳堂以電影海報裝飾,頗有品味,但其中一幀不勝負荷掉下,玻璃表面裂出幾道痕,框架內鑲著的就是《誰可相依》的海報。大頭的構圖,遠看效果更佳,的確包含了構圖考慮,片名也很含蓄的降於下方。

  玩異常大頭,每考功力。1995年初,《明周》把增刊逐步升格為今天暱稱的個性「Book B」,起初以「深度 + 長度」人物訪問打頭陣,聽編輯說他們刻意在版面設計上「玩大頭」,看到楊惠珊那一期,她的一張臉,由額頭至下巴,滿滿的佔據大度號的周刊頁面,一眼也看不出是她,得退後幾步審視。

  九十年代以後,本地報刊生態翻天覆地,版面優缺有了新的準則,「大相」成為慣性,「繽紛」事屬必然。猶記某報一篇小孩健康稿,模特兒小孩的大頭霸去四分一張報紙版面,我們笑言,比真人的頭還大!

  把明星臉孔標舉於電影海報上,是常見手法,但梅麗史翠普卻少見,也許一個名字已夠壓陣。2010年沒有新片的她,毋須「再」破奧斯卡提名次數紀錄,誠如司儀所言,也是失敗次數最多的女演員。看介紹,她會扮演戴卓爾夫人,美國人演英國人,下一年大概又會躋身提名名單。

昨日之歌:香江花月夜

2010/12/29 at 2:33 pm | Posted in 電影海報 | 2 Comments

  看電視劇見鄭嘉穎、曹永濂演兄弟檔,合作搞生意,弄得一塌糊塗。一下子想起《香江花月夜》,它成了計算年資的指標,兩位早年已合作的演員,在娛樂圈的日子也不淺。

  1995年初推出的電影《香江花月夜》,我沒有看過。電影票房失利,那時搞的贈送海報遊戲也反應冷淡,餘下一定存貨,朋友送了我一套。一式兩款海報,製作不俗,而且盡其職,如實告訴觀眾這電影要賣的,其一為三位新人,以一幀青春活力合照,帶出新人女角陳藝鳴,鄭嘉穎其實已出道超過一年,仍稱為「曹永廉」的曹永濂也是歌手,亦出道一年多。

  其二,泰迪羅賓作為影片創作者,電影多少也滲進個人情懷,音樂人故事,六十年代歌廳背景,把電影名字作霓虹光管式設計,配合裝飾的樂手,帶出老式夜總會的懷舊風味。同時,兩幀海報均細列「串星」陣容,頗有眾星拱月之勢。

  然而,影片沒有把三位新人推向更高的位置。雖然海報如實的呈現這是一齣什麼樣的電影,也許就是對不到大眾口味,又或者以懷舊衣裳包裝新星,兩不討好,反過來,請當年人重演舊時情,至少有長輩捧場,那組霓虹光管文字,換作「麗花皇宮」,有較佳的叫座力;當然,音樂劇和電影的入場人次,不能比較。

  我還在電視台工作時,有天唱片公司送來很多小盆栽,原來是宣傳新人鄭嘉穎的唱片,比喻如幼苗般青葱,連我們這些不關事的隔離部門也執到幾盆,可惜小盆栽總難持久,不一回便枯萎,這個宣傳包裝,回想過來,有點不吉利。星途起落,兩位男演員終來到電視圈,沉沉浮浮,有了另一次演藝人生,牡丹綠葉,各師其職;無怪乎大家多謝乜小姐、乜先生時,更要多謝公司。

希治閣電影的海報藝術

2010/10/05 at 2:46 pm | Posted in 電影海報, 光影絮言 | Leave a comment

Hitchcock Poster Art
 (Aurum Press Ltd., 1999)

  Hitchcock Poster Art,「希治閣電影的海報藝術」,把那個「的」字移來移去,都有點不對勁。書本就是希治閣電影的海報大全,收錄了Mark H. Wolff歷年來收集關於希治閣各齣影片的宣傳品。絕對和戲院有關,除了電影海報,還有不少大堂畫片(lobby card),一點電影雜誌和書本,以及電影原聲唱片。

  從某個角度看,它可作為收藏品目錄,讓希翁電影宣傳品收藏者,以作對照。書中展示的電影海報相當齊全,除影片原產地(英、美),還有其他地區製作的,如歐洲國家,更有著名的波蘭電影海報,以至日本版海報。希治閣導演的影片,由二十年代至七十年代,檢視這些海報,看到電影海報設計的演進,由早年繽紛的宣傳畫,到加入前衛藝術風格的構圖化設計,以至荷李活時期的細緻繪畫,及後加入經剪裁的照片等,溢滿時代風貌。

  較為人熟知的希翁電影海報,大概是Saul Bass設計的《迷魂記》Vertigo,複印版本亦有不少,而影片的畫頭,亦是由此君設計。希翁個別影片的畫頭設計的確別出心裁,像以線條交織出工作人員名字,隱然和影片的內容脗合。

  希治閣為人熟悉的影片不少,但在他一系列豐富的作品中,可能還只是一小部份。九幾年時,亞視國際台也推出過他的電影選輯,每次均有方保羅作片前片後的介紹,補充了一些拍攝資料,如鏡頭運用、拍攝軼事,還有導演於哪一場現身。專題還選了他後期的作品,如《諜魄》Topaz、《狂兇記》Frenzy和《家庭陰謀》Family Plot。香港過往也曾舉行希治閣的作品展,如1994年的「早期經典展」,今次也是個好機會多看一點。

->1948年2月,《海角擒兇》Saboteur於澳門域多利戲院首映,同年1月,《深閨疑雲》Suspicion則於澳門平安戲院上映。

活地阿倫新片海報兩幀

2010/07/06 at 3:32 am | Posted in 電影海報 | Leave a comment


↑左至右:You Will Meet A Tall Dark Stranger 西班牙版海報、美國版海報。

  活地阿倫新作You Will Meet A Tall Dark Stranger,5月於康城首映,現排於今年秋季在美國上映。這次再排出強大「卡士」,以如此陣容,大概會於本地上映的。

  剛看到兩幀該片的海報,有種重拾舊歡的感覺。西班牙版本的一幀頗有趣,利用剪影式構圖,以黑白對照現出一對男女相擁的身影,體現出歐洲海報別出心裁的構思(當然,也不能百分百肯定這是歐洲本土的設計)。地域不同,思路亦有異,歐洲人在電影海報設計上有其一套意念,突破美國海報式樣的悶局。

  美國電影海報的式樣悶局,主要在主流大製作,因為要賣明星,大頭無可避免,對於選照片和設計,更要獲明星首肯才能刊印。然而,獨立製作的影片,海報又相對獨立一點,活地阿倫過往的作品,也曾運用清雅的插畫(《戲假情真》、《情牽九月天》)、簡單線條(《丈夫、太太與情人》、《曼克頓神秘謀殺案》)、趣致漫畫(《貧賤夫妻百事吉》、《玉蠍子的魔咒》)。

  近年他的製作在大西洋兩岸徘徊,海報的有趣度不若以往,這次選用紅心啤牌構圖,稍欠新意,卻簡潔,讓人想到「命運」和「情感」,當然,此等題旨,千迴百轉,在他的作品已反複出現多次。或許預示了影片難免予人陳套之感,然而,七十多的創作人,重複之中仍有他的活力,難得不言倦,新作Midnight In Paris又密鑼緊鼓的展開。


↑左至右海報:《貧賤夫妻百事吉》有趣、《玉蠍子的魔咒》懷舊。

Next Page »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 The Pool Theme.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36 other followers